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各國有關墮胎相關規範

聯合報2005-06-25
保胎兒 需社會助力 不能只靠女人

【吳伯瑜/台北市公館幸福婦產科院長】「醫師你好,我已懷孕,但男友還在創業階段,無法接受孩子現在就來報到,去年已流產過一次,我怕從此再也無法生育,希望醫師能幫忙讓男友知道流產對母體的傷害,讓我保住這個baby!」

這種情況並不少見,站在挽回生命的立場,有時還真得配合嚇嚇男方,說流產對女性會造成永久、不可挽回的傷害,設法讓她保住胎兒。只是這樣未免太辛苦,如果最後能得到好的歸宿也就罷了,但現實的狀況常是小孩拿掉了,感情也告吹,或是胎兒留下來,男方卻未負責,因小孩勉強結合的婚姻也常得不到幸福。

許多人費盡心思只為了挽回另一半,A小姐的情況就是這樣。

剛發現懷孕的她,既不想保留胎兒,卻又想做為手段留住男友,就診時說她在性行為過後肚子痛好幾天,而且持續的陰道出血,但事實上這些症狀完全沒有,想讓男友知道她努力想保留,但因為胎兒狀況不好,不得已用手術方式流產,而原因很可能是性生活造成的,希望藉由男友虧欠的心理,達到維持關係的目的。

B小姐的際遇就完全不同,短短兩星期,來看了五、六次門診,未婚懷孕,年齡尚輕的她慌了手腳,雖然與男方家長有數面之緣,不過對方是保守的家庭,一向乖巧聽家裡話的男友也不知所措,直覺認為趕快把小孩拿掉,解決問題,讓一切歸於平靜。

喜歡小孩的她心裡卻很想保留這個小生命,消失了一段時間後,小腹已隆起的她再度進到診間,答案卻讓人為難,超音波顯示是個男生,但她還是決定要把小孩拿掉。我請她男友一起進來,好說歹說的告知拿掉這麼大的胎兒,可能對身體造成的影響。

回診時我原以為事情已無法挽回,但是滿臉欣喜的她卻告訴我,孩子可以留下來了,因為未來的婆婆終於知道她懷孕的事情,加上是個男孩,她把兒子狠狠罵了一頓,氣他為什麼不早把事情告訴長輩,如果小孩真的拿掉了,說不定將來香火就此斷絕。生完小孩後再看到她,臉上明顯豐潤許多,現在她媳以子貴,雨過天青。

上面的例子雖然皆大歡喜,但畢竟客觀因素決定一切,許多時候結局並非如此。愈來愈多有經濟能力的都會女性,希望保留胎兒獨力扶養,也確實能給小孩不錯的教育環境。

聽聞最近衛生署有意修改優生保健法,在墮胎前必須強制思考一段時間,而且得接受諮詢。撇開宗教意識不談,肩負生育及養育責任的母體,擁有主要的生育權或不生育權還是主流,我相信大部分女性都是在不得已的狀況下拿掉胎兒,經濟因素、事業前程、感情糾葛、家庭因素,原因多的讓人沮喪,如何順利孕育下一代,擔子絕不只在女性身上,只願社會多給一些助力,讓想保留胎兒的女性,能夠更勇敢地化為實際行動。

聯合新聞網2006-12-29
墮胎 生命權與自由權的拔河

【聯合新聞網/許惠雯/台北報導】今年是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做出墮胎合法化判決的33週年。反墮胎人士(pro-life)在華盛頓舉辦遊行,途中遇上支持墮胎人士(pro-choice)舉標語抗議。圖片來源:法新社

墮胎問題涉及婦女與胎兒權利之間的拔河,婦女有沒有「選擇」墮胎的權利?胎兒的「生命」權如何保護?墮胎問題之所以爭議不休,就是因為婦女的身體自由權以及胎兒的生命權相互衝突,如何取捨,便成了最大的難題。

支持與反對墮胎者的主張
從死刑、安樂死到墮胎,這三個與生命有關的議題,都脫離不了對「生命」的思考。墮胎的最主要爭議在於,可否經由「選擇」,決定胎兒的出生與否?如果可以選擇,是誰可以選擇?政府又能否限制選擇自由?

