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踢掉大老˙自做老大-「人民老大運動」的政治參與新模式

破周報復刊6292010-09-24週五
踢掉大老˙自做老大-「人民老大運動」的政治參與新模式

文/陳韋臻
攝/張榮隆
選舉又要來了!這次你/妳決定安排甚麼計畫?待在家看電視?不回鄉投票?繼續進行百萬廢票行動?還是收拾行李上山躲避政治喧囂聲?

大至總統大選,小到里長選舉,一輩子沒投過任何一張票,唯一的直接民主經驗停留在高中選班長時高舉的右手,以後再也沒舉起過;放棄政治、保持冷感,是我們這輩子到目前為止唯一學會面對政治的方式。我們始終認為,政治從來就不是平民可以玩、玩得起的遊戲,因此我們的政治經驗,從上街頭抗議、參與運動、到座談論壇研討會,都是場外的身體經驗,並且相當理所當然。想像一下,倘若政治是個對平民、弱勢民眾開放的場域,是個只要你/妳願意負責,便可以進入直接討論、提議、共決的場合,甚至可以當候選人的老大,讓候選人做為你/妳的派遣工,此時,冷感沒有理由,放棄形同卸責,那末,你/妳的理所當然如何存在?你/妳的下一步會往哪裡走?

老大的挑戰與經驗
引言中的問句,是我在參與「人民老大運動」後,紛紛向我襲來的自我質疑。爛政治提供了我避開最好的藉口,而我的藉口也成為政治人物更爛的溫床,這些都是參與「人民老大」中「開開團」,我同各老大坐成一個圓時的反思。

延續著2004年的百萬廢票行動的精神,人民火大聯盟面對這回五都的市議員選舉,提出了「人民老大運動」,以十團的公民參政團為目標開始進行揪團、組織,有意願參與團隊的民眾(也就是人民老大),付擔民主契約金(50010002000不等),做為現行參選門檻保證金的來源,並簽署民主契約書,以開始往後的政治責任,一同決定是否參選、誰為參選人、政見、運作模式,並在倘若當選後,繼續做為當選人的頭目們,翻轉政治檯面上大老決定底下百姓生活,且百姓唯一政治參與就只淪為「投票」管道的現行代議體制之缺陷。

乍聽之下,「人民老大運動」是個參選人下放參政權力的簡單理念。然而,實際成為「老大」後,才能夠明確地體會到,何謂有上必有下,當參政權力下放,便是放到我們自己手上,此時,接受挑戰的與其說是參選人,毋寧說是作為老大的一員,究竟願意負起多少責任、承受多少自我反省,有多少能力將街頭抗議理念標語轉化為「施政」可行性的層次。我始終記得,第一次參與揪團說明會後,遲遲拿不起民主契約書的內在掙扎,以及我在私底下對著另一名老大說:「為什麼我要表達?我又還不是老大。」當中的耍賴、害怕和逃避責任。但我們這些始終對現實憤怒的青年,是否願意去相信一種新的未來,並且為著這份「相信」負起人民的責任?一周後,我繳了一千元契約金,簽下契約書,正式成為由王蘋揪團的「開開團」的一名「老大」。

接踵而來的,是近在眼前的參選登記,以及必須送交的「政見」。就在會議過程中,在場老大針對每個人提出的政見方向,緩慢地做更為細緻的討論:可能是名詞,像是該用「同志」或「同性戀」;可能是操作方向,像是由原先倡議學校輔導中心需對同志學生友善,轉向青少年充權的社團成立。在這些被提出的性/別議題中,原先社會運動始終優位的走向未必出現,取代的是每位老大的個人經驗與感受分享,並由此來思索政見落實的可能,卻也成為真正老大的困難所在。你/妳必須跳出習慣中研討會型的艱澀詞彙,暫時放掉抗議場合內的標語式訴求,真正進入現實脈絡中去尋找每個社會角落的情況,並以此為立足點,開始與不同老大們展開漫長而細瑣的溝通,然而,這卻是以往我們身上政治經驗中所缺乏的。是的,就在性權會與老大們開會到超過夜晚十一點後,我幾乎可以理解,為何立委們會便宜行事地採用拍手通過的模式,因為責任承擔與耐心耐力的拉扯,都是實在的。

在這個由王蘋作揪團人,許多性/別社運人士、教授和素人同做為老大的「開開團」中,不可迴避地,政治正確或社運倫理偶爾會在不同的小細節中竄出,而許多性/別「大老」們的發言,也似乎順勢地愈發具有重量和影響力,然而,此時該面對的責任,則是老大們是否願意持續參與並嘗試與之抗衡,避免單一且集中的論述氣氛,就像「開開團」中就有幾位老大,不停試著與素人朋友們溝通、自行號召小圈會議,拉入更多原先不在運動脈絡中的人們,擴大「老大」的身分包納和視野。

公民參政團的政治模式
八月開始募人、募錢、募政見的「人民老大運動」,在各團老大運作共決後,決定參選的團隊共計五團,包括性福團—君竺、開開團—王蘋、苦中作樂工人參政團—洪連佐、算「障」團—李燕(李素楨),以及原動力團—拔耐.茹妮勞望,他們分別從性工作、勞工、殘/障礙者以及都市原住民的弱勢者出發,將社會弱勢的位置翻轉回人民老大,並且同時以人民老大參政團的模式,將原先以各種標準和門檻來排除弱勢的參政機會,主動以結合運動、培力的「人民老大」進入政治場域。

