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拒絕藍綠綁架 「同」仇敵愾

自由時報2008/1/5
拒絕藍綠綁架 「同」仇敵愾


二○○八同志選舉觀察團昨以行動劇演出的方式,呼籲彩虹選民拒絕藍綠綁架,連署反對嚴重侮辱同志人格言論的候選人。(記者劉信德攝)

〔記者陳璟民、洪敏隆、林秀姿、施曉光/台北報導〕立委合併公投大選將屆,由同志社群組成的二○○八同志選舉觀察團,昨日提出「拒投爛立委、拒絕藍綠綁架、請投綠黨」三要訣,上演「拒絕藍綠綁架,投出彩虹多元」行動劇,呼籲同志選民超越政黨及意識形態對立框架,回歸性別取向的認同,自主選擇想要支持的立委候選人,政黨票則推薦投給代表弱勢及底邊的綠黨火盟。

觀察團昨在青輔會青年交流中心,針對反「同志婚姻法草案」、反性別多元、有性別歧視言論的候選人與政黨,公布反推薦名單,綠黨火盟北市第七選區候選人潘翰聲、不分區政黨代表王芳萍出席聲援。

會中,國民黨立委賴士葆被點名是提案封殺「同志婚姻法草案」者,新黨不分區政黨代表雷倩遭質疑曾受觀察團推薦,卻沒有為同志權益發聲,民進黨立委王世堅則被指曾發表歧視同志的言論。

對此,王世堅回應,從未歧視過同志,當初是本著市議員的職責,質疑馬市府每年編列預算舉辦同志遊行的正當性,意在監督公部門,而非針對同志,很遺憾遭到扭曲和誤解;賴士葆則說,同志朋友應是誤解他了,但他尊重相關意見;雷倩昨天喊冤表示,同志相關法案她都有盡心努力推動,自認在立法院有關兩性平權及反歧視的法案,她也都有在做,從頭到尾只反對過一個相關法案,就是「同志婚姻法草案」,她強調,「同志婚姻法草案」的問題不在同性婚姻,她也沒有反對同性婚姻,只是該草案中有關子女收養及子女姓氏可以由同性配偶自行約定的設計,可能造成近親婚姻、亂倫結果,而且有違民法親屬編相關規定,因此才未連署。

晶晶書庫負責人賴正哲表示,前年十月民進黨立委蕭美琴提出台灣首部以同志為主體的「同志婚姻法草案」,卻因賴士葆提案及某些立委連署反對,連在院會一讀的機會都沒有,就被封殺。

台灣同志遊行聯盟總指揮「大尾」指出,選民長期被迫在藍綠之間選邊站,這種民主政治發展的畸形現象與魔咒應予打破;王芳萍批評,台灣社會號稱民主,卻更細緻的打壓同志、妓權運動等,政客為了打擊對手,也將他們拉來當污名化對手的工具,同時再次傷害他們;性別人權協會秘書長王蘋對於政黨惡鬥,屢屢犧牲同志權益,相當不以為然。

**************************************************
針對自由時報訪問部分被點名之候選人喊冤,2008同志選舉觀察團特將當時
議會發言紀錄及立法院公報摘錄於下,以昭公信。

以下是王世堅在民國93年擔任台北市議員時,在台北市議會質詢民政局長的發言記錄。

對話中所指的「同志公民運動預算」即「台北同玩節」,王世堅口中所謂的「猥褻活動」,是前一年、民國92年台北同玩節系列活動之一的「同志遊行」。

(「同志遊行」從第二屆起,即與「台北同玩節」無關,而由台灣的同志社群自發性組成「台灣同志遊行聯盟」籌畫、自行募款舉辦。)我們不打口水戰,讓事實還原王世堅的真面目!

**************************************************

資料來源:
台北市議會網站 http://www.tcc.gov.tw/ 議事資訊系統檢索,
查詢「王世堅」「同志公民運動」「民國93111231
台北市議會公報 民國93年 70卷 第4期 P.1135~P.1138

(前面質詢秘書長部分略)

王議員世堅:
碰到敏感話題你就裝傻、躲避。我跟你談我今天要問你們的幾個重點。祕書長!照說這個是要針對何局長的,社會局長那麼喜歡搶答,那你也站在旁邊好了,我待會問你。
何局長,關於市府編列費用來資助同志團體辦活動,這個事情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強烈反對,我好像每個預算會期都要求刪掉,結果去年的預算好像刪到剩70萬元是不是?

