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蔡康永譏笑娘砲 同志嘲諷忘本

自由時報2009-7-5
蔡康永譏笑娘砲 同志嘲諷忘本

■蔡康永在節目中笑來賓娘,引起部份觀眾反彈。(資料照,記者王文麟攝)
記者陳尹宗/台北報導
S在「康熙來了」狂吃男星豆腐,網友批「人妻不像樣」;無獨有偶,另一位主持人蔡康永,近來也因為在節目中跟著小S起舞,為節目效果譏諷男星「娘」,被同志網友指他「胳臂向外彎」,具中性氣質的他也被揶揄:「他笑別人娘?根本是五十步笑百步吧!」

S笑郭鑫娘
蔡康永8年前被李敖問出性向,是台灣演藝圈極少數的出櫃同志,他坦然面對外界觀感,不過近來「康熙」炒熱郭鑫、阿布男男室友曖昧話題,接下來「溫柔漢」、「星媽挑女婿」單元,也頻找具中性氣質的藝人如郭鑫、許建國及狄志杰等男星上節目,小S發言向來麻辣,常直言譏諷他們「娘娘腔」、「你這同性戀」做效果。

蔡康永被指消費同志
起初蔡康永還會在旁踩煞車,沒想到部份觀眾指他最近也加入戰火,嫌來賓品味娘,行為舉止不夠man,甚至要許建國在節目上大喊「我就是個娘們」等,引起反彈,遭酸:「很娘的主持人竟笑來賓娘,也不想想自己!」並指他身為同志,竟也消費社會對同志的刻板印象,令人不解。

助理:只是扮好主持人角色
不過也有觀眾為蔡康永說話,指稱「以娘攻娘」也很有「笑果」,且並非出於惡意,日前在節目中小S也笑他「康熙一姊」,他看來也不以為意,反而以高EQ自嘲。

昨天蔡康永的助理盛芳則說:「他只是扮好主持人的角色,觀眾本來都各有他們的觀感,我們並不會特別對這些批評回應。」

中時電子報2009-07-13
蔡康永:娘字不是罵人

君遠/台北報導
▲蔡康永(右)說,他和小S在節目中設定的主題,事前製作單位都跟藝人溝通好了,所以不會發生不愉快。(本報資料照片)
▲郭鑫常在節目中被稱娘,但節目效果讓他知名度大增。(本報資料照片)
▲李明依很開明,就算兒子是同志,也不減其愛。(本報資料照片)

蔡康永、小S在《康熙來了》形容男藝人很「娘」,遭網友評論是在嘲笑、批評對方,蔡康永終於忍不住在部落格留下心情,他說:「只有被洗腦成這樣想的人,才會懷抱惡意的使用『娘』這個字欺負人,但我跟S都不是。」他坦言自己不是異性戀,有一回張惠妹上節目形容他陽剛,小S溫柔,但他當場反駁,寧可接受別人認為他是溫柔那型的男人。

若被說娘不覺被嘲笑
演藝圈同志藝人不少,但有勇氣出櫃的卻微乎其微。近來,他和小S在訪談藝人中,常用「娘」來描述男藝人,他說其中絕不帶著任何嘲弄意味,「娘娘腔那是一種特質,不是用來罵人,所以當我被人說娘的時候,也不覺得對方在笑我或罵我。」

無法坐視觀念開倒車
蔡康永說:「身為主持人,對於被罵這件事,我一直認為是分內的事。但我想說,台灣是個思想開放的地方,如果觀眾有開倒車的觀念,我就想跳出來說清楚,就像幾年前我做《兩代電力公司》初期發生的台客事件,當時台客還是罵人家俗的形容詞,但後來它卻變成了一種文化,甚至流行,我希望娘或不娘,也有它正向的一面。」

