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比利時同志總理上台 終結無政府

RTI 2011/12/6
貧戶變總理 出櫃同志掌比利時

撰稿•編輯:楊明娟 新聞引據:中央社
比利時新總理迪賀波(Elio Di Rupo)(資料照片)

將在6日宣誓就任比利時新任總理的迪賀波(Elio Di Rupo),是除了冰島總理外,歐洲第二位出櫃的同性戀領袖,60載人生經歷有如故事書。

1951生於貧民窟的迪賀波,父親是義大利裔煤礦工,母親是文盲,如今將成為比利時30多年來第一位操法語的領導人,也是1974年至今首位社會黨總理。

迪賀波將從荷語系中間偏右看守總理勒德姆(Yves Leterme)手中,接過長達500多天無政府的比利時;諷刺的是,若非金融市場幫忙,比利時債信突然降評引發各方危機意識,他也無法結束18個月的談判、率領6黨達成協議。

迪賀波是遇難歐洲少數中間偏左的聲音。頂著一頭亂蓬蓬黑髮、超愛戴領結、說話溫和的他,承諾撙節113億歐元國家預算。

身為7個孩子中的老么,迪賀波1歲車禍失怙、由母親拉拔長大,兄姐們有的則交由福利機構照顧。

傳記作家聲稱迪賀波小時候只有1條褲子可以穿。在老師眼中,小迪賀波聰穎擅演說,也是天生領袖。

迪賀波唸到化學博士,但在那之前已接觸左派政治。他在1980年代、17歲時加入社會黨。

1999年掌舵社會黨,他擔任過議員、參議員、歐洲議會議員、副總理、法語瓦隆尼亞區(Wallonia)領袖以及蒙斯(Mons)市長。

根據訪談新書,迪賀波出櫃有部份是偶然。1990年代中期,他被捲入比利時連環殺童魔杜楚(Marc Dutroux)引爆的醜聞,遭誣指違法性行為。

該書引述迪賀波自述:「一群記者團團圍著我,其中1個問:『大家都說你是同性戀?』我轉身回道:『是啊,怎樣?』那一刻我永遠也忘不了。在我說完後,一片沉默。那是我的肺腑之言,是事實。」

善謀的迪賀波以達成聯合協議、維持社會黨在歷屆政府取得一席之地的技巧受到稱頌。他也成功引領黨團走過連串貪腐醜聞。

但他的敗筆是荷語很爛,濃濃口音老被媒體嘲笑。荷語系最大報「最新消息報」(Het Laasste Nieuws)譏刺:「他已經準備好擔任總理,但他的荷語還沒。」

迪賀波則說:「我會好好加強。我在議會將用荷語回應,就算講錯也沒關係。」

聯合晚報2011/12/06
比利時出現同志總理

【聯合晚報╱記者范振光/即時報導】

比利時國王艾伯特二世5日任命社會黨的迪賀波 (Elio DiRupo)領導新政府,結束比國540天的無政府狀態。60歲的迪賀波是冰島女總理Johanna Sigurdardottir之後,歐洲第二位公開同志身分的領袖。

中國時報2011-12-07
比利時同志總理上台 終結無政府

【蔡鵑如/綜合報導】六日宣誓就職的比利時新科總理狄宇波(Elio Di Rupo)結束了該國五百多天的無政府狀態,他也是繼冰島女總理西于爾扎多蒂之後,全球第二位出櫃的同性戀國家領導人,也是首位男同志領袖。這位學者氣息濃厚的新總理,從窮困的礦工之子到學者從政,進而登上權力頂峰,過程宛如小說,充滿戲劇色彩。

六十歲的狄宇波是社會黨自一九七四年後首位總理,也是比國逾卅年來,第一位出身法語區的領導者。他一頭蓬髮、言談溫文儒雅、熱愛紅色領結,深具特色。

狄宇波一九五一年生於比國西部莫蘭維茲貧民窟,雙親均為義大利移民,他在七個孩子中排行老么。一歲時,父親因車禍喪生,不識字的母親無力撫養所有子女,被迫把狄宇波的三個兄姊送進孤兒院。

童年時期,狄宇波窮得只有一條褲子,老師說他天資聰穎,是天生的領導者和演說家。雖然出身寒微,但狄宇波非常爭氣,在蒙斯─埃諾大學取得化學博士學位,畢業後前往英國里茲大學執教鞭,之後返回母校任教。

一九九六年,他遭誣指與未成年男孩發生性行為,但此事意外促成他出櫃。狄宇波告訴傳記作者,他在街上被一群記者包圍,有人對他高喊:「他們說你是同性戀!」狄宇波回憶:「我轉身回說:『是啊,那又怎樣?』我永遠忘不了那一刻,有好幾秒鐘,眾人鴉雀無聲…我的回應讓人震驚,那是肺腑之言,也是事實。」

三年後,狄宇波成為社會黨黨魁,先後擔任國會議員、副總理、南部法語系瓦隆區長和蒙斯市長。上個月,狄宇波奉命組閣,經多次協商,組成六黨同盟政府,一年半無政府狀態就此告終。前總理維霍夫斯達認為,狄宇波具備指揮調度長才,才能完成史上最艱困的談判。

比利時六成人口說荷蘭語,狄宇波一口流利法語、義大利和英語,但就是荷語很不輪轉,他濃重口音常遭媒體嘲弄。狄宇波最近演說時,把人民應「急切」(dringen)同意緊縮方案,說成「喝下」(drinken),成為笑柄。

荷語區第一大報《最新消息報》寫道:「狄宇波準備要接掌總理,但他的荷語還沒準備好。」狄宇波深知荷語是他的罩門:「我會努力,在國會儘量以荷蘭語回應,就算說錯也沒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