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權運動
跨性別
同志運動與社群
歧視與仇恨犯罪
少年同志與教育
同性伴侶與親權
同志藝文
同志健康
社會事件
名人
 
「愛滋病患催討大隊」成軍?

中國時報社會綜合2000/07/25
「愛滋病患催討大隊」成軍?
愛滋病患討債 掀起風風雨雨

張企群/台北報導

由受刑人再生協會理事長董念台經營的討債公司,昨天與「愛滋病患中途之家」簽訂合約,將提供六個催討專員職務給愛滋病患。董念台指出,希望藉著愛滋病患帶來債務人的精神壓力,達到催討目的,同時提供愛滋病患者一條就業管道。

這項簽約儀式,昨天上午由董念台和愛滋病患中途之家負責人祁家威共同簽訂,討債公司將提供六個催討專員名額,聘請愛滋病患成立「愛滋病患催收大隊」,董念台並捐出五萬元作為愛滋病患者救助基金。

董念台表示,愛滋病的傳染途徑其實相當有限,由愛滋病患前往向債務人討債時,並不會真正傳染愛滋病源,但卻可對債務人產生精神壓力。董念台指出,討債公司以討到錢為目的,就算債務人不在乎上門討債的人是愛滋病患者,與債務人交往對象、生意往來的客戶,也會因此造成心理壓力,對債務人產生疏離感,避而遠之,債務人為顧全大局,就可能因此還錢,討債公司也達到目的。

祁家威表示,目前有很多就業市場對愛滋病患敬而遠之,因此他樂於見到董念台的討債公司提供就業機會,讓愛滋病患走到陽光之下,目前已有許多患者表達願意參加催討專員的行列,「愛滋病患催討大隊」很快就成軍。

張文/台北報導

針對討債公司找愛滋病患催帳,對債務人施以「精神壓力」一事,愛滋團體昨天發表聯合聲明,並譴責業者董念台利用患者當武器,加深社會對愛滋病的污名。由於此事目前並未涉及違法,衛生署對此事不表意見。

愛滋權益促進會、希望工作坊和台灣生命社福協會昨天聯合發表聲明,譴責業者找愛滋病患討債的做法。台灣生命社福協會秘書長湯富國表示,董念台利用一般人對愛滋病的畏懼和誤解,把愛滋病患當成營利武器,對患者相當不尊重。

湯富國表示,董念台之所以找愛滋病患向債務人施壓,是認為他們可給債務人精神壓力,形同認為愛滋病比流氓更可怕,更加深社會對愛滋病的污名化。

他指出,愛滋病患找工作的確有困難,董念台若有誠意提供就業機會,就應該讓他們做單純的討債工作,沒必要讓別人知道他們罹患愛滋病。而且,應該保護他們的隱私,而不是別有居心,用患者的疾病做工具。

對董念台的做法,衛生署認為,只要患者沒有恐嚇債務人或蓄意傳染愛滋病毒給對方,都未涉及違法。但疾病管制局副局長江英隆表示,這項做法目前雖不違法,但爭議性很大,衛生署不便表示意見,以免有「隨魔鬼起舞」的嫌疑。Copyright 2000 China Times Inc.

中國時報論壇2000/07/25
愛滋病患 不宜受聘討債公司

許秀全/北市(中華民國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秘書長)

據報導,愛滋病患將被聘為討債公司的專員,藉由愛滋病對債務人的精神壓力達到討債的目的。據說,已有許多患者表達願意參加催討專員的行列。這是非常荒唐而且不人道的做法,個人認為有必要在此作一些澄清。

一、愛滋病患與愛滋感染者不同,愛滋病患是指感染後天免疫缺乏病毒並且已經發病者,這些患者急需要的是安心治療,不是工作;感染發病期間也不適合做任何工作。

二、感染後天免疫缺乏病毒未發病者稱為感染者;感染者在藥物的控制下,生活與一般人無異。據了解,在台灣的感染者,大多數都能維持原來的工作,不受影響,就業市場不是像報導中所說的「敬而遠之」;感染者在工作中的壓力,是對於自己健康的關心,部分可能因為體力不勝任而轉換職業跑道,但也都能找到適當的工作。

三、利用人們的無知,利用愛滋病毒給債主施加壓力,是不道德的做法,因此而增加多少就業機會,或對於愛滋病患的善意令人懷疑;而另一方面,加重了社會大眾對於愛滋病患的負面評價,這對於長久以來致力於改善愛滋人權的民間單位或愛滋感染者本身而言,是一大打擊。

四、愛滋感染者或愛滋病患絕對需要社會的關懷、尊重;但是這種關懷是以公平對待、保護個人隱私為基礎,絕不是利用愛滋感染者或 愛滋病患的痛處來促成商業目的。我們呼籲,一方面,愛滋病患要拒絕這種工作機會,另一方面,社會各界能以更寬廣的心善待、接納愛滋感染者或愛滋病患,給予愛滋感染者公平的工作機會。Copyright 2000 China Times Inc.

FTV 2000年7月24日
雇用愛滋病患討債 業者受質疑

討債公司的討債手法,又有新花招!有業者成立愛滋催收大隊,雇用愛滋病患上門討債。這會不會造成民眾對愛滋病,有不正確的認知?愛滋病患中途之家負責人祁家威說,這反而能讓政府正視愛滋病患的工作權。愛滋病患中途之家負責人祁家威,收下五萬元,愛滋病催收大隊正式成軍。愛滋病患者,每天到你家門口,告訴你她是怎麼得病的,治療上又有多痛苦,造成裡心理壓力,趕快還錢,這就是愛滋病的討債手法。愛滋病患需要工作,賺取醫藥費,但是在社會大眾對愛滋病還是一知半解的情形下,用社會心裡壓力去討債,對愛滋病患來說,會不會受到更多的歧視眼光。目前愛滋催收大隊,已經有六名成員,日薪是三千元。而在討債公司的門口,我們發現一名前來委託討債的民眾。有需求,才有供給。討債文化,在台灣想消失,恐怕不容易。

報長的話:
啊…今天都在處理積欠的麻煩新聞。這個新聞是經過同事的提醒,說有這樣一件人權上可能有疑慮的事。我聽了也覺得有點誇張,誇張的是:有人真的會因此還錢嗎?我可不是在說無關緊要的笑話。比較可以類比愛滋討債部隊的是另外一個人權議題:馬戲團雇用侏儒表演保齡人球;當有人看著覺得這樣對一個殘障者好像有些不敬的時候,這樣的同情並不能停止侏儒作為一個被認為是殘障者而處處工作被拒所造成的貧窮。相反的如果有人竟然可以把污名顛倒反為被污名者所用,還因此得力壯大,這還真像酷兒精神的實踐,不但值得我們學習,更值得我們反省——為什麼這樣諷刺的事竟然在我們這個社會行的通!
倒是,「弱勢」的人向來就是被踐踏、而不是被恐懼的對象,這是我懷疑有人會因害怕愛滋討債部隊而還錢,相反的也許這些隊員安全堪慮。更沒人會因為同情愛滋感染者而還債,因為需要討債部隊催討的可不會是小錢,還的錢又不歸愛滋感染者。如果真有人還錢,恐怕只不過是害怕討債部隊背後真正的狠角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