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人間異語:賣玉蘭花的窮男孩

蘋果日報20111206
人間異語:賣玉蘭花的窮男孩

H 青少年
Q
:你才15歲,一個人在外,怎麼賺錢養自己?
A
:我國中畢業,沒錢念書,就出來找工作。幾個月前,我有先去桃園八德找我姊,但姊說我未滿16歲,嫌我不能工作,只是累贅。我聽了很傷心,心想算了,到外面靠朋友。我的好朋友阿強請他的乾爹老闆幫我,老闆對我超級好,他先幫我們租房間,我跟阿強一起住,他每天批玉蘭花給我賣。我在路邊賣玉蘭花,早上賣到下午5點,一串賣30元,兩串50元。我1天至少賣80串,每天賣的錢可以分一半。

Q:你爸媽在哪?
A
:我舊家在大溪,爸常喝酒、賭博。我從小被爸打到大,爸也常打媽,媽在9年前就離家。爸每次喝酒鬧事,警察都會來我家。有次,警察跟我說「你爸在公園睡覺。」我去找他,他已經躺在馬路中央,我看他爛醉,想把他背回家,但是背不動,兩個一起摔到水溝裡,我被爸壓在水裡,差點窒息。

我叫爸別再喝了,他總說「酒喝多不會死。」爸不工作就沒錢,所以我家水電費常沒繳,為了省水錢,我23天洗一次澡,同學笑我是乞丐。有的同學會故意找我麻煩,趁我放學後,一群人拿木棍打我,我問他們為什麼打我?他們只說「無聊。」爸還曾酗酒騎車被關進桃監2個月。我長在這樣的家,會覺得無奈,心情不好我就抽菸。

Q:沒任何人協助你?
A
:在學校,我成績不好,老師不會喜歡我。我曾經沒錢繳學費,里長有幫我跟社會局申請,但他說我家5個兄姊都有工作,沒辦法補助。我只好國一就去當派報生,21300元,才認識我的好朋友。國二時,鄰居曾把我通報給某關懷協會,我在那住1年,裡面的長輩對我很好,但非常不自由,收留的學生又多又雜亂,殺人、竊盜、縱火的統統有。我國中畢業時,想說自己已長大,不如到外面試試能不能獨立。

羨慕別人有爸媽陪
Q
:媽從未找過你?
A
:國二時,媽曾到學校找我,看到她,我傻眼。我早忘記她的長相,完全不敢叫她。媽跟我說,她被爸打才離開。我聽不懂媽的解釋,只覺得難道我做兒子沒苦衷?我氣到頭冒火,跟她發生肢體衝突,媽才離開。我心裡好矛盾,我6歲就看爸打媽,但媽丟下我,我非常不能接受。

Q:還會回家看你爸嗎?
A
:從我到市區後,更常想念爸,想知道他在幹嘛?會不會出事?我家沒電話也沒手機,每次想聽爸的聲音,我就先打給鄰居,請他們叫爸。我知道爸對我不好,但還是掛念他。有時想家想得太痛苦,我都喝酒解悶。現在跟好朋友一起生活,他19歲沒賺錢,靠我賣玉蘭花養他。每次看路邊小孩,就好羨慕他們可以上學,更羨慕他們有爸媽可以一直陪在身邊。
記者許家峻採訪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