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生存遊戲 爭議下架

星報/C5/話題倉庫2004-12-25
生存遊戲 爭議下架

記者陳芝宇、曹明正/專題報導

不會有1本漫畫比「生存遊戲」更命苦了。因為內容過於暴力血腥,而不斷被點名批判,在日本,扯上小學女童割喉命案,在台灣,先是被教育界人士砲轟,停售一陣子,出版品分級辦法實行後,又首當其衝,出版社決定回收下架,以後不再出版。看過「生存遊戲」的人,不會否認這部漫畫的血腥內容實在很多,未成年讀者不宜,但是對於那些已經成年、在作品中看到「生存」意義的讀者,他們的權益呢?似乎也被犧牲了。「生存遊戲」無法在台灣「生存」,確實是國內出版界一個嚴肅的議題。

星報/B1/電玩龍捲風2004-11-25
生存遊戲 又下架了
暴力內容引爭議 長鴻決定不發行

記者陳芝宇、李怡芸、曹明正、黃士原/聯合報導

內容備受爭議的漫畫「生存遊戲」將全面回收下架,長鴻出版社表示,這部出到第10集的漫畫,在新的分級辦法之下,將不再出版。長鴻認為「沒有必要為了一部漫畫弄成這樣。」

「生存遊戲」描述中學生相互殘殺的過程,在日本、台灣都引爆爭議,長鴻一度暫停出版,之後在書迷的迴響下又繼續推出。據了解,「生存遊戲」有1集父女亂倫的描繪屢遭點名,被評議單位視為「逾越限制級」,出版品分級辦法實行後,出版類似書籍的業者還可能因此觸犯刑法。

星報/C5/話題倉庫2004-09-30
血腥生存遊戲 田口雅之遭譴

記者陳芝宇、曹明正/專題報導

要說漫畫家被轟得最徹底的,可能是「生存遊戲」漫畫版作者田口雅之。「轟」他的人主要不是漫畫迷,而是社會上的衛道人士。這部改編自小說的漫畫確實很血腥,中學生相互殘殺,腦袋開花、死法悽慘。

「生存遊戲」在台灣被出版品評議基金會狂轟,出版社一度回收,在日本遭遇的壓力更大,除了田口雅之曾經被不少家長抗議,還因為發生了小學女生被割喉事件(兇手愛看「生存遊戲」),而遭到其他漫畫家抨擊,這是不健康的作品。

田口雅之來台時曾表示,他根據小說來創作,用殘酷的畫面來表現,早有挨轟的心理準備,但他想表達的是,人生本來就是一場遊戲,愈殘酷的廝殺愈能對比年輕人的團結和熱血。讀者也分成兩派,支持者覺得這只是漫畫,根本沒什麼,也有人覺得其中的殘酷連成年人都看不下去。

自由時報2004228
「生存遊戲」漫畫被禁

 「生存遊戲BR」漫畫被指控暴力色情,導致出版業者自行回收,續集出版無望慘遭斷頭。電影第一集也僅在金馬影展匆匆一瞥,跟小說版一樣沒人敢引進台灣,結果香港版DVD四下流行,就是大家熟知的「大逃殺」。而第二集在導演深作欣二不幸去世後由其子深作健太接續父業完成拍攝,果然也引起觀眾熱烈迴響,搶下第九名寶座。故事描述某島國施行「新世紀教育法」,挑中某校國三同班學生置於荒島上令其互相殘殺,唯有最後生存之人才得以回歸正常社會。第一集電影上映後曾引起日本國會嚴重關切。

星報/18/視窗活寶2003-12-11
生存遊戲 回收變禁書
長鴻不想賣 日方很錯愕

記者陳芝宇/報導

以國中生被迫互相屠殺為主題的漫畫「生存遊戲」,上個月遭某高中教官檢舉、被媒體大幅報導後,長鴻出版社即全面回收,原本將打上限制級字樣再重新發行,不過出版社最後決定這套書今後再也不賣,日本出版社和作者獲悉後,對此感到驚訝。

