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教會應怎樣看待同性戀?--厲真妮傳道專訪

基督新報事工>人物2005-09-29
關懷同性戀事工 幫助他們走出埃及
教會應怎樣看待同性戀?--厲真妮傳道專訪

這九年間,厲真妮傳道從走出埃及禱告事奉中心到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的事奉,她說,看到個案的成長是最快樂的事。

走出埃及同工今天五月在加拿大參與出埃及全球連盟組織國際會議時與王永信牧師合照。

聖經中,上帝的選民在埃及地被欺壓、被奴役...然而上帝顧念他們,大大施行拯救,使以色列民意識到自己是屬神的子民。「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以下簡稱為「走出埃及」)為基督教輔導中心,堅信以聖經原則,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為立場,幫助不快樂的同性戀困擾者,勇於做上帝賜與的性別角色,並在基督裡享受豐盛的生命。以下是本報記者與走出埃及創辦人厲真妮傳道的專訪。

記:首先,可否為我們介紹一下走出埃及的事工?當初是怎樣從您一個開始,到現在發展成一個輔導協會呢?

厲:我們現在共有五個全職的同工,都是姊妹,我們期望有弟兄能加入我們。事實上依靠我們幾個人的力量,實在沒辦法服侍全球的華人,因為需求實在太大。在全世界共有155百萬同性戀者,而中國大陸占了32百萬(不包括海外華人、台灣和香港)。中國是很大的一塊,但他們根本不可能有幫助同性戀者的基督教事工,我相信神在台灣預備我們,將來可以服侍更多的華人。

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是在2003年開始的,到現在是三年的時間,事實上,輔導協會的前身是走出埃及禱告事奉中心,那是從199610月開始的。那時我在配搭牧會,其實早在我在神學院唸一年級的時候,神已經呼召我了。同時神也呼召彭安美傳道,我們兩個人互相配搭,開始時只是為這個族群禱告,後來越禱告,對同性戀事工的負擔越來越強烈,漸漸也有家屬、過來人、牧者等不同的人加入禱告會,於是我們又成立了小組。

1998年,我到香港的牧鄰教會學習,當時他們有同性戀的小組,我就到那裡受訓,回來後就開始了實驗性的支持小組。到現在我們成為了出埃及全球連盟組織亞太區的一員,而2002年我們也成為台北靈糧堂下面的一個外展事工,所以在國際上和教會上都有了遮蓋,就不再孤獨了。

我覺得走出埃及是一個陪伴同性戀者走出來,為主的緣故,以後可以站出來分享見證,並回到這個族群事奉的事工。這個過程是很漫長的,但是我們希望能告訴眾教會,同性戀是可以改變的,神要我們與教會和機構聯合,一起讓不愉快的同性戀者得到真正的自由,並認識什麼是真愛。此外,神也開了不信主的門,讓我們可以跟老師作師資訓練,教導他們什麼是同性戀,同性戀怎樣形成,神怎樣看待同性戀等等。

記:可否告訴我們台灣社會同性戀的問題和狀況?有什麼因素導致同性戀越來越嚴重呢?

厲:保守估計來說,在中學裡,中學生自稱為同性戀的約有11-14%,在監獄裡約有10%左右,而普遍來講在都會有6%,鄉下的有2-3%,而以全球來講,自稱是同性戀者有10%左右。現在我們主要的工作是幫助台灣78.8%不快樂的同性戀者。

至於台灣的同性戀越來越嚴重,我想是因為台灣社會是跟著歐美走,再加上現在有一些有心人士,在台灣成立同志運動,他們是有組織並計劃的,這一群人散播在大學裡,成立性別人權協會,希望能伸張他們的聲音,打破傳統的價值觀;再加上媒體的大肆報導,讓同性戀這議題全球發燒。另一方面,我們的政黨又覺得如果社會變得更開放的話,會更趨國際化,所以有這樣認同同性戀的趨勢。

記:台灣的教會對同性戀的看法是怎樣呢? 您認為教會有沒有醒覺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

