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讓我們一起保衛文萌樓
蘋果日報20120208
讓我們一起保衛文萌樓(吳若瑩、張榮哲)

在台北的都市地景上,位於歸綏街的市定古蹟文萌樓具雙重的歷史象徵意義。首先,它是台灣第一個標誌性工作與性工作者運動古蹟。造於1925年,見證台北風月歷史超過一甲子,文萌樓在1997年更成為當時公娼自救運動 (日日春協會前身) 的總部。第二,廢娼後,文萌樓已劃入都市更新範圍,該古蹟顯得岌岌可危,我們非常憂心周遭文化地景在狂飆的都更浪潮下滅頂。更慘的是,文萌樓於20113月遭變賣,我們極憂心古蹟將淪為賺取不當房地產暴利的工具。因此,保衛文萌樓,就是保衛台灣重要的文化資產,也是對抗不當的土地炒作風潮。

作為一個社運團體,我們先前無力和投資客哄抬競價。該投資客要求日日春協會將文萌樓「騰空遷讓交還」,甚至在20116月到法院提出告訴。歷經6個月的訴訟,法院於2012131號宣判日日春敗訴。

判決未考慮文化面
我們認為,法院的判決,在所有權至上的資本社會中,只將文萌樓當作一般私有財產處理,並未考量文化資產的公共性。

古蹟的買賣更根本的問題是:我們怎麼讓城市的歷史記憶更細膩的保存下來。公娼身上的生命故事、街頭巷尾的人際關係、在空間中日常的生活習慣,及抗爭的歷史軌跡,這些點滴才是古蹟保存的必要核心。這些生活經驗不可替代,也無法複製,更不能山寨。前公娼麗君阿姨說:「古蹟不是外表而已呢!以前這裡是我們工作的地方、抗爭開會的所在,裡面有足多故事咧。我講我以前的工作情形,導覽給這麼多學生聽。我們搬走,誰來說故事?」

新上任的文建會主委龍應台,在擔任台北市文化局局長任內,曾造訪文萌樓,當時即肯定文萌樓與日日春之歷史文化意義。然而古蹟成功指定後數年,台北市文化局作為文萌樓的主管機關,居然對文萌樓淪為炒作標的一事,懵然不覺其嚴重性,輕率決定不依《文資法》行使其「優先承購權」,顯然嚴重失職!法訂的職權與責任,文化局消極不作為,平白斷送了古蹟活生生的歷史內涵。

目前文萌樓的土地仍屬於台灣銀行,我們呼籲台灣銀行能秉持國家資產的管理者的責任,不再賣文萌樓的土地,而是將它的容積移轉出去,既能兼顧古蹟的保護,也能讓土地的增值利益繼續留在全民手中。都更處與都發局更應重新檢討已核定的都市更新事業概要,訴訟僅是文萌樓遇到的第一個難題,接下來古蹟如何嵌合入超過20層樓的都更設計裡,牽涉到更複雜的問題有待討論。

文萌樓是社會進步力量的重要基地,我們會繼續上訴。且為繼續留在文萌樓裡,日日春要在一個月內向公眾籌措集借330萬擔保金,交給法院免於強制搬遷!台北市的多元歷史文化,我們要小心呵護,更有賴公眾也能一起分辨,究竟怎麼做才能兼顧私益與公益的平衡。

作者為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文萌樓工作小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