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大法官要求立法保障同居伴侶財產權

大法官會議解釋釋字第647
網址:http://law.moj.gov.tw/Scripts/Query1B.asp?no=2D647+&N2=647

大法官會議解釋:
發文單位:司法院
解釋字號:釋字第647
解釋日期:民國971009
資料來源:司法院
司法周刊第14101
總統府公報第683113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憲法第197
20條遺產及贈與稅法

解 釋 文:  遺產及贈與稅法第二十條第一項第六款規定,配偶相互贈與之財產不計入贈與總額,乃係對有法律上婚姻關係之配偶間相互贈與,免徵贈與稅之規定。至因欠缺婚姻之法定要件,而未成立法律上婚姻關係之異性伴侶未能享有相同之待遇,係因首揭規定為維護法律上婚姻關係之考量,目的正當,手段並有助於婚姻制度之維護,自難認與憲法第七條之平等原則有違。

理由書:  憲法第七條揭示之平等原則非指絕對、機械之形式上平等,而係保障人民在法律上地位之實質平等。人民有依法律納稅之義務,憲法第十九條定有明文。法律如設例外或特別規定,在一定條件下減輕或免除人民租稅之負擔,而其差別待遇具有正當理由,即與平等原則無違(本院釋字第五六五號、第六三五號解釋參照)。

    遺產及贈與稅法第二十條第一項第六款規定,配偶相互贈與之財產不計入贈與總額,乃係對有法律上婚姻關係之配偶間相互贈與,免徵贈與稅之規定,雖以法律上婚姻關係存在與否為分類標準,惟因屬免徵贈與稅之差別待遇,且考量贈與稅之課徵,涉及國家財政資源之分配,與公共利益之維護及國家政策之推動緊密相關,立法機關就其內容之形成本即享有較大之裁量空間,是倘系爭規定所追求之目的正當,且分類標準與差別待遇之手段與目的間具有合理關聯,即符合平等原則之要求。

    查系爭規定就配偶間財產權之移轉免徵贈與稅,係立法者考量夫妻共同生活,在共同家計下彼此財產難以清楚劃分等現實情況,基於對婚姻制度之保護所訂定,目的洵屬正當。復查有配偶之人於婚姻關係外與第三人之結合,即使主觀上具有如婚姻之共同生活意思,客觀上亦有長期共同生活與共同家計之事實,但既已違背一夫一妻之婚姻制度,甚或影響配偶之經濟利益,則系爭規定之差別待遇,自非立法者之恣意,因與維護婚姻制度目的之達成有合理關聯,故與憲法第七條之平等權保障並無牴觸。

    至於無配偶之人相互間主觀上具有如婚姻之共同生活意思,客觀上亦有共同生活事實之異性伴侶,雖不具法律上婚姻關係,但既與法律上婚姻關係之配偶極為相似,如亦有長期共同家計之事實,則系爭規定未就二人相互間之贈與免徵贈與稅,即不免有違反平等權保障之疑慮。惟查立法機關就婚姻關係之有效成立,訂定登記、一夫一妻等要件,旨在強化婚姻之公示效果,並維持倫理關係、社會秩序以及增進公共利益,有其憲法上之正當性。基此,系爭規定固僅就具法律上婚姻關係之配偶,其相互間之贈與免徵贈與稅,惟係為維護法律上婚姻關係之考量,目的正當,手段並有助於婚姻制度之維護,自難認與平等原則有違。至鑒於上開伴侶與具法律上婚姻關係之配偶間之相似性,立法機關自得本於憲法保障人民基本權利之意旨,斟酌社會之變遷及文化之發展等情,在無損於婚姻制度或其他相關公益之前提下,分別情形給予適度之法律保障,併此指明。

             大法官會議主席 大法官 賴英照
                         謝在全
                         徐璧湖
                         林子儀
                         許宗力
                         許玉秀
                         林錫堯
                         池啟明
                         蔡清遊

抄孫○存釋憲聲請書
受文者:司法院

主 旨:為最高行政法院96年度判字第590號判決所適用之遺產及贈與稅法第20條第1項第6款之規定,有牴觸憲法第7條平等原則及憲法第19條「租稅法律主義」之虞,並致聲請人於憲法上第15條所保障財產權之權利,遭受不法侵害,雖經法定程序提起訴訟,對於確定終局判決所適用之前揭法律條款,因發生有牴觸憲法之疑義,爰依據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第5條第1項第2款之規定聲請解釋憲法。

說 明:

壹、聲請解釋憲法之目的

一、憲法第19條規定,人民有依法律納稅之義務,明文揭示「租稅法律主義」之意旨;第7條規定,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第15條規定,人民之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應予保障;同揭諸財產權之保障和租稅平等原則,並為鈞院釋字第271號、第257號、第537號解釋及第460號解釋,精確闡明解釋租稅事項之法律之精神:「涉及租稅事項之法律,其解釋應本於租稅法定主義之精神,依各該法律之立法目的,衡酌經濟上之意義及實質課稅之公平原則為之」,即解釋租稅法律必須在租稅法定主義之下衡酌經濟及其他實質課稅因素。聲請人除享有上揭憲法上之財產權,並於法律明定要件及範圍內始有公平納稅之義務及享減免稅捐之優待。

二、詎料財政部台北市國稅局未依據實質課稅原則,逕將聲請人與同居人顏○寧於88年度及89年度因「買賣」而移轉台○大哥大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之行為認定為「贈與」行為,以聲請人於88年、89年贈與他人台○大哥大股份有限公司股票,未依規定辦理申報,依據行為時遺產及贈與稅法第4條第2項核定聲請人贈與稅,並處1倍之罰鍰,其理由無非以,「系爭股票交易金額鉅大,88年度為554,000,000元、89年度55,000,000元,依一般未上市股票交易,

  雙方為確保權益必股票與股款同時交付,惟本件股票買賣於股票過戶4年後仍未收取股款,既無質押擔保,且迄921224顏○寧向財政部賦稅署提出說明書前,亦均無催收……與一般社會交易常態有悖」云云,否定已符合形式要件之「買賣關係」。惟在認定為贈與行為之際,卻未考量聲請人與顏○寧間之同居關係,既為財政部台北市國稅局所不爭之事實,聲請人業已離婚,與顏○寧共同居住生活,並撫育子女,此乃實質上夫妻關係,應無疑義,則依據實質課稅原則之精神,自應類推適用行為時遺產及贈與稅法第20條第1項第6款之配偶關係,系爭財產不應計入贈與總額為是,而非以贈與「他人」論,逕自課以贈與稅。前揭條文理應擴及事實上之夫妻關係,否則即有違平等原則之嫌,爰特聲請大院解釋本案確定終局判決因錯誤適用行為時遺產及贈與稅法第4條第2項,及未類推適用行為時遺產及贈與稅法第20條第1項第6款,將條文內涵侷限於配偶,未依實際情形考量,擴及於具事實上夫妻關係者,顯有牴觸憲法,以保障聲請人之財產權及平等權。

貳、疑義或爭議之性質與經過及涉及之憲法條文

一、憲法上所保障之權利遭受不法侵害之事實,及涉及之憲法條文

(一)權利遭受不法侵害之事實經過

  1、聲請人與顏○寧於88年度及89年度係因買賣而移轉台○大哥大股份有限公司股票:按「本法所稱贈與,指財產所有人以自己之財產無償給予他人,經他人允受而生效力之行為。」為遺產及贈與稅法第4條第2項之規定。因此,贈與之成立,除客觀上須具備無償的財產移轉外,主觀上尚須贈與人之意思表示及受贈人之允受意思表示,方始足當。聲請人將自己所有之台○大哥大股份有限公司股票分別於8829517527,計12,000,000股出售於顏○寧,價金為554,000,000元;復於89125再將1,000,000股售予君,售價為55,000,000元。系爭交易聲請人已分別於88年度及89年度出售時繳納證券交易稅1,662,000元及165,000元。而由證券交易稅條例第1條第1項可知:「凡買賣有價證券,除各級政府發行之債券外,悉依本條例之規定,徵收證券交易稅。」是以,當事人雙方間轉讓有價證券,僅於買賣時始徵收證券交易稅。依一般常理可知,若聲請人非以出賣有價證券之意思轉讓股票予顏○寧,應無繳納證券交易稅之必要,再者,雖然買賣標的物之移轉與其價金之支付,原則上應同時為之,惟依契約自由原則,出賣人同意價金於移轉買賣標的物後一段時日始行支付,於正常商業行為間亦屬常見,顏○寧於出賣人即聲請人轉讓股票之後,未同時支付買賣價金,此並未影響雙方法律行為係買賣之事實。若依財政部台北市國稅局所稱,因本件股票與股款未同時交付、聲請人於股票買賣過戶多年後仍未收取股款等由,而認定本件係屬贈與。則因聲請人對顏○寧之系爭債務請求權之時效既尚未消滅,聲請人實仍得隨時向其請求清償,此與贈與顯然有別。承上所述,聲請人基於股票買賣而轉讓台○大哥大股份有限公司之股票予顏○寧,並非無償之贈與,財政部台北市國稅局初查誤以系爭股票轉讓係屬贈與之行為而核課贈與稅,並科處罰鍰,其認事用法顯與事實有違。縱堅認聲請人與顏○寧間買賣股票係屬贈與行為,亦應按遺產及贈與稅法第5條第1款之規定,認定雙方之關係為「視同贈與」,而不應科處罰鍰。