改編自小說的「生存遊戲」,曾拍成電影「大逃殺」,漫畫發行2年以來並未引起爭議,漫畫家田口雅之還來台辦簽名會,接受媒體訪問。上個月出版品評議基金會接獲某教官檢舉、召開記者會,抨擊這部漫畫血腥情節之多,卻不標明限制級,第八集的父女亂倫、性交情節最為嚴重,長鴻出版社因此宣布全面回收,標明限制級再售。

不料,就在新聞曝光後,多家書店要求補貨,有不少人對它好奇,也有漫迷想收藏這套「回收品」,讓出版社啼笑皆非,因為在此之前「生存遊戲」的銷售量不好。由於長鴻所屬企業也從事教育書籍的出版,為避免再次節外生枝、傷害形象,長鴻最後決定「生存遊戲」回收後,今後再也不賣。日本秋田書店得知後驚訝不已,也有台灣讀者抗議長鴻讓漫畫「斷頭」,長鴻只得解釋這是國情問題,盼讀者諒解,長鴻出版社表示,未來漫畫分級一定更嚴格。

「生存遊戲」敘述某個倒楣的國中畢業班,被誘騙到小島上,進行生存遊戲實驗,全班同學只能有一個人活下來,學生們被迫互相殺戮,兇殘的手法怵目驚心,過程暴露人性的黑暗面。

2004-06-24/星報/C3/青春探索
日割喉女童 最愛看生存遊戲
麵包超人作者柳瀨嵩 痛批惡質漫畫影響大

記者陳芝宇/報導

創作「麵包超人」的日本漫畫大師柳瀨嵩,近日出席一場活動時,公開抨擊現在的漫畫太惡質。他舉「生存遊戲」為例,批判內容描繪的中學生互相殘殺情節,對孩童感染力太大,長崎發生的小6女生割喉案就是受到暴力作品的影響。

85歲的柳瀨嵩在漫壇德高望重,他的抨擊引發日本媒體關注。柳瀨嵩之所以開砲,是因為61日在佐世保市發生的小6女生御手洗怜美遭女同學割喉事件,案情持續進展,行兇的女同學不僅表明自己的行為跟「電視上伊拉克人殺美國人一樣」,也坦承受到日劇影響。近日警方還發現,她最愛看的書是「生存遊戲」,2個月前還在網路上發表一篇模仿「生存遊戲」的小說,設定某個班級的學生互殺,最後只有一個少女存活。

日本每日新聞(被害女童父親任職的機構)刊出評論,直指女童割喉案和「生存遊戲」的部分情節酷似。而「生存遊戲」有電影、小說和漫畫版,柳瀨嵩也抨擊,這類作品愈來愈多、非常危險,「漫畫應該是健康活潑的刊物。」

「生存遊戲」漫畫第8集的暴力情節,在國內一度引發爭議,長鴻出版社中斷發行3個月,最近又推出第910集,並在封面加註限制級標示。長鴻表示,「生存遊戲」在日本屬青年系作品,卻不是18禁,雖然飽受爭議,漫畫家卻是以警世的嚴肅心情來改編。

支持「生存遊戲」的讀者不少,有人認為它傳神描寫殘酷現實,也有人在它中斷發行期間,向長鴻抗議,甚至揚言要駭掉長鴻網站。不過出版社和讀者幾乎都認為,「生存遊戲」並不適合未成年人閱讀。

聯合晚報/6/大社會2004-06-04
日殺同學案
嫌犯看電視學的

編譯洪伯昌/綜合報導

日本長崎縣小女生殺害同班同學命案,最新調查顯示,下手的11歲小六女學生,因不滿被害人在網路上批評她的新髮型,加上命案前一晚剛看過一齣有謀殺劇情的電視連續劇,才會模仿劇情拿美工刀行凶。

