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國道六號已奪十七條人命,政治責任誰負?

悼 公共工程工殤亡者
國道六號已奪十七條人命,政治責任誰負?

時間:2010/10/04(一)上午10:00
地點:行政院大門口

南投國道六號北山交流道施工工程發生重大工安事件,造成七死三傷,這幾天的檢討焦點大多在於雇用非法外勞的問題上,吳揆及勞委會主委王如玄在立院答詢時,都說要全面清查全國33千多名行蹤不明的外勞。問題是,清查行蹤不明的外勞,就可杜絕工地重大工安事故?政府竟以查緝逃跑外勞,輕易模糊工安事件焦點,可以想見,在輕忽勞動安全的政策底下,罹難者即便不是逃跑外勞,也將會是台灣最底層的勞動者。

公開調查事故過程及結果 追究政治責任 徹底檢討勞動檢查制度
我們認為,應將問題拉回此重大工安事故為何會發生?針對事故原因,各界有不同判斷:鷹架支撐力不足、灌漿流程不當、工法問題、技術不足、趕工…等等,然而卻不往下深究,怎樣的結構因素,使得國家公共工程的受雇勞工,每天在支撐力不足的鷹架上趕工、灌漿,更犧牲了生命?國道六號工程歷經十二次勞檢不合格,政府卻遲遲沒有負起責任,徹底體檢並改善施作方式與現場勞安問題,而這些重大工程招標發包的同時,也將政府應盡的工安責任給轉包得無影無蹤,這豈是嚴懲民間承包工程公司、拿逃跑外勞做替罪羊,就可以推卸了事?

歷年來,台灣的重大公共工程施工期間,儼然成為工殤的製造機!根據官方統計,93年由政府負主要公安及勞安監督責任的重大公共工程及國營事業單位,共有64人職災死亡,占全產業的1/3;而94年,單就公共工程職災死亡就有70人,近年通車的高鐵及雪山隧道就高達近60人殤亡,未投保而未列入統計的工殤者、和其背後破碎的家庭,都難計其數,當中更包括許多來台從事底層危險行業的外籍勞工。今年六月,勞委會又公開宣示要降低公共工程職災率,不到一百天就發生國道六號職災事件,可見現行勞動檢查不足以為工安把關,徹底檢討勞檢制度,甚至直接由國家派勞動檢查人員進駐公共工程現場,隨時監督,一有不法就立即停工改善,否則不能撫平所有葬身公共工程的亡魂!我們更要求政府就地設立國道六號工殤紀念碑,追悼罹難勞動者,讓這起工安意外,成為全國重視、哀悼的國殤。

立即改善招標政策 設立勞安黑名單機制
公共工程普遍層層轉包、低價承標,又為了服務政績而經常趕工,再加上無能為力的勞動檢查單位,這些結構性因素正是無法降低營造業工安事故的主因,而在招標規格先天不良的條件下,包商為賺取最大利潤,當然一包再包,重重剝削底下迫使小包頭幾乎只能雇用非法外勞,才能節省成本。而工程各環節當中所使用的材料、工法,都是採用節省成本的「最低標」,全不見對工人安全的考量。許多有重大職災紀錄的承包商,尚不必換牌改名,仍然可以到處承攬國營事業或公共工程。工傷協會長期要求在招標規格中設立黑名單機制,讓曾發生重大職災紀錄的包商,五年內不得承攬國營事業或公共工程,官方遲遲未有作為,工人生命註定成為官商長期共謀下的犧牲者。

廢除奴工制度自由轉換雇主  成立罹難勞工權益保障小組
台灣的移工政策才是造成逃跑外勞的主因。就業服務法明定,移工在台不得自由由轉換雇主,三年一約,以及高額仲介費的束縛,移工來台,宛如奴隸被雇主及仲介控制。奴工制度綁架移工,移工被迫選擇逃跑,才會落入惡劣無保障的勞動環境,政府應面對整體奴工制度,才是導致逃跑人數不斷上升的主因。勞委會不思保障勞工,竟便宜行事,拿勞工作為替罪羔羊。

我們要求政府成立「罹難勞工權益保障小組」,該小組必須要有民間單位加入,用以監督政府落實其不分本勞外勞,權益一致保障的承諾。根據伊斯蘭教義,火是一種刑罰,只有罪人必須受火刑,人死亡必須回歸土地及真主阿拉。因此,政府應提供罹難勞工家屬來台之費用,將罹難者遺體運回,落實後續權益爭取,莫讓承諾流於口惠不實,對罹難者及其家屬造成二度傷害。

