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藏人抗議/習近平 能否解決民族政策困境
【聯合報】2012.02.27
藏人抗議/習近平 能否解決民族政策困境

最近大陸藏區傳出一連串因反抗中共高壓統治,特別是對其信仰的干擾,乃至自焚抗議事件。

自前兩年談判決裂,達賴一方指責中共已把大陸藏區變成人間地獄,這也許言過其實,因藏人嬰兒死亡率大減,經濟水準提升,人口猛增;而北京指責達賴目的是要恢復往昔的封建農奴制度,也是虛妄之談,因為過去的領地既已收回國有,封建制度如何建立?

問題癥結還是中共堅持基於馬恩列史的民族政策理論,不願讓步使政教分離,甚至反其道而行。近年來中共在藏區喇嘛寺廟普遍建立所謂「管理委員會」的黨組織,目的就是在分化和監控宗教活動的政策似更為高壓。儘管北京大力宣揚藏區經濟建設,但自焚和反抗的不幸事件一再發生,令外界深為關切。

在這一緊張局勢下,報載北京不得不有所表態,中共統戰部副部長朱維群在《學習時報》上撰文,建議對民族政策作出若干調整,例如在身分證上不再加註族別身分、不再增加民族自治地區、多元族群混合教學、經濟輔助以地區而非以族群為導向、加強國族意識的教育,及法律之前不能以特殊的族群身分求取特權等。

在筆者看來,這只是換湯不換藥,並未觸及問題的核心。早在八十年代,就因為這套來自馬列主義的民族政策與國情窒礙難行,就對少數民族問題發布了所謂的「三不政策」,即不再作出新的民族識別、不再創制新的民族文字,和不再設立新的民族自治地區。表面理由是這些工作「早已勝利完成」,真實原因是問題太多,不易解決。朱維群提議的改革措施,不但解決不了問題,很可能引來大漢族主義實行「同化」的批評和反抗。

即以藏族來說,唐代時固然和戰無常,但往後因為彼此有經濟上的互依,加上宗教上的融合,藏、漢之間並無明顯衝突。是中共的民族「識別」,每個人都得貼上族群標籤,終身不得更易,也因此阻礙了民族之間自然同化的傳統,甚至造成隔閡和嚴重的地方民族主義。

最近一連串藏民自焚事件,除鎮壓外,北京已手足無措,不得不發布從二月起外人不准進入藏區的禁令,以阻斷訊息外流。日前正當習近平訪美,滿臉笑容要以結交美國的「連橫」戰略,來平衡美國「合縱」亞太諸國以圍堵中國大陸時,對人權問題以四兩撥千斤之勢,坦然承認大陸人權「還有改善的空間」,希望轉移話題。奈何華盛頓郵報首先發難,於十五日,以西藏為例,提出中國大陸的宗教信仰自由問題,加上藏人示威者如影隨行,令習某相當尷尬。一個十三億人口的泱泱大國,竟不能處理好僅佔總人口約百分之八的少數民族問題,特別是流亡在海外的十多萬藏民。

當中共七千六百多萬黨員之中,估計三分之一的黨員具有宗教信仰,繼續堅持無神論之類教條,並在政策上強加於少數民族,不僅違背宗教信仰自由的普世價值,且糾紛將愈演愈烈。何如逐漸拋棄教條,開放政權,以求國家的長治久安。願北京當局三復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