而因著揪團人的不同背景,揪來的老大與組成團體也各自面臨著不同的狀態。像是原動力團,拔耐.茹妮勞望從七月作為揪團人開始,就展開尋找團員,先從身邊的朋友開始,並依賴著原先與河岸部落運動的關係,將組織成員拉入老大,快速地捲入74名老大(包括13人參與共決、簽下契約書,但未繳回契約書與契約金),並已經舉辦了14場「客廳市議會」,少至一人,多至近二十人的客廳市議會,都可能是下一個被捲入的老大所在。對於拔耐.茹妮勞望來說,「在對話的過程中,許多人會開始認同我們,理解到人民和民意代表之間能夠有一個關係的改變,拉出更多人民參與的空間。」而對於老大和拔耐.茹妮勞望來說,「我自己想不想推人出來選舉?」以及「要推誰出來選?」等問題,都是參與後對自身的質問。

相較於原動力團的快速捲動,火盟一開始尋找王蘋作揪團人時,便在社運人士對於「政治」的厭惡導致對參政的反感中周旋許久,因此,開開團啟動的時間便來得更晚,目前團員共三十餘位。在尋找團員的過程中,許多必須解決的難題在於,以王蘋這樣一名資深且有名的性/別運動者,許多同志朋友們面對「王蘋要參選」這件事情,習慣率先注入投射,假想「如果王蘋當選,我們就好了」,或者「如果連王蘋都只有三百票,那同志運動該怎麼辦?」因此除了溝通「人民老大」參政模式的人民做主理念之外,更要應付的是同志社群的期待目光,以及同志運動各團體間,面對長期以來各自推廣議題的期許下,將「自己人參政」作為理念「實踐跳板」的態度。因此,不同老大們的參與與奪權(奪走性/別議題發聲的權利),則成為開開團的挑戰。

而性福團的操作,則是五團中最晚展開的一團,但卻是最為老練的老大們。在日日春以往與火盟合作的經驗下,從2002年日日春王芳萍參與市議員選舉,以及 2004年即展開人民老大參政的操作模式,性福團的老大們多數都是這些年來參政運動累積而來的「有脈絡的老大」,且年齡層分佈從未成年到六、七十歲。日日春的嘉嘉,同時做為性福團的老大,向記者表示,在以往面對這些老大們的經驗,早已花了相當的力氣去處理「自己與政治的關係」,支援民眾對於這種參政形式較不陌生,因此,五十多位老大透過電話、e-mail的聯繫,早已替自己展開工作安排,包括走上街頭與民眾溝通、尋找公園內失業人口、面對萬華地區的老人們談老人政策、到路上剪頭髮賺取民主基金等。嘉嘉老大說,對她而言,必須面對的是「長期做個老大,未來要怎麼發展?」當性權運動做為全民運動,但老大的生活中又不只是性工作時,老大們未來討論的議題,將擴大關注性權運動。

不同團隊的持續捲動,顯示了近年來對政治火大的民眾動能,也成為2004年百萬廢票行動的轉型與考驗,當年33萬的廢票,背後意味著對於藍綠綁架選戰的不爽群眾,也正是整個人民老大參政的潛在民眾,而經歷了2004年的「直接民權代議制」立委選舉、2006年罷免貪污基隆市長許財利運動,以及2007年基隆市長補選的「工人選市長」等行動後,今年推動的十團人民參政團,以及五團經過決選決定參選的團隊,成為一個不同團體擴大串連的行動,同時,「老大」的位置向全民開啟,考驗的則是全民敢不敢成為老大的勇氣。火盟發言人賴香伶表示:「這次人民老大的參政團隊模式,與以往最大的不同點在於,許多不同身分背景的人各自組織起自己的團隊,但不同團間也會開會報告進度,而不同團將彼此的差異拿在手上並且面對的同時,就能共同形成一股抵抗的力量,橫向的連結能導出彼此議題的共通性,像是社會住宅政策,一開始是原住民參政團提出的,但其實肢障者、勞工,甚至性工作者也都同樣能被拉到這個議題當中。」

台灣的代議制民主,在藍綠炒作與公僕當選翻臉不認人的狀態底下,成為一種極度簡化的代議制,狀似「實踐」參政權的投票動作之下,實際上產生的是「渡讓」自己權利的現狀。在這樣的現行體制底下,火盟發起的「人民老大運動」運動,便是企圖拉入更多對政治體制不滿的民眾,拿回政治參與的權力,讓民主體制回歸責任政治的理想。賴香伶表示:「倘若在現行狀態下,代議制度乃不可免,那麼我們至少還可以選擇是直接代議或間接代議。」而以往慣於冷感,或說以冷漠做為唯一對政治抗議的選擇的民眾,在近日由於政府諸多惡行也開始凝聚憤怒,人民老大因此成為一則發亮的選項,我們可與街頭並行,持續做為運動培力的一環與被充權,而在此之外,我們還是能夠去相信並實際操作一套新的政治模式,儘管,可能要花上十年、二十年,但越多老大站出來參與,時程就越可縮短--只要妳/你也願意來做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