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變成一個可見的男人

自由時報2004/11/29
掙脫女兒身 兩個男人 暢談變性歷程
〔記者鄭學庸╱台北報導〕性別人權協會昨天舉辦一場跨性別議題座談會,來自美國的「女變男」跨性別運動領袖葛傑密與台灣本地劇場界「女變男」跨性別音樂導演Tim對談,兩人以自身追尋自我、勇敢越界的歷程呼籲社會:「不要再以身體外觀或是他所喜歡的對象,猜測他的性別身份,因為他到底是誰,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葛傑密今年五十六歲、已育有兩位異性戀子女,高中入學時,因為「與眾不同」而被新同學們嘲笑,愛好運動的他和五個大男生競賽爬繩索,最後他雖然不是冠軍,但男生們也開始願意和他接觸,並且教他打球;葛傑密說,從那時候起他就知道,當自己與眾不同時,保護自己最好的方法不是躲起來,而是讓自己的差異性被看見,並且不斷爭取、捍衛自己權益。

心裡愛著女人,卻擁有女人的身體,葛傑密當然曾經自以為是女同志,直到他的第一次性行為結束後,女伴吃驚地告訴他「自己彷彿在和一個男人做愛」,他才同樣訝異地回應對方:「我跟妳一樣驚訝,因為我也認為妳剛才是在跟一個男人做愛。」

身為國內唯一的歌舞劇劇場導演Tim,兩年前的他終於如願動了手術,讓自己成為一個三十六歲的「男人」,Tim說,跨性別的道路很辛苦,因此變性人一定要是全世界最愛自己的人。

中時電子報2004/11/28
女變男 吳心午站出來

修淑芬/台北專訪

國內知名音樂導演、作曲家Tim(吳心午,中間)

今天公開自己的變性過程;他說,自有記憶開始,他就納悶著靈魂裡的「他」被裝錯在「她」的身體裡,於是
36歲那年接受變性手術,終於變「他」。(修淑芬攝)

自有記憶以來,Tim就納悶靈魂的「他」何以被裝錯在「她」的身體裡,這個「他」和老天爺給的「她」互不認識。36歲這年,Tim決定進行變性手術,成為真正「有老二的男人」,從此,他自信自己「活得真實」,他還說,他的「人生才剛開始」。

Tim不是別人,他是國內頗具知名度的音樂導演、作曲家吳心午;在他之前,國內變性人由男變女願意公開道出心路歷程的人不少,但由女變男後的變性人心聲,Tim是第一位發聲者。

今年38歲的Tim,出生於一個富裕家庭,13歲還是「她」的「他」就隻身赴奧地利,並於國立維也納音樂暨表演藝術學院完成學業,擁有作曲、歌舞戲劇製作的雙科藝術碩士頭銜。921地震周年,由知名藝人合唱的「有陽光的地方就有力量」,就是他所譜的曲。目前他正計畫以兒童歌舞劇「強盜的女兒」與「王后的新衣」報名角逐明年的金曲獎。

Tim現在的外表是:下巴留有短短的鬍鬚,嗓音低沉,膚色稍略黝黑,說話邏輯「很男人」,其眉宇間蘊藏一股強勢氣韻,絲毫嗅不出一絲「曾為女兒身的痕跡」。現在的Tim,除了不具自然生孕能力,從裡到外,徹徹底底是個男性,有男兒身還有男兒心,他還有1位陪伴他著從變性手術一路走來的女朋友。

Tim出示他在變性前的照片,原來女兒身的那個「她」,皮膚白皙、氣質清秀,臉蛋彷如電視女主播,相當漂亮。

Tim說,小學二年級那年他曾夢到一幅全家福的畫面,夢中他和妻子、孩子3人,赤身躺在一張床上,氣氛幸福、融洽。所以,打從有記憶以來,他就知道「她」其實是個男人。

17歲那年,當他知道「性別可以改變」後,就決定掌握身體自主權,開始準備變性。2年前,他經過精神科醫師評估是「原發性變性慾」後,於台北榮總進行變性手術,先切除了乳房、子宮、卵巢、內外生殖器,之後進行陰莖重建手術,並定期施打賀爾蒙。

