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交的數據合法,請繼續! 性別人權協會:文章評論

同志人權
性別文化
情慾解放
跨性別
性工作
愛滋
個人資料保護
女性自主
社運結盟

 

 

首頁文章評論跨性別
 
跨性別權益-爭取還是保障的運動反思 2012年十大性權新聞記者會高旭寬發言稿(2012-12-31)

跨性別權益-爭取還是保障的運動反思
◎高旭寬 台灣TG蝶園發言人

 

我們觀察台灣社會對於跨性別議題的態度通常是看媒體如何呈現跨性別新聞事件,並且觀察大眾對新聞的反應,今年十月法拉利姊的新聞從原本很簡單的刮車事件,戲劇性地延伸到「揭露法拉利姊是男兒身」「堅稱百分之百是女人,乾媽戳破謊言」,媒體逼問法拉利姊是否變過性,訪問鄰居友人爆料他以前的名字和過往,要張婷婷現出原形。在用語上以「戳破謊言」來凸顯張婷婷的欺騙行為,好像我們一個人的性別只有出生時的性器官是真,自己努力打造的樣貌和角色是假,過去為人夫為人父是真,現在是單身的小公主是假。

其實我並不認為一個人的過去不能說,只能用隱私權來捍衛,但跨性別朋友會選擇用隱藏和否認的方式打包自己過去的經歷,其實正是因為社會大眾不願意看見每一個人的性別展演是複雜的人為效果,男性化女性化、陽剛陰柔、性感矜持,本來就不是天生自然會長成這樣的,但人們總是幻想著這些經過長時間想像摸索、揣測扮演和磨合實踐的性格是從骨子裡透出來的純真本質,法拉利姊能夠在媒體前堅稱自己是女人,我看見他在捍衛自己的努力和真誠的內心嚮往,反而對比出一般社會大眾不了解自己,不肯面對現實的假猩猩。

另外,我們也看到現在性別平等、尊重多元似乎是社會共識和主流價值,但是我們比較過去的跨性別新聞事件,大眾對於低調承認、楚楚可憐、有心路歷程、奮發向上、被上帝開玩笑、靈魂裝錯身體的跨性別故事,總是充滿同情和支持,希望跨性別的朋友要「對自己有自信啊!要勇敢做自己啊!」尊重弱勢的口號琅琅上口,但是實際上當大家看到法拉利姐這樣自我感覺良好,高調不害臊的自信模樣,反而對她投以一種不屑的眼光。「天啊!她長成這樣,竟然還可以聲稱自己是美女小公主!」咦?大家不是要她有自信?要她勇敢做自己嗎?但是當她真的認真做自己的時候,大家看她又是什麼樣的眼光?

媒體逼問下,張婷婷不但不承認,還高亢的堅持自己是女人,這激怒了大眾。這樣一個不肯收斂又炫富的傢伙實在令人討厭,平常一定也很難相處,因此就開始揭她的瘡疤。有一種自以為替天行道、幫忙修理怪咖的這種意味,說她爸爸是三級貧戶、擺攤賺錢,她媽媽住破房而法拉利姐卻是開名車、變性、揮霍家產,把污名加在她身上,讓她變醜變臭。

明星夢人皆有之,要不然怎麼有一堆人上歌唱節目或選秀節目?但是跨性別者就無法以平常人的姿態愛現愛秀,除非你有過人的容貌和才藝,比如說藝人劉薰愛。過去跨性別朋友用可憐的故事、低調收斂的態度、與人為善的性格、優秀的表現,跟社會中的主流價值交換了憐憫和包容,但是大家並沒有真正從這些故事中看見,我們生活環境中男女截然二分、容不下性別曖昧不明的非正典男女,正是跨性別朋友生存困難的主要原因。大眾號稱尊重跨性別實質上卻只是同情和容忍,在張婷婷身上也現出原形。