工殤即國殤,我們要求:
1.
立法限制公共工程外包政策,將勞動安全納入國營事業及公共工程招標規格,並立即訂出勞安黑名單,凡發生重大職災事件之承包商,五年之內不得承攬國營事業及公共工程。
2.
調查工安事故原因,公開調查過程,公佈調查結果,追究政治責任
3.
檢討勞動檢查制度,勞動檢查人員直接進駐公共工程現場監督,查有不法,立即勒令停工
4.
立即修改職災勞工保護法,職災勞工一體適用。
5.
廢除奴工制度,開放移工自由轉換雇主
6.
成立罹難勞工權益保障小組

發起團體: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台灣移工聯(MENT)、人民火大行動聯盟、都市苦工公民參政團
共同行動團體:台北市產業總工會、全國大眾傳播業工會聯合會、全國自主勞工聯盟

中央社2010-10-02
國道6罹難外勞 首日上工喪命

檢警追究國道6號北山交流道工程的非法外勞來源,查出已喪生的6名印尼外勞,是經由1名黃姓男子在意外發生前1天引介,即6名外勞第1天上工就遭遇不幸。

罹難者中唯一的台籍人士莊永和的遺體上午由家屬從南投殯儀館送回埔里家中。對於莊永和被廠商影射為承攬工程的小包商,他的太太打破沉默反駁表示,「我先生只是1個領薪水的工人,怎麼有錢去承攬工程?」、「承攬工程要有公司行號,我們通通沒有」,她希望廠商不要把責任推給已死的人。

國道6號北山交流道新建工程930進行混凝土灌漿作業時,高達50公尺的支撐鋼架及混凝土節塊突然坍塌,國軍、警消等獲報後全力搶救,但仍造成7死的不幸,其中包括6名非法僱用的印尼外勞。

由於發生工安意外的第C602A標工程,開標時就明令承包商禁用外勞,不幸死亡的6名印尼外勞從何而來,成了勞工檢查單位及檢警追查的重點。

據內政部移民署南投專勤隊的調查,北山交流道工程承包商國登營造的協力廠商「新鴻全」公司,疑再轉包給下游1家叫「極進」的廠商,從事混凝土業的黃姓男子,向「極進」承攬工作。

南投專勤隊指出,黃姓男子與已喪生的印尼外勞「阿力」認識,透過阿力找來另5名印尼外勞,雙方於929中午約在台中火車站碰頭,隔天由莊永和帶領上工。

專勤隊表示,引介外勞的黃姓男子應與莊永和認識,莊永和事發當天為6名外勞的現場領班。991002

中國時報2010-10-02
不把他們當人看 35000外勞逃竄

【陳鴻偉/台北報導】國道六號意外慘遭,死亡的大都是逃跑外勞。逃跑外勞經常碰到悲慘遭遇,全台目前共有三萬五千名非法外勞在各地上工,每年更以百分之十五的比例增加。移民署分析,外勞逃跑的原因很多,制度、業者的層層剝削,可能是逼跑外勞的主要原因,而使用非法勞工的刑責過輕,加速外勞逃逸的發生。

逼跑外勞的首因是現行政策的不當。目前包括越南、印尼等國外勞來台之前,不管有錢沒錢,都必須先向台灣的銀行借貸,一般金額至少五萬元,利息一年約十九%,通常分十四個月還完。

外勞到台灣工作後,每個月工資有大半要扣在這上面,此外還得支付仲介每月一千七百元左右服務費,碰到不肖業者,巧立名目,收取食宿費、文件費、雜費…等,外勞一個月拿到自己手上的,有時不到三千元,難免有人想賴帳逃跑。

給薪制度也有問題。舉例來說,目前「廠工」一個月薪水為一萬七千兩百八十元,每天工作八小時,超過時間另計加班費。

反之所謂的「家庭工」,每月僅有一萬五千八百四十元,工作時間有時是廿四小時照顧老人,兩相比較下,很多家庭工就會認為不公平,當然想要偷跑。

會逃跑的另個原因則是工作申請時限到期,外勞得知僱主沒有續約的打算,為了想留在台灣繼續賺錢,當然會找管道伺機逃跑。

僱主的不當對待也是主因之一,各種案例,包括逼回教徒吃豬肉、不給工資、限制行動、虐打性侵等都曾發生。

移民署專勤隊表示,有些台灣僱主,將外勞視為一種「工具」,根本不把對方當人看,極盡壓榨之能,外勞受不了自然就會逃跑。還有的外勞是遭人誘拐。專勤隊調查,不少外藉配偶嫁到台灣後,常會開設一些非法的「人力派遣公司」,他們以同鄉人的身分,到處遊說、誆騙認識的合法外勞。