厲:我覺得教會還是沒有我預期中的這樣了解同性戀,他們也不知道應該怎樣幫助他們。大部份教會的態度是知道同性戀這問題,卻漠視這問題的嚴重性,或者他們也不知道該應該怎麼處理。有少數教會會罵他們,趕他們走;但越來越多教會的態度是妥協,表示要尊重他們,他們也認為說,不一定要定他們的罪,他們也是我們的弟兄姊妹,所以他們願意改變是很好,不願意的話也沒關係。也有一些教會是完全認同同性戀,有一些宗派的教義如聖公會和長老會,他們公佈教會認為同性戀不是罪。

記:那教會應該對同性戀抱有怎樣的態度呢?

厲:教會要學會不要冒犯他們,要站在他們的立場去想,嘗試理解為什麼他們會這樣,他們的痛苦是什麼,還有他們的喜怒哀樂,而不是立刻定他們的罪。真理跟恩典是輔導的兩張王牌,但你要知道什麼時候打那張牌。陪伴同性戀者的過程是長久的,每個個案、每個人的生命成長快慢也有不同。教會要在適當的時候指導他們,教導他們真理--神愛你這個人,但不認同你的行為和感情模式。同是也要教導弟兄姊妹學習怎樣對待他們,讓他們有肢體的感覺。

教會裡情緒穩定,感情成熟的人,可以成為他們可以信任、陪伴和代禱的人,必要時教會也可以把他們轉介到我們這裡。另外教會要把他們看成正常人,以相同的態度去帶領他們,其實我們大家都是一樣的,生命在學習怎樣成長,有的人的問題是金錢,有的是家庭,也有的是別的,他們只是情感上出現問題,每個人要學習的功課都不一樣。教會要更開放面對同性戀者,不要關起來,永遠不管和不理這個問題,甚至覺得不會有同性戀者進來自己的教會,所以不作任何的準備。其實其他的問題比如愛滋病、性侵害、變性等,教會也要預備怎樣面對。總而言之,他們來到後就要幫助他們,讓他們回到神的面前,學習真理和恩典。此外,我覺得最重要的是給他們時間去成長。

記:同性戀者最大的掙扎是什麼呢?

厲:我覺得還是情感吧,同性戀的問題是情感的問題,不是性的問題。所有人都是一樣,從小到大都希望有被愛的感覺,而同性戀者通常在最早的時候,缺乏愛、沒有依附感,沒有被照顧或被父母抱的感覺,他們在這方面沒有得到滿足,這些會伴隨著他們成長。到青少年期時很需要別人的認同,但這個時候,如果他們被排斥,或被貼標籤--如這個人很「男人婆」或「娘娘腔」,他們會覺得不被接納;漸漸長大後,這種不滿足感仍會存在。所以女同性戀者可能是跟母親的情感比較疏離的,男同性戀者的話是跟父親較疏離,他們裡面就會有情感的掙扎,很想找回沒有得到過的愛。

其實也沒有那麼簡單,他們的自我形象也是另一個因素,例如我,不能接納自己的身形或外貌的,那我就會去找那些身材很好、眼睛大、皮膚白的人,其實根源是在於我不能接納自己,所以最終是要學會神怎樣看待我,我擁有神兒女的形象。在這個過程中需要一段時間,被神的愛觸模,要學會接納自己。當接納自己後,以後會知道我懂得欣賞別人就好了,不用跟他有親密的關係或性幻想,如果能打破這些迷思,同性戀者可以走出來。所以我想他們最大的掙扎是情感和界限,他們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一個人早期如果沒有好的情感依附,成長中會不斷尋找,如果沒有被完全醫治的話,可能到40-50歲也在找。

記:那麼你們同工做輔導時,面對最大的挑戰是什麼呢?當中有什麼屬靈的爭戰?