何局長鴻榮:是。

王議員世堅:
何局長,這一筆錢我認為不是金額多寡的問題,你不要說70 萬元,1 萬元、1塊錢也不應該編列、不應該資助,原因是什麼?祕書長,你順便聽著,我認為對於這些極少數的同性戀、同志團體,政府也好、民間也好我們是站在不歧視的立場,我們尊重他們,可是公部門的資源絕對不能介入,絕對不能有一毛錢去資助這樣的團體,原因是什麼?因為公部門如果去資助同志團體,就好像我們政府變相的在支持、鼓勵他們一樣,那是非常不對的,這是千錯萬錯的事情。 如果政府來鼓勵同志團體、鼓勵同性戀的活動,我們怎麼教育我們的下一代?多年來讓極少數這樣子的團體占據了我們多數的媒體資源,前年還是去年辦的那個活動能看嗎?公然袒胸露乳、公然在大街上在西門町那麼多青少年朋友聚集的地方辦活動,而那個活動還是我們臺北市政府出錢給他們辦的,你覺得這像話嗎?我們怎麼對下一代去解釋這件事情。
當初我強烈要求刪除這筆預算,你們答覆我說:「美國舊金山也辦那樣的活動。」我當時就回答你們說:「舊金山辦的那個活動是他們這些民間同志團體發起的,他們自行去募款出錢,舊金山市政府沒有花到半毛錢,沒有正面介入這樣子的活動。」兩個禮拜前我跟馬市長質詢的時候,他不敢說舊金山,他又跟我說德國漢堡市,結果我去查資料沒有啊!漢堡市政府那有辦這樣子的活動,這荒唐嘛!我不是對他們這些團體有什麼偏見,而是我們占絕大多數的一般民眾,為什麼長期以來要忍受他們極少數人辦的活動,而且把整個視覺、媒體占據了。
我不好意思用「污染」兩個字,可不可以給我們多數人一個正常的空間,讓我們有辦法教育下一代?我要求的不多啊!他要怎麼辦?他們要辦什麼樣的活動只要在法令許可之下就可以去申請。我覺得我們公部門,尤其是臺北市政府,是活動所在地的政府,我們就應該要嚴格把關,我們不歧視他們,我們尊重他們,我覺得這樣就很好了,不應該有公部門的資源介入,去補助這樣子的團體辦那種亂七八糟的活動,這樣不對,浪費我們納稅人的血汗錢,也踐踏我們台北市民的尊嚴,我強烈反對。所以局長我要求這一筆預算應該在今年即刻刪除,可不可以?這不是錢多少的問題,那一天馬市長答覆我說:「王議員,刪一刪只剩70萬元了。」不該花的錢不要說70萬元,7千元也不應該花,因為那代表了某一種重大的意義,代表了我們公部門、代表了臺北市政府介入,甚至變相在鼓勵,所以我徹底反對,我不曉得你看法怎麼樣,我要求全數刪除可不可以?

何局長鴻榮:
謝謝王議員的高見,我想您的心情跟您的想法我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做為一個進步的城市、擁有多元的文化,事實上讓一個差異性的聲音能夠發聲,我想這是一個進步城市的象徵。當然在長期以來我們是希望任何一個民間團體都能夠自給自足的來辦活動,但是在台灣目前這樣子的情況之下,坦白講一個很弱勢的團體在經費上有困難,政府補貼少數的預算能夠達到彼此了解的效果,是值得來嘗試的,我很感謝議員對這個意見的重視。我想我們也達到一些基本的共識,就是說只要在不違法的前提之下他們是可以去辦理的,在我們主辦、監督機關的部分,可能要特別了解社會整體的觀感,增加彼此的對話,減少彼此的衝突。

王議員世堅:
你有去做民調嗎?你了不了解社會的觀感怎麼樣?我不好意思講「正常」兩個字,就我所了解絕大多數的台北市民對那樣的活動是很反感的,我不是反對他辦那個活動,只要他依法申請,法律許可就可以去辦,可是公部門的資源,政府拿我們市民的血汗錢去補貼那樣子的活動,這是不應該的,等於是你們變相在鼓勵他。
何局長,我不曉得你對同志團體了解多少,就我所知,醫學報告也有,同性戀的性向有一半以上不是先天的,有一半以上是後天的,是被誘導甚至被脅迫的,所以政府怎麼可以介入這樣子的活動呢?政府怎麼可以做這樣子的事情呢?這是變相鼓勵耶!而且何局長,不曉得你了不了解,馬市長主政這麼多年來,你補貼的這些金錢都給誰呢?都是給一個叫做"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奇怪了,這個協會是有通天的本領嗎?怎麼都只有它在承辦。

何局長鴻榮:
過去是什麼樣的情形,我回去了解,但是未來整個辦理的情況,我想我們會注意程序還有社會整體性的觀感,併入整體性的考量,但是我們最主要還是希望大家彼此能夠多一點的了解,減少不安跟對立的情形,我們還是會朝這個方向來努力。

王議員世堅:
何局長,民主政治最重要的基本精神就是尊重少數,服從多數。長期以來我們看到你們做的,都是尊重少數,可是有服從過我們這些多數嗎?你們的所作所為有服從過多數嗎?我們多數的要求就是能看到一些比較不那麼反常的活動,而不是袒胸露乳、不是公然在西門町大街上這樣子親熱、擁抱的同志活動。我剛剛就是不忍心用「污染」這兩個字,你想想看誰無父母、誰無子女,你覺得這樣子的活動叫進步嗎?同性戀的性向過去就有啊!千百年來有人類就有同性戀,可是過去有被這樣子渲染嗎?