小凶手供稱,她模仿的是531日晚間9時由水野真紀主演的「月曜懸疑劇場:女偵探千鈞一髮(第六集)」,當晚的劇情是5名被害人在路上遭人殺害,2小時的節目共出現8次被害人被美工刀刺殺的血腥畫面。小凶手表示,下手前幾天也想過用其他方法殺人,不過「看完連續劇後,決定用這個方法(美工刀)殺人」。

1日案發當天,小凶手利用午餐時間把12歲被害人怜美帶到一間空教室,先是命令她坐在椅子上,然後從背後以手摀住她的臉,再拿出四天前帶到學校的美工刀往她的脖子上劃下割斷頸動脈,怜美當場血流如注,傷重送醫不治。

聯合報/A14/國際2004-06-03
日小六生殺同學 「她在網路寫我壞話」
小兇手渾身血回去上課 坦承殺人 未滿十四歲不負刑責
小泉:此事遠超越我們想像

編譯朱邦賢/綜合東京二日外電報導

日本長崎縣佐世保一所小學的六年級生御手洗怜美,一日中午吃飯時間,被同班女生用美工刀殺死,加害人與被害人都只有十一歲。加害女生哭訴,「因為她在網路上寫我的壞話,所以我要把她殺死。」消息傳出全國震驚,首相小泉純一郎已呼籲全國家長反省教養孩子的問題。

案發現場血跡斑斑,警方在現場蒐證時,發現被害的御手洗怜美身上有許多刀痕,致命傷在頸部動脈被割斷。

事發時,據說是在中午午休時間,輪值老師準備好孩子的營養午餐,要喊開動時,發現怜美小朋友不在,因此到隔壁幾間自修室去找她,發現另一名小女生滿身是血的跑出來,高喊著「這不是我的血,這不是我的血」。老師發現怜美躺在地板上,滿地都是鮮血,立刻打「一一九」報案。

小兇手殺人後,渾身是血回教室上課,同學才驚覺事態不對。小兇手如今已被拘留,並坦承殺人不諱。警方表示,殺人動機目前正在調查中。

國會一委員會要求小泉評論上述不幸事件,小泉說:「本人也想不透兩名小學女生之間怎麼可能發生殺人事件。此一事件駭人聽聞,遠遠超越我們的想像。認真思考應該如何教養兒女,是成年人刻不容緩的重責大任。」小泉認為,「善盡教養之責,父母親的愛是一大關鍵。」

小泉也批判一些家長不該將一兩歲的嬰兒單獨留在房裡。他說:「從前的想法是,就算孩子哭,也要將他們留在房裡,好訓練他們獨立,這種想法大錯特錯。」

小學女生殺人事件傳出後,日本勢必會重新展開青少年犯罪及犯罪刑責的大辯論。根據日本法律,必須年滿十四歲才可能負起刑責。殺死怜美的兇手一日晚間自動接受偵訊。成人法庭不能起訴她。

一九九七年,一名十一歲的少年被砍頭後,頭顱被懸掛在他就讀的學校大門口。兇手還留下字條給警方。警方原先認為兇手必然是成年人,結果發現兇手只是十四歲的少年。他今年已從感化院出院。在悲憤和恐懼交集下,國會通過將青少年負犯罪刑責的年齡從十六歲降到十四歲。

從此之後,幾乎每隔幾周就會傳出新的青少年重大犯罪案件。儘管如此,統計數字顯示,日本青少年重大犯罪率仍是全世界最低者,殺人案以全球標準而言,在日本還是相當少見。

聯合晚報/6/大社會2004-06-04
日小六慘遭同學割喉

〔駐日特派員張茂森╱東京一日報導〕日本九州長崎縣佐世保市立小學的一名六年級生,一日中午以一般事務用切刀刺殺同班女同學,被害人在兩個小時後不治。

 被刺殺死亡的是日本「每日新聞」社長崎支局長御手洗恭二的十二歲女兒御手洗怜美。

 據調查,今天中午佐世保市立小學六年級的學生正要開動營養午餐的時候,有兩名小朋友未到場,經過尋找後在學校的「學習室」發現御手洗怜美已躺在血泊中,在現場的加害人承認是以事務用的切刀切割被害人的手部與頸部,校方立即通報急救,在救護車抵達之前,被害人已經死亡。