專勤隊指出,這些非法公司告訴外勞,與其被銀行、僱主層層剝削,倒不如逃跑,來他們這裡賺「實拿的」,每天視工作不同,有一千元上下的收入,他們也會指點、安排逃跑外勞的住所,不少外勞紛紛遭到洗腦,決意逃跑。

這些非法的人力派遣,平常就利用拐騙、相互介紹的方式,大量吸收逃跑外勞,然後再視各工地的需要,用車子載送這些人力上工,從中抽取傭金,外勞本身則毫無保障,任其宰割。

移民署表示,外勞來台就是為了賺錢,為了留久一點、少交一點,最常見的結果就是逃跑,而由於目前使用非法勞工的刑責都很輕,導致很多人敢用這些私工,未來除了建議改變相關給薪政策,也會朝加重罰責方向改善。

中國時報2010-10-02
關鍵人混凝土業黃鈺展 轉包雇非法外勞 國登違約究責

【廖志晃、廖肇祥/南投報導】國道六號北山交流道新建工程,經過層層轉包,且非法雇用外勞,結果崩塌意外造成六名外勞命喪異鄉,淘金夢碎!據了解,從事混凝土業的黃鈺展,因與罹難外勞「阿力」熟識,而引進其他外勞上工,將成為檢方釐清外勞從何而來的關鍵人物。

國工局二區工程處長陳議標,昨天陪同行政院中辦執行長侯惠仙,到南投殯儀館慰問罹難者家屬時表示,北山交流道發包時,依政府規定,為保障本國勞工的工作權,禁止雇用外勞;即使是現在也必須專案申請,國登公司雇用非法外勞明顯違約,將依法追究國登公司責任。

國登營造公司北山工務所副主任游修賓則表示,交流道工程結構部分由協力廠商新鴻全負責,模板和混凝土部分則轉包極進公司,極進再找黃鈺展參與混凝土澆灌作業。

游修賓說,黃鈺展認識名為阿力的外勞,因此,透過阿力找來其他外勞上工,但外勞如何進來,他不清楚。

國道六號北山交流道災變,意外暴露逃逸外勞問題嚴重性,曾查緝非法外勞的警方指出,合法的外勞多在工廠裡上工,照現在公共工程起薪水準,很多包商找不到本地勞工來作,而超過二億元的大型標案,又規定不得使用外勞,包商為了不虧本,便透過人力仲介找來外勞,這些外勞怎麼來的,「當然是從工廠裡逃跑的」。

這些外勞逃跑的理由多數是原雇主剋扣薪水、不當加班、要求作高危險性的加工作業、限制人身自由,逃跑後打零工或許收入不見得穩定,但至少自由,賺來的薪水保留成數較高。

警方指出,被查獲的外勞常訴苦,若雇主不剋扣待遇、尊重異國族群習慣,他們何必逃跑?

中國時報2010-10-02
立委交集修職災法 大小包商都得負責

【管婺媛、羅融/台北報導】國道六號悲劇凸顯政府監工疏失,朝野立委昨天痛批,「大包小包出了連環包,相關單位和包商只會推來推去!」政府監督不周,連續十二次公安檢查裁定不合格後,竟還讓國登營造繼續施工、晉用非法外勞。朝野立委已提案將修正《職業災害勞工保護法》,除保障非法外勞之外,更規定發生重大職災時,包商與發包單位都應負連帶責任,以保障所有勞工權益。

目前,立院朝野立委間也有多個《職災法》修正版本,其中徐中雄與民進黨立委林淑芬領銜提出版本,已在本會期提案,但遇上本會期主審預算,因此預計要等到下會期才有機會排入議程中。該版本除將非法外勞納入職災保護對象外,為避免在工程層層包攬制度下,包商與發包單位互推責任,也明文規定發包單位應與承包單位負連帶補、賠償責任。

中央社2010-10-02
檢舉非法外勞有賞 每名5

國道6號工安事件洐生僱用非法外勞問題。行政院勞委會每年編新台幣1000萬元檢舉獎金預算,幾乎發不完,勞委會將加強宣導,檢舉每名非法外勞屬實賞5000元,未來可望提高額度。

勞委會說,有些外勞工作到期仍想留在台灣,有些遭誘騙,同時有雇主貪便宜,加上有不法人士從中媒介,外勞逃跑問題一直都存在,未來除加強查緝外,勞委會將加強宣導,呼籲民眾幫忙檢舉不法外勞,檢舉電話為0800-000-978,一般上班時間開放民眾撥打。