反對墮胎者大抵從人道或宗教立場出發,認為生命在受孕之時已經存在,胎兒是在母體中成長的生命體,如果墮胎,與「殺人」無異,像是天主教、佛教皆採此見解。

支持開放墮胎者則從人權、自由等角度考慮,認為墮胎應該要合法化,如果禁止墮胎,反而更增婦女在醫療上的風險;婦女擁有身體自由權,包括選擇是否終止懷孕的自由。

墮胎開放程度 各國寬嚴不一
澳洲生育專家蕭特(Roger Short)曾說:「墮胎就像貧窮,沒有人喜歡,但它始終存在。」從現實面來看,全面禁止墮胎之國家已屬少見,但各國開放墮胎的程度,仍有極大差距。

聯合國《消除對婦女歧視委員會第24號一般性建議》(婦女與保健),是針對《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12所提出的一般性建議,認為各締約國應「盡可能修改定墮胎為犯罪的法律,以撤銷對墮胎婦女的懲罰性措施」。(註:此段內之連結為簡體字)

從法律上來看,各國對墮胎的態度可大致分為兩種:一種是原則開放、例外禁止,例如英國、德國,原則上允許墮胎,但例外設有某些規範,例如限制孕期在幾周以上的婦女或懷孕的未成年少女的墮胎自由;另一種則是原則禁止、例外開放,例如日本、台灣,在刑法中仍設有墮胎罪,但在例外情況下允許墮胎。

各國開放墮胎的理由大致可分為四種,包括:優生、醫學、倫理、社會經濟等因素。目前絕大多數國家皆承認,基於醫學上理由,即為了保護懷胎婦女之生命,可以墮胎。至於是否可根據優生、倫理、社會經濟等理由墮胎,各國則有不同標準,寬嚴不一。從下列我國優生保健法§9Ⅰ六款事由來看,便可清楚看出各種理由之間的區別:

本人或其配偶患有礙優生之遺傳性、傳染性疾病或精神疾病者。→優生理由
本人或其配偶之四親等以內之血親患有礙優生之遺傳性疾病者。→優生理由
有醫學上理由,足以認定懷孕或分娩有招致生命危險或危害身體或精神健康者。→醫學理由
有醫學上理由,足以認定胎兒有畸型發育之虞者。→醫學理由
因被強制性交、誘姦或與依法不得結婚者相姦而受孕者。→倫理理由
因懷孕或生產將影響其心理健康或家庭生活者。→社會經濟理由

台灣將修優生保健法 爭議再起
我國現行之優生保健法已有22年未修改,行政院所提出的修正草案則於200610月送立法院審議,修正草案主要的爭議包括:決定墮胎的已婚婦女之配偶有同意權或被告知權,墮胎前之思考期以及輔導諮商是否應由法律明訂並強制之,應得法定代理人同意始可墮胎之未成年者年齡應否降低。

台灣有關墮胎規定之修法方向
現行法 政院版修正草案 政院修法理由

法律名稱 優生保健法思考期 無規定
輔導諮商 無規定 具強制性 使婦女有機會擁有
醫療機構所提供的資訊

改稱「生育」保健法 「優生」一詞似含歧視身心障礙者之意,故改名。
已婚婦女墮胎 應得配偶之「同意」 應「告知」配偶 尊重婦女身體自主權
3
天 使婦女有緩衝期
以決定繼續或終止懷孕

未成年者應得
法定代理人同意 未成年係指20歲以下
未成年改18歲以下 參照國外立法例

從尊重生命的觀點來看,在孕婦體內的胎兒,應予保護,不該成為追尋自由下的犧牲品。但從尊重婦女選擇的角度來觀察,繼續或終止懷孕與其權利切身相關,不應限制。其實無論是絕對的尊重生命或是絕對的尊重自由,都是不切實際的;如何在其中尋得兩者之間的平衡點,才是一個社會應該追求的。