 發生此一不幸事件的佐世保市立小學規模並不大,六年級學生只有三十八人,加害人目前正由警方通告有關單位保護輔導,同時進一步調查事件發生的原因。

 十二歲的女生殺死同班女同學的事件造成佐世保當地的重大衝擊,也成為日本今天晚間的電視頭條新聞。

 另外,日本兵庫縣加古川市內的一名小學五年級女生也在今天上午八時許由住家十五層大樓的第十三層與第十四層中間摔到地面死亡,由於死者在家裡留有厭世的遺書,警方初步判斷此為自殺事件,經調查,疑似自殺的小女生在學校並未有受到欺侮的情形。

聯合報/A14/國際2004-05-27
模仿電影喊殺 踢斷老師肋骨
日本十名中學生看「大逃殺」學樣 攻佔學校播音室鼓動殺戮 昨被捕

東京特派員陳世昌/二十六日電

日本「暴力電影」教父深作欣二生前拍攝以校園暴力為題材的電影「大逃殺」系列(台灣譯「生存遊戲」),竟被東京大田區十名中學生當「教材」,於今年畢業典禮前占領學校播音室,廣播呼籲學生玩殺戮遊戲,這些學生廿六日被警方逮捕。

東京警視廳廿六日逮捕大田都立高校一年級九名學生,及一名專修學校學生,指控他們三月間占領學校廣播室,並對該校老師動粗,一名教師還被踢斷肋骨。

警方調查指出,這十名少年在三月廿二日近午時分潛入他們就讀中學的播音室,還在門口搭起護牆,並在播音室裡放起電影「大逃殺」配樂。

學生接著對各教室廣播「現在開始廝殺!」這些行為幾乎是「大逃殺」的翻版。一名廿四歲的教師出面欲阻止這群學生,卻遭學生踢斷肋骨。

警方說,這些學生先前因擾亂課堂秩序遭到教師制止,懷恨在心,決定報復。學生因曾看過「大逃殺」,天真的想如法炮製,想在「畢業前製造一個前所未有的傳說」。

「大逃殺」由賣座導演深作欣二執導,北野武、藤原龍也、前田亞季等主演,敘述學生間為求生存而互鬥、廝殺到最後一人的故事,票房亮麗,還開拍續集。

深作欣二在去年初續集拍攝期間因癌症病逝,電影最後由他的長子深作健太完成。「大逃殺」一二集因內容太血腥暴力,台灣片商並未引進,只有第一集曾在金馬獎國際影展中播放過。

星報/18/視窗活寶2003-12-05
認同福音戰士 進而痛下殺手
少年弒母 都是漫畫惹的禍?

記者曹明正/報導

「進化的最終結論就是死亡」?日本青年土田博行因涉嫌殺害自己的母親被捕,並在法庭上自述受到「新世紀福音戰士」的世界觀影響,犯下弒親案件。而「妹妹公主」禁播、「生存遊戲」可能被迫回收等事,近日ACG界似乎籠罩在陰鬱的氛圍底下。

122日,設籍日本山形縣米澤縣的土田博行,因為涉嫌謀殺自己的母親而遭到當地警方逮捕,當法官木下徹信詢問他為何犯案時,土田則是回應,因為對於「新世紀福音戰士」中「進化的最終結論就是死亡」感到認同,所以決定殺害自己的母親。

土田博行另外還透露,當初辭掉工作之後,就已經鎖定附近鄰居準備犯案,但是自己的媽媽還是第一個最想要殺害的對象,理由則是如果連親人都下得了手,對於他人當然就可以毫不在乎的施暴。最後土田於今年6月在自宅以木製球棒將母親毆打致死。

