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陸創舉 烏坎村自主辦政見會
旺報2012-03-01
陸創舉 烏坎村自主辦政見會

廣東省烏坎村昨天為第五屆村委會選舉舉辦政見發表會(競選演講會),這也是大陸首次由村民自主舉辦的政見會。24名自荐參選村委會主任、副主任、委員的人,上台演講10分鐘,全村男女老幼約1500人到場聽講,演說者講到激動處,台下歡欣鼓舞。官方派員全程監看,部分網站全程直播。

由於選舉的規定十分複雜,依法是沒有特定候選人的,為讓村民能認識真正有意參選者,村選舉委員會在法無禁止的情況下,自主辦理這次「烏坎村第五屆村委會選舉競選演講會」,就在村信仰中心的華光廟口戲台,時間是昨天下午2點。中外媒體近50家到場採訪,官方人士只是默默在台下監看,遠處有人錄影。

書記選主任無人爭鋒
唯一自荐參選村主任的,就是現任村總支書記林祖鑾,他聲明,並不是一個很有能力的老人,但有心為大家做事,他是書記,未來即使當選,也是村民的一份子,所做所為一定會合乎法律要求,合乎村民期待。

總計有6人自荐參選副主任、17人自荐參選村委員,33日要選舉出2名副主任、4名委員,合組成7席的村委會。廟口秩序由選舉委員會配合自治幹部管理,袖口佩有「治安糾察」的年輕人忙著巡視四周,防止有人生事。

主持人一開始用國語宣布注意事項,馬上遭台下群眾抗議,要求講潮汕話。最後是國語、潮汕話各講一次,而大部分參選人全是一口流利潮汕話到底。

村民們從下午1時起陸續集結,很多在鎮裡工作的人下午請假回來,更多老先生老太太,抱著孫子來聽講,廟口準備的長板凳不夠用,又派員再抬幾張過來。

10分鐘時限多未講滿
絕大部分參選人的「政見」,都是很空泛的說詞,要尊重法律規定、替村裡謀福利、完善村建設等等,幾乎沒有人講滿10分鐘。但凡有人講出具體的政見重點,馬上就能贏得熱烈掌聲。

參選副主任的年輕人洪銳潮就是「廢話少說,快亮兵器」的代表人物,只講一個政見,就是把土地要回來。他說,今天這個選舉局面,是因土地問題而引起,所以他沒什麼話好講,當選後只有一件事要做,就是把土地拿回來,希望大家摒除宗族姓氏觀念,真正選出替大家做事情的人。

 

旺報2012-03-01
村民供食宿 掩護媒體採訪

烏坎村事件爆發後,村民利用網路、微博發聲,突破官方層層控制,中外媒體蜂擁而至,隨著事件的發展,境外媒體有時會被「請走」,大陸媒體則會被各自政府宣傳部召回,但仍有不少媒體突破管制,報導烏坎村的一舉一動。

在去年12月的圍村抗爭高峰期,烏坎村最多有近50家媒體進駐,他們就住在村民家中。村裡有不少年輕人出外工作,空房間很多,各家各戶就提供出來,讓媒體人員免費住宿,甚至還提供飲食。

當時全村被圍,三條對外大馬路被警察圍住,但附近村莊的親戚朋友,會趁黑夜送大米、魚蝦、豬肉進來,幫忙烏坎村人過生活。

住在村內的媒體人員三餐,也是由烏坎村民免費提供,據村民蔡義豐回憶,最多的一餐飯「席開9桌」,至於經費問題,「完全不用花錢,各家搬點米、菜、肉過來,就夠了」。當時的情況是村外警察層層封住,村內實行自治管理。

大陸各省來的媒體人員就比較麻煩,只要被廣東省官方認他們的身分,就會通報該省市區,由當地宣傳部門召回,所以大陸媒體人員來到陸豐市東海鎮,都不會出示媒體身分,靠村民們掩護採訪。

 

旺報2012-03-01
薛健婉參選 遭官方逼辭教職

在烏坎抗爭事件中的犧牲者薛錦波的女兒薛健婉,繼當選村代表之後,自荐參選村委會副主任,但她任教的烏坎小學,以公務人員不得參選為由,正在逼退她。薛健婉表示,她不會屈服,如果真有法令依據,她當選副主任自會請辭教職。

薛健婉前晚在微博表示,她自荐參選村委會副主任之後,即受到各方壓力,連她任教的學校都要開除她。昨天的政見發表會後,薛健婉接受中外媒體訪問,證明確有官員到她家中,希望她退選或者在教職擇其一。

薛健婉在政見會上表示,她的年紀小,從未站在廟口的戲台上,「以前都是看我爸爸站在這裡」,這回參選副主任,是要繼承父親的遺志,目的是完成亡父與村民的付託,她會盡全力達成這個目標。

 