Tim將自己變成FTMFemale to Man)的過程,拍成了紀錄片。變性過程讓他在左小腿上留下一塊目測長約20公分、寬近10公分的暗沉疤痕,這塊疤痕是Tim選擇進行皮膚埋管移植手術,等待長肉、長神經後,用來製作人工陰莖的印記。

要變性,Tim堅持不能光為了變成男人而已,他說,要做就要做到最好的。因此,不同於多數變性人取前臂移植的做法,他選擇小腿肉來做人工陰莖,因為,小腿皮膚較粗糙,較有硬度,製作出的人工陰莖硬度較佳。

當了男人之後,Tim承認經歷過一段尷尬期,還被其他男人取笑「驗貨驗得如何?」面對這樣的反諷,Tim總是回罵「我不用等,你要等」。

作為一位跨性別者,Tim強調,變性前要先問「肩膀扛不扛得起?」如果變性之後還要躲避的話,那乾脆就不要做。Tim還說,「女變男後的世界更艱困,因為,男人的世界是競爭的,比起女人複雜、可怕多了,沒本事就別當男人吧!」

中時電子報2004/11/28
MAN 要花100

修淑芬/調查採訪

FTM(女變男)變性人社群中,變性手術被形容成「男子服役」。唯有服完役,男人才會真正長大,男人味才會出來,於是這當中就會產生所謂「你夠不夠MAN」的較勁,引發「正統」與「不正統」的討論。而,有屌是否才叫屌?變性人Sander認為,跨性別者應採更多元的包容態度。

臨床上變性手術共分3階段。不過在動手術之前,須先取得2位精神科醫師的「原發性變性慾」證明,以及雙親的同意書。手術第1階段是所有性器官的切除,第2階段是人工陰莖/陰道重建手術,這2個階段之間,女變男不宜超過半年;第3階段就是整形。

經費開銷部分,精神評估平均要花24年以上的時間,每次門診約需2千元,健保不給付,檢驗項目包括智力測驗、性向測驗、心理鑑衡等,項目琳琅滿目,已有變性人質疑「有些測驗是否醫院單為賺錢而做的」。統計取得1張變性「通行證」,得先花2萬。

至於第1階段手術花費約要2025萬元,住院時間不長;第23階段又約要3050萬元,這階段的住院耗時達23個月,期間須進出開刀房多次,故變性手術費用高達5080萬元之譜,但Sander說,起碼要準備100萬元,得包括請看護、往後生活開銷等費用。

中時電子報2004/11/28
台灣變性人:無屌非男人

修淑芬/台北專訪

今年25歲的Sander,目前就讀研究所,與Tim一樣是FTM(女變男),也是何春蕤教授「台灣TG蝶園」的成員。他在考上大學那年決定變性,今年初摘除了乳房,接受賀爾蒙治療,下個月即將切除女性內生殖器。至於何時進行人工陰莖重建,Sander說,他還必須存更多的錢。

未來是否要動手術裝置人工陰莖,Sander很困惑。在國外,有的變性人不願意傷害身體,只要自己認同性別是男的,僅採賀爾蒙治療,不願割除任何女性器官。可是台灣變性人很在意有沒有「老二」,似乎無屌者壓根就不被認定是男人,加上戶政機關認定性別的標準就是性器官,所以「有沒有老二」是台灣FTM的夢靨。對於FTM常會被挑釁是「假男人」,Sander不以為意,認為那是很無聊的事情。至於「理想男性」該如何扮演?Sander說,他不要當大男人、不要兩性不平等,更不要父權的遺毒在他身上展現出來。

中央社2004 / 11 / 28
變性人:手術後 如何面對人生很重要

【中央社】(中央社記者徐毓莉台北二十八日電)社會上不少人對變性人投以異樣眼光,國內由女變男的變性人Tim說,多年來因身體與性別錯置而承受痛苦,社會可以不理解,卻希望能予諒解,他也強調,選擇變性手術,事後面對相當重要,除非知道如何面對未來人生,否則不建議進行變性手術。