由於這起駭人聽聞的案例,「新世紀福音戰士」最近也在東洋引起廣泛討論。其實早年日本也曾經發生過所謂的「宮崎事件」,起因於連續的女童分屍命案,最後警方鎖定一名男子宮崎勤涉嫌重大,最令人訝異的則是他的住處還被起出大量的動漫畫。

宮崎勤坦承受到動漫畫影響犯下罪行,日本ACG界因此飽受社會輿論攻擊,並沈寂很長一段時間,直到「新世紀福音戰士」誕生才重新復甦。根據外界的觀察,在「新世紀福音戰士」中,男主碇真嗣表現出御宅族(OTAKU)最深沉的個性,所以獲得共鳴。

這部擁有「復興日本ACG」不朽封號的名作,如今成為犯案動機,多數人也許感到惋惜,但是看看近期國內發生「妹妹公主」因為亂倫情節遭到禁播、「生存遊戲」描述同學之間相互殘殺而受到學校教官檢舉不妥,或許台灣的ACG界也要仔細的省思。

星報/18/視窗活寶2003-12-18
EVA
小辭典

記者曹明正/報導

御宅族(Otaku
原文是「你家」的意思,解釋的面向很廣,像是暗譏重度的動漫讀者經常足不出戶躲在家中,又因為這些人常擁有更豐富的ACGanimationcomicgame,動畫、漫畫、遊戲)知識,例如背出鋼彈系列族譜、台詞、劇本等,所以用敬語反諷,以GAINAX的大老闆岡田斗司夫為代表。

宮崎事件
1988
8月至12月,日本崎玉縣連續發生3起女童分屍案,19896月類似犯案又在東京出現。19897月警方逮捕兇嫌宮崎勤,並起出大量動漫畫相關資料,其中多數內容為性變態及性虐待、充斥色情的同人誌,與他誘拐女童後,拍下的虐殺錄影帶。

由於宮崎勤是重度的動漫迷,所以媒體將他視為標準的「御宅族」,同時大聲撻伐,日本政府則利用此一事件整頓ACG界,並演變成日後的整肅有害圖書運動。從1990年起,東洋ACG進入長達5年的低氣壓,直到95年「新世紀福音戰士」的播出才重新復甦。

至於原因,外界普遍的講法認為,「新世紀福音戰士」中的男主角碇真嗣與御宅族的人格特質重疊性高是一大因素,彼此都帶有不善於接觸人群、生性懦弱、膽怯、對於自我貶抑的人生態度;碇真嗣的出現,無疑為他們發言,配合他的英雄形象,提供一個假想的抒發空間。

中國時報D4/藝能百家樂2004/01/15
《禁片大觀園》學生被迫參加大逃殺 暴力場面異常血腥

【梁良】
  日本名導深作欣二第60齣作品,也是最後遺作「大逃殺」(Battle Royale),在進入21世紀的第一年,就被指嚴重影響社會風氣,爆發日本國會議員史無前例的「禁映」爭議。深作欣二毫不遲疑地作出連串反擊。他說:

  「我以前的作品一向都出現大量暴力場面,40多年來已被人批評過無數次,但並無損作品的價值,片中學生的互殺行為,令人意識到無意義的暴力是極其無聊的,本片絕對是最有力的反面教材!」

  到底誰是誰非?我們先來看這部電影說些什麼?