不認同不接受同志者
他坦言遇上不少霸道的女明星,在節目中當他面說完全不能接受同性戀,「這是當面否定我的存在,我會多少讓她知道我不認同她們。另一方面,李明依就讓我印象深刻,她說,如果她兒子未來跟她承認自己是同志,她會放開心接受,一樣愛他。」

2009/07/07
蔡康永BLOG第一次回應全文

當我說一個男生[]的時候
S和我在[康熙來了],會說有些男生"" ,這事引起一些議論,
通常對別人看電視後的議論,我們向來都沒啥好講的,原因不用說了
但因為這次的議論,透露出一些被洗腦太久,無法醒來的症狀,
我願意花點時間,講講看囉,
說一個男生[], 是在嘲笑他嗎? 是在罵他嗎?
很多人會說 : 當然是 .
但我不這樣認為.
以我的標準來說,男生當然可以娘 ,而且,如果娘得很有意思,很有魅力, 當然可以開朗的說出來!  因為在我的字典裡 ,[]就不是負面的字啊,
男生娘有什麼關係? 又不是做壞事, 哪有什麼說不出口,見不得人的 !
覺得男生不可以娘娘腔 ,那是異性戀霸道的偏見.
覺得男生不可以被講娘娘腔 , 那是被異性戀的偏見牽著鼻子走 .
只有被洗腦成這樣想的人 ,才會懷抱惡意的使用[]這個字,用這個字欺負人.
我不是異性戀 ,
雖然我被迫在一個事事都以異性戀為唯一標準的世界長大,
但我一直抗拒洗腦,我不要馴服的做這個異性戀世界的順民,
我雖沒打算對這個世界造反,但我也沒打算對這個世界投降,
我不以此為傲,也不以此為恥,
(
就像異性戀的人,也不用以異性戀為傲或為恥一樣吧 )
既然我不認為異性戀是世界唯一的標準,
那麼
我當然也不認為 :女生一定要女孩子氣 , 男生一定要男孩子氣 ,
從非常陽剛的這一端 ,到非常陰柔的那一端
中間有很大一片光譜,
你我都落在其中某處,
你陽剛些 ,他陰柔些 , 反正本來就都是不同的人啊 ,
很多男孩子氣很重的女生 很有魅力,
很多女孩子氣很重的男生 也很有魅力 ,
世界上形形色色的人,形形色色的明星,各自有人喜歡,早已說明了這件事.
所以,當我說一個男生[]的時候 , 既不是在嘲笑他 , 也不是在罵他,
當我自己被別人說娘的時候 ,我也不認為對方是在笑我或罵我 ,
你如果認為,說一個男生[] , 就一定是在嘲笑他,就是在罵他,
那是因為你一直都只接受: 異性戀是世界的唯一標準.女生一定要女孩子氣 ,男生一定要男孩子氣 ,
我不接受這一套,
我有時可以接受異性戀定的規則 ,
有時不能接受,
我沒理由照單全收.
就像有人硬要把某個宗教,定為唯一可以信的宗教,別的宗教的信徒,就不能接受.
你只吃漢堡, 就想把漢堡訂為唯一可以吃的食物,愛吃炸雞的人也不會聽你的!
所以
當我說一個男生娘,
或者說一個女生很 MAN 的時候,
我希望聽見的人, 是因此更感覺到這個人的特色,而不是立刻對這個人做出好不好,對不對,可以不可以或道德不道德 ,這類的評價.
人生不是一場考試 ,沒有標準答案,
,也不是一題一題的是非題,
不是拿來讓你自以為是的握著裁判的紅筆,動不動就往人家臉上打一個大圈或大叉的 .
我遇過不少霸道的人,在我主持的節目裡 , 說她完全不能接受同性戀,
這是當面否定我的存在,我多少會讓對方知道我不同意她.
我知道他們這種蠻橫的態度是怎麼被教育出來的,
但我可沒打算照單全收,
而且我也永遠不會跑到一個異性戀主持人的面前去,"我不接受異性戀"這種話,
我沒這麼蠻橫.
歷史上殘忍的歧視 , 太多了.到現在,這也仍是一個充滿歧視的世界.對某些人種某些階級某些體重外表都仍然歧視 ,
我不認為我這篇小小的說明,能改變太多 ,
我也常嫌麻煩,懶得跟人講道理.(我很佩服龍應台.李银河.韩寒,因為他們願意長時間花力氣和別人講道理)
而且我自己身上,也仍有些偏見和歧視 ,需要提醒和修正.
這次只是覺得,剛好機會來了 ,何況事關文明的進步啊,就稍微溝通看看,
反正要是溝通不成, 也不過就是繼續誤解,等待下一次再來溝通看看,
人類 ,如果能變得比較不蠻橫 ,就是靠著這樣 一小步一小步,往前走出來的吧.
我一定在某個年齡,曾經是蠻橫的,傷害別人的人,
每個人可能都難免曾經這樣,
只是我希望我能盡量擁有一顆
願意被提醒的 , 開放的心 .
我也希望你擁有 .