  2、倘財政部台北市國稅局之課稅處分,仍欲將此買賣行為,核認為贈與行為,亦漏未依據實質課稅原則之精神,以聲請人與被認定為受贈人之顏○寧間,事實上之夫妻關係,予以類推適用行為時遺產及贈與稅法第20條第1項第6款,顯有未依法課徵租稅、剝奪人民免稅權之疑義,使人民憲法上所保障之財產權受侵害。

(二)憲法上所保障之財產權受侵害

    按「人民之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應予保障。」為憲法第15條賦予人民之權利。「人民有依法律納稅之義務。」則為憲法第19條之明定。國家課人民以繳納稅捐之義務或給予人民減免稅捐之優惠時,應就租稅主體、租稅客體、稅基、稅率等租稅構成要件,以法律定之。主管機關於職權範圍內適用之法律條文,因秉持相關憲法原則,無違於一般法律解釋方法,且符合各該法律之立法目的、租稅之經濟意義。

(三)憲法上所保障之平等權受侵害

    按「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為憲法第7條賦予人民之權利。「左列各款不計入贈與總額:一、……六、配偶相互贈與之財產。」為行為時遺產及贈與稅法第20條第1項第6款之規定。財政部台北市國稅局既否定聲請人與顏○寧間具有買賣之法律關係,而認定為贈與行為。則基於聲請人與顏○寧間同居共同生活並撫育子女之事實,為其所不爭。此實質上夫妻關係應作為課稅與否之判別標準,自應類推適用前揭法律規定,將「配偶」相互贈與財產之定義,擴大及於「實質上夫妻」,否則恐因此項差別待遇顯有違反平等原則之疑義。

二、所經過之訴訟程序

    本件歷經臺北高等行政法院94年度訴字第3275號判決及最高行政法院96年度判字第590號終局判決確定(證物一)。

三、確定終局判決所適用之法律或命令之名稱及內容

(一)行為時遺產及贈與稅法第4條第2項規定:「本法稱贈與,指財產所有人以自己之財產無償給予他人,經他人允受而生效力之行為。」

(二)行為時遺產及贈與稅法第20條規定:「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為憲法第7條賦予人民之權利。「左列各款不計入贈與總額:一、……六、配偶相互贈與之財產。」

(三)「納稅義務人違反第23條或第24條之規定,未依限辦理遺產稅或贈與稅申報者,按核定應納稅額加處1倍至2倍之罰鍰;……」行為時遺產及贈與稅法第44條。

四、有關機關處理本案之主要文件及說明

(一)財政部台北市國稅局核定稅額及罰鍰處分書(管理代號:A050084G89010093090082號及A050084G88020093090081號)(證物二)

(二)財政部94815台財訴字第09400249480號訴願決定書(證物三)

、聲請解釋憲法之理由及聲請人對本案所持之立場與見解

一、對於確定終局判決所適用之法律,發生有牴觸憲法疑義之內容:本聲請案之提出,緣於財政部台北市國稅局否定聲請人將股票移轉予顏○寧之買賣行為,逕依遺產及贈與稅法第4條第2項規定,認定聲請人係以自己之財產無償給予他人之「贈與行為」。惟卻未依據實質課稅原則之精神,考量聲請人與顏○寧間之實質上夫妻關係,類推適用行為時遺產及贈與稅法第20條第1項第6款規定,「配偶相互贈與」不計入贈與總額。將該款「配偶」之定義,擴大至及於「實質上夫妻關係」,納入免稅範圍。如此差別待遇,恐有牴觸憲法第7條、第15條及實質課稅原則之疑慮。

二、聲請人對於前項疑義所持之見解

    茲因聲請人與顏○寧間為同居關係,遭財政部台北市國稅局認定雙方間之移轉股票行為係屬贈與行為。行為時遺產及贈與稅法第20條第1項第6款既規定,「配偶相互贈與」不計入贈與總額,則基於平等原則,聲請人與顏○寧間實際上共同生活、聲請人業已離婚,且與顏○寧共同撫育子女,如此實質上夫妻關係理應以配偶關係同等對待,予以適用免稅之規定。

(一)平等權的意義

    平等原則要求相同事物,應相同處理;不相同事物,應依其不同特性作不相同處理,亦即等者等之,不等者不等之。

(二)遺產及贈與稅法第20條第1項第6款僅規定「配偶」間之贈與得不計入贈與總額,排除「事實上夫妻」之適用,使「事實上夫妻」與「法律上夫妻」間之贈與產生應稅及免稅之差別待遇:

  1、差別待遇之存在

    依遺產及贈與稅法第20條第1項第6款:「左列各款不計入贈與總額:…六、配偶相互贈與之財產。」規定,配偶相互贈與之財產不計入贈與總額。反之,形式上欠缺婚姻要件,但實質上有長久同財共居之事實上夫妻,其相互贈與卻不得因此而免贈與稅,故「法律上夫妻」與「事實上夫妻」於贈與稅課徵之規範上,具有差別待遇之存在。

  2、「法律上之夫妻」與「事實上之夫妻」具平等原則之可相提並論性

  (1)司法院釋字第596號許宗力、許玉秀大法官之不同意見書表示,立法者究竟有無對應相同處理者作不相同之處理,審查之前,須先確定涉及差別待遇之人是否本質上可以相提並論,亦即是否具有「可相提並論性」,如果不具「可相提並論性」,則國家所作「差別待遇」也就不構成憲法上有意義之差別待遇,而無需進入平等原則之審查。所以要求具備最基本的「可相提並論性」,乃因世界上每一個人、事、物都可以找出在某些特徵上是相同的,因此,並不是任何時候當國家對某類人或某種生活事實作了一定規定,對沒被規定到的其他人或生活事實就當然構成差別待遇,而需要進行平等原則之審查,毋寧,只有當法律所規定與被排除在規定範圍之外之人或生活事實兩者間共同具有一個他人或其他生活事實所未具有之特徵(genusproximum)因而具有可相提並論性時,國家對其所作差別待遇才有作平等審查之意義與必要。

  (2)本件涉及比較的對象分別是「法律上夫妻」與「事實上夫妻」,兩者受到立法者不同的處理,而「對相互間贈與得免除贈與稅」這一點,可謂兩者所共同具有而為他人所無之共同特徵,故本件具有可相提並論性。

  3、不應存在差別待遇之理由

  (1)依學說見解,事實上夫妻仍有一定的身分法上之效力:

    「配偶」一詞,於民法典裡並無定義,依照一般社會通念及民法所有涉及「配偶」一詞之體系解釋,可認為配偶係指具備婚姻要件之法律上夫妻關係。惟觀民法修正前第988條重婚之後婚並非無效,僅為得撤銷,另觀27年上字第1709號判例「在後婚為撤銷之前,後娶之妻仍為妻,不得指之為妾」(證物四),雖該判例因民國74年民法第988條修正而經最高法院96年度第5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援用,但足資佐證,欠缺婚姻要件之事實上夫妻,在法律上仍有其特殊地位。惟該特殊地位究屬為何?學者及實務見解均認應係「類似夫妻之結合關係」,而有一定限度之身分上及財產上效力,有戴炎輝、戴東雄、戴瑀如合著之親屬法(證物五)、郭振恭著,論事實上夫妻之保護-婚姻形式要件規定所生缺陷之救濟(證物六)、最高法院32年上字第594號判例(證物七),及最高法院33年上字第4412號判例(證物八)予以參照,謹將相關內涵析述如下:

    A、經正妻同意或承認之夫妾關係,不得以之為重婚或通姦而請求離婚(證物九:最高法院26年上字第794號判例)。

    B、視妾為家屬之一員(證物十:最高法院21年上字第2238號判例)。

    C、夫妾間之扶養關係,不可根據關於一般家長與家屬間之扶養義務規定,即使夫不為家長,亦應互負扶養義務(證物十一:最高法院19年上字第55號判例)。

    D、事實上之夫死亡後,該家之家長與該妾之間有家長、家屬之關係時,則發生一般家長家屬間之扶養義務(證物十二:最高法院20年上字第1943號判例)。

  (2)依實務判例及學說見解,事實上夫妻仍有身分法上之效力

    茲據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1872號判決:「兩造間有類似夫妻之結合關係,上訴人於被上訴人無正當理由終止雙方之關係而陷於生活困難之情形下,依最高法院33年上字第4412號判例意旨,請求被上訴人給付贍養費,固屬有據。」及最高法院33年上字第4412號判例:「男子與女子間類似夫妻之結合關係,……自得請求男子賠償相當之贍養費,此就男子與女子發生結合關係之契約解釋之,當然還有此種約定在內」顯見,法院實務對於夫妻關係之認定,明顯採取實質要件決之,非自肘於形式要件,否則前揭類似夫妻之結合關係亦無法律明定請求贍養費之依據,何以最高法院判例仍稱得以請求給付?故倘財政部台北市國稅局意欲以同居關係論斷本件為贈與行為,依據前揭判例意旨,亦應基於此等事實上夫妻關係,予以類推適用免稅之規定。

  (3)事實上夫妻為遺產及贈與稅法第20條第1項第6款之規範目的範圍:

    A、遺產及贈與稅法第20條第1項第6款之立法目的:根據遺產及贈與稅法第20條第1項第6款之立法理由:「依照我國國情,夫妻財產大多採聯合財產制,一般夫妻之財產都未明確劃分清楚,且綜合所得稅亦合併申報,故夫妻間之財產移轉應免徵贈與稅,以與民間一般習慣配合…」,可知配偶間贈與免稅之法規範目的有二,一係事實上夫妻同財共居致財產無法明確劃分清楚之民間習慣,二係依所得稅法第15條夫妻間綜合所得稅應合併報繳之規定。

    B、法規範目的係因「事實上夫妻同財共居致財產無法明確劃分清楚之民間習慣」:就法規範目的而言,事實上夫妻同財共居致財產無法明確劃分清楚之民間習慣而言,本案釋憲聲請人孫○存先生與顏○寧女士即有長久同居共財之事實,此有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及最高行政法院之判決所稱「同居人」可徵(見證物一),且兩人育有子女(證物十三),聲請人孫○存先生與顏○寧女士之財產因共居關係而難以明確劃分,該情形正屬遺產及贈與稅法第20條第1項第6款所欲排除贈與總額計算之範圍。

    C、綜上,本案聲請人孫○存先生與贈與之對象─顏○寧女士為同居共財之事實上夫妻,姑不論配偶在民法上尚無定義,惟依最高法院19年上字第55號判例「夫妾間之扶養關係,不可根據關於一般家長與家屬間之扶養義務規定,即使夫不為家長,亦應互負扶養義務」之見解,其身分上地位更甚於民法上之家屬,應適用前揭「夫妻免稅之規定」自明。

三、解決疑義必須解釋憲法之理由

(一)憲法財產基本權之保障,應構成國家對人民租稅干預之界限:

  1、依我國憲法要求,各種國家行為須受憲法支配,特別應受基本權之拘束。納稅為人民最主要之義務,故國家對於租稅徵收,一方面須受國會保留之限制,另一方面須受基本權保障之限制。顯見憲法關於人民基本權利之保障,不僅具有拘束國家公權力行使之效力,並且消極上具有避免公權力不當之干預與侵害,而構成國家公權力行使之界限,此即所謂基本權利之防禦性功能。

    此觀 鈞院釋字第400號解檡謂:「憲法第十五條關於人民財產權應予保障之規定,旨在確保個人依財產之存續狀態行使其自由使用、收益及處分權能,並免於遭受公權力或第三人之侵害,俾能實現個人自由、發展人格及維護尊嚴」,業已闡明在案。從而,國家課稅權力之行使,自無例外,亦應受到基本權利之拘束且不得侵害基本權利之本質,否則仍有牴觸憲法之虞。

  2、本件聲請人與顏○寧間之買賣行為,遭財政部台北市國稅局以顏○寧於出賣人即聲請人轉讓股票之後,未同時支付買賣價金、聲請人於股票買賣過戶多年後仍未收取股款等由,而認定本件係屬贈與。惟聲請人對顏○寧之系爭債務請求權之時效既尚未消滅,聲請人實仍得隨時向其請求清償,此與贈與顯然有別。系爭行為並非無償之贈與,至為顯然,財政部台北市國稅局核課聲請人贈與稅,並科處罰鍰之處分,其認事用法顯有違誤。縱堅認係屬贈與行為,亦應按遺產及贈與稅法第5條第1款之規定,認定雙方之關係為「視同贈與」,而不應科處罰鍰,故該處分侵害聲請人之財產權至鉅。

(二)貫徹平等原則-行為時遺產及贈與稅法第20條免稅之內涵應擴及實質上夫妻關係。

  1、按釋字第565號解釋稱:「國家對人民稅捐之課徵或減免,係依據法律所定要件或經法律具體明確授權行政機關發布之命令,且有正當理由而為合理之差別規定者,與租稅法定主義、平等原則即無違背。」足徵稅法之規定亦必須合乎平等原則。

  2、蓋配偶相互間之贈與免稅,乃係基於配偶間因共同生活、互相扶持,有同居共財等密切關係,故對其相互間之贈與,予以免稅之獎勵。具有同居關係之事實上夫妻,雖然未符合結婚之形式要件,惟兩人事實上共同生活,互相扶持,同居共財、緊密相連之關係,與法律上之「配偶」並無二致。故前揭最高法院33年上字第4412號判例及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1872號判決乃以此「類似夫妻之結合關係」,認定得享有贍養費之請求權。故行為時遺產及贈與稅法第20條第1項第6款免稅之規定,倘未及於「事實上之夫妻關係」,顯有違平等原則所揭櫫之相同事物不得有差別待遇之內涵,恐有牴觸平等原則之嫌。

(三)聲請宣告財政部台北市國稅局之處分違反法律及憲法應為無效:
    財政部台北市國稅局之課稅及罰鍰處分,未按實質課稅原則,斟酌聲請人與顏○寧間基於實質上之夫妻關係,聲請人業已離婚,又與顏○寧共同撫育子女,自應比照行為時遺產及贈與稅法第20條之配偶關係,以「配偶相互間贈與」之財產予以免稅,而非僅以贈與「他人」,逕自課以贈與稅。是該處分因違反前揭行為時遺產及贈與稅法及憲法之實質課稅原則與平等原則,應為無效。

肆、結論

    據上所述,財政部台北市國稅局之處分否定聲請人之買賣行為,又不准許聲請人適用免稅之規定,顯有侵害聲請人之財產權及平等權之疑義。特聲請大院為違法違憲無效之宣告,以杜紛爭。

 此 致
司 法 院

所附關係文件之名稱及件數:
證物一: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及最高行政法院96年度判字第590號判決影本各乙份。
證物二:財政部台北市國稅局核定稅額及罰鍰處分書(管理代號:A050084G89010093090082號及A050084G88020093090081號影本。
證物三:財政部94815台財訴字第09400249480號訴願決定書影本乙份。
證物四:最高法院27年上字第1709號判例影本乙份。
證物五:戴炎輝、戴東雄、戴瑀如合著之親屬法,20079月版,頁285
證物六:郭振恭著,論事實上夫妻之保護─婚姻形式要件規定所生缺陷之救濟,輔仁法學第4期,頁244
證物七:最高法院32年上字第594號判例影本乙份。
證物八:最高法院33年上字第4412號判例影本乙份。
證物九:最高法院26年上字第794號判例影本乙份。
證物十:最高法院21年上字第2238號判例影本乙份。
證物十一:最高法院19年上字第55號判例影本乙份。
證物十二:最高法院20年上字第1943號判例影本乙份。
證物十三:戶籍謄本影本乙份。