過去也有很多高調的、不收斂的跨性別者現身,他們在跨性別社群當中遭遇到很多批判和撻伐。大家會說:「你不是要好好過日子嗎?你不是要大家善待你嗎?那你為什麼要那麼囂張?」在個人層次上,很多跨性別朋友在面對環境壓迫的時候常常用一種低調的、溫良恭儉讓的、甚至是委曲求全的姿態跟環境交換大家的善待,選擇不挑戰主流當然是個人求生存的一種方式,無可厚非,但這種策略並不能改變讓跨性人痛苦的結構,也不太可能扭轉大眾對不男不女的異樣觀感,當你不收斂不低調,當你自我感覺良好的時候,大家是不會容忍你的。

不低調收斂的跨性別者不只有張婷婷,12月初一位還沒動手術、但已經全然是女性外表,也有乳房等女性性癥的男跨女到健身房申請入會,卻遭到業者拒絕,健身房業者說:「你若進入女賓區或男賓區,萬一浴巾掉了,會對其他會員造成困擾」,而消保官和醫療人員都表示「基於維護其他會員的權益,拒絕跨性別者入會並無不法,但不可以拒絕變性完成的男女入會」。

健身房業者和消保官的回應很有意思,這裡有兩個重要的問題,第一,其他會員的權益是什麼?萬一在女賓區或男賓區浴巾掉了會造成什麼困擾?是跨性別者被看見身體會自己覺得不舒服?還是大眾看見跨性別者的身體會覺得不舒服?還是一般大眾被跨性別者看到身體會覺得不舒服?還是女人被男人,或男人被女人看到身體會覺得不舒服?不舒服是因為隱私曝光?還是性慾被刺激?這些含糊不清的不舒服沒有任何對話的空間,也沒有嘗試做任何變通的處理,這種理所當然的負面情緒似乎是社會共識,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是大刀一揮、拒絕就好。

這個現象讓我們覺得非常錯愕而且深感遺憾。回想2008年下半年,內政部通過一個行政命令,就是讓女變男的身分認定只要完成第一階段手術(摘除乳房、子宮卵巢等性腺)就算是完成變性手術。如果以這個標準來看,消保官和醫療人員認為「不可以拒絕變性完成的男女入會」,那不是正好自打嘴巴嗎?像這樣被國家認定是已經完成變性手術,但身體仍然不男不女的人可不可以入會?

1Y0-721 HP0-Y36 50-650 000-538 000-N13 SD0-401 C2040-440 LOT-986 70-410 AP0-001 LOT-802 646-588 TB0-119 1Z1-536 HP0-D06 000-879 642-983 000-215 020-222 GB0-363-ENGLISH

2012年底總統府人權委員會甚至還做了一個提案,希望放寬變性人的身分認定:只要精神科醫生通過評估,不用動手術就可以變更性別身分。這也是完成變性的一個認證。當跨性別者通過身分變更的認證,身體曖昧不明的、有男性和女性性徵同時存在的身體,有沒有資格進入男女二分的性別空間?

其實無論是跨性別、變性人、雙性人、男性女乳、因病切除乳房或陰莖等等各種不男不女的身體早就普遍存在社會上,只是大多數人都先自慚形穢,把性別不正典的身體隱藏起來,沒人出來挑戰現有的空間規範而已。不管是廁所、宿舍、健身房、三溫暖、開放式盥洗室、溫泉裸湯、群體出遊男女分組分房等等區隔,都反映出我們對於性器官和性癥,以及可能引發的性慾有無限的幻想和焦慮不安,究竟性器官會造成男女多大的差異?需要保持多遠的距離才安全?男人女人的身體樣態需要多標準才能共享一個公共空間?大眾對性與性別的禁忌和說不清楚的焦慮情緒一直將跨性別者壓在角落裡無法見天日,是大家該好好面對的時候了,我相信男女截然二分的空間和規範將會繼續受到嚴厲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