勞委會原本提供的檢舉非法外勞獎金是每案查證屬實為2000元,2006年提高到5000元。勞委會認為,未來可再檢討提高額度。

勞委會每年編列的非法外勞檢舉獎金預算約1000萬元,每年視檢舉情形發放,但幾乎都未發完。

勞委會說,台灣從開放外勞以來,逃跑的外勞人數累計已有9萬多人,約有6萬多人已出境,行蹤不明的還有3萬多人。

除了提高檢舉獎金外,勞委會近幾年對僱用非法外勞者,視情況罰50萬元到75萬元。991002

公視晚間新聞2010-10-03
杜絕黑工 研擬開放外勞轉換雇主

國道六號發生嚴重鷹架倒塌,造成六名外籍勞工罹難,讓外勞黑工問題,再浮上檯面,由於大部份外籍勞工來台工作,都得付高額仲介費,只是他們工作再拼命,都可能在聘雇許可到期後,都還沒辦法賺夠錢還債,才會出現逃跑情形。

國際勞工協會組織部主任 陳秀蓮:仲介費它的負債非常的高,有些人還抵押房子、抵押他的地。他如果說他在台灣因為這個狀況他失去工作,他要怎麼樣再還這個債?他當然會選擇另外的方法。

由於大部份外籍勞工來台工作,得負擔近20萬的仲介費萬,就算每月平均工作約178個小時,再努力加班,最多也只能賺得二萬三千多,要能賺夠錢返鄉,相當困難,加上無法自由轉換雇主,才會導致台灣每年出現有12萬名的外勞黑工問題,而勞委會決定將在十月份,討論「自由轉換雇主」政策的可行性。

勞委會職訓局外勞管理組組長蔡孟良:一個合法的外勞,就是說如果跟這個雇主間,假如說可能在工作上調適上有一些狀況,是不是讓他能有個轉換雇主的機會?讓他可以更有彈性 相對的就是說,會不會因此讓所謂的逃跑,一些相關問題降到最低。

勞委會表示,對於外籍勞工「自由轉換雇主」的政策,本來就有在研礙,但還是得考量雇主的權益保障,因此未來會聽各方意見討論,規劃出能兼顧勞資雙方權益的配套措施。

民視2010-10-03
降低外勞落跑 研議自由換雇主

國道6號工安意外,讓外勞黑工問題浮上檯面,外勞每次來台至少得花一半時間還清仲介費,有些甚至債還沒還清就得被迫回國,落跑情況自然越來越多,勞委會主將開會研商是否讓外勞「自由轉換雇主」,降低外勞逃跑誘因。外勞在台灣,有多少不合理的待遇,勞委會正全面檢討,台灣每年有12000名的外勞落跑,勞委會研判,可能是因為外勞許可屆滿後,沒辦法自由轉換雇主。

根據了解,外勞來台打工,平均得付出8~20萬的高額仲介費,所以外勞至少得花1年半時間工作還債,但是如果不幸遇到工廠倒閉等因素,仲介費沒還完,還欠一屁股債,不逃走打黑工,怎麼活下去,是制度逼得他們落跑。

由於我國政府規定,外勞屆滿後一定得回國,要再來工作,又得繳交鉅額仲介費,而且外勞薪資低,只能拼命加班,但是有時候仍然不夠支付仲介債,不落跑打黑工就回不了家,勞委會要認真研議,自由轉換雇主的可能性。(民視新聞連澤仁台中報導)

聯合晚報2010/10/01
逃跑外勞3.3萬人 越勞占近半

【聯合晚報╱記者陳素玲/台北報導】
近兩年快速飆升 月月創新高
國道6號工程爆發重大工安意外,造成7死慘劇,其中更有6 名是非法外勞,非法外勞問題引起關切。根據移民署最新統計,逃跑外勞人數在近兩年快速飆升,截至998月為止,行蹤不明的逃跑外勞人數不但衝破3萬人,更累計達33510 人,月月創新高。逃跑外勞中,以越籍1.5萬人最多。

至於行政院長吳敦義今天上午對外表示逃跑外勞約數千名,勞委會表示,提供給院長的數字的確是3萬餘名,院長說的數千名,可能指的是每年淨增加的未查獲行蹤不明外勞人數。以今年7月為例,未查獲外勞人數為32927人,較去年7月的28406人約增加4521人。

據了解,逃跑外勞問題一直讓勞委會非常頭痛,而逃跑外勞增加的速度更在這兩年激增,由原本的2萬餘名飆升到今年3 萬餘人,主要分界點正是移民署成立後,非法外勞查緝由警政署移由移民署負責,由於查緝績效遭立委刪除,近兩年查緝非法外勞人數遞減,由以往每年1.2萬人銳減為每年89 千人,致非法外勞人數直線上升。

