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日本黑幫伸手?核電站工人高風險低收入
朝鮮日報2012/02/29
日本黑幫伸手?核電站工人高風險低收入

在距離日本福島核電站20公里遠的福島縣廣野町「J-village」地區,身穿藍色工作服的核電站工作人員在一個角落裡吸煙。去年的311大地震和海嘯導致核電站發生事故後,因為存在爆炸危險,核電站工作人員紛紛撤離,人數一度減少到50多人,但隨著復原工作最近全面展開,每天有3000多名工作人員在核電站現場工作。據說在這個大家避之不及的充滿核輻射的危險地方,過去一年裡共有84萬人在這裡工作過。

記者23日下午來到J-village附近時,看到載有核電站工作人員的大巴來回駛過。從J-village出發的大巴經過10多名警察把守的檢查站後,向核電站方向駛去。J-village原本是足球訓練中心,具備住宿設施和運動場。核電事故發生後,這裡變成了「事故善後前哨基地」。

「每天巨額報酬是無稽之談」
工作人員在J-village乘坐大巴離開後,到具備防護設施的核電站防震緊急指揮中心接受工作指示,然後到現場投入工作。他們雖然身穿防護服、戴著口罩,但放射性物質仍然是他們最大的敵人。核電站內部很多地方都檢測出每小時1500微西弗的放射性物質,高達事故發生前檢測值的1000倍以上。

東京電力公司的一位有關負責人表示:「每天的工作時間限制為23個小時,盡可能降低核輻射風險。」工作人員完成工作後會接受測量輻射量檢查,然後返回J-village。但他們很難做到徹底放心。一名工作人員說:「我的工作是連接電線並清理廢物,因為不知道哪個地方的放射性物質含量高,所以總是很擔心。」

J-village附近面向核電站工作人員的餐廳老闆說:「貧困、平凡的人們從全國各地湧向這裡找工作。」據說,北海道地區最近下大雪,工作崗位減少,所以到這裡工作的北海道人大幅增加。一度有傳聞稱,發生事故的核電站成為賺大錢的地方。但當地工作人員的說法則不同。他說:「說我們每天收取10萬日元(約140萬韓元、36,481台幣)純屬無稽之談。我們每天的工資實際上是8000日元(約11萬韓元)至1.3萬日元(約18萬韓元)。來這裡工作的人主要是膽大的年輕人和找不到工作的60歲以上老人。」

部分工作人員輻射量超標
到這個別人避之不及的地方工作的人大都來自日立、東芝等大企業的45級分包企業。據說,他們不完全清楚安全守則,工作中會因憋悶而摘下口罩,受輻射的風險非常高。而核電站的專業工作人員則不同,他們瞭解輻射量超標(每年50毫西弗)就要停止工作的原則,懂得愛惜身體。日工簽三個月的勞動合同,主要從事清理核電站內外的廢物、運送材料、連接電線等簡單工作。

據說,黑幫「野寇崽」負責向核電站提供人力。曾偽裝成福島核電站工作人員的記者鈴木智彥在《野寇崽和核電站》一書中指出:「野寇崽經營勞務公司,作為手續費,將工人報酬的大部分據為己有。」《每日新聞》最近也報導說:「黑幫經營的仲介公司有的會將工人日薪的80%據為己有。」

核電站工作人員因輻射而死亡的事例尚未出現。但是,3000多名核電站工作人員受到的輻射量已經大幅超出日本政府指定的普通人每年可承受的輻射量上限(20毫西弗)。如果繼續受輻射,將有150多人受到的輻射量超過50毫西弗,對健康造成致命傷害。

至今為止共有4名核電站工作人員死亡,其中一人被認定是過度疲勞致死。60歲的大角信勝去年514日在核電站工作時突發心肌梗塞而死,但日本政府最近才認定其是過度疲勞致死。原居住在靜岡縣的鋪管工人大角信勝作為東芝四級分包企業的臨時工被派往現場。來自泰國的夫人氣憤地說:「公司說給我50萬日元讓我回自己的國家。難道我丈夫的性命就值這點錢嗎?」

 

朝鮮日報2012/02/29
沒工作怎回來?日強震災民有家難歸

去年9月,日本政府宣佈福島縣廣野町的放射性物質污染濃度減弱,外出躲避的居民可以重返家園。23日下午,記者來到廣野町中心區的一所小學,這裡設有電子屏幕,顯示放射性物質測量值為每小時0.153微西弗。在311大地震和海嘯中發生事故的福島核電站距離這裡只有20多公里,但污染濃度屬於正常值。但是,外出避難的5500多名居民中只有250多人重返家園。