厲:第一,我們大部份都是過來人,我們已經走出埃及了,但我們卻在自己最軟弱的那一方面事奉,在服侍的過程中,怎樣避免求助的人喜歡我們,或者我們也可能會喜歡他們,這是個挑戰。如果我們在別的事工事奉,這個困難會減半。所以我們像國外一樣,要建立「領袖的操守與界限」的制度,身為一個領袖,潔身自愛很重要,我們跟團隊和個案的界限要很清楚,同工之間的關係也要很注意,所以需要有一個規範,這個挑戰也是很大的。因為我們有可能會跌倒,所以原則是要在保護自己的情況下,又要能幫助個案。有時我們服侍回家後會很累,剎那間個案會跑到腦子裡,這時有可能有性幻想或不請自來的思想,如果不是在這裡侍奉,就不會有的,所以要馬上把這些思想趕走。

記:那些人適合做輔導員呢?

厲:首先需要有神的呼召,而且要理解同性戀是怎麼一回事,還有神怎樣看待同性戀。他/她不一定是過來人,但是曾經經歷過赦免和饒恕,得到主的醫治或上帝的更新,而且是感情成熟,明白真理的人;此外他/她也要懂得什麼是屬靈爭戰,我想這樣的人可以當輔導員。

記:明年就是走出埃及成立的十周年,回顧這十年,您覺得有什麼值得感恩的地方?

厲:真的是太多了,神可以從無變成有,祂真的是叫死人復活的神,沒有一件事是我自己可以做的。很多時候,我親自經歷神,看到祂在這事工和族群裡很大的救贖,上帝愛同性戀者,祂定意要拯救他們,所以我接受這呼召,這也是我繼續服侍的動力。我覺得過去很感恩的是神差派了很多人來幫助我們,對於我自己來說,最美的是神讓我在服事上,在陪伴他們成長的過程中,我自己也在成長,所以很感謝神。

走過來的十年,我深深感受到神對人的愛是何等的深,祂的愛很深的活在走出埃及裡,如果沒有神,我們什麼都沒辦法,因著神我們才有盼望,耶穌應許我們,信祂的人獲得新生命,且是豐盛的生命。

記:你們明年有什麼計劃? 以後發展的方向又是如何?

厲:我們有三個目標,首先是培訓人才,讓他們成為第一線陪伴的人;另外是資源連結,比如我們開始跟救恩之聲合作,他們將會播出「理性與感性的對白」,我們也跟雙福基金會走生命倫理的路線,在資源上互相配搭;此外,我們也會向企業界的基督徒募款,讓更多人了解和關心這事工。除此之外,我們會做教育宣導,一方面走到外面的機構團體,比如學校做教育的工作,希望教小孩和青少年正確的價值觀。另一方面,也培訓更多輔導員。

至於十周年的活動,我們的重點不是慶祝,而是趁著這時機跟教會和社會更多的連結,讓更多基督徒可以參與。我們計劃舉辦國際會議,明天十月期待邀請王永信牧師來台灣,在教會做宣傳的工作,另外也會邀請出埃及全球連盟組織講員Sy Rogers、執行長Pat Lawrence、亞太區負責人Peter Lane和顧問Dr. Melvin前來主講,屆時我們會邀請新加玻、香港、馬來西亞等地的團體過來,一起參與這國際會議。

記:最後,請告訴我們走出埃及的需要,讓我們能一起代禱和支持。

厲:明年我們希望在七、八月份間培訓更多願意陪伴的人,對象是非過來人,希望這些有心的人可以來接受訓練,我們期待更多的人能投入。此外,我們明年的預算經費是470萬,希望願意幫助的人能夠奉獻;另一方面,我們也很需要眾教會起來為我們禱告,而且在教會裡的專業人士,可以運用他們的專業,例如律師、醫生、心理專家、精神專家等,把我們介紹給別人,如果是老師的話,可以邀請我們到學校演講。

後記:

厲傳道將會在今年10月至明年1月,作個人休息並和家人共聚,她將在12月初到美國東岸參與營會並演講,她期望未來的十年、二十年,無論是事工或人事上都能重新起跑,擺脫試驗性的階段,團隊獲更新後更盡忠的事奉神,帶人走出埃及。

黃肇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