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交的數據合法,請繼續! 性別人權協會:文章評論

同志人權
性別文化
情慾解放
跨性別
性工作
愛滋
個人資料保護
女性自主
社運結盟

 

 

首頁文章評論女性自主
 
從一個性侵害案 思索社會對性意願的尊重(2004-03-03)

【新聞聯想】從一個性侵害案 思索社會對性意願的尊重

新聞》被迫口交未趁機咬傷對方 被告判無罪http://home.kimo.com.tw/lgbtnews2004/z02/29-04.html

一名男子被控性侵害女網友,高等法院對案情提出九大疑點,包括口交時未趁機咬被告、原告身上沒有拉扯抗拒的傷、有談到錢、案發前原告曾傳語帶甜蜜的簡訊等等,因而逆轉地院判刑六年的結果,宣判被告無罪。性騷擾和性侵害事件因為往往是在隱密的地點發生,缺乏直接人證、而物證要推斷原告的「意願」也有其困難,所以總是呈現羅生門的現象。但從高院所提的疑點,我們希望能夠提供另一些思考方向。

根據現代婦女基金會的統計,性侵害多半是熟人所為,關係是男女朋友的近三成,發生地點大半在加害人住處、賓館,大大顛覆一般人對強暴案是陌生的壞人所為的想像;而一年三千件強暴案背後隱藏的黑數恐怕有五倍之多,隱忍不敢報案的主因,是在被害過程中大部分身體未遭明顯傷害,導致舉證困難。

從這些實際的數字裡,我們不能不看到性侵害發生時被害人的心理。許多人在遭受性侵害時都會擔心因為不從、抵抗,而受到更嚴重的暴力傷害甚至被殺害;這也是強姦罪為何在民國88年,從「至使不能抗拒」修改為「違反其意願」的原因。婦女團體在教導大眾如何面對性侵害時,也都會建議受害人若在堅定表達拒絕態度之後仍無法擺脫侵害的事實,應虛以委蛇不要正面衝突,再趁機脫逃求救以減低傷害。去質疑被害人抵抗得不夠頑強、以致身上沒有足夠明顯的外傷,其實是相當殘酷的,更何況要求被害人在勝算不明的情況下,還要反過來攻擊加害人,等於把性侵害被害人的位置又推回民國88年之前。

本案被質疑的,也包括原告事前狀似親暱、以及事後的態度理性。如果案發前的親暱關係能夠推定性侵害不存在,那麼也就等於否認了約會強暴、甚至夫妻間強暴的真實性,這恐怕同樣是忽略當事人當下的「意願」。性侵害受害人必定會驚惶失措,不可能完成把加害人拉去錄影、把留有精液血漬的證物藏起來等積極蒐證的動作,這樣的假設也是不太適當的,難道我們不是一直在鼓勵所有性侵害受害人展現機智和理性,怎會反讓她「聰明反被聰明誤」?至於「談到錢」的動機,私下和解或謀求金錢的補償,也算一般人迴避興訟常見的方式,應該無損犯罪與否的事實。

動機被社會質疑、恐懼證據無法取信於人,若更不幸碰到加害人還是已婚身分,再費心留下的證物,最後也可能只證明了雙方有「姦情」,告不成還得面臨被反控「妨害家庭」,這種種不利的情況,都層層阻礙性侵害受害人走司法途徑——不想自取其辱,就得選擇閉嘴。反諷的是,對於說「Yes」的許多兩廂情願的性行為和合意的性交易,社會透過以大批警力和司法資源舉發制裁之,對於說「No」的性侵害受害者卻只能獨自承擔舉證責任和各種質疑;要談人們對性「意願」的尊重,實在可謂沒有什麼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