台灣性別人權協會、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下午舉辦「變成一個可見的男人座談」,會中邀請本身是女變男、曾擔任美國「女變男國際組織」主席的葛傑密Jamison Green,與國內劇場界執導並創作歌舞劇的音樂導演Tim分享心路歷程。

Jamison Green指出,他有著女性的身體但認同男性身分,二十歲出頭時已知道自己大概是變性人,但因當時被社會迷思影響,認為一定是精神有嚴重問題者才會想做變性這種極端事,他也不想因變性而失去現有的社會支援。

過了三十歲後,Jamison Green覺悟到自己永遠不會「長成」女人,認識到必須開始選擇變性程序。

Tim也說,從小就無法扮演活潑美麗的樣子,在性別與身體錯置了三十多年後,他進行變性手術,原本父母並不支持他的選擇,但在他手術出院後,父母接他與家人用餐,公開介紹他的身分,讓Tim相當感動。

Tim表示,選擇變性,讓他可以做自己,社會不應以負面態度看待這些性別錯置者,Jamison Green也說,除了變性人的身分外,他們也可以是音樂家、老師、醫生,可以有許多其他社會身分,社會應該給予一個友善的環境,讓他們可以發揮更多潛能。931128

聯合報2004/11/29
吳心午 女變男 「遲來的解藥」
昨天在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主辦的跨性別座談會上,美國女變男「葛傑密先生」(右)及台灣女變男Tim,訴說變性的心路歷程。記者盧振昇/攝影

【記者朱若蘭/台北報導】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昨天舉辦跨性別座談會,美國「女變男國際組織」主席葛傑密與台灣劇場音樂導演Tim,談述「女變男」心路歷程,他們強調「身體不等於性別」,跨性別挑戰來自變性者本身與社會多元性別認同。

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負責人何春蕤表示,台灣接受變性手術的人數,粗估一千人。但國內不論是家庭、學校,性別教育仍停留男女既定性別認同。

五十六歲、已婚的葛傑密說,他從小在「女身男心」掙扎,直到卅歲他知道自己永遠不可能「長成」女人模樣,於是在四十多歲、得到養父母支持下進行變性手術。他說,每個人在社會都會以不同身分和不同社群互動,男女性別不是身分的唯一選擇。

今年卅八歲的吳心午(Tim)是作曲家也是音樂劇導演,兩年前接受手術「由女變男」。他說十五歲在奧地利學音樂時,讀到一本介紹變性人的書,對於從小到大「超不適應女性生活」、努力束胸遮掩胸部的他,這本書像遲來的解藥。和母親感情至深的Tim說,父母反對他變性,他不忍雙親難過,變性的念頭一直放在心裡多年。

直到四年前,Tim體會生命的路是自己要走,該選擇那條路,他自己決定。於是他返台定居,並開始蒐集變性手術資料,經精神科醫師評估確定為「原發性變性慾症」後,手術切除乳房、子宮、卵巢、內外生殖器,之後進行陰莖重建手術,並定期施打賀爾蒙。

Tim秀出左小腿上長廿公分、寬八公分的疤痕,這是他進行皮膚埋管移植手術,等待長肉、長神經後,用來製作人工陰莖的疤痕。他說,誠實面對自己比身體改變來得重要,但社會歧視、家庭反對,讓跨性別者大多寧願不公開。

廿八歲「男身女心」的小莘,身高一百八十公分,昨天穿著粉紅色的高領毛衣、搭配粉紅色眼影現身說法。

小莘說,從小他就偷穿姊姊衣裙,國小開始穿裙子,國中曾被同學嘲笑是同志,到廟裡拜拜總祈求神明「讓我變成女生」,媽媽每次見到他衣櫃內的女性衣服就丟掉,並哭著罵她「你這樣我怎麼辦?」

