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觀念平台》我願意.我控訴

中國時報A15/時論廣場2005/12/14
《觀念平台》我願意.我控訴

【朱偉誠】
上星期選戰剛過,台灣各大媒體國際版都出現了一張令人印象深刻的照片:位在泰晤士河畔的英國國會大廈外牆上,投影了一對男男著禮服相攜的巨型圖像,旁邊大大的「I do(我願意)」。原來是英國賦予同志伴侶權的「公民伴侶法」正式生效,從此登記為伴侶的女男同志享有幾乎等同於結婚的種種權利保障。

大家近年來陸續聽聞歐美國家此類消息,大概不覺得英國此舉有何特別。然而對於我這個九○年代曾在英國留學的人來說,卻感到小小的訝異。因為英國的同志政策縱使向來比美國前進,但相較於歐洲而言其實仍嫌保守。

十年前英國的同志平權運動,還在為柴契爾夫人任首相時通過的歧視條款「第二十八條」氣憤不已,爭取平權的重點則在要求同性戀應享有與異性戀相同的法定成人年齡(指有權同意發生性關係的年紀),因為當時英國法律的規定是異性戀為十六歲,同性戀則為二十一歲。英國同運打了多年的仗,先將它調成十八歲,到了兩千年才真正平等,一樣定為十六歲。

沒想到短短五年,英國的同志平權就有了這樣長足的進展。我去網上的同志媒體搜尋,看不到什麼可歌可泣的平權奮鬥歷程,有的只是相關立法一系列程序的文件資料。原來這個法案的諮詢準備工作已經進行多年,我想應該是執政的工黨持續在推動的社會改革的一部分。英國工黨本來就比較支持此類前進開放的社會運動,它的內閣閣員也早有公開的同志,在野時如此,執政後更是堅定完成承諾。

英國社會儘管仍有其保守的一面,但總可以在改善公民生活狀況方面取得能夠接受的妥協方案,之所以名為伴侶而非結婚就是表徵。英國的相關閣員說得好:「有人已經在一起了四十年,就等著這樣的機會,這將使她們的生活大為不同。」

我不得不再次佩服英國人解決實際問題的智慧,看似保守不可動,卻總是穩定地有所改善,使人民不致斷絕希望或訴諸極端。反觀台灣近幾年的歷程,卻是從看似充滿希望到一步步墜入現實的絕望。

兩千年阿扁當選總統,即宣佈要將國際人權法典國內法化,隨後出現法務部所擬的人權基本法草案,天外飛來一筆要賦予同志組成家庭乃至領養子女的權利,一時之間台灣成為國際同志平權矚目的焦點,且依照國外立法程序的發展,以為台灣相關立法已經水到渠成。沒有想到後來該法無疾而終,連行政院會都沒送過,二○○四年阿扁競選連任時同志團體到民進黨部抗議,竟還受到民進黨政治人物的奚落。

實際上台灣同志的處境則不進反退,別的不說,華人世界第一家同志書店晶晶書庫以限制級的方式陳列販售同志情色書刊,竟遭檢方以妨害風化起訴,一審即被判有罪,前一陣子二審宣判仍維持原判決定讞。審判法官不思透過這樣指標性的案件,實際限縮刑法第二三五條關於猥褻荒謬且自相矛盾的規定,竟還以平權為立論基礎,認為同性 戀不該享有與異性戀不同的待遇(照此邏輯,女男平等,女人就不可要求特別保護)。

其他以種種莫名奇妙法條陷同志入罪或加以箝制的例子還有很多,相對於英國同志大聲說出「我願意」,台灣同志只能以「我控訴」來表達心中強烈的抗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