統計顯示,從開放以來逃跑外勞總計9.7萬人,其中有6.4萬名外勞已經查獲出境,現在仍行蹤不明的外勞還有33510名。

外勞為何要逃跑,成為非法外勞? 勞委會職訓局曾在去年針對97年行蹤不明原因進行調查,結果發現,以「受其他外勞的慫恿、轉介」佔49%,其次是「聘僱期限即將屆滿」30.4%、「希望獲得較高待遇」17.2%、「工作環境無法適應」7.6%,其他包括思鄉情緒、仲介費太高、外籍配偶媒介等,都是外勞逃跑原因。

勞委會表示,近幾年都與警政署、移民署積極處理行蹤不明外勞,其中包括鼓勵民眾檢舉,只要查獲一名,就可得5千元獎金。另外對於非法媒介、非法僱用外勞者,要求地方政府以50-75萬元的最高罰鍰重罰。

【記者陳素玲/台北報導】國道6號工程意外,發現6名未確認身分外勞,針對公共工程竟然出現非法外勞,勞委會強調,該工地確實未申請外勞,目前正請南投縣社會處了解是「非法外勞」,還是「非法工作」,並確認「雇主」身分。勞委會表示,只要確認雇主,可處15-75萬罰鍰,但依就服法只能罰雇主,無法連帶追究發包的公共工程施工單位。

勞委會表示,目前已確認受傷的越南外勞確實是逃跑的「非法外勞」,至於死亡的6名外勞,正請南投縣社會處到現場確認身分,目前只能說是「疑似非法外勞」。勞委會表示,經查該工地並未申請外勞,因此外勞是非法工作,但到底是仲介逃跑外勞工作,還是合法外勞非法工作,必須等確認身分後才知道。

中國時報2010-10-03
《各報要聞》給外勞活路,研議自由轉換雇主

【唐鎮宇/台北報導】國道六號工安意外讓外勞黑工問題浮上檯面。這群國內重大建設的幕後「黑手」,每次來台至少得花一半時間還清仲介費,有些甚至債還沒還清就得被迫回國,落跑情況自然越來越多。勞委會主委王如玄表示,十月底將開會研商是否讓外勞「自由轉換雇主」,降低外勞逃跑誘因。

卅歲印尼籍外勞阿迪,一年前飄洋過海來台灣工廠上班。阿迪說,到台灣來得付上十幾萬的仲介費,家裡人東湊西湊先付了三分之一,剩下的就從他在台灣的薪水每月扣除。

阿迪說,家鄉很多人都跑來台灣打工,如還清仲介費,「回家就可以當有錢人。」所以在工廠裡每個同鄉寧願拚命加班,希望在有限期間內趕快賺夠錢,「拿錢回家才有面子!」

像阿迪這樣的外勞,在台約有十八.九萬人。據統計外勞占台灣基層勞工約十一%,他們每天拚命工作,每月平均工作一百七十八個小時,每月卻僅能掙得一萬七千多元;不夠?那就更拚命的加班,台灣產業外勞每月平均加班四十七個小時,只為額外掙得四千八百多元的加班費。外勞從事都是危險性較高、環境較骯髒的缺工工作,也就是冒著生命危險工作一個月,只拿到二萬三千多元。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理事長顧玉玲表示,若外勞能順利還清仲介費,那還算幸運。兩年前金融海嘯爆發時,台灣許多工廠「中槍倒地」關廠,有外勞來台工作沒幾個月就失業,反而背了一屁股債。

顧玉玲說,外勞來台打工,平均得付出八到廿五萬的高額仲介費;調查更發現,台灣外勞至少得花一年半工作還債,意即來台至少有一半時間「做白工」,如果還沒賺到錢,聘雇許可就到期,「怎麼有理由不落跑?」

移民署每年雖可查到約萬名逃逸外勞,每年卻有一.二萬名外勞逃跑。

顧玉玲指出,外勞許可屆滿後無法自由轉換雇主,是逃跑外勞抓不勝抓主因。由於我國政府規定,外勞屆滿後一定得回國,如有意願可申請來台工作,但一往一返又得繳交鉅額仲介費,「是制度不合理逼他們落跑」。

勞委會主委王如玄回應,十月底會召開外勞政策諮詢小組會議,會和移民署討論如何加強查緝非法外勞外,也會討論讓外勞自由轉換雇主的可行性。

聯合晚報2010/10/01
傳產業者:法令缺失 外勞增加主因

【聯合晚報╱記者游振昇/台中報導】國道六號重大工安事件導致6名外勞死亡,這6人都是非法外勞,非法外勞哪裡來?國內一些傳產業者指勞委會法令缺失,是造成非法外勞增加主因。

