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荒唐人倫大鬧劇 女獻身還父恩 從此情斷義絕

中時電子報2006-10-10
荒唐人倫大鬧劇 女獻身還父恩 從此情斷義絕

許素惠/雲林報導
你相信有人竟然以父女不倫行為,做為斷絕父女關係的條件嗎?雲林縣就發生一起錯綜複雜的性侵疑雲,女兒要求與父親發生性關係,以此斷絕父女關係,還要求父親立下協議書,從此恩斷義絕,不再干涉她的行動。

雲林地檢署檢察官傳訊這名女兒的母親作證,母親到庭後拒絕作證,但她說,「知道他們有發生關係,當天他們是在賭氣,當時如果女兒不交男友,就不會發生這些事。」檢察官聽了,直呼匪夷所思!這個案子本來是女兒控告父親從小就性侵她。

二十二歲的女兒去年指控父親,從她國小三年級時起,父親便要求替他口交,直到她提告時,至少超過十次。並且從國小三年級暑假開始,以平均一周六、七次的頻率,在住處或爸爸車內性侵她多次,讓她身心受創。

立下協議換取自由匪夷所思她說,最後也是最近一次,發生在去年七月中旬某日凌晨,她再度遭到父親性侵,她實在忍無可忍決定報警,並提出診斷證明、現場照片數張為憑。

全案由斗六警分局移送雲林地檢署偵辦,檢察官原以為是單純的父親性侵女兒的不倫案件,深入調查卻出現令人匪夷所思的情節。

檢察官調查發現,女兒指稱父親會毆打媽媽,並希望父母離婚,她要跟媽媽住在一起,但媽媽因為個性保守,認為離婚是不名譽因此一直忍耐,不願離婚。

女兒成年後,急於想擺脫暴力充斥的家庭,北上桃園工作認識比她大十五歲,肢體殘障的男友,父母得知,都大表反對。

在苦勸女兒離開男友無效後,有嚴重憂鬱症的父親,去年七月氣得親自到桃園把女兒帶回雲林,並限制她的行動,不准她再去桃園找男友和工作。

女兒每天大哭大鬧,還揚言自殺,以死逼父親就範,希望能儘速和男友復合,父女發生嚴重爭執,僵持好幾天。

爭執期間,父親傷心極了,說「我對妳這麼好,妳卻忤逆我。」女兒明知父親有憂鬱症,不能受刺激,卻回以「好,那我『還』你,我們父女從此斷絕關係,你別再干涉我的行動」。

檢方調查,因為彼此關係緊張又嚴重言語衝突,女兒一度有輕生念頭,經多日未眠的僵持,一時賭氣失去理智,身心俱疲的情況下,女兒要求父親立下協議書,在父女發生性關係後,從此斷絕父女關係,所有事情一了百了。

檢察官調查父女發生性關係的情節,傳訊女兒的母親到庭,但她拒絕作證,只說「知道他們有發生關係,當天他們在賭氣,當時若女兒不交男友,就不會發生這些事。家庭原本很平靜。」

原控告父性侵罪證不足免訴由於本案原先是女兒指控父親從小三就開始性侵她,檢察官深入調查有無這些情節,這名父親只承認去年與女兒賭氣發生一次性關係,但否認在女兒小三時就性侵女兒。

檢察官指出,女兒事後出庭證述時,語調沈穩,心境平和還頗有懊悔之意,開庭過程也迴避與父親見面,可見並非事後才迴護父親,加上父女倆供述諸多細節都吻合,因此難以認定父親從小三就性侵她。

檢察官對於這樁錯綜糾葛的家庭關係與情感相當同情,認為「其情應堪憫恕」,加上罪證不足,對於女兒控告父親從小性侵她的案件予以不起訴處分,倒是對於另外衍生父女不倫關係的情節,直呼匪夷所思。

專屬告訴人姑息 亂倫不起訴

許素惠/特稿
有了性關係,沒了親子關係!這樁以「獻身」做為償還父親養育之恩,了斷父女關係的性侵控告案例,實在令人匪夷所思。或許有人會奇怪,父親都承認與女兒發生關係了,為什麼檢察官還諭知不起訴,主因在於「專屬告訴人」並沒有提出告訴。

一般性侵案件屬公訴罪,但性侵直系或三親等內旁系血親,則為告訴乃論。本案父親雖涉及刑法二三○條血親相姦罪嫌,但依二三六條與刑事訴訟法二三四條規定,為「專屬告訴人」的告訴乃論罪。

「專屬告訴人」因涉及法令相異而各有不同。最典型的是涉嫌刑法妨害婚姻及家庭罪,非配偶不得告訴;在此,配偶便是「專屬告訴人」。

此案「專屬告訴人」就是被害人母親、配偶或是其直系血親尊親屬,例如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等,這些才有告訴的權利。被害人是父親的直系血親卑親屬,不在相關規定的「專屬告訴人」範圍之列。

其次,本案女兒已經成年,無配偶,母雖在警察局作筆錄,但未表示要對女兒與丈夫的不倫提出告訴,並拒證述女兒與老公性交行為;也不見被害人爺爺奶奶等直系血親尊親屬發聲,檢察官因此認為要以強制性交罪嫌處分起訴父親,罪嫌尚有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