何局長鴻榮:
他們今年的活動主要是在認識同志的部分。

王議員世堅:
那更糟,你讓他們去互相認識、搭線哦!

何局長鴻榮:
這個最主要是讓彼此的介面多一點深層的了解,我想彼此之間會減少不安的情形,會比較有一個良好的效果。

王議員世堅:
不補助他就會不安,天底下那有這種事情!

何局長鴻榮:
不是,我們是希望增加他們彼此的了解。

王議員世堅:
我相信同志團體也不會這樣啦!他們也認為他們要過得有尊嚴,拿市政府這麼一點錢幹什麼,我們施捨他們嗎?我相信他們認知清楚的話也不會來拿這筆錢啦!
像我講的,就只有這個協會,而這個協會在西門町公然地辦那種猥褻活動,你們也不去檢討也不去糾正他,何局長,我就不懂耶!

何局長鴻榮:
剛才我跟議員有一個共識,就是說只要在不違背法令的前提之下,一個進步的城市要對各種的作為做一個了解。

王議員世堅:
那不是進步!何局長,你至少用詞遣字弄清楚。

何局長鴻榮:
我是說台北市是一個進步的城市,對於一個多元的意見,這個包容力、市民的容忍度可以是很好的張力。

王議員世堅:
何局長,包容?這叫縱容!那樣子的活動,公然在台北市最熱鬧的大街-西門圓環,在台北市最多青少年朋友群聚的地方,在最需要受到關懷、指引、教育的年齡辦那樣子猥褻的活動,而那個活動竟然是臺北市政府拿納稅人的血汗錢去資助的,你不覺得這很荒唐嗎?

何局長鴻榮:
我想這是一個價值觀的問題,這個尺度的部分是我們這邊可以來判斷的。

王議員世堅:
你去資助就等於是變相建立一個錯誤的價值觀,這個不是錢多少的問題啊!我跟你講政府不應該介入的,你用錢去介入等於是你鼓勵、變相同意、變相資助他們去做,那等於助長了這樣子的氣焰,不是嗎?

何局長鴻榮:
當然在那之後,我特別針對這一筆預算,內部已經開過一個檢討。

王議員世堅:檢討結果怎麼樣?

何局長鴻榮:
大家的看法就是說,這一筆預算最主要是增加社會對同志的認識跟了解,絕對不是站在任何一方去促成這個活動,我們希望這個社會是進步、和諧的,大家彼此可以針對不熟悉的甚至第三性,能夠有另外深層的了解,因為這畢竟是天賦人權少數的部分,還是應該予以尊重,基於這樣的前提之下,我們才會這麼做。

王議員世堅:
他們這些團體自己會募款自己去辦,我就跟你講政府就是謹守分寸,就是依法予以審核,可是政府不能鼓勵、不能默許,尤其不能縱容,這是政府應該要做的。

呂議員瀅瀅:
時間請暫停,局長、祕書長請回座。請松山區陳區長、兵役處黃處長。

**************************************************

針對2008/1/5自由時報的報導中,賴士葆、雷倩接受採訪時的說法完全說謊,請看以下立院公報白紙黑字的記載。

當時在賴士葆領銜連署下,封殺了「同性婚姻法」。請看清楚,就是以下這些立委的連署,讓這個法案連進入一讀、被討論的機會都沒有!

賴士葆和雷倩不止在法案上抵制、打壓同志人權的法案,甚至曾在2006年,與保守宗教界聯手舉辦記者會,反對台北同玩節的舉辦!!

**************************************************

以下為反同性婚姻法草案的立法院會議紀錄∼
資料來源:立法院公報第95卷第42期(出版日期:095/10/31 頁次:3-55)院會紀錄
院會紀錄
立法院第6屆第4會期第4次會議紀錄
時  間 中華民國951020日(星期五)上午1032

十五、本院委員蕭美琴等39人擬具「同性婚姻法草案」,請審議案。
程序委員會意見:擬請院會將本案交內政及民族、司法兩委員會審查。
主席:王委員世勛、賴委員士葆等23人對本案有異議建議退回程序委員會重新提出。
本院委員王世勛、賴士葆等23人,針對第四次會期第四次院會報告事項第15案之本院委員
蕭美琴等39人擬具「同性婚姻法草案」有所異議,特請退回程序委員會再議。

提案人:王世勛  賴士葆
連署人:
吳英毅 謝國樑 蔡 豪 吳育昇
林滄敏 伍錦霖 尹伶瑛 蔡啟芳
陳銀河 廖本煙 林德福 陳 杰
林樹山 林進興 郭林勇 紀國棟
雷 倩 費鴻泰 朱鳳芝 吳成典
楊仁福

主席:
請問院會,對本案退回程序委員會重新提出,有無異議?(無)無異議,本案退回程序委員會重新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