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跨性別男生 穿女制服上課

自由時報2011-1-24
跨性別男生 穿女制服上課

記者邱紹雯/專題報導
台北馬偕醫院日前被控涉嫌惡意資遣「跨性別」員工,院方一再否認與性別歧視有關,卻再度凸顯跨性別者在社會上面臨的困境。反觀台北市的復興高中,卻特別准許跨性別學生穿女裝上課,營造多元性別的友善校園,創下高中首例。

小儒男兒身 錯置女性靈魂
十九歲的「小儒」雖有男兒身,卻錯置著女性的靈魂,從小就喜歡女生打扮,也厭惡所有出生前即被決定的一切,包括自己的身體、男性化的聲音與名字。

真實生活中的他,身材纖細、頂著一頭金黃色長直髮,平時穿著走的是日系哥德蘿莉風,隨身配備從手機、化妝包到化妝鏡,全是最愛的粉紅色;但過去長期在學校生活都必須「扮演」男性角色,直到放學後才能「變裝」做自己。

復興高中校長呂豐謀說,「小儒」入學正巧碰上男女分班的最後一屆,處在男生班的他外表與其他同學無異,只是舉止多了分陰柔氣質;他在高二提出休學,原本家長與學校都以為是課業適應不良,直到「小儒」鼓起勇氣說出自己的性別困擾,向學校爭取穿女裝的「服裝權」,校內經過多次的個案會議討論,最後尊重學生的性別選擇,讓他能在學校穿女生制服,以最自在的方式走在校園。

扮女遭笑罵 讓他不想留校
「校規只規定要穿制服,沒規定穿男裝還是女裝。」「小儒」說,三年前就曾經無預警穿女生制服到校上課,掀起軒然大波,當時不僅老師反彈,甚至有不認識的同學當著他面大罵「死人妖」,讓他一刻都不想留在學校;如今能正大光明穿女裝,對他而言,「本來就是該做的事情,還晚了好幾年!」

他說,小學時始終不明白,為什麼男生不能穿漂亮的紅格子裙,非得穿難看的藍色制服;他也覺得男生上廁所站一排小便很噁心,但當時對性別知識懵懵懂懂,只知道「和別人不一樣會被笑」。

上了國中,他周遭聊得來的都是女性,卻沒有絲毫動情,更確定自己性別傾向,但因為是家中獨子,不想讓父母失望,所以選擇繼續演好大人期待的角色。上了高中碰上男女分班,是他口中的「地獄」,無論是上游泳課在眾人面前穿泳褲,上完體育課同學都直接在教室內換衣服,都令他相當不舒服;他每天上課都躲在教室最角落,只想趕快下課。

准男穿女服 復興高中開例
去年「小儒」重回學校,女裝打扮依舊引起不小騷動,有些學生下課就到他的班上東張西望,也有老師不以為然「打扮這樣要幹嘛」,但熱潮過後似乎也就習以為常了。雖然現在走在校園內還是有異樣眼光,但他知道,無法改變所有人的觀念,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自己必須更努力。

戲劇班三年級學生黃詩雅說,每個人都有自己想要與最自信的樣子,其他人無權干涉,更佩服「小儒」的勇氣。高二的崔永萱也說,生錯性別已經很辛苦了,支持學校開明的作法。

即將邁入廿歲的「小儒」,今年也將參加學測,未來希望能朝服裝設計、特殊彩妝領域發展;他的成年最大心願是能改名、開始接受正式的變性手術治療,等待「重生」、能真正做自己的日子。

自由時報2011-1-24
校長:多元性別教育 應從校園開始

記者邱紹雯/專題報導
「和大部分的人不同,不代表他就是不對、不好的。」復興高中校長呂豐謀說,傳統性別二分的刻板印象下,許多性別傾向游移的學生選擇在校園中壓抑或隱藏,隨著社會走向成熟與多元,多元性別教育應從校園開始,尊重與支持孩子的多元性別傾向。

復興高中替跨性別學生踏出了前進的第一步,初期也面對校內部分老師的反彈。輔導老師張國珍說,這樣的改變確實對傳統觀念的老師帶來衝擊,除了事先加強溝通,引導老師了解孩子的為難處,也強調這絕非給孩子「特權」,而是在尊重天生差異下,仍遵循學校的規範。

她也說,輔導室一方面邀請跨性別團體到校宣導多元性別觀念,同時也協助學生做好現實面的心理建設,「社會上就是有人永遠無法了解與接受跨性別者」,這也是他未來出社會必須面對的。

「這樣的孩子真的很辛苦,從發現自己不一樣,去了解、接受自己的不一樣後,又得與家人溝通,那是一個漫長而痛苦的過程。」張國珍說,做為教育單位,學校原本就該協助孩子面對困難,而非增加更多的負擔;最怕的是學生將困難全放在心底,並以其他行為表現性別上的焦慮,必要的協助反而進不來。

呂豐謀說,過去校內也有個性孤僻的學生,在校三年來堅持長髮掩面,曾讓人「看不下去」。他認為,站在提供學生適性發展的角度下,應了解學生的本質與需求,公領域部分,只要不去妨礙、影響到別人的權利,學校理應給予尊重與支持。

學生家長王立昇說,如果單獨一個學生特立獨行恐怕會造成其他學生在學習上困擾,校方最好趁此機會教育,透過教育過程學習尊重彼此。

自由時報2011-1-24
社團:性別空間應更彈性

記者邱紹雯/專題報導
過去有學校規定女學生制服得穿裙子,限定男生不能留長髮、女學生不能剪超短髮等,多將跨性別學生符合自我性別認定的行為,視為違反校規。

台灣性別人權協會秘書長王蘋表示,真正環境的友善除了服裝儀容上的管理鬆綁,性別空間上也應該更有彈性,加上同儕間的平常心對待,才能讓跨性別學生在學校真正適「性(性別)」發展。

她舉例,廁所就是另一個以男女生理性別做區分的標記,對性別弱勢學生造成傷害,曾有跨性別學生為了盡量避免上廁所,最後憋尿憋出病來。

台灣跨性別支持團體TG蝶園發言人高旭寬,高度肯定有學校帶頭做出性別友善的示範,讓性別教育不再淪為紙上空談。他說,過去學校的性別教育多著重在性騷擾防治與兩性平等,其實,異樣眼光多源自不習慣與不認識所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