  本片根據高見廣春的原著小說改編,演員方面由暴力大師北野武掛帥,加上新人藤原龍也、前田亞季、安藤政信、栗山千明、山本太郎等主演。背景是新世紀開始,日本國家崩壞,整個社會陷入動盪。校園暴力事件異常猖獗,逾千教師先後殉職。失去自信的成年人決定聯同軍政府鎮壓騷亂,通過一條全新法案「新世紀教育改革」(B.R. BATTLE ROYALE縮寫)。

  42名城岩學園的中三某班同學,由班主任北野率領,以畢業旅行為名,騙至杳無人煙的荒島上,被迫參加B.R.大逃殺的死亡遊戲。同學們必須服從下列遊戲規則:為期3天,每人只獲發糧食和一件武器,互相殺戮,不准逃走,最後只准一個人生還回家。每個人需戴著頸箍,監控中心人員可探測其行蹤,違例者頸箍隨時爆炸!這種最原始的生存遊戲令學生們人人自危,每個同學為求生存的真本性徹底表露無遺。究竟誰是盟友?誰又是死敵?友情與信任備受考驗。

  在這樣的故事下,血腥暴力場面遂以血流成河的誇張形式呈現。不過,深作欣二的真意是要挑戰傳統道德,因此在影片裡加入大量的「反建制」意識。如片中的暴力場面都血腥得有點誇張,又刻意配上古典音樂。又如在大逃殺前,一名美女在螢幕上詳細地向同學解說遊戲規則,彷彿他們要參加的是平常就在玩的電腦殺戮遊戲,只不過這一次輸家的代價是要付出自己的生命!

  飾演野蠻老師的北野武,平常就以執導和演出暴力的電影知名,因此他當然能夠認同前輩深作欣二的理念。他還諷刺那些日本國會議員,指他們接收不到片中的訊息,情況好像跳脫衣舞給性無能的人看一樣。

  結果,「大逃殺」通過了日本映倫的審查,在2001年初推出公映,觀眾反應十分熱烈,共吸引215萬觀眾,票房收入31億日元。不過也沒有因此就世界大亂。後來深作欣二籌拍續集「大逃殺2」,正式開拍後因罹患骨癌逝世。他的兒子深作健太決定代父親完成遺作,但完成後反應平平。

  這兩集「大逃殺」在香港均以限制級通過上映,但在台灣還是因為超過了電檢的暴力尺度而無緣面對觀眾。(之153

成言藝術http://www.be-word-art.com.cn/no5/document16.htm
天國與地獄--《大逃殺》的暴力喻言

作者:洪帆

一年之前的2001116日,日本電影《大逃殺》(Battle Royale)在日本和中國香港兩地同時上映。影片在極度血腥暴力而險遭查禁的邊緣上,取得了驚人票房成績。一個月之後,我通過錄影帶看到了這部電影,並先後向國內幾家重要電影學術刊物推介,但得到的一致回答是:該片具有明顯的意識形態方面的錯誤,不宜做宣傳介紹。

一年之後的今天,不知是因d影片盜版碟的大量出現,還是保護我們脆弱心智不受摧殘的護士阿姨忽然覺得毒性過期而放鬆了警惕,紙媒體和網站上終於開始七嘴八舌地說道起來。

談談情,殺殺人

青春從來就是應該用性和暴力來書寫的,否則枉過一生。不過,對我們大部分人來說,從來就沒有那l痛快淋漓的勇氣和肆意張揚的機會,我們只能生活在想象中或是通過其他合法渠道發泄出來(比如像魯迅或李敖或是許許多多自命不凡的文學青年寫文章罵人,寫不出文章又不能拍電影的時候就像波蘭斯基一樣滿屋子"打飛機");然而總有些人是幸運的--就像《大逃殺》中被政府甄選出來參加"Battle Royale"42名中學生,可以在孤島上互相殘殺直到決出唯一勝者。