台中縣電鍍廠老板卓年標說,他的電鍍工廠環境較熱,許多台灣勞工無法忍受而離職,目前全廠只剩28名台勞,原有8名外勞,也因勞委會規定聘僱外勞比率問題,其中2名外勞被裁減、遣返,他還被勞委會罰錢。就他所知,很多外勞無端由合法變非法,於遣返前夕集體逃走。

台中縣議員陳清龍受理了很多業者陳情,他表示,全國很多製造業者面臨同樣問題,本國勞工怕苦不願做,外勞卻因比例問題被遣返,不但造成外勞大量逃跑問題,也使業者面臨被迫停產、關廠危機,他說:「政府要根留台灣,搶救經濟,都是在玩假的」。

台中縣政府勞工處科長廖宗候說,勞委會要求勞工處開罰時,勞工處都會依個案評估,給業者3個月期限,引進本國勞工,或遣返外勞,若期限到,本國與外國勞工比例仍不符標準則需開罰。

國內脫逃外勞約2.8萬人,這些非法外勞遭不法集團收容、控制後,成為廉價勞工,飽受雇主剝削,只能淚水往肚裡吞。移民署曾在南投縣查獲農民非法雇用外勞,印尼女外勞雅娣泣訴,她到山區工作,雇主答應每月給她15000元薪資,後來只給2000元,一天工作16小時,請假一天要扣2000元,還給她住帳篷,冬冷夏熱,飽受折磨。

雅娣說,去年3月至9月,她被帶到南投偏僻山區幫忙種菜、種花,住在帳篷區,雇主本來答應每月給她15000元,後來給4個月薪水,每月只有2000元。她抱怨雇主剝削時,雇主要脅她要報警,也曾打她、控制行動,她在山上人生路不熟,要逃也無處可逃。

華視2010/10/02
國道六鷹架崩塌 承包商互踢球

洪杰民 詹季燁 史恩銘南投報導
國道六號北山交流道的倒塌意外,釀成七死三傷悲劇!六名被壓死的非法外勞,目前已經查出四人身分。到底雇主是誰,承包廠商互相推來推去,最上游包商甚至將責任推給不幸罹難的工頭莊永和,但莊永和的太太,上午出面反駁,絕對不可能。碰的一瞬間,上百條的鋼筋,木條,夾雜水泥,從天而降,這場北山交流道的工安意外,不只壓死七條無辜性命,更壓垮了七個家庭,其中有六名是非法外勞,到底是誰雇用他們,承包的上游廠商,國登營造,昨天匆匆離開現場,一句話都不說,一大早位在高雄的辦公室,更是大門深鎖,而這起工程層層轉包,是國登營造轉包給新鴻全營造,新鴻全再轉包給極進,現在他們全把責任推給最下游的工頭莊永和,莊永和也不幸罹難,她的太太出面反駁。太太越說越難過,他說先生為了工程,每天早出晚歸,如果有錢承包,何必這樣辛苦工作,大罵上游承包商,推卸責任,而六名外勞,經過兩天追查,終於查出其中四人身分,他們之前是到台灣幫漁民捕魚,卻落跑,檢察官已經傳訊三間承包商,釐清責任,要幫他們討公道。

民視2010-10-01
外勞薪水低配合度佳 雇主愛用

國道六號鷹架倒塌,再次凸顯非法外勞的問題有工地主任不諱言的說,因為外勞薪水低、配合度高,而且拼命不怕死,相對本籍勞工,自主意識強難管理,而且工資又高,因此就算是明明知道是非法勞工,還是有雇主搶著用。這是民國9712月,檢警到國道六號施工現場搜索的畫面,當時,當場就逮捕20多名非法外籍勞工。誰能想到,兩年過去,國道六號鷹架意外,死的7個人中竟然有6位是外籍勞工,而且全都是違法的。

為什麼,明明知道聘用非法外籍勞工是違法的,卻還是有雇主一而再,再而三的鋌而走險呢。簡單來說,外籍勞工受雇主集體管理、薪水只有本籍勞工的1/4,而且配合度高,任勞任怨,當然獲得親睞。加上台灣年輕一輩沒人願意做這行,因此外勞的需求也不斷增加。

有老師傅說,外籍勞工,為了賺錢,連命都可以不要,就算24小時加班也沒問題。但這也間接造成工程品質不佳,甚至因為過度疲勞,而意外頻傳;工人感嘆的說,若政府再不重視這個問題,未來勢必還會有更多意外,更多死傷。

