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台灣「人權保障基本法」草案出爐 明定性傾向自由權利不應被歧視

台灣「人權保障基本法」草案出爐
明定性傾向自由權利不應被歧視
【同志新聞通訊社2003-07-25特報】

2001年六月由法務部完成的「人權保障基本法」草案,經過總統府人權諮詢小組三年的研議修正,終於在2003年7月17日第三年度第六次全體委員會議通過了「人權基本法」草案。這項參考各項國際人權公約所擬定的「人權基本法」草案,企圖使我國人權與國際人權潮流接軌;特別是此次的草案新版本除了參照世界人權宣言的基本架構,更引用了較為進步的歐盟基本權利憲章,對同性戀人權的保障,是較2001年版進步且明確的。

在2001年發發佈草案版本出爐的時候,對法律中終於對同性戀有直接提及且正面保障,同志社群雖予以肯定但仍不免感到遺憾,因為草案「國家應尊重同性戀者之權益。同性男女得依法組成家庭及收養子女」的內容,可說對於同志真實處境欠缺基本認識,僅以傳統的家庭關係想像同性戀者需求,完全跳開幾乎所有同性戀者最基本如保障求學、就業的社會權益,抽象的尊重二字,也不足以抵擋整體社會——包括家庭、朋友、同儕乃至軍隊、司法的歧視。

與同性戀人權相關條文如下:「人權基本法」草案2003.7.17總統府人權諮詢小組第三年度第六次全體委員會議通過(綠:條文 藍:說明)第一章 總則第三條 人權平等原則人人應享有之自由及權利,不因出生、性別、性傾向、族群、膚色、基因特徵、容貌、語言、宗教、政治、財富、職業或其他身分,而有所歧視。一、人為自由與權利之主體,任何人之生命,不問其出身、家庭、財富、地位等背景,其價值均相等,人格亦均獨立自主,同受法律保障,才能享受自由與權利之利益。人權之享有應是同等享有,不應個人之特質而有所區別,此為各國際人權條約所肯認。二、參考憲法第七條、司法院釋字第四一0號、第四五七號解釋、〈世界人權宣言〉第一條至第三條、第七條、〈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條、〈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十四條。第二章 公民與政治權利第二十六條 結婚權與組織家庭權人民有依其自由意志結婚與組織家庭之權利。同性男女所組織之家庭得依法收養子女。一、家庭為社會之基本團體單位,應盡力廣予保護及協助,如已達適法結婚之年齡時,其結婚及成立家庭之權利應予確認。婚姻係成立家庭之基礎,有賴於雙方本於獨立自主之意願結合並維繫,故任何人不得強迫他人或未經本人之同意而令雙方締結婚姻。二、同性戀平權保障已漸為世界各國承認,為維護同性戀者人權,爰規定同性男女組成之家庭,得依法收養子女。三、參考憲法第七條、憲法增修條文第十條第六項、〈世界人權宣言〉第十六條、〈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三條、〈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十條第一項、〈歐洲人權公約〉第十二條、〈歐盟基本權利憲章〉第九條。

從同志運動的觀點,2003.7.17所通過的人權基本法草案,相較2001年的版本,可說有長足的進步。在新版本中,我們認為最重要的是第三條「人權平等原則」,裡面清楚的點出對性傾向的保障,免除未來性別是否涵括性傾向的可能爭執。不應對任何人因性傾向而有所歧視,也廣闊地包含了關於同性戀的所有權益的尊重與確立有力基礎。在第二十六條結婚權與組織家庭權第一項,更清楚點出人民可依其自由意志結婚和組織家庭,這裡所指的人民就是所有人,也就是世界人權宣言所使用的「everyone」。從草案第三條的精神,我們非常清楚這個所有人,當然包括同性戀。於是這也清楚表達了同性戀結婚與組織家庭的權利賦予。在第二十六條的第二項,才延伸提及同性男女所組織之家庭得依法收養子女的權利保障。

然而同志族群必須有的認識是,「人權基本法」從草案提出到施行,還要經由行政院院會通過提出正式官方版本、再送交立法院審議通過;目前最受媒體矚目的「廢除死刑」與「同性戀權利」乃至林林總總共五十四條條文,都可能引起巨大的保守反彈聲浪。目前這個立意良善的人權遠景,未來充滿各種變數,它挑戰的是人性中的仇恨、報復和宰制,以及台灣每一個公民的政治意識是否能在人權觀念上動員起來,發展互相影響與自我改造的過程。

我們也更要明白,這個法案雖將是國家人權最高原則,但僅具宣示性效果,即使有幸通過,真正與人民利益切身相關的民法、刑法等等基本法律,還必須逐條加以變革。這些督促法律修正的工作,不論是推動立法、爭取判例、乃至大法官釋憲,都將是同志社群為自己處境共同奮鬥的漫長戰役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