旺報2012-03-01
公民數對不攏 反證官辦騙局

大陸基層選舉法令簡單明確,但戶籍制度跟不上時代變化,烏坎村這次「正經八百」的選舉,村選舉委員會就吃足苦頭,從村民代表到選舉委員會、村民委員會的選舉,光確認公民人數就每次都不一樣。也反證從前的村委選舉,全是在瞎忽悠。

村民委員會主任楊色茂解釋,雖然大陸的戶籍制度很嚴格,一般老百姓要遷出遷入都不容易,理論上應該是戶籍簿冊翻開,就能確認在籍人數。但事實上,正由於遷入遷出很不容易,更多人早已搬出去卻沒遷出,搬進來的也多年未辦遷入。

選舉名冊常有重疊
又比如,大學生到外地讀書,依法要將戶籍遷到學校去,但學生畢業後可能在外地工作,也可能返鄉就業,很多人一直沒有再辦理戶籍異動。

再者,烏坎是個大村,底下有6個自然村,後來部分人在另一片區蓋房子,形成「新一村」,致現在有7個村小組。7個村的村民互相搬過來搬過去,7個村小組的戶籍人數早就亂了套,各村小組統計報給選舉委員會的名冊,經常有重疊。

選舉委員之一的李炎森說,透過這一次選舉的戶籍總清理,大家才慢慢搞清楚具有公民權的在籍人數,現在大約有近7千人。村民有共識,要衝高投票率,所以發動在外鄉親趕快寄回投票委託書,委託書再由選舉委員會分組派員確認,以符合選舉法規。

辦這麼一次村委會選舉,為了確認全村公民人數就把大家搞得焦頭爛額,那麼以前每3年一次的村委選舉,又是怎麼辦到的?講到這一點,村民就很憤慨。

以前選舉都在唬弄
據他們表示,前任村書記兼村委主任薛昌,擔任村領導幹部足足42年,後來將村主任位置交給陳舜意,專任村書記。每次村委選舉都沒有人知道該怎麼選,村委會總是派出幾個人,揹個布袋子,到熟識的幾個人家去,拿出空白選票請大家填入指定人選,「或者由他們代填」。之後將當選名單貼在角落,報給上級確認,選舉就這樣完事。

村民們說,大家都是鄉下人,忙著務農、打魚、做生意賺錢,誰也不想去管閒事,這就縱容了過去村委會那一幫人,將村里的大片土地一片片賣掉。村民強調,薛昌透過這種選舉方法,還讓自己當選廣東省人大代表,被評為全國勞動楷模。

 

旺報2012-03-01
雙過半才當選 海選常需2輪投票

廣東省汕尾市陸豐市東海鎮烏坎村是個11千多人的大村莊,下屬7個村小組,村民委員會的選舉情況與台灣村長選舉完全不同。委員會有主任(等於村長)1人、副主任2人、委員4人,每個職務都需要過半選舉人投票、得票數過半(雙過半)才當選,選舉方法十分複雜。

「雙過半」的當選規定,是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組織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選舉辦法》訂出的《廣東省村民委員選舉辦法》,大陸各地都一樣,毫無轉圜餘地。村民為了符合政府的法規,避免選舉無效,只有盡量發動大家返鄉投票,或者鼓勵「委託投票」,才能衝高投票率,達到投票率過半的目標。

「委託投票」是戶籍在烏坎村又不及趕回來投票者的變通辦法,委託人寄回或傳真委託書,授權給親戚代投,直系親屬還可以用電話委託,但須有兩名選舉委員會成員在場作證才行。委託人不指定候選人,一切由受委託人全權處理,將投票選擇權完全委託。烏坎村旅外人士極多,還有住到北美而尚未將戶籍遷出者,這次光大陸各省市寄回來的委託書就上千張。

村民委員選舉沒有「候選人」,依法律規定,任何一個年滿18歲的公民,既是選舉人也是被選舉人,大陸稱之為「海選」,選民必須在空白紙上,寫下他屬意的主任、副主任、村民委員人選。主任人選要寫一個、副主任2個、村民委員4個。不識字者可由代筆人依其意志填寫,旁有監票員認證。

但這種「海選」的選舉辦法,即使投票率過半,也很難在第一輪選舉就有人得票數過半;依法再進行第二輪選舉。目前烏坎村民選舉委員會打算,翌日星期天立即補選。

不管是第一輪投票或第二輪投票,只要村主任、副主任、村民委員的合法當選者加起來超過3人,就可以組織村民委員會,由他們決定缺額人選是繼續再補選,或者直接聘任。

如果首輪沒有候選人過半,或者村委會過半名額未達3人,選舉委員會翌日補選時,可將各職務得票最高的前幾名直接指定為候選人,選民屆時只能填候選人的名字,不再海選。主任未過半,前兩名為指定候選人;副主任出缺1人,候選人2人,出缺2人,候選人3名;村民委員出缺1人候選2人,出缺2人候選3人,出缺3人候選5人,出缺4人候選7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