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少年涉性侵 心理師放限制級同志影片

聯合新聞網2007-02-16
少年涉性侵 心理師放限制級同志影片

記者王文玲/台北報導
心理諮商師吳健豪輔導涉性侵的少年時,播放限制級同志影片「放輕鬆、隨性做」,並讓少年翻拍片段觀賞,經台北市社會局罰鍰六千元;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認為裁罰未顧及專業輔導上的必要性及教育性,判決撤銷。

法官認為,「放輕鬆、隨意做」一片,內容雖涉及性事,但是以輕鬆逗趣的喜劇手法,深入探討同志社群的多元樣貌與價值觀,不致引起一般人的羞恥或厭惡感,具有一定的教育價值,在專業輔導上具有教育性、藝術性,不是兒少法所指的猥褻、色情錄影帶。

本案受輔導的何姓少年七歲起就被安置在育幼院,兩年後遭院內國中生性侵,隨後接受治療。何姓少年十四歲時,育幼院內爆發疑似院童集體性侵事件,何姓少年由受害人轉為加害人。

九十三年十一月吳健豪加入輔導何姓少年的行列,九十四年九月間,育幼院主任發現何姓少年一個人在寢室觀看「放輕鬆、隨性做」影片,隨即通報台北市社會局處理,並終止吳健豪的輔導。半年後,育幼院再度爆發集體性猥褻事件,何姓少年也在其中。

台北市社會局為瞭解吳健豪的做法是否專業,函詢衛生局,衛生局經台北市立聯合醫院的心理師研究後表示,「法律規定青少年不能觀看限制級影片,心理師如播放限制級影片,即觸犯法律」。

台北市社會局向片商優士電影公司查證確定「放輕鬆、隨性做」屬限制級,且吳健豪在接受調查時,也承認沒有確認片子是否為限制級,社會局決定開罰。

吳健豪無法接受專業被否定的裁罰結果,經由行政訴訟據理力爭。吳健豪指出,「放輕鬆、隨性做」是八十八年金馬國際參展影片,更曾榮獲一九九八奧斯汀同志電影節觀眾票選影片,台北市政府民政局出版的同志手冊,也將本片列為認同同志的推薦影片,這部片並非色情A片。

吳健豪說,何姓少年從性侵過程開啟個人的性經驗,也認識到自己同志的傾向,輔導者應該協助何姓少年在同性戀不被接受及汙名的大環境裡,有安靜的空間去了解、接納自己的慾望。他播放以「性和同志」為議題的影片,甚至讓何姓少年翻拍,是在讓何姓少年學習掌握自己的慾望,學習人我的界線,完全是基於專業的考量。

法院審理本案時,特別請東吳大學教授王行擔任鑑定證人。王行認為,何姓少年歷經數位醫師、諮商老師,都難以建立穩定持續關係,直到吳健豪才改變。而同志電影「放輕鬆、隨性做」和何姓少年的生命經驗具有對照性,吳健豪的做法確具有輔導意義的教育功能。

法官採納王行的專業意見,指台北市衛生局的看法,完全置專業於不顧,非心理輔導的正確取捨,不能作為社會局處罰吳健豪的依據,判決撤銷六千元的裁罰。

聯合新聞網2007-02-16
心輔遭罰》同志團體 認同心理師做法

記者張幼芳/台北報導
心理諮商師因為讓少年看限制級同志影片挨罰,同志團體認為問題不在「未成年看限制級」,而是輔導少年面對同志傾向的作法,社會上有些人不能接受,「拿限制級來裁罰,只是藉口。」

同志諮詢熱線協會主任巫緒樑指出,輔導這少年的社工曾就此事諮詢協會,該諮商師輔導是否得當,他認為,問題不在裁罰「讓未成年看限制級」,而是有基督教背景的育幼院,根本不認同心理師「幫少年認識自己性傾向」的作法。

巫緒樑說,很多學校輔導人員也面臨同樣問題,在輔導兩性問題、播放同志影片解釋時,遭家長投訴,認為不該幫孩子往同志路上走。

他說,「放輕鬆、隨性做」影片其實「還好」,內容輕鬆詼諧,並沒有太多激情畫面,被列為限制級的理由,只是因為它是同志片。

巫緒樑說,一般青少年都只能從網路取得同性人際關係及資訊,更何況是出身育幼院的孩子,心理師的作法可以理解。

聯合新聞網2007-02-16
心輔遭罰》心理師欣慰 社會局要上訴

記者王文玲/台北報導
在得知法院判決撤銷了社會局的裁罰,吳健豪感謝法院尊重他的專業,「六千元不是大錢,但形同對我專業及道德上的汙衊,能夠撤銷,對我意義重大。」

吳健豪說,他堅持訴訟到底,除了維護個人權益,更希望心理諮商師所作的專業判斷受到保障,且讓有同志傾向的青少年,能獲得更有效的諮商、輔導。

從案發到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撤銷罰鍰,約經一年半的時間,吳健豪心裡並不好過。雖然法院判決對他有利,然因全案和少年、同志和性的議題有關,他仍擔心受到外界誤解或被斷章取義,接受記者採訪時用詞小心謹慎,不太願意多談。

吳健豪說,他能理解台北市社會局保護少年的心意,然而他也是基於專業,選擇最能幫助少年的方式,事實上也發生效果。

「裁罰者不能只看到影片分級制的級別。」他強調:「也應該看到每一個輔導個案的差異,尊重諮商師的專業判斷!」而法院判決認可了他的專業,這是他最欣慰的。

【記者楊芷茜/台北報導】心理諮商師吳健豪被台北市政府社會局罰鍰六千元,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撤銷罰鍰;社會局表示,無法接受法官的判決理由,廿天內一定上訴。

社會局指出,當初吳健豪讓接受輔導的青少年複製並攜出限制級影片,導致少年在沒有專業人員的陪同下,獨自觀看影片,明顯違反兒童及少年福利法的規定才會裁罰。

社會局局長師豫玲強調,社會局對於諮商過程使用何種影片做為輔具沒有意見,因為受輔導者是在醫療或輔導人員的陪同下觀看,不容易產生問題。

社會局重申,全案重點在於諮商師的行為不妥,而非社會局是否認同影片價值。

聯合新聞網2007-02-16
小檔案》放輕鬆 性喜劇

文/蘇詠智
「放輕鬆酘隨性做」曾經在民國八十八年的金馬國際影展放映引起轟動,這部性喜劇透過一群性向各異的男男女女,在感情路上的不同遭遇,呈現當今美國青年對愛情與慾望開放或保守的不同價值觀。

影片一開場就很勁爆,一對男同性戀人正在歡好,其中一人猶豫再三,為了不讓愛人失望,將對方的精液吞下,想不到竟被嫌為「不衛生」。短短幾分鐘建立全片「辛辣、幽默」基調,往後類似這種相反價值觀的折衝攻防,一再於情節中出現。

最令人咋舌的情節,應屬本來被壓迫的男同性戀者,反過來強暴異性戀男子,讓好友們驚訝不已,劇情開始走入嚴肅。此段雖曾引起爭議,但影片其餘部分多半還保持輕鬆不失俏皮的氣氛,也因此讓觀眾們不時發出會心一笑,口碑頗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