聯合新聞網2006/12/18
各國有關墮胎相關規範

【聯合新聞網/許惠雯/製表】
各國有關墮胎相關規範
歐盟 歐洲議會2002.7.3通過一項決議案,要求歐盟各國讓墮胎合法化,並且要求歐盟會員國和候選會員國廢除對墮胎婦女的懲罰。該項決議要求歐盟各國致力於讓婦女獲得「合法、安全、方便的」墮胎手術,但是歐洲議會決議對任何會員國並無拘束力。目前歐盟還有四國禁止婦女墮胎,即愛爾蘭、馬爾他、波蘭、葡萄牙。

●瑞典
1970年代中期以來,開放懷胎18周以內婦女免費墮胎,不問原因。但迄今瑞典政府這項政策仍僅限對本國公民和居民實施。

●法國
墮胎並無限制,且可得到政府補助。

●義大利
懷孕90天內,墮胎並無限制。

●葡萄牙
墮胎是非法的,只准許因強暴懷孕、胚胎畸形或是母體有健康威脅情況下,可在懷孕12周以內實施墮胎。

●波蘭
在共黨統治期間開放墮胎,墮胎合法化已有將近40年的歷史,直到1997年才立法禁止任意墮胎。目前只有在婦女懷孕前3個月內,而且是因為被強姦或因為亂倫、胎兒有重大缺陷及對母體構成生命危險時才可以墮胎。

●愛爾蘭
憲法中規定禁止婦女墮胎,除非懷孕出現對母體有重大危害的狀況,包括自殺。而199211月經過公民投票,允許婦女到愛爾蘭以外的國家墮胎。

美國 1973年聯邦最高法院就羅伊對韋德案(Roe v. Wade)判決,認為墮胎權為婦女隱私權之內涵(pro-choice),懷孕3月內可自由墮胎。但此判決一出,引起支持生命者(pro-life)反彈;1989年的韋伯斯特訴生育健康服務部(Webster v. Reproductive Health Services)判決則限縮婦女墮胎權,只要政府規範未達「不當負擔」之程度,應予肯認。1992年之東南賓州家庭計劃組織訴凱西案(Planned Parenthood v. Casey)判決,則判定「配偶告知」規定已達「不當負擔」之程度,誠屬違憲。

各州法律規定皆不同。1973年聯邦最高法院就羅伊對韋德案裁決,使墮胎從此在美國合法化,但多年來支持生命者不斷要翻案,或加強限制墮胎的法律;有34州已立法要求未成年少女墮胎前至少要通知家長,或得到父母同意。

俄國 懷孕12周以內墮胎並無限制,22周以內則有一定條件之限制。

台灣 可在懷孕24周以內實施墮胎。該當《優生保健法》§9Ⅰ六款理由任一項者,例如符合強暴、心理健康、家庭生活、醫學因素等理由者可墮胎。

日本 可在懷孕22周以內實施墮胎。《母體保護法》§14規定,在「繼續妊娠或分娩會在身體或經濟理由上對母體健康造成顯著的傷害」或「性侵結果的懷孕」的情況下可墮胎。

中國 《婦女權益保障法》§51規定,「婦女有按照國家有關規定生育子女的權利,也有不生育的自由」,亦即對墮胎並無限制。但因選擇性別墮胎問題嚴重,《母嬰保健法》§32Ⅱ規定,除非有醫學需要,否則「嚴禁採用技術手段對胎兒進行性別鑒定」,違反者依照《人口與計劃生育法》§36追究其刑事責任。
資料來源:聯合知識庫

聯合報2005-03-05
電影》薇拉卓克替人墮胎 助人或害人?