                聲 請 人:孫○存

                送達代收人:洪珮琪 律師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三月十九日

抄釋憲聲請書-補充理由緣聲請人已於97319提出釋憲聲請書(如附件),爰補充理由如下:

一、依司法實務判例、判決及學說見解,事實上夫妻關係仍有一定身分上及財產上之效力

(一)茲據臺灣高等法院89年度家上字第45號判決意旨:「……末查兩造之婚姻為無效,已如前述,惟於共同生活期間具有事實上夫妻之關係,我國民法親屬編對於此種事實上夫妻、一方與他方父母間之扶養義務,雖無明文規定,惟審酌現代社會中事實上夫妻關係之存在所在多有,與合法婚姻之夫妻有極其類似之法律基礎,因認此種事實上夫妻間、一方與他方父母共同生活之扶養義務,應類推適用民法第一千一百十六條之一『夫妻互負扶養之義務』及第一千一百十四條第二款『夫妻之一方與他方之父母同居者,其相互間互負扶養義務』等規定,以達事實上夫妻間、一方與他方父母共同生活間互相照顧扶養之旨趣。」由此可見於事實上夫妻關係之情形,仍得類推適用夫妻間之法律關係。

(二)按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1872號判決:「兩造間有類似夫妻之結合關係,上訴人於被上訴人無正當理由終止雙方之關係而陷於生活困難之情形下依最高法院三十三年上字第四四一二號判例意旨,請求被上訴人給付贍養費,固屬有據。」及最高法院33年上字第4412號判例:「男子與女子間類似夫妻之結合關係,……自得請求男子賠償相當之贍養費,此就男子與女子發生結合關係之契約解釋之,當然還有此種約定在內。」由此可見,實務上係認為事實上夫妻關係仍有一定之身分法上效力,且認定一方於終止雙方之關係時,得依類似夫妻之結合關係請求給付贍養費。

(三)學者郭振恭著「論事實上夫妻之保護-婚姻形式要件規定所生缺陷之救濟」(參見證物六)認為:「民法上雖不承認夫妾之身分關係,但判解仍以之為類似夫妻之結合關係,有一定限度之身分上及財產上效力,而事實上夫妻關係,係在社會上認為正當之『夫妻關係』,非妾與男方所形成之『類似夫妻』之結合關係可比。」學者戴炎輝、戴東雄、戴瑀如合著之親屬法亦有相似之見解(參見證物五)。是以,學說上亦與實務之見解相同,皆肯定事實上夫妻關係具有一定身分上及財產上效力。

二、再按所謂實質課稅原則,係指有關課徵租稅構成要件事實之判斷及認定,應以其實質上經濟事實關係及所產生之實質經濟利益為準,而非以形式外觀為準,以求租稅公平,並杜投機及濫行規避稅捐。此一原則之適用,必須案件事實中存在有經濟上之實質關係與形式上之關係不一致,因而依形式關係課稅,將發生不公平之結果,乃予以實質「課稅」。又依遺產及贈與稅法第20條第1項第6款規定:「左列各款不計入贈與總額:……六、配偶相互贈與之財產。」本款之立法目的係為配合夫妻同財共居致財產無法明確劃分之民間習慣,此等情形於事實上之夫妻關係,並無不同,無存在差別待遇之合理基礎,故應可類推適用於事實上夫妻關係之情形,如此始符前述最高法院之見解,亦與實質課稅原則之精神無違。

三、經查,本件聲請人與訴外人顏○寧有一起生活之事實,並共同育有21女,聲請人父親之喪禮,顏○寧亦以媳婦之身分出席,此有照片及光碟可稽(證物十四),新聞媒體對兩人具有同居共財之事實亦多有報導,且財政部台北市國稅局就聲請人與顏○寧間同居共同生活並撫育子女之事實,亦無爭執,是聲請人與顏○寧具有事實上夫妻之關係,應屬無疑。

四、又「按等者等之,不等者不等之,為憲法平等原則之基本意涵。是如對相同事物為差別待遇而無正當理由,或對於不同事物未為合理之差別待遇,均屬違反平等原則。法規範是否符合平等原則之要求,其判斷應取決於該法規範所以為差別待遇之目的是否合憲,其所採取之分類與規範目的之達成之間,是否存有一定程度的關聯性,以及該關聯性應及於何種程度而定。」(大院釋字第593號解釋理由書參照)。依遺產及贈與稅法第20條第1項第6款之規定,配偶相互贈與之財產不計入贈與總額;反之,形式上欠缺婚姻要件,但實質上有同居共財之事實上夫妻,其相互贈與卻不得因此而免徵贈與稅,「法律上夫妻」與「事實上夫妻」於此即有差別待遇存在。惟如上所述,實務及學說均認為事實上夫妻具有一定身分上及財產效力,得類推適用夫妻間之法律關係,而遺產及贈與稅法本款之立法目的係為配合夫妻同財共居致財產無法明確劃分之民間習慣,此等情形於「事實上夫妻」及「法律上夫妻」間並無不同,無存在差別待遇之合理基礎。是以,基於「等者等之,不等者不等之」之平等原則,聲請人應得類推適用遺產及贈與稅法第20條第1項第6款之規定,免徵贈與稅,始與平等原則無違。

五、其餘聲請理由如97319釋憲聲請書所示,茲不贅述。

 此 致
司 法 院

所附關係文件之名稱及件數:
附件:97319釋憲聲請書。
證物十四:照片及光碟各乙份。

                聲 請 人:孫○存
                送達代收人:洪珮琪 律師

中華民國97711

最高行政法院判決   96年度判字第00590
上訴人 孫○存(住略)
訴訟代理人 許○昌(住略)
      洪珮琪律師
被上訴人 財政部臺北市國稅局(設略)
代表人 許虞哲(住略)

上列當事人間因贈與稅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95921臺北高等行政法院94年度訴字第3275號判決,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文
上訴駁回。
上訴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理由
一、本件上訴人將其所有台○大哥大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台○大哥大公司)股票無償移轉予同居人顏○寧,計民國(下同)88年度(2951752712,000,000股,891251,000,000股,而未申報贈與稅。經財政部賦稅署查獲,移由被上訴人據以核定上訴人88年度贈與總額為新臺幣(下同)148,870,000元,贈與淨額147,870,000元,贈與稅額66,050,000元;89年度贈與總額15,350,000元,贈與淨額14,350,000元,贈與稅額2,914,000元。除補徵贈與稅外,並按所漏稅額各處1倍之罰鍰66,050,000元及2,914,000元。上訴人不服,循序提起行政訴訟。

二、上訴人起訴主張:上訴人係因買賣而移轉系爭台○大哥大公司股票,並非贈與。退而言之,縱係贈與,亦應屬遺產及贈與稅法第5條第1款之視同贈與,依財政部7656台財稅字第7571716號函釋,應先行通知上訴人補繳,上訴人未依限繳納,始得科處罰鍰。況上訴人亦無漏報贈與稅之故意或過失,被上訴人予以裁罰,於法不合。為此訴請判決撤銷訴願決定及原處分。

三、被上訴人則以:上訴人將系爭公司股票移轉予顏○寧,主張為出售。查核交易金額鉅大,88年度為554,000,000元、89年度55,000,000元。依一般未上市股票交易,雙方為確保權益必股票與股款同時交付,惟本件股票於股票過戶4年後仍未收取股款,既無質押擔保又未催收,與一般社會交易常態有悖。上訴人迄未能提示相關交易資金流程供核,所訴買賣乙節,自無足採。被上訴人依遺產及贈與稅法第4條第2項規定,認定上訴人以自己之財產無償給予他人之贈與行為,核課贈與稅,並無不符等語,資為抗辯。