小莘說,住鄉下的家人覺得他讓全家丟臉,父親當作沒這回事,母親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退伍後他徹底換穿女裝,目前在電子公司上班。他說,已打定主意,等存足錢、再等兩年精神科醫師評估期,就要接受變性手術。

蘋果日報2004/11/29
劇場女名導 勇敢變男人
告別36年女兒身 吳心午:沒必要偷偷摸摸
【江育翰、黃春菁╱台北報導】「如果肩膀扛不起,沒本事就別當男人吧!」國內第一個FTM(女變男Female to man)的變性人昨天挺身而出,吳心午(Tim)以一向勇敢的態度面對外界的眼光說:「有種作變性手術,就要有種擔!沒必要偷偷摸摸的。」當了三十六年的女人,Tim相信老天爺根本將他的靈魂錯裝在一副身體內,兩年前,毅然決然進行變性手術,當個真正的男人。

博得劇場飆哥美名

Tim(三十八歲)在兒童音樂劇圈裡是個知名的導演、作曲家,兒童歌舞劇《強盜的女兒》及《王后的新衣》是他的新作品,計劃角逐明年的金曲獎。從小接觸戲劇的Tim,十三歲就遠赴奧地利國立維也納音樂暨表演藝術學院留學,擁有作曲、歌舞戲劇製作的雙科藝術碩士,但不僅他的音樂造詣博得美名,他更因坦然面對自己的變性身分,博得「劇場飆哥」的美名。

Tim說,打從有記憶以來,他就知道自己其實是個男人,即便從小在劇團演出時,就面對同齡的孩子挑釁地問他:「妳要演男生還是女生?」他也堅強地回罵:「我要演男生、還是女生干你什麼事?」直到十七歲那年,他知道自己可以改變性別,他便開始準備變性,兩年前經過榮總精神科醫師鑑定確認為「原發性變性欲」,他陸續切除乳房、卵巢、內外生殖器,完成陰莖重建並定期施打荷爾蒙。

母曾以死反對變性

Tim坦承從女人變成男人曾經歷一段尷尬期,但作為一個跨越性別鴻溝者,他很Man地說:「如果肩膀扛不起,沒本事就別當男人吧!」不僅如此,TimMan不僅表現在下巴的短鬍鬚、黝黑的皮膚上,他眉宇之間那種屬於男人才有的強勢,早已充分表現出:「我是個有老二的男人!」

與多數變性者一樣,Tim也歷經了一段痛苦的家庭、心靈革命,十七歲那年,他專程回國告訴父母要變性,結果換來母親拿刀以死相逼的下場。Tim泛紅著眼眶:「我現在最感動地,就是當初最激烈反對的是父母,後來最支持我的也是父母。」他在《強盜的女兒》兒童音樂劇原聲帶便寫下:「過了前半生……終於,我相信,親情是世間最動人的愛情!」

割小腿肉 想做最硬男人

【江育翰、黃春菁╱台北報導】「要做男人就要做最『硬』的」,Tim選擇用小腿肌肉做人工陰莖,就是為了要有「堅實的硬度」。他拉開左小腿褲管向記者表示,這塊長約二十公分、寬近十公分的暗沉疤痕,就是他陰莖的前身。

可隨時勃起

「台灣女變男的變性手術是世界第一,所以我選擇在台灣動手術」,Tim說,不同於一般變性人採用手臂皮膚埋管手術的做法,他以膚質較粗糙的小腿肌肉來取代,為的就是強調它的硬度。他說,在等待長肉、長神經的這段過程中,還將這一切拍成影片,作為重要紀錄。他並且在人工陰莖安裝人工裝備,只要按下按鈕,隨時都能勃起,他拍胸脯說:「我可以比男人還行!」

在臨床變性手術共分三階段,精神評估平均需二到四年,花費約一百萬元,不過在動手術前,須先取得兩位精神醫師的「原發性變性欲」證明,及雙親同意書,不過對於這樣規定Tim相當不以為然。