【聯合報/記者林欣若/專題報導】英國導演麥克李執導的「天使薇拉卓克」,探討的則是極具爭議性的墮胎問題。本片描述50年代一名住在倫敦的婦女薇拉卓克,熱愛家人、對久病的鄰居和年邁的母親都照顧得無微不至,讓身邊的人都可以感受到她的溫暖,視她為天使。然而薇拉卓克卻有一項別人都不知道的祕密工作,她暗中為未婚懷孕的年輕女孩墮胎,而這項在她眼中是助人的行為,在法律上卻是傷害他人身體的重罪。

「天使薇拉卓克」凸顯的是,當人性的善與法律的善衝突時,助人反而變成害人,生命的價值在這衝突面下,變得更有商議空間。片中薇拉卓克幫助墮胎的婦女,多是中下階層、經濟弱勢的族群,反觀雇用薇拉卓克當幫傭的富家千金,被強暴懷孕後,可以拿出鉅款尋求安全而合法的墮胎管道。導演麥克李以這樣極為諷刺的對比,要觀眾檢驗所謂人性的善和法律的善,究竟哪一種善才是對生命的尊重。

薇拉卓克 天使或囚犯?

一如麥克李之前的作品「祕密與謊言」,「天使薇拉卓克」承襲麥克李一貫的敘事風格,平靜而樸實,且強調家庭的重要性。

沒有華麗的服裝道具,讓觀眾可以完全聚焦於演員本身的表演,片中每個演員或許在台知名度不高,但絕對稱得上是戲精,資深舞台劇女星伊美妲史坦頓飾演的薇拉卓克,在影片前三分之二,臉上總是充滿溫暖的笑容,宛如天使化身,墮胎行為被揭發後,薇拉卓克遭警方逮捕,她的焦慮和抱歉寫在臉上,情緒轉折內斂卻令人感動,難怪可以在威尼斯影展封后。

其他演員不論是薇拉卓克的丈夫、兒子、女兒、甚至是出賣她的朋友,都沒有亮麗的外在,甚至可以用其貌不揚來形容,那是因為他們賣的本來就不是臉,而是演技,這是一部沒有明星、但絕對是專業演出的電影。

聯合報2004-06-28
RU486
的功與過

【莊曉婷/成大醫院婦產科主治醫師】
又到了暑假時節,RU486這個具爭議性與討論性的藥物又將成為門診諮詢重點之一,以下就來談談RU486

RU486Mifepristone)是一種終止子宮內懷孕的墮胎藥物,它是一種黃體素拮抗劑,而黃體素是懷孕時期維持胚胎免於流產,並存活下來所必需的一種荷爾蒙。

RU486在法國等國家行之有年,在台灣則是近年才正式核准使用,已有很多證據與文獻報告指出,RU486與前列腺素合併使用,是一種安全且有效的藥物流產方法,若在七周以內使用,成功率高達95%。根據文獻報告,九周內的成功率也有八成,但因周數越大,流產所引發的出血量越多,再加上成功率降低,所以一般建議七周之內使用較為安全。

目前的標準用藥方法,是在門診服用三顆RU486,婦女在服用RU486後的一至兩天會開始出血,接下來在服用後的3648小時內回診,服用前列腺素,以誘發子宮收縮,妊娠組織將在服用前列腺素後的數小時或數天內排出。目前也有人報告一些變通的作法,例如RU486只吃一顆或是縮短RU486與前列腺素之間的時間。

RU486所以極具爭議性、毀譽參半,就是因為它的有效流產效果所引發的負面社會效應。以下討論RU486的優缺點。

1.以醫療的眼光來看,RU486合併前列腺素使用,所造成的藥物流產成功率高,流產情形與自然流產相似,如在符合使用條件的情形下使用,可避開與流產手術相關的併發症,例如麻醉的風險、子宮穿孔、子宮腔黏連、骨盆腔感染等等。

