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愛滋同志張亞輝 擁抱運動 愛與力量的補給

中國時報E1/元氣周報2006/11/28
愛滋同志張亞輝 願做蒲公英 散播愛的種子

【李盛雯/專題報導】他曾做過唱片公司主管,帶過的藝人不計其數,參加心靈成長課程,是他人生的轉捩點,在得到愛滋後,他現身說法,將經驗分享給那些仍在掙扎的人。

張亞輝,一個40歲的男人。他是同志,他是身心靈陪伴工作者,他也是愛滋病患者。

張亞輝這個名字在唱片圈並不陌生。唱片業風起雲湧的年代,阿輝是五大唱片公司的宣傳主管,帶過的藝人不計其數。10年間,他從20歲初出茅廬的小夥子,搖身一變,站在流行工業的最前線,金錢、名利得來容易,心靈卻逐漸空虛。到了30歲,心生「人生無趣、不如來去」的想死念頭。

「在唱片圈10年的日子很豐富,也很虛榮。看了太多的起起落落,我發現,紅了又怎樣?賺錢又怎樣?到最後還不都一樣。」當死亡念頭浮現時,他開始接觸心靈成長課程。他跟著「民歌之母」陶曉清上課,陶姊領著幾個藝人展開心靈探索。

覺醒課程 讓他重新認識自己
1997
6月,阿輝初次嘗試「尋井之旅」;8月,好友姚黛瑋金援兩週12萬元費用,讓他飛到加拿大參加「海文學校」的自我覺醒課程,這是他人生重要轉捩點。

半個月內,他重新認識自己,彷彿脫胎換骨。在那裡,他許下心願,要像蒲公英一樣,將愛的種子帶到每個角落。回到台灣,他積極投入心靈課程,到處上課,「那種感覺就好像剝洋蔥,流淚是必經的過程。每剝開一層,看得更深,也更接近自己的內心世界。」

生命總有驚喜。一直知道自己喜歡男生的阿輝,年少時也曾交過女友,但就是「沒感覺」。身處五光十色的演藝圈,不乏交往對象,卻始終沒遇到對的人,年輕的身體在幽暗的城市中尋找短暫的慰藉,種下日後罹病的遠因。

結束海文課程的那一晚,他遇到生命中佔有重要位置的人──Henry。兩人度過8年時光,熱烈愛過,激烈吵過,終於他體會了深刻愛的關係、上了一堂愛的課程。他說這是上天送給他的禮物,Henry不但是他的伴侶,也陪他走過人生最低潮。

愛滋發病 導致身體變差
「我是被生命推著走。」35歲的一次感冒,真相卻是愛滋病發。剛開始出現症狀時,基於逃避心態他拖了兩個月,後來連走路都喘,他心裡就有數,情況並不尋常。當時他在果陀劇場當宣傳,身體越來越差,終於開口跟醫師說他要驗愛滋。一周後宣判,沒錯,他得了此生最不想面對的疾病,不得不住進台大醫院。

這一住就是1星期,每天還得吞48顆藥物。一起上成長課的好友從國外飛來探望,問他為何要住隔離病房?天人交戰後,他選擇誠實以告,病房裡,兩人抱頭痛哭。這次,死亡不再只是隨口說說,他直接面對死亡威脅,看清死神的模樣。

縱使那時他已上了5年成長課程,照理說對自己應該已經有番認識、很會處理各種難以預測的人生議題,但知易行難,當愛滋來襲,說不怕、不擔心、不恐懼、不沮喪、不消沉,都是不可能的。

但過去5年打下的基礎,讓他在接受愛滋病這件事情上,比其他病友來得快很多,也更坦然。「回首時才發現,那5年瘋狂的吸收、專心的投入、沒命似的上課,原來都是為了生病作準備。」

如果說上課是為了準備,真正生病才是挑戰的開始。在他身心最難過的時候,儘管身邊好友、枕邊伴侶不斷鼓勵支持,他仍舊愁眉不展、惶惶不可終日。直到有一天,他聽到已故好友、歌手張雨生的歌。

那天下午,他一個人坐在屋子裡,怎麼也看不到未來,他無意識地放起音樂,忽然聽到小寶的歌,頓時淚流不止。一次又一次,他聽著張雨生的聲音在告訴他,「我期待,有一天我會回來,回到我最初的愛,回到童貞的神采」,他哭了,「原來小寶留了一首歌給我。」所以他也要「昂首闊步,不留一絲遺憾」。

張亞輝說,生病前,他從未真正意識死亡,不知道生命脆弱,可能今天還好好的,明天就不見了,因為愛滋病讓他領悟了生命的真義。死亡如此靠近,隨時都可能被死神奪走生命,所以更珍惜分分秒秒。

從不隱瞞同志身分及罹患愛滋
生病5年以來,阿輝靠著雞尾酒療法控制病情,如果他自己不說破,旁人是看不出他有愛滋病的。但他偏偏要告訴人們,他不但是同志 ,也是愛滋病患,因為他自己歷經同志和愛滋病患的心路歷程,他願意現身說法,將他的經驗貢獻給那些仍在掙扎的人。