町政府也將於31日恢復正常工作。但沒有人認為離開的居民會立刻返回。該地區居民並不相信設置在學校里的放射性物質測量儀顯示的數字。學校是污染濃度特別低的地方。因為核電站發生爆炸事故後,有關方面清理了校園裡的泥土並用高壓灑水機清理建築物,人為降低了放射性物質污染濃度。當地居民根本紘一說:「結了婚的人為了孩子應該不會回來。」

沒有工作誰會回來?
廣野町地區有幾家餐廳和超市開門營業。但店主們都早早關門返回臨時住宅。臨時住宅建在距離廣野町三、四十公里遠的地方,廣野町的人大都住在這裡。廣野町的鐵路已經正常運行,每天下午5時過後,要返回臨時住宅的居民就會蜂擁而至。

放射性物質污染是一個問題,但從長期來看更大的問題是沒有工作崗位。一位居民說:「務農的話,別人會覺得我們的農產品受到污染,誰會來買?因為沒有活路,就算想回來也不能回來。」

福島核電站週圍地區的情況相似。因為對污染問題和未來的擔憂,居民們都連連嘆息。緊挨着核電站週圍20公里警戒線的田村市都路町政府公務員也因放射性物質濃度不高而於去年9月返回。他們在町政府內工作,町里也有一些商店開門營業。公共汽車也正常運行。町政府公佈的放射性物質濃度為0.3-0.4微西弗,在正常範圍內。

但是,當地3000名居民中只有500多人出去避難後又重返家園。其中大部分都是老人。在町政府遇見的渡邊善一說:「路邊等場所的污染濃度雖然降低,但荒山等場所的污染濃度依然很高,所以很多居民還是非常擔心。」

對山中污染物束手無策
一位居民說:「居民們出門大都帶著攜帶型測量儀親自測量污染濃度,很多地區的污染指數都比政府公佈的官方資料高出幾十倍。」居民們無可奈何的說:「村子被重重大山包圍,其中的放射性物質怎麼可能被徹底清除?」核電事故發生時隨風飄來的高濃度污染物質堆積在山中,很多地方污染濃度達到平原地區的幾十倍。日本政府雖然有計劃地對學校、公路以及住宅進行污染物清理,但對山區的污染物則幾乎是束手無策。

24日下午,記者來到距離福島核電站25公里處的葛尾村。這裡的居民全都外出躲避核污染。唯一留下來看守村子的居民消防隊長,60歲的松本信夫白天巡邏以防空無一人的村落被盜,但晚上還是會回到30多公里以外的臨時住宅。

松本信夫說:「今後還要進行兩年時間的污染物清理工作,村民們才能回來。但只有像我這樣的老人才會回來。年輕人絕不能讓他們回來。」他有些難過的說:「像我這樣60多歲的老人陸續去世後,村子將會自然消失。」附近浪江町因為總是有來自核電站方向的風,因此污染狀況比葛尾村更嚴重。據日本媒體報導,今後5年內那裡的居民都不可能重返家園。

 

朝鮮日報2012/02/29
日本核輻射重災區 被棄動物慘不忍睹

「雖然已經過去一年,但生活在核電站周圍的牛等家畜和寵物仍然饑寒交迫,等待救助。」

太田康介過去一年裡在發生事故的福島核電站周邊地區開展動物救助活動並拍攝了照片。去年330日,他不顧一切地跑向現場,因為有消息稱核電站周邊地區居民外出躲避後留下的貓、狗等寵物紛紛餓死。平時養貓的太田康介帶著動物飼料開車趕赴現場。當時警方還沒有控制出入,可以隨意進入核電站周邊地區。

太田康介和在現場遇到的寵物保護組織成員一起救助沒人管的貓和狗,並在村子周圍放置動物飼料。他還救了因被鐵索綁住不能動彈而快要餓死的小狗。牛、豬等家畜餓死後沒人管的淒慘景象彷彿地獄一般。他下意識地按下相機的快門,並將這些照片彙集起來出版了題為《核電站周圍留下的動物》的照片集並舉行了攝影展。太田康介曾是採訪阿富汗和波士尼亞戰爭的專業攝影師。

