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大馬「同志」出櫃難

BBC中文網2011/12/19
記者來鴻:大馬「同志」出櫃難

潘婕BBC記者
在馬來西亞,同性戀仍然是充滿爭議的話題。最近當局收緊控制,警方取締了每年一度的同性戀節,有兩個州考慮加強對同性戀的處罰。BBC記者潘婕發現,吉隆坡的同性戀社區非常活躍,但絕大多數同志仍然躲在櫃子堙K…

和我的一些同性戀朋友相處的時間越長,我越加堅信,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的男人,半數可能都是同性戀----至少,靚仔中有一半看上去都像是同志。

朋友傑夫對我說,「你看那邊兒那個小伙子……」

我反問到,「他也是同志?」

在燈光幽暗的酒吧中,傑夫伸出胳膊摟著我的肩膀,說,「寶貝兒,舞跳得這麼好,多半不會是直男。」

和其他大都市的中心一樣,吉隆坡也有許多同性戀俱樂部。這樣的場所外面,並沒有掛著眩目的霓虹燈來招攬顧客。但是,當地人都很清楚,哪一家酒吧、夜總會歡迎同志。

一度,我很天真地認為,這是馬來西亞首都性自由的標誌。直到有一天,我的一位穆斯林同性戀朋友宣佈,他要找一個好姑娘安頓下來、結婚生孩子了。

強化訓練
看著他悠閒地品著一杯粉紅色的馬天尼(Martini),我不無疑慮地反問說,「真的嗎?」

後來,我認識到,「社會規範」在馬來西亞根深蒂固。在吉隆坡,幾乎所有的單身男同志都還沒有「出櫃」。也就是說,他們仍然沒有向家人公開自己的性取向。

他們這樣做,有非常充足的理由。

馬來西亞是一個穆斯林人佔大多數的國家。男同性戀之間的性活動被定義為「違反自然法則」,仍是犯罪行為。有罪者最高可能被判處20年監禁以及鞭刑。但是,真正受到指控的人其實很少。

儘管如此,人們還是擔心,伊斯蘭化的傾向,使社會對女人氣的男人更加不容忍。

今年早些時候,主管教育的部門從學校堿D出66名言行「浮華」的穆斯林男生,把他們送進男子漢強化訓練營,以改掉他們身上的「娘娘腔、女人氣」。據說,這是為了防止他們長大後成為同性戀。

「請別問我」
但是,在馬來穆斯林人社區以外,同性戀也仍然面臨著很大的社會壓力。

比如說華裔男孩兒亞當吧。亞當人很自信,在吉隆坡的時候,他身上穿的短褲之短幾乎剛剛遮住臀部。但就是這個亞當,都曾經承認,回到鄉下老家,他也要努力擺出一幅「直男樣」。

這可是亞當的原話。他說,「裝直男,其實很容易。我把兩腿叉開,說話時提高嗓門,不時地來一句粵語粗話。」

亞當是家堛漯齯l。父母指望著他能延續香火。為了不讓父母失望,亞當的這出戲,只能繼續演下去了。

目前,和許多馬來西亞同志一樣,亞當的原則也是,「不要問我、不要告人。」

繼續演戲
那些敢言者,可能面對嚴重的後果,甚至死亡威脅。這也是警方今年取締一項大規模同性戀慶祝活動的原因之一。

馬來西亞的同性戀節開始於2008年。初期很低調,但是近年來,參加者已經達到1500多人。原來預計,今年的參加人數會更多。

這引起了保守的穆斯林組織的注意。他們說,這樣的活動簡直就是毫無廉恥的宣揚性自由。

因此,很少有馬來西亞人公開為同性戀爭取權益。

於此同時,離開了家人和校友,亞當仍然隨心所欲地扮酷、扮靚。這也給他贏得了一大批女性朋友,她們非常願意在亞當的住處過夜。

公寓樓的保安被蒙在鼓堙C在他看來,妙齡少女前赴後繼,說明亞當是採花高手。

亞當說,「他還以為我是種馬(俗語,指貌美體健的男人)呢!」

看來,在亞當向家人出櫃之前,他並不介意頭上貼著「種馬」的標簽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