助人,是40歲的張亞輝現階段生活的重心、生命的課題。他不再汲汲營營,不再為了養老而賺錢,他將過去所學,應用在本土的情境中。他開工作坊、帶領讀書會、主持廣播節目、出書;他到監獄、他在社區,無非就是靠著自己小小的力量幫助身陷情緒困境的人走出迷霧,看清生命真相,找到繼續下去的力量。

「心靈課程就像開刀,需要有人陪伴支持,我願意當那個陪伴的人。」這個3歲父母離異、小時候一個人拿著一桶布袋戲人偶,坐在門口自導自演的小男孩,如今長大了。站在不可知的未來之前,他正實現10年前的承諾,做一顆蒲公英的種子,散播愛的力量。

張亞輝的部落格「亞輝的關係探索花園」,網址是http://www.my sss.org/

中國時報A1/要聞2006/11/27
打破禁忌 同志動容 愛滋不怕 路人抱抱

【李盛雯/台北報導】同志愛滋病患張亞輝昨天在西門町挑戰一百個真情擁抱,出乎他意料,半小時內,有一五○個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大方擁抱他。這是台灣第一次由愛滋病患公開發起擁抱活動,愛滋志工們見證這一刻,留下感動的淚水。

三十八歲的小藍是出櫃同志,昨天他看到張亞輝得到那麼多擁抱,他說,這是活生生的感情與勇氣,換作他,一定做不到。「過去大家以為愛滋病人就是病痛、可憐、同志、性工作者的代名詞,刻板印象只會讓病人躲起來。其實愛滋病人也有陽光的一面。」

昨天下午一點不到,十名來自不同NGO(非營利組織)的志工在活動地點西門町擔任「先遣部隊」,走在張亞輝前面發送活動說明。身穿白衣的張亞輝舉著「FREE HUGS FOR HIV/AIDS」(真情擁抱愛滋)牌子走在後面,沿路和明知他是愛滋病患、仍願意對他張開雙臂的人們擁抱。

張亞輝勇氣感動一五○人
一名帶著三歲小女兒的年輕媽媽不但自己擁抱阿輝,也讓小女兒給他一個「小號」擁抱;另一位抱著三個月嬰兒的母親給了阿輝「母子檔」的真情擁抱。幾位育達商職的女學生和假日逛西門町的情侶檔也毫不猶豫的擁抱他。

短短半小時,義工拿的數位相機已記錄一百個擁抱,目標達成。

作家丘引看了本報昨日報導,也到現場為阿輝打氣,還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住在國父紀念館附近的母親帶著報紙到現場,「指名」要幫阿輝加油。

外國老人 對他又親又抱
一對長住在台灣的外國老人除了給阿輝超有力的「抱抱」,還熱情的和他嘴對嘴「親親」。他們說,在美國,人們並不拒絕愛滋病人。

參與整個過程的三十二歲同志Ray感動地直掉淚,他說,他能感受到路人的善意,也體會到被拒絕的滋味,心情有好有壞。

藝術工作者偉杰表示,他在現場並未感受異樣眼光,雖然也有人冷漠走開,但看到男女老少都願意給阿輝擁抱,他非常感動。
(相關新聞詳刊A8)

中國時報A8/社會脈動2006/11/27
真情滿懷 張亞輝:微笑也是力量

【李盛雯/專訪】「很多人雖然沒和我擁抱,卻給了我微笑,那微笑也有很大的力量。」昨天在西門町挑戰「真情擁抱愛滋」的張亞輝,在熟識和陌生的懷抱中,體會到生命的真義。未來十年他要年年上街繼續擁抱。

原本張亞輝要挑戰一百個陌生人的擁抱,沒想到半個小時內,有一五○個人和他擁抱,他感動莫名。十幾年沒見的大學同學,聽到消息來和他相認,到了現場才知道他罹患愛滋病,這場相見變得既驚喜又意外。

原本擔心 可能連三十人都抱不到
原本張亞輝擔心,可能根本抱不到三十人,結果出乎意料之外,在不花一毛錢宣傳的情況下,他得到一五○個大大擁抱,還見到許多默默支持他的朋友,藝人好友李之勤也用行動力挺他。

「其實很多人不擁抱是因為害羞,不是拒絕這個疾病。」抱了一百多個人,張亞輝說,有些人很用力、很支持,有些人輕輕抱、很害羞。對他來說,不同的力度與溫暖,帶給他的都是感動。

但他並非生來就懂得擁抱的力量,真正學會擁抱是最近十年。

真正學會擁抱的力量 是近十年
十年前,張亞輝開始上心靈成長課程,挖掘自己的歷史和內在世界,正視三歲時父母離異帶給他的影響。在加拿大海文學院,初探內心傷口,他哭得像個孩子,一起上課的夥伴紛紛像嬰兒般把他抱在懷中,讓他見識到擁抱產生的療癒力。