尤其對初次懷孕的年輕女性,常在希望成功流產之外,很在意會不會影響將來的生育能力(手術若造成子宮腔黏連,將來胚胎可能不易著床),而藥物流產的作用時間僅是暫時的,目前也沒有報告認為藥物流產會影響將來的懷孕率,所以相對而言,似乎是一個較佳的選擇。

而且,對大多數的婦女來說,跨上手術檯其實是相當令人焦慮不安的。

2.藥物流產之安全有效,必須由合格的婦產科醫師經過詳細檢查,判斷可以使用。而且因為流血時間較長(平均九天),必須聽從醫師指示回診追蹤,一旦發現不完全流產現象,要盡快服藥補強或手術介入治療。

一些駭人聽聞的不成功流產案例,多因未經醫師診斷自行服藥,若在子宮外孕情形下服藥,將會引發腹腔內出血而造成危險。或是自行服藥,不清楚怎樣的出血量與出血天數才正常,已經因為不完全流產導致大出血而不自知,造成重度貧血。

3.因為方便、安全又有效,會不會因為這個藥物的存在,造成大家不在意生命,增加墮胎率?這個問題的答案恐怕是見仁見智,需要大家進一步思考。

相對於人工流產手術,RU486提供早期妊娠流產另一種選擇的機會。不過必須再次強調,藥物流產需遵守的規則繁多,需觀察的流產時間也比較長,想選擇藥物流產的女性朋友,一定要在經過醫師診療,確認可以使用的情況下服用,才能確保安全,而且對醫師交代的觀察細節也需細心遵守,才能達到安全有效的藥物效果。

民生報2006-09-23
RU486
用量 5年成長逾3

【記者薛桂文/報導】墮胎藥RU486在台上市五年,用量已成長三倍多,且據估計,黑市用量是合法產品的一倍半,許多婦女想終止懷孕,RU486已成首選;但醫師提醒,其實這種藥使用禁忌不少,包括有菸癮、併用葡萄柚等,都可能出問題。

衛生署管制藥品管理局的統計顯示,RU486自民國90年核准在台使用,第一年只用了約五萬顆,但到去年,用量攀升到十五萬八千多顆,成長幅度達3.12倍,若以每人使用三顆估計,一年至少五萬多名婦女用此藥墮胎。

婦產科醫師張紅淇表示,RU486對七周以內的懷孕墮胎,效果達九成五左右,不比子宮刮除術差,且無麻醉風險、手術副作用,休息時間也較短,所以,愈來愈多婦女選擇以此墮胎;以他的醫院為例,目前近六成婦女墮胎都用RU486

不過,藥廠估計,合法產品約只佔市場四成,其餘六成都是走私或地下工廠的產品;尤其這種藥在大陸管制不嚴,價格低廉,容易取得,不少黑市RU486都是來自對岸的「含珠停」、「息隱」。

令人憂心的是,儘管黑市RU486猖厥,但五年來,管制藥品管理局只查獲了11家醫院、診所、藥局使用違法產品,網路販售也僅破獲十件,與龐大的黑市用量不成比例。

馬偕醫院婦產科醫師蘇聰賢分析,RU486的地下交易活絡,主要因國內墮胎法規嚴格,已婚者需配偶同意,未成年人也需監護人同意,但許多女性墮胎不敢讓家人知道,無法在正規院所用藥,只好求助地下管道。

其實,RU486的使用規定如此繁複,有其安全考量。和信醫院藥劑科主任陳昭姿就說,RU486曾有引起細菌感染、凝血障礙、敗血症等副作用報告,嚴重者會致命,若是子宮外孕卻以RU486墮胎,更可能大出血而要人命,以往國內便有類似案例。

國外曾有女性每天抽十根菸以上,使用RU486墮胎後,發生心血管休克死亡,所以醫師多提醒,有菸癮者用藥應特別小心;甚至葡萄柚這種女性常用來維持身材的水果,與RU486併用,也會影響藥物代謝,恐致中毒反應,不得不慎。