每個少年都以d自己最懂得愛情與叛逆,而其實只有直面鮮血淋漓的現實,才會真正明白什l是生活。當影片中北野武飾演的教師宣佈遊戲開始的時候,天真的孩子們嚇得抱做一團,這哪里還有半點叛逆小子的瀟灑?另有不自量力的出言質疑被當場擊斃。當別無選擇時,每個人才暴露出自己最真的一面:有的不堪殺人與被殺,與友人或愛人一同自決;有的因愛之名大開殺戒,讓我一次愛/殺個夠;有的以柔弱無助d武器,博得他人同情後趁其不備一招致命;有的根本冷血嗜殺,愈血腥愈快樂;亦有一對戀人相互扶持,最終逃離魔窟……影片在描述少年們自相殘殺的過程中,不斷地展現或回憶他們的愛情,具有相當撼人的衝擊力。不過,結尾留了一個光明的尾巴--最後得救的一對戀人用愛戰勝了殺戮,這反而是無力與Q善的,就像《天生殺人狂》被奧立弗·斯通用道德宣教篡改的後半段;其實,要狠就狠到底。我個人比較欣賞的是前一次"大逃殺"遊戲最後剩下的一對戀人,在遊戲即將結束的時候,兩人愛與絕望地擁抱(因d如果在馬上就要到期的指定時間堣ㄞ鄖M鬥出唯一的勝者,兩人項上的電子環將同時爆炸),然後女生悄悄地首先向愛人開槍了,男生充滿複雜感情地看著心上人,然後義無返顧地向對方連擊數槍,倒在血泊中的女友死在了愛人懷堙A含笑著說出最後一句話:"謝謝你!"在溫室呵護下的愛之花從來就是膚淺與脆弱的;而在矛盾與糾結的怒與殺中殘存下來的、沾滿血污的愛情恐怕才來得更深刻與撼人。

青春本來就不是羊羔,而是和成人世界一樣的野狗。唯一不同的是,披著文明和Q善外衣的後者更加懦弱與可恥。《談談情,跳跳舞》中遊戲規則內的出軌、《失樂園》中同墜鬼蜮的沈淪,都來得不夠痛快;來來,不如一起談談請,殺殺人!

出口·窄門

紀德在小說《窄門》的題記中寫道:"通往天堂的窄門,容不下兩個人。"

影片《大逃殺》最最暴力與恐怖的地方,其實並不在於影像上的血腥與殘忍,而是在撕破生活的血與肉後,暴露出的這個慘白現實。

我們看到一群身穿整潔學生制服、天使一般的中學生在軍方嚴格監控下被迫用最原始的方法弱肉強食,那種震驚與壓迫力確實是令人窒息的。但是,如果我們能夠換個角度,把它當作一個寓言來看,又是相當殘酷的真實。最表層的一種象徵,可以看作是教育升學制度對學生相互殘殺的一種畸形壓迫。每一個經過學生時代的人(尤其在日本、中國等幾個升學競爭殘酷的國家)都可以在影片中找到一些痛苦回憶的折射;因d機會總是有限的,所以幹掉一個對手自己就能多一分出現/生存的可能。討好賣乖、陰險陷害已不再是成年人的專利,如今連小學生(尤其是在老師面前十分得寵的孩子)都仿佛與生俱來地具有這種卑鄙才能,殺人不見血。而被聖賢書本教育成的、不懂殺人利己的、膚淺善良的孩子在步入成人之門後,卻注定要頭破血流。因d我們有美其名曰的"競爭與機遇",因d他們都說"適者生存"。《大逃殺》用血的事實教育我們,不要再心存浪漫幻想了!

而且,善良往往是最脆弱的,在任何一個生死關頭都會被擊得粉碎。古往今來,無論中外,在社會政治非常時期,多少愛人、朋友之間的相互出賣與詆毀才換來卑賤地活著。也許,電影堮z肉強食的殘暴與剷除異己的自私正是每一個你和我的寫照,所以才讓我們墜入無盡的恐懼與空洞之中。暴力其實來自你我胸中最隱秘處,來自每一個從來就不是天使的魔鬼之心。影片最後一幕是兩個逃脫的戀人在警方的通緝下亡命天涯,定格的時候印出了一個詞:"跑吧!"然而誰也不知道,哪里才是真正的出口?而更重要的是:沒有人知道出口那端是天國,還是另一個地獄?