就這樣吧 ,
唉呀講道理就是很費事 ,
趕快去吃巧克力 !

2009-07-17
蔡康永第2次在BLOG上回應

「佛地魔」?還是「那個人」?二論對抗性別歧視
如果你在《哈利波特》裡,你會直呼「佛地魔」? 還是你會稱「那個人」?
《康熙來了》節目裡,用到「娘」這個形容詞,繼續引起討論。尤其幾天前我在博客寫了一篇回應 :( 當我說一個男生[]的時候 )
這篇回應'再被眾家記者以或對或錯的方式轉述之後,帶出了更多意見,一個以娛樂出發的節目,能夠激盪出這種比較有營養的討論,是值得高興珍惜的事,各種意見中' 有一派意見,認為男生可以溫柔,但大家不該用「娘」這個形容詞,因為這個辭,帶有負面歧視的意思,應該找些別的字來用,
這是很好的意見,但我不同意,我的理由,寫在底下文章裡,
我這次願意兩度花時間談這事,因為我知道從小被嘲笑「娘」的男生,很多人成長得很辛苦,
《康熙來了》雖是希望讓人忘憂的遊樂場,但既然踩到社會的痛處了,我也不會退縮,
而且我繼續留在電視上的時間,不會再有幾年,該講的話' 應該把握機會講出來,
報告完了,
下面這篇文字,同時也刊登在 2009/7/17 [ 中國時報 ]