四、原審斟酌全辯論意旨及調查證據結果,以:按「本法稱贈與,指財產所有人以自己之財產無償給予他人,經他人允受而生效力之行為。」「財產之移動,具有左列各款情形之一者,以贈與論,依本法規定,課徵贈與稅:一、在請求權時效內無償免除或承擔債務者,其免除或承擔之債務。」「納稅義務人違反第23條或第24條之規定,未依限辦理遺產稅或贈與稅申報者,按核定應納稅額加處1倍至2倍之罰鍰;……」「未上市或上櫃之股份有限公司股票,除前條第2項規定情形外,應以繼承開始日或贈與日該公司之資產淨值估定之。」分別為行為時遺產及贈與稅法第4條第2項、第5條第1款、第44條及同法施行細則第29條所明定。上訴人將系爭股票分別於8829517527,計12,000,000股,891251,000,000股,移轉予訴外人顏○寧之事實,為上訴人所不爭執,並有證券交易稅繳款書及公司分戶卡附原處分卷可稽,堪以認定。是被上訴人以顏○寧銀行帳戶在相當時期均未有相對款項支付予上訴人,且買賣雙方亦無法提供資金流程證明資料,核認屬行為時遺產及贈與稅法第4條第2項規定之贈與行為,乃以系爭股票買賣當日每股淨值12.92元、11.96元、12.07元、15.35元核算,核定88年度贈與總額為148,870,000元,淨額為147,870,000元,贈與稅額為66,050,000元;89年度贈與總額為15,350,000元,淨額為14,350,000元,贈與稅額為2,914,000元,洵屬有據。次按「……因租稅稽徵程序,稅捐稽徵機關雖依職權調查原則而進行,惟有關課稅要件事實,多發生於納稅義務人所得支配之範圍,稅捐稽徵機關掌握困難,為貫徹公平合法課稅之目的,因而課納稅義務人申報協力義務。……」業經司法院釋字第537號解釋在案。稅捐稽徵機關未直接參與當事人間之私經濟活動,其能掌握之資料自不若當事人,是稅捐稽徵機關如已提出相當事證,客觀上已足能證明當事人之經濟活動,即難謂未盡舉證責任。交易當事人間財產之移轉,固為私法自治範疇,然當事人間係出於何原因而移轉,稽徵機關無從得知,是對於該財產移轉行為,既為當事人所發動,故稽徵機關依據稅捐稽徵法第30條及遺產及贈與稅法之規定行使調查權,當事人應就所主張該移轉行為之實質關係及有關內容,負有協力之義務。系爭股票交易金額鉅大,88年度為554,000,000元、89年度為55,000,000元,依一般未上市股票交易,雙方為確保權益必股票與股款同時交付,惟本件股票買賣於股票過戶4年後仍未收取股款,既無質押擔保,且迄921224顏○寧向財政部賦稅署提出說明書前,亦均無催收,與一般社會交易常態有悖。且上訴人均未能提示相關買賣交易資金流程供被上訴人查核,上訴人主張股票移轉係屬買賣乙節,尚難採據。被上訴人依遺產及贈與稅法第4條第2項規定,認定上訴人以自己之財產無償給予他人之贈與行為,核課贈與稅,並無不合。至上訴人主張本件縱屬贈與股票,亦應按遺產及贈與稅法第5條第1款之規定之視同贈與,應有通知補報之適用云云。惟被上訴人係依首揭遺產及贈與稅法第4條第2項規定,認定上訴人以自己之財產無償給予他人之贈與行為,核課贈與稅,並非認定屬無償免除債務之視同贈與情形;況本件上訴人於被上訴人核定系爭贈與稅時,仍未提出已確實免除顏○寧系爭債務之證明,是上訴人上揭主張,容非可採。又「人民違反法律上之義務而應受行政罰之行為,法律無特別規定時,雖不以出於故意為必要,仍須以過失為其責任條件。但應受行政罰之行為,僅須違反禁止規定或作為義務,而不以發生損害或危險為其要件者,推定為有過失,於行為人不能舉證證明自己無過失時,即應受處罰。」司法院釋字第275號解釋甚明。本件上訴人贈與財產未依限向被上訴人辦理贈與稅申報,難謂無過失,被上訴人依前揭遺產及贈與稅法第44條規定,按應納稅額處以1倍罰鍰,亦無不合等為判斷之基礎,並說明證據之取捨及未採兩造其餘攻防方法之理由,而以上訴人之訴為無理由,予以駁回。

五、原判決經核無違誤。上訴人上訴主張本件如屬贈與,則應適用遺產及贈與稅法第20條配偶間相互贈與或同法第5條第6款視同贈與云云。經查上訴人與顏○寧縱係同居人,渠等既無婚姻關係,即非遺產及贈與稅法第20條所稱配偶間相互贈與或同法第5條第6款所定二親等以內親屬之贈與。原判決未適用上開規定,並無牴觸司法院釋字第385號、第460號解釋可言。上訴人所引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1872號判決、33年上字第4412號判例及79年度第1次民事庭決議,均非本院判例或決議,無拘束本院之效力,且案情有間,難以援用。又原判決業敘明其論斷之依據及認定上訴人係贈與系爭股票予顏○寧,非買賣或視同贈與之證據及理由,尚無違反經驗法則或論理法則,亦無判決不備理由或理由矛盾情形。次查財政部68414台財稅字第32338號函釋係關於有遺產及贈與稅法第5條所定財產移轉時,不問當事人有否贈與合意,均以贈與論。本件並非遺產及贈與稅法第5條所定情形,應無該函釋之適用。至上訴人移轉系爭股票有否繳納證券交易稅,與系爭股票之移轉是否贈與行為之認定無影響。上訴人所引本院85年度判字第2730號判決,未經採為判例,本無拘束本件之效力,且案情亦不同,無從執為有利上訴人裁判之依據。上訴人執此上訴,均無可採,其併執陳詞,就原審取捨證據,認定事實之職權行使,指摘原判決未當,聲明廢棄,非有理由,應予駁回。

六、依行政訴訟法第255條第1項、第98條第3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96412

(本件聲請書其餘附件略)

相關法條

法規:中華民國憲法(民國360101公布)
19
人民有依法律納稅之義務。
7
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

法規:遺產及贈與稅法(民國930602修正)
20
左列各款不計入贈與總額︰
一、捐贈各級政府及公立教育、文化、公益、慈善機關之財產。
二、捐贈公有事業機構或全部公股之公營事業之財產。
三、捐贈依法登記為財團法人組織且符合行政院規定標準之教育、文化、公益、慈善、宗教團體及祭祀公業之財產。
四、扶養義務人為受扶養人支付之生活費、教育費及醫藥費。
五、作農業使用之農業用地及其地上農作物,贈與民法第一千一百三十八條所定繼承人者,不計入其土地及地上農作物價值之全數。受贈人自受贈之日起五年內,未將該土地繼續作農業使用且未在有關機關所令期限內恢復作農業使用,或雖在有關機關所令期限內已恢復作農業使用而再有未作農業使用情事者,應追繳應納稅賦。但如因該受贈人死亡、該受贈土地被徵收或依法變更為非農業用地者,不在此限。
六、配偶相互贈與之財產。
七、父母於子女婚嫁時所贈與之財物,總金額不超過一百萬元。
八十四年一月十四日以前配偶相互贈與之財產,及婚嫁時受贈於父母之財物在一百萬元以內者,於本項修正公布生效日尚未核課或尚未核課確定者,適用前項第六款及第七款之規定。

中國新聞社20081010
贈同居女星股票 台富商遭追稅罰款逾億元()

台灣富商孫道存贈與同居女星顏寧一億六千多萬元的台灣大股票,被課罰一億三千七百多萬元。(圖片來源:台灣《聯合報》)

中新網1010日電 據台灣《聯合報》報導,台灣富商、前太平洋電纜公司董事長孫道存贈與同居女星顏寧股票,遭追稅及罰鍰逾億,他以和顏女為“事實上夫妻”聲請“釋憲”,希望比照“夫妻贈與免贈與稅”的規定免稅。

“大法官”作成解釋,認為現行稅法並不“違憲”,孫道存因而須繳付這筆稅款及罰款。

雖然孫道存打官司爭取免稅不成,但“大法官”也並非全然否定孫道存的主張,因此在解釋文中提醒相關機關注意“有實無名夫妻”的贈與問題。

“大法官”說,相關規定(指夫妻相互贈與免贈與稅)適用于“有婚姻之實而無婚姻之名”的未婚男女時,有違反平等權的疑慮,因為他們的伴侶關係和法律上成立婚姻的夫妻極為相似。相關機關可以斟酌社會變遷及文化發展等情形,在無損于婚姻制度或其它公益的前提下,給予適度的法律保障。

