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陸將走向社會底層漸進式政改
旺報2012-02-27
陸將走向社會底層漸進式政改

1978年後,「改革開放」這四個字,即成為大陸高速發展的驅動引擎。這34年中,對外開放的引擎持續順利運轉;但對內改革的引擎卻已面臨「汰舊換新」的關鍵局面。因此,大陸內部多數共識都認為,這部「改革引擎」需要換新機器,但要換什麼「型號」,各方人馬卻陷入紛爭。

今年是中共第二代領導人鄧小平發表推進改革的南方談話20周年。1月中旬以來,以自由開放為特質的一些大陸南方媒體,就多次發表文章,呼籲中共繼續發揚鄧小平的改革精神,以更大的魄力推動以發揚民主、監督權力為核心的政治體制改革。大陸總理溫家寶1月底還在廣東引用鄧小平當年的名言:「不改革只有死路一條」。

黨喉舌高舉改革紅旗
作為中共的喉舌,人民日報社旗下的兩大指標性官煤《人民日報》和《環球時報》在上周四和周五,連續兩天以社論的方式,吹起「改革」的號角,強調寧要「不完美的改革,不要不改革的危機」。

不只黨的喉舌高舉「改革」的紅旗,大陸各地媒體也開始紛紛刊登知識菁英擔憂大陸發展前景、倡議「大刀闊斧改革,革除既得利益者」的呼聲。

黨的喉舌和大陸各地媒體近期有如此大的動作,一來相當罕見,二來也顯示,中共黨內為今年「十八大」的權力位子,開始瀰漫一股「論述制高權」爭奪戰的氣息。

確實,不少大陸的政治及知識菁英對大陸發展前景充滿憂慮。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張曙光在接受大陸媒體訪問時就形容,現在的中國宛如「怨婦社會」,人們對國家體系心存不滿,事事不論對錯都埋怨。未來510年恐怕是執政黨「改革的最後一次機會」。

一般大陸百姓也切實感受到強烈的「不幸福感」;諸如社會階層之間的對立情緒凸顯,「仇富」與「嫌貧」的集體意識在蔓延。普遍的不平衡感、不幸福感正在許多社會大眾之間擴散。

大陸難見阿拉伯之春
這是近年大陸知識精英訴求改革的社會條件。然而,這並不意味中國會走向如過去一年半在突尼西亞、埃及、利比亞、葉門及敘利亞等地所爆發「阿拉伯之春」。大陸知識菁英主流觀點皆認同,大陸缺乏「阿拉伯之春」那種長期積累各種矛盾、瞬間爆發的社會條件。

一派從社會文化角度分析的大陸學者認為,中國正處於工業社會階段,部分先進城市則處於往消費社會邁進的過程。因此,在發展年代中,即便幸福感低落、對社會怨懟在增強,但民眾一方面對未來發展仍有期待,二來更畏懼不安定感,排斥動搖國本的「震盪式」改革,「若出現劇烈變化,原本擁有的東西恐怕也將付之一炬」。

在此社會氛圍下,大陸的改革必將偏向「技術性問題的解決路徑」,而非選擇推翻政府(也缺乏更讓人信服的替代政權)。從事大眾文化研究的北京大學文化資源研究中心副主任張頤武觀察到,大陸的改革開放,讓社會從原本零和遊戲、你死我活的「解放政治」,轉型到能議價,講求利益妥適分配的「生活政治」。

政治問題變技術解決
由於走向生活政治,因而大陸民眾屏除了激烈性、根本性的變革,進而形塑出「超越左右、漸進變化、技術性變革」等三項條件。

諸如去年衝擊大陸中央政府威信頗大的溫州動車事故,在當時的社會氛圍對政府的感受,宛如炸了鍋似的憤怒。但在社會情緒宣洩完後,中共都把涉及體制變動的政治問題,巧妙地轉換成技術性的問題解決。廣東烏坎村事件的落幕也是如此,烈焰熊熊的村民怒火,最後也落實在土地利益分配、實現村民維權的具體措施上。

另一派學者則從政治角度認為,和台灣早年民主運動不同的是,大陸中產階級崛起後,並不像當初台灣中產階級一樣,成為反對勢力的社會基石,而是被中共透過這種具體經濟利益「壓制下來」(諸如即便月薪區區人民幣56000元的國有企業職員,年終獎金卻可領到人民幣超過10萬元);民營企業主也在江澤民時代被一一吸納到中共政治體制內,成為和官方結盟的「紅色資本家」。

穩定社會成政改核心

不過,中產階級以下、缺乏權力的社會底層矛盾,卻驚濤駭浪地在大陸各地席捲開來。如何在不觸及中共永續執政的底線,又能吸收社會矛盾,穩定社會,是大陸政治體制改革的核心原則。

對此,大陸一些沿海地區已開始悄然進行試點,除了烏坎村轟轟烈烈的選舉外,基層人大改革,讓底層人民在體制內發揮更多聲音;推動基層地方政府的預算公開,賦予百姓監督權(這也是民主政治的最早雛形),或許將成為未來中國「漸進式」政改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