中央社2010/10/02
1五楊拓寬 國登申請外勞

(中央社記者汪淑芬台北2日電)國道6號北山交流道工程發生嚴重工安意外,並洐生國登營造的下游包商違規進用非法外勞問題。國登營造也是國道1號五楊拓寬工程的承包商,已依法申請外勞。

行政院勞工委員會指出,因公共工程金額要達新台幣100億元以上,才能專案申請外勞。北山交流道是單一工程,經費5.6億元,依規定不能用外勞,承包商國登營造雖未僱用;但轉包工程的下游包商卻進用,不但國登及下游包商都有責任,負責監造的中興工程顧問公司也有疏失。

交通部國道新建工程局說,國登營造也承包國1五楊拓寬工程,負責拓寬道路與國道2號銜接的標案,工程由台灣世曦設計監造,今年初已動工。因五楊拓寬經費達800多億元,依規定可用外勞,國登先辦理國內人才招募後仍缺工,已申請引進外勞。

國工局說,國1五楊拓寬全長40公里,共有12標工程,每1標都有缺工問題,都專案申請引進外勞。

勞委會表示,只要依法申請外勞並符合規定,就會核准。991002

中國時報2010-10-03
層層轉包 勞工浩劫

【黃馨慧】國道六號工安事故不幸造成七人死亡,事故發生以來媒體多方報導:死亡勞工無論本勞或外勞均在沒有投保勞工保險的情況下上工,同時唯一死亡之本國勞工莊永和先生被視為工安事故中的雇主,可能將無法獲得任何理賠,同為營造工人的我們對此工安意外感到非常痛心與不平,因為這樣的事件也可能發生在我們身上。

首先,據報載死者先生為國道六號工程「灌漿工程部分」的「第四包」,勞委會手持《勞基法》,將先生視為雇主,實在是只見法律上的「法匠」見解。在台灣身為營造工人的我們,百分之九十以上都不是直接受僱於營造公司,也就是說台灣的營造公司是只有行政人員卻沒有營造工人的公司,台灣營造業的積習就是「轉包」而且「層層轉包」同時也將責任轉嫁出去,從雇主身分的直接負責變為連帶責任。

於是營造勞工想參與政府公共工程建設,就必須向營造廠承包工作,必須有勞工領頭被迫成為「有雇主身分的勞工」才能領一群夥伴上工養家。問題是有能力承攬政府工程的資方營造廠,平時不必承擔社會責任,不用聘任營造勞工,連無薪假都可以省了。承攬工程之後就是層層轉包工務,一旦工安意外發生,看著《勞基法》裡有雇主身分的小包工頭單獨扛著沒能力扛的直接責任,營造公司卻可以派出工務、法務部門會同律師,好整以暇地幫營造廠錙銖必較連帶責任的部分,我心沉痛!試問,我們的政府,府發包重大工程建設之時,為何讓只有「獲利能力」,沒有直接雇用工人、沒有「執行能力」的營造公司合乎承攬資格,讓不須擔負企業責任,需要一再轉包的營造廠來承攬建設?

尤有甚者,這些營造場轉包工程的對象,與營造公司之間的關係,很多根本就是營造公司的子公司或轉投資之工程公司,於是政府花在公共工程的預算,施工勞務單價就這樣一層一層被剝下來,實際交到「最後一包」的工頭之手,再發給施工的營造工人,本勞的待遇往往比雇主提供勞健保與食宿的外勞還不如。於是,施工工頭再怎麼創造利差,他們多轉向人力派遣公司或人力工頭,這些人坐在辦公室就可以抽取每人每天三百元的佣金,與施工工頭對分佣金,提供營造業個體勞工工作機會,甚至還不提供勞保、健保。勞委會、勞檢所難道都不明白營造業這樣扭曲的生態,只在發生工安事故時,追究一些表面之責,更深層的結構問題呢?政府得罪不起營造資方,保護不了勞工嗎?

國道六號工安事故,若罹災工人確實由先生召喚而來上工並直接發給工資,在《勞基法》上先生確實具有雇主身分。但沒為自身及工作夥伴投保勞、健保,也確實違法,我們不禁要問:數十億的國家公共工程,莊永和先生有權力能管理得動工地安全嗎?他管得到國道六號工程的工務嗎?他只是在扭曲的制度下,被迫帶上雇主身分的勞工,一個沒有管理權力,卻要直接負責的勞工,呼籲政府正視勞工的苦情與處境吧!