依“大法官”解釋意旨,所謂“無損于婚姻制度或其它公益的前提下”修法範圍,應不包括同性伴侶相互贈與,及有配偶之人贈與第三者的情形。

孫道存于19992000年間陸續移轉價值一億六千多萬元(新台幣,下同)的台灣大股票給本名顏伶寧的女星顏寧。

台北市稅務局認定這項移轉是贈與,向孫道存追繳贈與稅及罰款共達一億三千七百多萬元。孫道存不服而提起訴訟,敗訴定讞後聲請“釋憲”。

另外,孫道存也因贈與股票給顏寧及另一紅粉知己張瓊玲,另被稅務局追稅七千六百多萬元,提訴訟也敗訴。 【編輯:李娜】

中廣新聞網2008/10/09
大法官釋憲 孫道存仍得繳一億多元贈與稅

商界名人孫道存把「台灣大哥大」價值一億六千多萬的股票,贈送給紅粉知己、前女星顏寧,孫道存行政訴訟敗訴,應該繳納一億多元的贈與稅和罰款,他因為不服轉而聲請大法官解釋。大法官會議今天作出釋字第六四七號解釋,認為行政法院的判決沒有錯,孫道存還是必須繳納一億三千多萬元。  (黃進恭報導)

台灣大哥大與太平洋電線電纜兩家公司前董事長孫道存,八十八、八十九年分四次無償移轉持有的台灣大哥大股票一千三百萬股、 價值一億六千多萬給「紅粉知己」前女星顏寧,孫道存未繳贈與稅,遭國稅局追徵稅款及罰款共一億三千多萬,結果行政訴訟敗訴,他不服轉而聲請大法官解釋。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作出釋字第六四七號解釋,大法官認為行政法院判決沒有錯誤,因為依據遺產及贈與稅法第二十條第一項第六款規定,配偶間互贈財產才不用繳贈與稅,因此作出「不違憲」的釋憲結論,也就是說孫道存仍是得補繳一億三千多萬的贈與稅及罰緩,但大法官在解釋理由書內,坦承同居異性伴侶不能免除贈與稅,難免有違反憲法平等權的疑慮,因此建議立法機關應斟酌社會變遷及文化發展,在無損婚姻制度及其他相關公益前提下,給予適度法律保障。

自由時報2008-10-10
同志、婦團 催生同居伴侶法

〔記者許敏溶/台北報導〕台灣婦女團體全國聯合會創會理事長尤美女律師指出,保障同居人相關權益已成為世界各國的共識,婦女新知基金會已著手草擬「同居伴侶法」,希望規範、保障同居人的權益,但要達到立法,恐有很長的路要走。

尤美女舉例說,例如住在一起多久才算同居人,婚外情算不算同居,是否應包含同性同居人(同性戀)等,恐怕各界看法歧異甚大。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理事長喀飛則說,同志團體雖然對同居伴侶法部分內容看法上有差異,但仍認為同居伴侶法是必要的。

「最麻煩的是繼承問題。」尤美女認為,現有民法規定繼承權是有順序的,同居人是否可繼承,是否屬父母或兄弟姊妹的位階來平分遺產,這些都爭議很大。喀飛也強調,同志同居人最急迫需解決的是醫療同意權、探視權、財產繼承權與保險受益人等問題。

自由時報2008/10/9
大法官要求立法保障同居伴侶財產權

【記者項程鎮/台北報導】司法院大法官會議上午作出釋字第六四七號解釋,要求立法機關考慮保障未結婚但選擇同居民眾的財產權等基本人權,以因應社會變遷和文化發展,但修法前提是不能違背婚姻制度和社會公共利益。

上述大法官解釋緣起於商界名人孫道存聲請釋憲案,孫在八十八和八十九年連續兩年間,將一千三百萬股的台灣大哥大股票贈與同居女友、前藝人顏寧(本名顏伶寧),但孫未繳贈與稅,遭國稅局追徵稅款及罰款共一億三千七百九十二萬八千元,孫不服,提起行政訴訟遭敗訴確定,轉而聲請大法官解釋。

大法官認為行政法院判決沒錯,因為依據遺產及贈與稅法第二十條第一項第六款規定,配偶間互贈財產才不用繳贈與稅,因此作出「不違憲」的釋憲結論,但大法官在解釋理由書內,坦承同居的異性伴侶不能免除贈與稅,難免有違反憲法平等權的疑慮,因此建議立法機關給予適度保障。

經濟日報2008/10/10
大法官會議建議 同居人贈與免稅

【經濟日報╱記者何蕙安、吳碧娥/台北報導】前太電董事長孫道存因贈股給同居人不適用「配偶間免徵贈與稅」的規定,被連補帶罰1.3億元,憤而聲請釋憲。司法院大法官會議昨(9)日作出釋字第647號解釋,認為該規定沒有違反憲法平等原則,但也建議立法機關未來可視社會變遷修法,給予同居人贈與免稅。

不過,財政部政務次長張盛和表示,同居的法律關係難以界定,住在一起一天也算是同居,除非民法可以先清楚定義「同居」的法律關係,否則根本不可行。

大法官會議強調,沒有法律上婚姻關係的異性伴侶無法享有配偶贈與免稅的相同待遇,是為了維護一夫一妻制的婚姻關係,目的與手段正當,並不違反平等原則。

該釋憲案由孫道存提出,他因為先後在8889年將1.3萬張台灣大哥大持股無償轉移給紅粉知己顏伶寧(藝名顏寧),被台北市國稅局認定兩年贈與高達1.6億元,對孫道存補稅6,896萬元,並加處漏稅額一倍罰款,總額1.3億元。

孫道存不服,主張股票是賣給顏伶寧,並非贈與,但被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以證據不足駁回。孫道存上訴時轉為同意適用贈與,不過強調要依照遺產及贈與稅法第20條第1項第6款「配偶間贈與免課贈與稅」的規定,結果最高行政法院以兩人沒有婚姻關係,並不適用該規定,判孫道存敗訴定讞。

但孫道存質疑,遺產及贈與稅法第20條第1項第6款沒有賦予「事實上夫妻」與「法律上配偶」相同的待遇,疑似牴觸憲法平等原則與租稅法律主義,向大法官會議聲請解釋。

大法官會議認為,遺產及贈與稅法第20條第1項第6款的精神,主因為夫妻財產難以清楚劃分,所以彼此財產轉移才免徵贈與稅。但若放寬到沒有婚姻的同居人或是除了配偶外又有情人等「事實上夫妻」也適用的話,很容易違反我國一夫一妻婚姻制度,因此在遺產及贈與稅法與婚姻制度的搭配下,只有具婚姻關係的夫妻才能免徵贈與稅,並不違反平等原則。

不過,大法官會議也認為,隨著社會變遷,不少沒婚姻關係的「伴侶」也是長期共同生活,與「法律上配偶」沒甚麼兩樣,或許立法機關在不違反婚姻制度與社會公益的前提下,可以視情況給予適度的法律保障。

【記者吳碧娥/台北報導】大法官會議釋憲文,建議修改配偶贈與免稅的規定,擴大適用同居人,但財政部和會計師均認為,同居的法律關係難以認定,會增加課稅的複雜性,除非民法有明確定義,否則實務上並不可行。

財政部政務次長張盛和解釋,因為夫妻有「同財共居」的關係,而且財產是夫妻共同打拚而來,將來都是要給子女繼承,所以相互贈與才有免課贈與稅的規定,因此同居人才不適用。而且同居的法律關係難以界定,住在一起一天也算是同居,除非民法可以先清楚定義「同居」的法律關係,否則根本不可行。

會計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林敏弘認為,假設修法讓同居人相互贈與也可享有免稅,未來恐怕會認定困難,比方說雙方要同居到什麼程度、是不是一定要生小孩,而且一旦贈與同居人免稅,同居人是不是也能夠有分遺產的權利,會衍生一連串的問題。

林敏弘曾經接過一個案子,有對男女同居後分手,女方竟勒索男方要給付「分手費」,否則就要檢舉男方當初送她房子卻未申報,再賺一筆檢舉獎金,最後還是由林敏弘出面協調,才沒有鬧上國稅局。

資誠會計師事務所稅務暨法律服務部副營運長郭宗銘則說,因為夫妻之間要維持家庭的開銷,所以有相互贈與免稅的必要性,而同居人之間為什麼要有這麼多的資金往來,比較難以解釋。萬一遇到「狡兔有三窟」的情況,同居人甚至還不只一個,都會讓課稅認定更為棘手。雖然社會風氣在改變,但若讓同居人擴大適用配偶相互贈與免稅的規定,等於鼓勵只同居不結婚,是否應採取租稅手段保障同居人權益,還要考量社會的觀感。