五年前他得了愛滋病,歷經沮喪低落,他靠著助人找到生命的意義,現在重心放在陪伴同志與愛滋病患,並帶領本土心靈成長團體。在媽媽團體、監獄團體和社區團體中,他傳遞擁抱的能量,看到許多人藉擁抱改善和家人的關係。

第一次擁抱父親 他感動不已
張亞輝成年後,第一次和父親擁抱是三年前。八十高齡的父親跌了一跤,差點送命,他驚覺再不擁抱父親,可能永遠沒有機會,不斷告訴自己一定要趁父親還在時,好好抱抱他。當時父親已有點神智不清,也不習慣長大後的兒子突然這樣熱情。但父子擁抱讓阿輝激動不已,一旁的家人也感動得熱淚盈眶。

抱了父親後,阿輝去找從小離開他們,另組家庭的母親尋求擁抱。母親愧疚得不斷跟他道歉,阿輝輕聲告訴母親「別再內疚了」,要珍惜此生做母子的緣分與光陰,母親含淚叮嚀:「兒子啊,要好好活下去。」現在,阿輝每次和母親見面都要來個緊緊的擁抱,在擁抱中傳遞對彼此的愛。父親則剛從加護病房出院,老人家四肢已不能動,想要好好擁抱也不可能。

張亞輝鼓勵每個人回家多抱爸媽,不要等到以後來不及。

中國時報A8/社會脈動2006/11/26
《小檔案》擁抱運動 愛與力量的補給

【李盛雯】擁抱的力量有多大,心理治療大師、有「家族治療之母」美譽的維琴尼亞•薩堤爾(Virginia Satir)這樣定義:我們一天需要四次擁抱得以存活、八次得以維持生命,十二次得以成長。

正因為擁抱具有偉大力量,五年前開始,全球各地出現擁抱運動。最早是美國人賈森亨特,因為在母親的葬禮上聽到許多人回憶過去如何從他的母親得到溫暖,他感覺到自己需要借助他人提供的溫暖來克服喪母的悲痛,於是做了個寫著「真情擁抱」的紙牌,走上家門,尋求擁抱,「FREEHUGS」這個有關愛與分享的運動正式蔓延。

今年,一位澳洲男子Juan Mann的在雪梨手舉「FREEHUGS」牌子,得到上萬人的簽名支持,剪成短片、放上網路(http://www.freehu gs.org/),就連大陸北京、長沙,西安、上海,都開始了抱抱行動。

在台灣,同志愛滋病患張亞輝的「愛之抱抱」活動算是「FREEHUG S」的改良版,他要尋求一百個擁抱,還希望連續舉辦十年。

中國時報A8/社會脈動2006/11/26
尋求百人擁抱 下午西門町出發 給我抱抱 愛滋病友挑戰真情

【李盛雯/台北報導】如果在路上遇到不認識的人要求擁抱,你會回應他嗎?如果這個人是愛滋病患,你會被嚇跑嗎?愛滋病患張亞輝今天要在西門町挑戰這個不可能的任務。

四十歲的張亞輝有五年愛滋病史,過去是國際唱片公司宣傳,算是半個演藝圈人士。發病後,他將重心放在關懷同志及愛滋病友團體。陪伴病友的過程中,他看到許多人發病後被家人遺棄,戀人和好友也無情離去,深感愛滋的汙名仍深深烙印在一般人的心中。

張亞輝很幸運,發病後家人朋友一如以往接納他,也沒有人因為他的愛滋身分而唾棄他,但他經常聽到病友因為罹病,家人就準備另一副碗筷隔離以免被傳染,或是叫病友少回家才不會傳染給弟妹,種種對愛滋的誤解,讓他無奈又感概,心生舉辦「愛之抱抱」的念頭。

「大家都知道愛滋病不會透過擁抱而傳染,但又有幾個人真正接受愛滋病患?」為了宣傳這個活動,他重新回到過去熟悉的廣播圈和電視圈,接受主持人訪談的同時,也提出「抱抱」的要求。

張亞輝說,當他對著過去的同伴要求抱抱時,一開始有點尷尬,這才知道擁抱真的需要勇氣。而且他曾是幕後工作人員,主動跟名人合照覺得很不對勁,但為了讓自己一步一腳印的努力留下證明,才漸漸克服心中彆扭。

今天下午一點,張亞輝要高舉「FREE HUGS FOR HIVAIDS」(真情擁抱愛滋)的牌子,從西門町紅樓廣場出發,一路走到西門誠品,沿路詢問遇到的人,是否願意給他一個真情擁抱。

「心情很複雜。我也會害怕,擔心大家不能接受一個愛滋病患,但我告訴自己要堅強,就算被拒絕,我也會尊重對方。」張亞輝說,他要活生生留下見證,讓社會知道,防治愛滋不是拒絕,這樣只會讓愛滋病患躲在黑暗的角落,而是接納,唯有彼此坦白,才能讓愛滋病患走出黑暗,讓身邊的人更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