聯合報2005-07-18
避孕藥與墮胎法 讓女性最感幸福

【聯合報/編譯王麗娟/報導】英國研究發現,避孕措施增加女性接受教育和經濟自主的機會,提升女性地位的功效最為卓著,遠超過其他女權活動。

泰晤士報網站17日報導,根據一項以改變女性命運最大因素為主題的研究,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讓女性最感幸福的是避孕藥和墮胎法,而不是生育權或自由離婚法。

倫敦經濟學院所做的調查顯示,避孕藥與墮胎法帶給女性的經濟利益與幸福感,和取得大學學位相當。

至於其他女權運動,例如提高婦女工作權等,帶給婦女的幸福指數可說微不足道。離婚法的修改雖讓女性不再受到不幸婚姻的禁錮,但有些婦女指出,修法同時產生負面的後遺症。

英國政府打算在國會本會期結束前將婦女的支薪產假提高到12個月,也無益於提高女性幸福指數。

根據報告的作者,倫敦經濟學院的席薇亞•裴齊尼說,女性的生育權雖提高,但這項好處因僱用條件降低而抵銷。公司聘用生育年齡婦女時,會考慮再三。

研究結果係調查1975年以來英國與其他11個歐洲國家的45萬女性而得,是類似研究中最大規模的一個。皇家經濟學會18日一期的「經濟期刊」將刊登研究結果。

避孕權提高後,女性因受到鼓舞,願意花更長時間接受教育,也更願意就業,進而提高收入與生活滿意度。讓女性在避孕上享有自主權,對女性的益處相當於加薪與取得更高學位。

英國1961年准許已婚婦女使用避孕藥,在1960年代的性開放時代,成為醫學進步的助力。享受到新法好處的育齡婦女都認為這是婦女最大福音,其他女權活動因而相形失色。

女性主義學者兼作家碧•坎貝爾說,研究結果證實她們的想法是對的。她說,懷孕是女性的天職以來,女性即一直爭取何時以及如何生育子女的權利,「這是婦女政治的一項歷史使命,剝奪婦女的選擇權,是她們的不幸」。

不過,避孕權不見得對所有人都有利。銀色夫妻布萊德彼特與珍妮佛安妮斯頓分手,據傳原因之一就是珍妮佛怕影響演藝事業而不願懷孕。

此外,反墮胎人士對研究結果也有不滿,指出墮胎是最致命的殺手。

聯合報2006-02-10
閱報小秘書》避孕藥

【聯合報/記者魏忻忻/台北報導】避孕藥的出現,改變了人類歷史。

口服避孕藥利用體內荷爾蒙改變,抑制排卵,並使子宮頸黏液變稠,請精子不易進入,也叫做荷爾蒙避孕法。

避孕藥主要成分是雌激素和黃體素,近來劑量一直降低,但始終可維持一定效果,若正確使用,一年避孕成功率可達百分之九十九以上,最常見的失敗原因是忘記吃藥。

口服避孕藥常見副作用包括嘔吐、惡心、腸胃不適、頭痛、乳房脹痛、體液滯留、體重微增、神經緊張、情緒低潮等,隨研發技術進步,副作用有減少趨勢。但有血栓病史、中風或心肌梗塞徵兆、糖尿病、黃疸、肝功能不佳、胸部或生殖器官癌症、肝臟腫瘤、已懷孕或有懷孕、可能性、授乳者、吸菸婦女,不建議使用。

除了口服藥,荷爾蒙避孕法還發展出避孕貼片、子宮內投藥系統、皮下植入物、陰道環等方法,都是透過荷爾蒙釋放,抑制排卵,達到避孕目的。口服墮胎藥RU486和事後丸也屬於荷爾蒙藥物,前者可以拮抗黃體素,後者則是高劑量黃體素,都以破壞子宮內膜穩定來達成治療目的。