營造業這樣的轉包文化,政府單位也心知肚明,也知道對勞工權益危害甚深,但政府為何沒有勇氣改變或限制轉包,身為勞工我們不禁要問:政府發包重大工程建設之時,為何讓只要獲利,沒有執行能力,不須擔負企業責任,需要一再轉包的營造廠來承包?政府發包的國家建設,冠其美名為愛台建設,流血流淚的卻是台灣本土的勞工啊!(作者為台北縣營造工會祕書)

聯合報2010/10/03
聯合筆記/血汗公路與黑牌外勞

【聯合報╱鄭朝陽】國道六號工程發生重大意外,創史上工安意外死傷人數次高紀錄,也意外掀開工程界使用非法外勞的黑幕。勞委會稱此次意外「屬工程技術層次,非工安檢查可以查到」,但死了六名疑似非法外勞,已讓最美麗的國道貼上「血汗公路」的負面標籤,也暴露外勞管理和勞動檢查制度嚴重失靈。

國道六號施工是重大公共工程,為什麼有非法外勞的身影?更令人不解的是,工地聘用國內知名的工程顧問公司負責監造,真的對承包商讓「黑牌外勞」上工都一無所知嗎?如果不是存著睜一眼、閉一眼的鄉愿心態,就不得不懷疑,其中是否涉及勾結舞弊?

勞委會主委王如玄痛斥承包商非法雇用外勞,沒有盡到保護勞工的責任,希望檢察官從重處罰,殺雞儆猴。不過,王主委如果反問自己,為什麼三萬多個逃脫的外勞,勞委會連他們在哪裡都不知道?

在台灣,逃跑以致行蹤無法掌握的外勞人數,每年淨增加數千人,至今「在逃」的高達三萬多人,歷任勞工、警政首長都束手無策。

這些流浪的黑牌外勞不僅可能衍生治安等社會問題,而為了掙得溫飽,居無定所、鋌而走險打工、做粗活,成了必然的抉擇,不僅工作權益缺乏保障,這次六名喪生的外勞客死異鄉,還被檢警列為「無名屍」,教人情何以堪?

這次公共工程意外,暴露工程界最黑暗的一面,也凸顯國內勞動條件管理是何等鬆散!馬政府標舉人權立國,卻讓官僚放任黑牌外勞參與打造國道工程,讓一條風光明媚的六號國道成了剝削廉價勞力的血汗公路,已重傷台灣的國際形象。

民眾不想看無能官員虛張聲勢的憤怒表情,也不想再聽官員「痛定思痛」的危機處理宣言,唯有痛下鐵腕整頓,讓主管員官員下台負責,廠商不敢重蹈覆轍,才是全民所望。

逃跑自由時報20101001
外勞沒合法身分 常遭雇主剝削

截至今年八月底止,國內逃跑外勞已超過三萬三千人,這些外勞屬於非法工作,只能任憑雇主剝削,甚至有惡劣的雇主在發薪水前,報警捉人。外勞團體認為,因為勞委會規定不得轉換雇主及高額仲介費,才造成外勞逃跑。

迄今已逾3.3萬人
天主教會新竹教區神父兼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主任阮文雄表示,逃跑外勞沒有合法身分,對雇主忍氣吞聲,到外面只能從事危險的工作,有人去工地、工廠打工,還有到養雞、養豬場,甚至山上的農場工作。

阮文雄說,最常發生的就是工作意外造成職災,斷手斷腳卻求償無門,昨天又有在養豬場工作的越南勞工右手被機器壓到,雇主丟兩萬元就走人。還有外勞受傷醫藥費要自付,更慘的是,手斷了被雇主丟到垃圾桶裡,打官司時,雇主竟對法官說,不認識這名外勞。

國際勞工協會秘書長顧玉玲說,剋扣薪水在逃跑外勞最常見,雇主常以他們身分非法,動輒恐嚇、威脅、虐待、或拘禁。

顧玉玲認為,台灣會出現逃跑外勞的特有現象,是因為勞委會規定不得轉換雇主且限制居留期限。雖然現在同一外勞可以來台工作九年,但每三年須回國一次,還要繳高額仲介費才可再來台,造成外勞在聘僱期滿前紛紛想逃跑。另外,來台後發現工作不適合與雇主不合,又不得換工作,也是逃跑原因之一。

勞委會職訓局組長蔡孟良解釋,不適用勞基法的家庭類外勞,九成已可轉換雇主,而產業外勞必須依照勞基法規定,雇主不得任意解除勞動契約,除非雇主違反相關規定。仲介費高,是來源國因素,不是勞委會可以處理的範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