標題 :《我還是會用「娘」字》

《康熙來了》節目的主持人,也就是徐熙娣和我,因為使用「娘」這個形容詞,最近引起一些討論。
有些人覺得「娘」這個字,充滿歧視的惡意,不該用。如果覺得一個男生「娘」,應該用別的字眼,像「溫柔」、「水」這些字。
我理解這樣的出發點,但我不同意這種戰略。
不用「胖」字,改用「過重」;不用「瞎」字,改用「視覺障礙」;不用「同性戀」,改用「同志」;是啦,是有禮貌的多了,也絕對是文明進步的象徵 ' 但歧視的程度有因此減輕嗎?歧視的本質有因此改變嗎 ?
這方面你問我的感受是很可信的, 因為我身在其中,
歧視人的壞字眼,就像傷人的武士刀,你在刀上綁再多的粉紅蝴蝶結,刀揮出來還是一樣傷人。
我的戰略是,你想將這把刀弄鈍? 那你就直接將這把刀弄鈍,綁蝴蝶結 '是弄不鈍這把刀的。
老是不直呼「佛地魔」,改稱「那個人」,結果「那個人」就讓步了嗎?「那個人」只會更囂張!
我另一個節目,《兩代電力公司》,做過好幾集「台客」的討論,當時 '說別人「台客」,也是嘲笑歧視看不起人的意思,但我就是希望把「台客」二字' 變成對一種特色的形容,而不是躲開這個原本含著惡意的字,改用什麼「親切啦、本土啦」之類的蝴蝶結字眼。
《兩代電力公司》的「台客」系列播出之後,漸漸的,"台客音樂節"這些以「台」為榮、以「台」為樂趣的活動出現了。  我完全不敢居功,我只是說明: 這種事有成功的機會。如果有一天,出現了「娘娘腔舞蹈大賽」、「娘砲男生音樂祭」,我相信那些從小在學校被「娘」這個字困擾欺負的男生,會比較有可以認同的其他人物 ,會比較有跟歧視者辯論的依據 ' 會好過一點。
但如果照這次抗議我們的人的意見,永遠避開「娘」這個字,那「娘娘腔」這把刀,還是會繼續囂張傷人的。
我不是以「無知」的狀態主持節目的。我清楚記得有兩次《康熙來了》,有算命師提到小S可能會變成「孤單老人」,小S就假裝鬧脾氣不高興,幾次下來,我想到 :正在看《康熙來了》的獨居老人們,看到這段,心裡一定會難過,所以我認真的對著鏡頭說:「孤單老人的生活沒什麼好排斥、更不應該鬼扯是『遭到報應』,這個玩笑開錯了,我們以後不開了。」
倒是前一陣子,有人惡語評論我的搭檔小S,在節目中,對外形出色的男明星「見獵心喜」的表演方式。
天哪,台灣男主持人在節目中,對美女「見獵心喜」的言行層出不窮,沒半個人說話,小S這位女主持人卻不可以對美男「見獵心喜」?台灣是倒退回去了講究貞節牌坊這種怪物,不准女生表達喜好的,性別觀念再次僵死的鬼朝代了嗎?
我當時確實有期望做性別研究的學者,尤其是女學者,會出面幫她說幾句話,平衡一下被泡製過的所謂輿論,結果我沒看到,我挺失望的。我當時就已經納悶'覺得台灣討論性別觀念的好習慣,怎麼退化了 ?
好在這次又出現了,
依據我相信的戰略,我還是會繼續用「娘」這個字,我也會繼續讓別人用「娘」這個字對我,我在第一線承受刀槍,當然不是因為我喜歡這種滋味,我只是想證明「娘」呀、「同性戀」呀,這些刀子,雖然一定會造成傷口,但砍得多了,希望刀就鈍了,不再那麼一刀就砍死人了。
那些反對直呼「佛地魔」其名的人,我雖然不同意你們的戰略,但我希望我們都成功。你們如果也願出力打仗的話,我盼望你們認真運用你們的戰略 '得到戰果' 同時 '你們也不必把武器對著我,因為我不是你們的敵人,你們的敵人是佛地魔。
我們的敵人是佛地魔。

聯合報/A19/民意論壇2009-07-15
《聯合筆記》「娘」:訕笑或榮耀【梁玉芳】

作為極少數的出櫃同志,電視主持人蔡康永近日卻遭到同志社群猛力抨擊。原因是他的節目請來溫柔男藝人,又不斷笑他們「娘」,笑談他們愛敷臉、善於摺衣服的女性化習慣。

同志批評蔡康永:「身為同志,竟也消費社會對同志的刻板印象」;有人緩頰說他「以娘攻娘」,很有「笑果」。蔡康永為此在部落格貼文,表明「以為『娘』是在罵人」才是異性戀霸權的偏見;在他的字典裡,「娘」不是負面的字,男生「娘」有什麼關係?

蔡康永的說法頗有激勵作用,符合性別多元教育者的主張,要光明、開闊地看待性別氣質。他認為,男生當然可以娘,如果娘得很有意思,當然可以開朗地說出來!