聯合報2008/10/10
贈股給同居女星 孫道存課罰1.3

【聯合報╱記者王文玲/台北報導】孫道存贈與同居女星顏寧一億六千多萬元的台灣大股票,被課罰贈與稅一億三千七百多萬元。本報資料照片

商界聞人孫道存贈與同居女星顏寧股票,遭追稅及罰鍰逾億,他以和顏女為「事實上夫妻」聲請釋憲,希望比照「夫妻贈與免贈與稅」的規定免稅。

大法官昨天作成解釋,認為現行稅法並不違憲,孫因而須繳付這筆稅款及罰款。

雖然孫道存打憲法官司爭取免稅不成,但大法官也並非全然否定孫的主張,因此在解釋文中提醒相關機關注意「有實無名夫妻」的贈與問題。

大法官說,相關規定(指夫妻相互贈與免贈與稅)適用於「有婚姻之實而無婚姻之名」的未婚男女時,有違反平等權的疑慮,因為他們的伴侶關係和法律上成立婚姻的夫妻極為相似;相關機關可以斟酌社會變遷及文化發展等情形,在無損於婚姻制度或其他公益的前提下,給予適度的法律保障。

依大法官解釋意旨,所謂「無損於婚姻制度或其他公益的前提下」修法範圍,應不包括同性伴侶相互贈與,及有配偶之人贈與第三者的情形。

前太平洋電纜公司董座孫道存於民國八十八年、八十九年間陸續移轉價值一億六千多萬元的台灣大股票給本名顏伶寧的女星顏寧。

台北市國稅局認定這項移轉是贈與,向孫追繳贈與稅及罰款共達一億三千七百多萬元。孫道存不服而提起行政訴訟,敗訴定讞後聲請釋憲。

另外,孫道存也因贈與股票給顏寧及另一紅粉知己張瓊玲,另被國稅局追稅七千六百多萬元,提行政訴訟也敗訴。

第六四七號解釋文指出,遺贈稅法第廿條第一項第六款規定,配偶相互贈與之財產不計入贈與總額計稅的規定,是立法者考量夫妻共同生活,在共同家計下難分彼此財產等現實情況,基於保護婚姻制度而訂定,目的正當。

大法官也認為,夫妻於婚姻關係外與第三人結合,即使主客觀上有共同生活的意思和事實,但既已違背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甚至會影響原有配偶的經濟利益,遺贈法未將之納入互贈免徵贈與稅的適用範圍,與憲法平等權的保障並無牴觸。

NOWNEWS 2008/10/10
前太電董座孫道存贈女友股票 未報稅判罰1.3

社會中心/綜合報導
前台灣大哥大董事長孫道存對女朋友一向都大手筆送禮,如今卻得嚐到補稅的痛苦!他在8年前送給當時女友顏寧價值高達1.6億元的台哥大股票,因為沒有申報贈與稅,被判要繳交1.3億元的補稅款及罰金,雖然孫道存以他和顏寧同居形同夫妻的關係,聲請大法官釋憲,卻依舊慘遭駁回。

孫道存在商場上身經百戰,翻開情史同樣精采,他對深愛的女人一向出手闊綽,不過這個舉動這回可害苦了他。孫道存在多年前和紅極一時的女星顏寧交往,後來還在1999年移轉價值1.4億的台哥大股票給顏寧,另外,在2000年時,他又給了顏寧1千張股票,總市值高達1.6億,卻沒有申報贈與稅,被國稅局判罰得補稅6千多萬元,並且加處漏稅金額一倍罰款,總計孫道存得支付1.3億元。

其實這筆高額贈與早在兩年前就曾經被國稅局盯上,最後法院判定由於孫道存和顏寧並沒有婚姻關係,所贈與的股票還是得報稅,這讓孫道存相當不服。雖然他希望以和顏寧曾經同居,實質上形同夫妻來聲請大法官釋憲,可惜大法官認定免徵贈與稅是為了保護婚姻制度,避免夫妻財產難以清楚劃分而制定,而這範圍並不包含同居在內,因而駁回。

孫道存難逃這筆高額罰金,一向對女人出手闊綽的大老闆這回恐怕也得為女人,讓荷包再度大失血。(新聞來源:東森新聞)

蘋果日報20081010
孫道存億元股贈妾 不能免稅 大法官建議修法 單身同居免徵贈與稅

孫道存(圖)為移轉股票給小老婆顏寧(圖2)挨罰款而聲請釋憲,法官認為現行稅法沒違憲。資料照片
【賴心瑩╱台北報導】台灣大哥大前董事長孫道存九年前因移轉上億元股票,給小老婆顏寧(本名顏伶寧)卻未申報贈與稅,而遭判罰鍰一億多元確定,孫不服提出釋憲案。大法官昨做出解釋,認定《遺產及贈與稅法》規定配偶之間免徵贈與稅沒有違憲,但建議立法機關應可考量讓單身同居男女,也得以免徵贈與稅。

釋憲聲請
司法院秘書長謝文定表示,大法官在解釋文中特地建議立法機關,可在無損於一夫一妻婚姻制度等前提下,針對部分有實質同居關係的單身異性伴侶,視個別情形給予適度的法律保障。換句話說,大法官們認為依現行社會變遷,應可考量是否讓單身同居男女,也能比照配偶間贈與的相關規定,免徵贈與稅。

顏寧生3子仍分手
為移轉股票給小老婆挨罰而提起釋憲案的孫道存,感情史豐富,微風廣場少奶奶孫芸芸的母親何念慈,是他第二任的妻子,但孫道存和顏寧生了三個孩子,之後兩人分手,而他和紅粉知己張瓊玲的交往,也因他另結交投顧界美女趙曉苓,宣告破局,甚至今年三月孫芸芸也證實,父母已離婚。

孫道存是在一九九九、二○○○年間,連續兩次無償贈與顏寧共一千三百萬股台哥大股票,市價約一億六千萬元,由於《遺產及贈與稅法》第二十條有規定,配偶間相互贈與的財產可不計入贈與總額,亦即可免徵贈與稅,因此,孫道存未申報贈與稅。

非夫妻關係判敗訴
後來財政部賦稅署查出後,以孫、顏兩人並非夫妻關係為由,要求孫補徵近六千九百萬元的贈與稅,並處罰一倍的罰鍰合計共約一億三千八百多萬元,孫不服打行政訴訟,但在去年四月敗訴定讞,轉而提出釋憲聲請案。

謝文定表示,解釋文中認為雖然《遺產及贈與稅法》第二十條有規定,配偶間相互贈與的財產可以不計入贈與總額,也可免徵贈與稅,但當初立法目的是為了維護我國婚姻制度及倫理關係。而孫道存已婚,贈與給小老婆並不適用。

常見逃漏稅罰則
◎漏報遺產、贈與稅:追繳所漏稅額並加罰12倍。
◎以詐術逃漏稅:最重可處5年以下徒刑,6萬元以下罰金。
◎虛開發票、偽造會計憑證:最重可處5年以下徒刑,15萬元以下罰金。
※資料來源:《六法全書》

蘋果搶先報20081009
搶先報╱送錢給女友要課稅 孫道存要求釋憲

台灣大哥大前董事長孫道存,因在19992000年間贈與同居人顏伶寧1300萬股台哥大股票,但卻未申報贈與稅,而遭財政部賦稅署要求補徵近六千九百萬元的贈與稅,並處罰一倍的罰鍰合計共共約13800多萬元,孫不服打行政訴訟敗訴定讞後,再向司法院大法官聲請解釋。

大法官今作出釋字647號解釋,認為雖然《遺產及贈與稅法》20條規定,配偶間相互贈與的財產可以不計入贈與總額,可免徵贈與稅,此立法目的是為了維護我國婚姻制度、倫理關係。對沒有實質婚姻關係的同居人,未列入該法保障範圍的作法並無違憲。

但大法官們考量到社會變遷,認為在不損害婚姻制度或其他相關公益的前提下,立法機關應可視個別情況予以適度的法律保障。

經濟日報/A11/稅務法務2008-10-10
律師:恐引發同居避稅亂象

【記者何蕙安/台北報導】大法官會議認為,立法機關應隨著社會變遷,視情況給予「接近婚姻關係的同居人」財產移轉的免稅保障,律師認為,認定上相當困難,一旦修法通過,未來恐出現為了避稅隨便主張同居、或同居標準不一的亂象。