中時電子報2004-11-28
劇場飆哥 不愛女同志
修淑芬/調查採訪
FTM(女變男)變性人圈中,TimMAN。在劇場界頗有知名度的他,並不諱言自己的變性身分,在這裡,人稱他是「劇場飆哥」。

Tim自信活得真實的竅門,外在與性別不是特別之處,藝術界看重他的音樂長才才是重點。

在海外那20幾年,未變性前的Tim交往過的女友都是異性戀者,其中一位還是法國知名品牌的獨生女。Tim說,那時他曾經懷疑自己是女同志,但不同的是,一般女同志對女體不排斥,他卻相當在意,所以拒絕與女同志交往。

Tim出身富裕之家,已退休的老父曾是某公家機構的高官,母親所具的藝術天份,在國內有一定的知名度。17歲那年他專程從奧地利回國向父母訴說「出櫃」(變性)意願,當時母親拿著刀,以死相逼、無法承受,父親則委婉誘勸「希望拿到學位後再說」。

面對養了30幾年的「女兒」選擇要變成「兒子」,雙親所面臨的難題不在變性後的孩子,而是如何自處於外界的眼光中。Tim建議變性不宜莽莽撞撞,要先有支持你的家人及朋友;如今親友看到今天的他,反而都說「你這樣自然多了」。

Tim是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何春蕤教授所主持的「台灣TG蝶園」成員。Tim認為。外界以異樣眼光來看待變性人,不是外界沒有「愛」,而是一時之間找不到「位置」來認識變性人,所以今天他大方承認變性人的身分,反而可替外界解惑、找到認識變性人的管道。

Tim說,變性不代表低人一等,他獨力奮鬥很久,38歲才開始人生,所以他不能休息,而他存在的價值在音樂,並非變性後的身體。

中時電子報2004-11-28
靈魂裝錯了 女變男 吳心午站出來
修淑芬/台北專訪

自有記憶以來,Tim就納悶靈魂的「他」何以被裝錯在「她」的身體裡,這個「他」和老天爺給的「她」互不認識。36歲這年,Tim決定進行變性手術,成為真正「有老二的男人」,從此,他自信自己「活得真實」,他還說,他的「人生才剛開始」。

Tim不是別人,他是國內頗具知名度的音樂導演、作曲家吳心午;在他之前,國內變性人由男變女願意公開道出心路歷程的人不少,但由女變男後的變性人心聲,Tim是第一位發聲者。

今年38歲的Tim,出生於一個富裕家庭,13歲還是「她」的「他」就隻身赴奧地利,並於國立維也納音樂暨表演藝術學院完成學業,擁有作曲、歌舞戲劇製作的雙科藝術碩士頭銜。921地震周年,由知名藝人合唱的「有陽光的地方就有力量」,就是他所譜的曲。目前他正計畫以兒童歌舞劇「強盜的女兒」與「王后的新衣」報名角逐明年的金曲獎。

Tim現在的外表是:下巴留有短短的鬍鬚,嗓音低沉,膚色稍略黝黑,說話邏輯「很男人」,其眉宇間蘊藏一股強勢氣韻,絲毫嗅不出一絲「曾為女兒身的痕跡」。現在的Tim,除了不具自然生孕能力,從裡到外,徹徹底底是個男性,有男兒身還有男兒心,他還有1位陪伴他著從變性手術一路走來的女朋友。

Tim出示他在變性前的照片,原來女兒身的那個「她」,皮膚白皙、氣質清秀,臉蛋彷如電視女主播,相當漂亮。

Tim說,小學二年級那年他曾夢到一幅全家福的畫面,夢中他和妻子、孩子3人,赤身躺在一張床上,氣氛幸福、融洽。所以,打從有記憶以來,他就知道「她」其實是個男人。

17歲那年,當他知道「性別可以改變」後,就決定掌握身體自主權,開始準備變性。2年前,他經過精神科醫師評估是「原發性變性慾」後,於台北榮總進行變性手術,先切除了乳房、子宮、卵巢、內外生殖器,之後進行陰莖重建手術,並定期施打賀爾蒙。