太田康介每周前往核電站周邊地區一次,至今為止已去過35次、50天。日本政府從去年422日開始嚴格控制靠近現場,但他和警方玩起捉迷藏,繼續開展活動。他說:「我們有自己的路線,警察不知道。動物保護組織成員最近也隨時出入。」

据說,目前約有五、六十名動物保護組織成員在核電站周圍地區開展活動。他們至今為止營救了1500只狗、2000只貓。太田康介說:「在當地營救的狗和貓接受放射性物質檢查後,會被交給新主人。」他說自己曾不帶任何保護裝置進入核電站周邊地區,用簡易測量儀測出每小時329微西弗的污染濃度。這一數字高達東京平時濃度的數千倍。他說:「因為放射性物質看不到摸不著,所以在這裡不像在槍林彈雨的戰場上採訪那麼害怕。雖然知道可能會對身體造成致命傷害,但還是不能放任動物因人類的錯誤(核電事故)而慘死。」

太田康介說:「被主人拋棄的狗雖然餓著肚子仍然獨自看家,等待主人歸來,這種情景真是讓人動容。」太田康介還看到飢餓的小貓沒有吃小雞,而是友好地一起生活等不可思議的場面。他說,雖然大部分動物都已經餓死,但核電站周邊地區仍有很多牛、狗等動物在飢寒交迫的環境中頑強生存。据推測,原來的3500多頭牛中活下了1000多頭。看到核電事故發生後出生的小牛,切實體會到對生命的敬畏感。下了雪的核電站周邊地區現在還有無數動物的足跡。

太田康介看到了人們离開後村子變向叢林的景象。他說:「去年夏天長到一人高的雜草覆蓋了住宅,爬山虎等植物覆蓋了道路,就像原始叢林一樣。有些人分析說,核電站周邊地區的動物變成了野生動物,但我不這麼認為。它們只是出於生存本能艱難生存下來。」他說,東京電力公司和政府對畜舍等場所留下的動物屍體大部分進行了清理,但走進樹林中還是會看到到處都有家畜的白骨,非常凄慘。他還說:「政府大量宰殺核電站周邊地區家畜是為了掩蓋核電慘案。」

 

朝鮮日報2012/02/27
日本大地震1周年 福島核電站附近成禁區

25日,在日本南相馬市小高區白雪覆蓋的原野上散放著被丟棄的汽車。導致近兩萬人遇難的311大地震發生快一年之際,日本在很多領域進行了重建,但各處依然保留著當時的衝擊景象。朝鮮日報記者 攝影

記者25日上午乘車從日本福島縣南相馬市政府出發前往福島核電站,行駛了10多分鐘後,遭到員警阻攔。這堿O防止進入福島核電站半徑20公里以內區域的檢查站。原則上沒有得到許可不得出入。但由於記者乘坐的是當地居民的車,有通行許可證,因此通過了檢查站。

由於核輻射量過高,這裡成為控制普通人出入的「禁區」。去年3119.0級大地震和海嘯襲擊日本東北地區後,福島第一核電站一號機組發生爆炸,導致放射性物質外洩,人們無法在這片土地上生存。

記者來到距離核電站1020公里遠的南相馬市小高區。小高區同時遭到海嘯、地震、核洩漏三大災害。

汽車向福島核電站方向靠近後,核輻射強度急劇增加。到距離核電站14公里左右的地方時,放射性物質測量儀上的數字高達67微西弗)。這一數位是東京地區*0.05-0.07微西弗)的100倍。雖說不長時間處在這種環境中不會對健康造成影響,但記者還是有些擔心,想要佩戴保護裝置。但同行的居民說:「這是非常低的數字。」實際上,外出躲避的居民們經常回到這堭a走家中的貴重物品和日常用品。該居民說:「樹林埵釩雃h地方放射性物質含量超過20微西弗。核電站附近地區曾測出放射性物質含量超過測量界限值(1000微西弗)。」

311大地震和核洩漏事故發生後,村子裡的時間仿佛戛然而止。田野上散落著一年前發生海嘯時捲入海浪的汽車,滿身生蛌滬垂炯]備就那樣放置在田野上。一棟住宅的客廳埵酗@輛被海浪沖來的汽車倒置在那裡。

小高區的1.2萬多名居民在核洩漏事故發生後分散到全國各地,過了近一年的逃難生活。311大地震導致近兩萬人(1.586萬人死亡、3282人失蹤)遇難,地震留下的痕跡雖然在迅速恢復,但核電站周邊地區的15萬難民依然惶恐不安,擔心永遠無法回到自己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