與北野武無關

影片《大逃殺》的國內宣傳,常常打著北野武的名字,仿佛這是北野武暴力電影作品中的一分子;更有人誤解d北野武導演的電影。其實,影片除了用他出演教師角色外,並無其他干系。

《大逃殺》的導演是日本電影殿堂級人物--深作欣二,而全片透露出的暴力風格與殘酷理念也是深作導演一貫標榜與堅持的精神。70年代,深作拍攝了一系列黑幫暴力影片,而且區別於60年代風靡一時的任俠黑幫片的浪漫氣質,他以半紀錄風格的方式將現實的殘酷與暴力"真實"地逼現在觀面前,創立了黑幫片的新類種--"實錄黑幫片"。深作的代表作包括《沒有仁義的決戰》系列和戰爭片《在飄揚的軍旗下》,當然還有那部著名的《虎!虎!虎!》。

深作欣二導演的暴力美學精神曾深刻發了香港導演吳宇森,並經由吳宇森傳到好萊塢,成d新一代暴力電影小子昆汀·塔倫提諾鼎禮膜拜的偶像。

1945年,年僅15歲的深作欣二目睹了日本戰敗的慘烈事實,也許從那一天起他心目中的天國就永遠死去了。這一事件對深作的人生觀與今後拍攝的電影主題{生了深遠影響,他總是喜歡在地獄般殘酷的境況下探討生命的終極意義以及人與獸的兩面。

索多瑪的狂宴

帕索堨圻b影片《索多瑪120天》的集中營堙A做出了一道性虐與屎尿的盛宴。那種讓人不寒而慄的恐懼與極端扭曲的變態也許只有撒旦狂魔才能消受得起。而今天,深作欣二導演苦心孤旨造就的地獄暴力示錄,居然適得其反地成d今天物質天堂狂歡的又一道大餐!

《大逃殺》在2001116日的日本及香港同時上映。影片在日本被列dR-15(十五歲以下人士不准觀看)電影,其中過分激烈的暴力意識及情節引起日本議員特別討論,並曾一度被日本國會議員提出禁播。文部省及有關方面更特別強調要嚴查入場觀。而影片被香港影視處列d三級影片。由於該片內容血腥暴力,香港教育界人士認d該片不適宜在香港上映,他們擔心電影會影響香港青少年,引起校園暴力事件。

但就是這部未上映已事先張揚血腥暴力的《大逃殺》,居然殺出個未來。影片在日本安排於全國最大的20間影院同時上映,其受重視的程度已超過好萊塢大片。首映當天,除上映戲院場場爆滿外,有導演及演員到場參加首映典禮的戲院更是在開場前30分鐘就已經有成千人排隊,而排在頭位的觀竟然早在兩天前的晚上就已經開始等候。影片在日本上演數周,就已吸引近140萬觀入場欣賞,票房突破20億日元,超過上年同期上映的票房冠軍《GTO》一倍,並大有機會打破2000年日本最賣座片《雪茫危機》的25億日元紀錄。由於觀反應強烈,片商破例延長上映檔期,並將上映戲院擴大至全國219間,票房有望衝破30億日元大關。該片在香港上映首周,也狂飆400萬港幣票房。

是不是很悲哀,是不是很諷刺?在物質天堂的暴力/魔力扭曲下,《大逃殺》更像是一個新版街霸遊戲,新鮮刺激地讓未來的主人翁們大呼過癮!

在更大的魔鬼面前,魔鬼即天使

暴力並不可怕,一個不能談暴力、禁止表演暴力的社會才是最暴力與可怖的。請不要相信包括電影在內的藝術,如果表現暴力將是多l的醜陋與危險;她們其實頂多是化妝成魔鬼的小孩或天使!那最大的魔鬼是什l呢?《大逃殺》堣]告訴我們了--那就是政治,"你不正我就治你"的政治。一切道德、教義、善良、愛情在政治前如糞土。
(洪帆 電影理論家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