孫道存為了贈股給紅粉知己聲請釋憲,大法官會議雖然打了回票,強調沒婚姻關係的伴侶不能適用遺產及贈與稅法配偶贈與免稅的規定,但也在最後埋下伏筆,暗示未來只同居不結婚的伴侶可能愈來愈多,這些過著跟夫妻類似、家計共同分擔的生活伴侶,或許應該給予保障。

寰瀛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池泰毅解釋,台灣民法並不保障「事實婚」,不會因為異姓伴侶有類似夫妻的生活而給予法定夫妻才有的保障,頂多保障同居人的小孩。

某會計師認為,大法官會議的見解對同居人免稅有利,某種層次也是尊重選擇不結婚的人,可以享有法定夫妻的免稅優惠;不過他坦言,「接近婚姻關係的伴侶」很難認定,要同居多久?小孩幾個?不容易有統一標準。

此外,如果同居就可以免稅,未來恐怕只要是異性朋友之間的贈與,就以同居作為避稅的藉口,變成一大亂象;而且單從稅法看來,如果同居可以免贈與稅,而結婚還必須合併申報個人綜合所得稅,稅負增加,未來不結婚的利多可能還多於結婚。

不過,池泰毅認為,即使修法改成同居人財產移轉可以免稅,應該不至於影響未來民眾的結婚意願,畢竟結婚是道德與社會觀念,除非像德國結婚後抽的稅更重,才會有人故意只同居不結婚。

經濟日報/A11/稅務法務2008-10-10
大法官會議建議
同居人贈與免稅

孫道存贈股紅粉知己,被連補帶罰1.3億,聲請釋憲雖踢鐵板,但大法官會議認應隨社會變遷修法;財部指應先界定同居法律關係,否則不可行。

【記者何蕙安、吳碧娥/台北報導】前太電董事長孫道存因贈股給同居人不適用「配偶間免徵贈與稅」的規定,被連補帶罰1.3億元,憤而聲請釋憲。司法院大法官會議昨(9)日作出釋字第647號解釋,認為該規定沒有違反憲法平等原則,但也建議立法機關未來可視社會變遷修法,給予同居人贈與免稅。

不過,財政部政務次長張盛和表示,同居的法律關係難以界定,住在一起一天也算是同居,除非民法可以先清楚定義「同居」的法律關係,否則根本不可行。

大法官會議強調,沒有法律上婚姻關係的異性伴侶無法享有配偶贈與免稅的相同待遇,是為了維護一夫一妻制的婚姻關係,目的與手段正當,並不違反平等原則。

該釋憲案由孫道存提出,他因為先後在8889年將1.3萬張台灣大哥大持股無償轉移給紅粉知己顏伶寧(藝名顏寧),被台北市國稅局認定兩年贈與高達1.6億元,對孫道存補稅6,896萬元,並加處漏稅額一倍罰款,總額1.3億元。

孫道存不服,主張股票是賣給顏伶寧,並非贈與,但被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以證據不足駁回。孫道存上訴時轉為同意適用贈與,不過強調要依照遺產及贈與稅法第20條第1項第6款「配偶間贈與免課贈與稅」的規定,結果最高行政法院以兩人沒有婚姻關係,並不適用該規定,判孫道存敗訴定讞。

但孫道存質疑,遺產及贈與稅法第20條第1項第6款沒有賦予「事實上夫妻」與「法律上配偶」相同的待遇,疑似牴觸憲法平等原則與租稅法律主義,向大法官會議聲請解釋。

大法官會議認為,遺產及贈與稅法第20條第1項第6款的精神,主因為夫妻財產難以清楚劃分,所以彼此財產轉移才免徵贈與稅。但若放寬到沒有婚姻的同居人或是除了配偶外又有情人等「事實上夫妻」也適用的話,很容易違反我國一夫一妻婚姻制度,因此在遺產及贈與稅法與婚姻制度的搭配下,只有具婚姻關係的夫妻才能免徵贈與稅,並不違反平等原則。

不過,大法官會議也認為,隨著社會變遷,不少沒婚姻關係的「伴侶」也是長期共同生活,與「法律上配偶」沒甚麼兩樣,或許立法機關在不違反婚姻制度與社會公益的前提下,可以視情況給予適度的法律保障。

【記者吳碧娥/台北報導】大法官會議釋憲文,建議修改配偶贈與免稅的規定,擴大適用同居人,但財政部和會計師均認為,同居的法律關係難以認定,會增加課稅的複雜性,除非民法有明確定義,否則實務上並不可行。

財政部政務次長張盛和解釋,因為夫妻有「同財共居」的關係,而且財產是夫妻共同打拚而來,將來都是要給子女繼承,所以相互贈與才有免課贈與稅的規定,因此同居人才不適用。而且同居的法律關係難以界定,住在一起一天也算是同居,除非民法可以先清楚定義「同居」的法律關係,否則根本不可行。

會計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林敏弘認為,假設修法讓同居人相互贈與也可享有免稅,未來恐怕會認定困難,比方說雙方要同居到什麼程度、是不是一定要生小孩,而且一旦贈與同居人免稅,同居人是不是也能夠有分遺產的權利,會衍生一連串的問題。

林敏弘曾經接過一個案子,有對男女同居後分手,女方竟勒索男方要給付「分手費」,否則就要檢舉男方當初送她房子卻未申報,再賺一筆檢舉獎金,最後還是由林敏弘出面協調,才沒有鬧上國稅局。

資誠會計師事務所稅務暨法律服務部副營運長郭宗銘則說,因為夫妻之間要維持家庭的開銷,所以有相互贈與免稅的必要性,而同居人之間為什麼要有這麼多的資金往來,比較難以解釋。萬一遇到「狡兔有三窟」的情況,同居人甚至還不只一個,都會讓課稅認定更為棘手。雖然社會風氣在改變,但若讓同居人擴大適用配偶相互贈與免稅的規定,等於鼓勵只同居不結婚,是否應採取租稅手段保障同居人權益,還要考量社會的觀感。

聯合報/A15/社會2008-10-10
「事實上夫妻」聲請釋憲
贈股給同居女星 孫道存罰定了
國稅局追贈與稅及罰款1.3億 孫提釋憲 大法官:夫妻免贈與稅 保護婚姻制度

【記者王文玲/台北報導】商界聞人孫道存贈與同居女星顏寧股票,遭追稅及罰鍰逾億,他以和顏女為「事實上夫妻」聲請釋憲,希望比照「夫妻贈與免贈與稅」的規定免稅。

大法官昨天作成解釋,認為現行稅法並不違憲,孫因而須繳付這筆稅款及罰款。

雖然孫道存打憲法官司爭取免稅不成,但大法官也並非全然否定孫的主張,因此在解釋文中提醒相關機關注意「有實無名夫妻」的贈與問題。

大法官說,相關規定(指夫妻相互贈與免贈與稅)適用於「有婚姻之實而無婚姻之名」的未婚男女時,有違反平等權的疑慮,因為他們的伴侶關係和法律上成立婚姻的夫妻極為相似;相關機關可以斟酌社會變遷及文化發展等情形,在無損於婚姻制度或其他公益的前提下,給予適度的法律保障。

依大法官解釋意旨,所謂「無損於婚姻制度或其他公益的前提下」修法範圍,應不包括同性伴侶相互贈與,及有配偶之人贈與第三者的情形。

前太平洋電纜公司董座孫道存於民國八十八年、八十九年間陸續移轉價值一億六千多萬元的台灣大股票給本名顏伶寧的女星顏寧。

台北市國稅局認定這項移轉是贈與,向孫追繳贈與稅及罰款共達一億三千七百多萬元。孫道存不服而提起行政訴訟,敗訴定讞後聲請釋憲。

另外,孫道存也因贈與股票給顏寧及另一紅粉知己張瓊玲,另被國稅局追稅七千六百多萬元,提行政訴訟也敗訴。

第六四七號解釋文指出,遺贈稅法第廿條第一項第六款規定,配偶相互贈與之財產不計入贈與總額計稅的規定,是立法者考量夫妻共同生活,在共同家計下難分彼此財產等現實情況,基於保護婚姻制度而訂定,目的正當。

大法官也認為,夫妻於婚姻關係外與第三人結合,即使主客觀上有共同生活的意思和事實,但既已違背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甚至會影響原有配偶的經濟利益,遺贈法未將之納入互贈免徵贈與稅的適用範圍,與憲法平等權的保障並無牴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