蔡康永說得有道理,但美好修辭仍要回到現實面檢視。如果這社會對性別多元的寬容果真達到他所說的境界,那麼同志們可樂翻了。

如果我們因此就認為,被同學笑「娘」的男生,該欣然接受「很娘」的「讚美」,他委屈、受傷的情緒全是無謂,也未免太阿Q式樂觀,忽視發話者的貶意及歧視依然存在的現實。

對被「標籤化」的群體來說,要把訕笑的標籤翻轉成「光榮的印記」,向來不是件容易的事。這樣的翻轉,也不是片面宣布就能奏效,而是需要長期社會對話與文化改造的歷程。

在歧視黑人的社會,非裔美人要大聲喊出「黑就是美」,歷經多少種族衝突的代價。即使有了第一位黑人總統,但試著公開說人是「黑鬼」看看?同志族群把「怪胎(queer)」的邊緣,轉變成「酷兒」的驕傲,又豈是易事?

有了「娘是魅力」的論述,下次再有人說馬英九「很娘」或「小孬孬」,並堅持這是「讚美」,社會該怎麼反應呢?

立報2009/7/31
「娘」是魅力的論述?

中華民國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楊惠中
最近主持人蔡康永先生形容男性「娘娘腔、很娘」是一種讚美,在廣大的網路中熱烈討論。

嘲弄來賓品味娘、行為舉止不夠陽剛,甚至要求前許姓新聞主播在節目上大喊「我就是個娘們!」消費社會對陰柔特質者的刻板印象,令許多從小被歧視的觀眾十分受傷。

網友批評蔡康永:「身為同志,竟也消費社會對同志的刻板印象」;有人緩頰說他「以娘攻娘」,很有「笑果」。蔡康永為此在部落格貼文,表明「以為『娘』是在罵人」才是異性戀霸權的偏見;在他的字典裡,「娘」不是負面的字,男生「娘」有什麼關係?

蔡康永的說法頗有激勵作用,符合性別多元教育者的主張,要光明、開闊地看待性別氣質。他認為,男生當然可以娘,如果娘得很有意思,當然可以開朗地說出來!

然而,美好修辭仍要回到現實面檢視。如果這社會對性別多元的寬容果真達到這樣美麗境界,那麼,推動性別平等豈不是易如反掌?

一個常被同儕和取笑為「娘娘腔、娘炮」的男孩子,聽到「這是讚美,不要在意,就當作是讚美啊!」事實只會更加無助,甚至無言以對。忽略當事人遭受羞辱、恐懼的感受,豈不是縱容性別可以強欺弱?

屏東少年葉永鋕因為溫柔的性別特質,在國中經常受到欺凌,譏笑「娘娘腔、娘炮」;甚施以「脫褲子驗明正身」等諸多暴力,在學校廁所死亡。對抗這樣的性別歧視語言暴力,並不是只要樂觀面對,施暴者就因此鬆手,往往憾事發生,我們才知道當事人其實缺乏陪伴這麼久!

在歧視黑人的社會中,非洲裔大聲喊出「黑就是美」的審美觀,已歷經多久的對立與種族衝突?即使美國有了第一位黑人總統,媒體公開影射是「黑猩猩」,這樣的「玩笑」豈能讓非洲裔族群值得驕傲?同志族群欲將「怪胎(Queer)」的說法,轉變成「酷兒」的驕傲,社會從此性別平等了嗎?愛滋病患、 外籍勞工、身心障礙者、甚至是女性,不友善的對待仍是常態,對被「標籤化」的群體來說,接受訕笑的標籤翻轉成「光榮的印記」,向來不是件容易的事。這樣的翻轉,絕非片面宣布即可奏效,而是需要長期社會對話與文化的改造。

「娘」,這個字並沒有貶抑的意思;但,在現今社會文化的意函,有多少人能夠正面承受?「娘」是優美的力量,用來罵人其實並不高明;否則,豈不是間接諷刺、揶揄身邊的母親/女性呢?

如果「娘」真是魅力的論述,民眾不妨遇見馬英九總統大聲稱呼:「『娘炮』或『小孬孬』」,並堅持這是「讚美」,看看行政及司法單位將祭以如何的「禮遇」與反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