避孕藥問世,讓人類找到了有效的節育方法,使男女追求性歡愉時,免除懷孕恐懼,更讓女性開始對生兒育女有選擇權,降低參與情欲活動的風險,重繪性別、經濟上的角色分野。避孕藥改變了人類的生活,也因如此,從上市之初,避孕藥就引起宗教、社會、生殖科技及女權運動論戰及對話,至今未休。

聯合報/A15/民意論壇2006-12-26
台灣社會 對女性不夠友善

邱連枝/博士生(苗栗市)
西洋歡樂的耶誕氣氛在台灣熱鬧洋溢,但身為女性,近日接連看到「大學生抗議墮胎思考期」、「工商團體反對給薪育嬰假實施」、總統府資政辜寬敏公開表示「穿裙子的不適合擔任三軍統帥」,以及日昨的「系主任性侵女學生案,聲稱你情我願」…,內心卻一點也歡樂不起來。

當美國的民眾早已做好心理準備迎接下一任很可能當選的女性總統出現時,當全世界已有包括德國、紐西蘭、法國、芬蘭、瑞士等十餘個國家的總理或總統等國家領導人都已是女性,台灣的婦權會委員還必須為錯誤的墮胎思考期政策憤而辭職,台灣的婦女團體還必須聲嘶力竭為辜寬敏的言論發起抗議聯署,台灣的女性還必須震懾於企業團體對其工作權的敵意,台灣的年輕女學生捍衛身體權還要被汙衊為自願…,台灣的社會真的對女性友善嗎?

其中不但有男性父權意識形態在其中盤根錯節,更有女性錯誤複製父權迷思而毫不自知的悲嘆。如大力倡議墮胎思考期政策的提案者是一位女性民意代表;大力反對給薪育嬰假實施的包括一位女性工商團體領袖;很有潛力成為下一屆女性總統的候選人,卻只選擇微弱而軟性的言語回應該位男性赤裸的父權言論。更令人擔心的是,整個社會對這種錯誤的言論與氛圍,其反制的力量是如此的薄弱而無奈。

中央研究院曾於二○○三年展開「第四期第三次台灣地區社會變遷基本調查」,其中一項問題是:「未來總統大選中,如果有一位條件適合的女性總統候選人,您會不會投她一票?」表示一定會及大概會的民眾合計百分之六十九點八。顯見台灣社會多數的民眾是反對這種父權主義者的偏執觀點,只是誰能登高一呼,真正為女性發聲?現今在檯面上很難得佔有一席之地的女性政治人物,包括剛獲得勝選被視為女性正義之聲的南部女性新首長在內,為何沒有看到你們出面抗議,你們的聲音在那裡?

美國首任的女議長波洛西日前風光上任,她是道地的天主教徒,但對於捍衛女性的身體權她絕不退縮,儘管違背天主教教義,但她公開言明她支持女性有自主的墮胎身體權。為捍衛人權,在中共領導人胡錦濤造訪美國時公開批判中國大陸的種種不是,這些作為都需要道德良知與勇氣。當擁有權力的女性不為女性的權益振臂疾呼時,當女性也淪為父權意識形態的共犯時,台灣女性如何能站穩腳步向頑強的父權喊話?

聯合報2006/12/27
自主權 不能超越生命權

【聯合報/徐瑞聰/電腦業(桃園市)】廿六日民意論壇「台灣社會對女性不夠友善」一文,將許多問題混弄成一團,我有不同的看法。

殘殺胎兒永遠不代表進步,尊重人權就不能任意殺人,這個邏輯是一致的,這跟父權思想與否搭不上邊,除非是欲加之罪!何況墮胎前的幾天法定思考期,避免事後後悔一輩子,思考期是負責的作法!

否認胎兒為人,當然會認為思考期侵犯自主權,但若胎兒為人,則法定思考就一點都不過分,因為自主權不能超越生命權!當自主權牽涉到他人或自己生命時,就不能說有百分之百的自主權,就如不允許酒駕、騎機車戴安全帽、開車繫安全帶等一樣,自主權是受限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