Tim將自己變成FTMFemale to Man)的過程,拍成了紀錄片。變性過程讓他在左小腿上留下一塊目測長約20公分、寬近10公分的暗沉疤痕,這塊疤痕是Tim選擇進行皮膚埋管移植手術,等待長肉、長神經後,用來製作人工陰莖的印記。

要變性,Tim堅持不能光為了變成男人而已,他說,要做就要做到最好的。因此,不同於多數變性人取前臂移植的做法,他選擇小腿肉來做人工陰莖,因為,小腿皮膚較粗糙,較有硬度,製作出的人工陰莖硬度較佳。

當了男人之後,Tim承認經歷過一段尷尬期,還被其他男人取笑「驗貨驗得如何?」面對這樣的反諷,Tim總是回罵「我不用等,你要等」。

作為一位跨性別者,Tim強調,變性前要先問「肩膀扛不扛得起?」如果變性之後還要躲避的話,那乾脆就不要做。Tim還說,「女變男後的世界更艱困,因為,男人的世界是競爭的,比起女人複雜、可怕多了,沒本事就別當男人吧!」

東森新聞報2004/11/29
女變男 音樂劇導演吳心午:一點也不後悔
記者李玫欣、黃介亭/台北報導
我們常聽到的變性人,多半是男變女,不過也有女人想變成男人,國內知名的音樂劇導演吳心午就是個例子,吳心午公開出面,坦承自己是個變性人,一點都不擔心外界異樣的眼光,他說,男人的世界是競爭的,沒本事就不要當男人。

個子不高,染了一頭黃髮,如果不說,你看得出來這個男人,2年前是個女人嗎?

他是吳心午,知名的音樂劇導演,變了性之後,外表、聲音跟一般男人沒什麼兩樣,從小家境富裕的她,就一直幻想當男人,17歲那年知道性別可以改變後,就下定決心,以後一定要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

吳心午還沒變性前的照片,照片中人皮膚白皙,氣質清秀,如今變性成了男人,聲音變粗,長了鬍子,他說,最對不起父母。

好在現在吳心午的父母已經能夠接受他變性的事實,左小腿一道20公分的疤痕,是為了製作人工陰莖所留下的,吳心午說,過程很痛苦,但是這個痛苦,讓他在成為男人後,確定自己絕對可以像個男人,一肩扛起應該負的責任。

TVBS 2004-11-28
女作曲家變男兒身 床上躺3個月
王薇劉頤
知名作曲家吳心午,2年前接受變性手術,從女人變成男人,這一天他等了快20年,才得到父母親諒解,變性手術過程相當痛苦,在床上躺了3個月,小腿留下十幾公分的傷口,但是吳心午說,他的人生現在才開始!

拿著自己變性前的照片,和變性後的身分證,作曲家吳心午說,為了這一張男性身分證,他整整等了36年,小腿上的疤痕,留下從女人變男人的證據。

作曲家吳心午︰「會有一根管子植在這個地方,植大概60天到90天,植完了之後,就是最後整個從軟骨到皮膚組織,變成我們現在的陰莖。」

17歲那年,吳心午發現自己是擁有女人身體的男人,這個消息讓疼愛他的母親以死相逼,無法接受,但最後最支持他的,也是父母。吳心午:「父母讓我非常感動的是,他們打電話跟我說,你把衣服穿好,我們去接你出來吃飯,我的父母找了我兄弟姊妹,跟他們的孩子,一個很公開的場合,介紹我是阿伯。」

但是對同樣也想女變男的人,吳心午落下這樣一句狠話。吳心午︰「你有沒有種接受說變性人,對,我是!那怎樣!你有沒有本事接受這件事,還是你手術完之後,偷偷摸摸,人家說你變性,誰說的不是!我不是!有種做要有種擔。」

吳心午說,公開變性過程只是希望社會就算不能理解,也要能夠諒解變性人的存在,而他自己的人生,變性之後才真正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