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黑人為什麼對佔領華爾街運動缺乏參與的熱情

中廣新聞2011-12-05
黑人為什麼對佔領華爾街運動缺乏參與的熱情

【中廣新聞/夏明珠】佔領華爾街運動感覺上應該是很能引發美國黑人族群共鳴,畢竟,黑人面臨的失業問題,比白人更為嚴重,根據統計,美國非洲裔人口的失業率高達百分之15,白人大約是百分之820052009年間,黑人家庭平均資產縮水的成數,大概是白人家庭的三倍。

不過,黑人卻沒有把他們的困境,化為實際行動,只有像是歌手(肯伊威斯特)、嘻哈教父(羅素西蒙斯)以及眾議員(約翰路易斯)非常少數的幾個非洲裔社會名人,在佔領運動的群眾場合上露過面。

儘管已經有人注意到這個現象,而且發起了類似行動,希望號召更多有色人種參與,但是佔領華爾街運動依然是白人一面倒的佔多數。上個月的一份調查顯示,在美國人口中,佔了百分之12.6的黑人,在佔領華爾街運動的抗議者中,所佔比率大概只有百分之1.6

對企業的貪婪,美國貧富問題日益惡化,黑人的憤怒,不亞於白人,在美國社會,黑人起來反抗不公不義、替自己的未來奮戰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他們為什麼會對佔領華爾街運動那麼冷感,紐約一家電台的主持人(珊蒂威)的解讀是,因為佔領華爾街運動是白人發起的,表達的是他們的訴求,反映他們的憂慮,這個解釋顯然是把問題過份的簡單化了。

從美國獨立、到1960年代民權運動,黑人從來沒有在對抗經濟與社會不公的戰爭中退縮過,1770年波士頓屠殺事件,曾經是奴隸的黑人船員(阿塔克斯),遭到英國士兵射殺,成為第一個為美國革命犧牲的烈士,十九世紀,黑人解放運動的領袖(道格拉斯)提出黑人與白人勞動者是命運共同體的觀念,當時多數黑人都是奴隸,因為奴役黑人不需要付薪水,雇主也因此不願意用太高的價錢,來雇用白人勞工,這就是為什麼道格拉斯會說,無論是從財富還是自由的角度來看,黑人與白人是休戚與共的。

同樣的一句話,也可以用在佔領華爾街運動上,美國歷史上,黑人承受的不公平待遇,比其他人種、特別是白人,都多得太多,佔領華爾街運動的示威者所抗議的收入不公以及失業問題,黑人的經驗,肯定也比白人深刻,那他們究竟為什麼在這場社會運動中缺席?華盛頓郵報的分析說,或許缺席的本身就是在傳達一種訊息,因為他們早就知道事情不可能有任何改變,沒指望的事情,何必白費力氣。

這或許是黑人媒體以及民權團體,到現在都對這場運動缺乏熱情的原因,但是曾經無數次在社會運動的組織和動員中,發揮關鍵作用的黑人教會,怎麼也沒動靜?

有人說,黑人教會正在逐漸和民意、特別是年輕一代關切的事物脫節,即使在次貸業者被指專門坑殺弱勢的黑人之後,教會依然無感,民權組織就更別提了,華盛頓郵報指出,好幾個重要的黑人民權團體和他們的領導人,為了企業資助,出賣自己的同胞。

1980年代開始,菸酒業者就極力拉攏有色人種協進會、黑人學院聯合基金會以及美國國會的黑人黨團,他們成了這些團體的大金主,犧牲的是黑人的健康。

應該替自己的族群仗義執言的民權團體,尚且如此,其他個人就不必說了,在流行文化界極具影響力的黑人歌手傑斯,從不觸碰影響黑人最大的像是貧窮、司法和公民權歧視這些艱困的議題,他甚至不曾在占領活動的現場露過面。

倒是他開設的成衣公司企圖利用這項社會運動圖利,它推出了一款印了佔領所有街道的T恤,一件賣22美元,而且壓根兒沒有想要捐出部分獲利的意思。

除了沒有具備號召力的意見領袖帶領之外,對美國黑人族群而言,佔領華爾街運動根本毫無新意,失業、所得不公是世世代代黑人普遍有的經驗,白人只不過剛剛嚐到一點苦頭,有些黑人禁不住要問,既然過去,白人對黑人承受的不平等待遇不聞不問,那現在黑人又為什麼要站出來替他們抗爭。紐澤西黑人諧星John Minus說他認為黑人還是不要參加抗爭,否則只會加深大家的刻板印象,認為黑人就是愛惹麻煩。

那麼佔領華爾街運動到底有沒有機會吸引更多族群加入,Montclair州立大學歷史學教授威爾森,並不樂觀,因為黑人不相信這項運動,能夠帶來任何改變,黑人擁有的已經不多,他們不會願意為了一個不確定的事情去冒可能讓自己一無所有的險,威爾森教授說,黑人對抗所得不公的戰場,不在華爾街,實際上,他們每天都在為生活奮戰。

他們面臨許多更迫切的困境,包括繳不出房租,可能會被房東掃地出門,遭警察暴力相向以及街頭犯罪,他們沒有精力也不必加入街頭的那群烏合之眾。

然而,話說回來,佔領華爾街運動如果無法與其他被壓榨和剝削的族群結合,黑人又不能因應當前的問題,構思出新的領導策略,那只怕會應驗道格拉斯的話,在種族和階級的隔閡下,黑人與白人都無法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