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交的數據合法,請繼續! 性別人權協會:文章評論

同志人權
性別文化
情慾解放
跨性別
性工作
愛滋
個人資料保護
女性自主
社運結盟

 

 

首頁文章評論愛滋
 
恐懼揭穿愛滋教育的落伍◎喀飛(2012-09-27)

教師節的呼籲:別讓惡意和恐慌在校園滋長
民間團體聯合記者會發言稿

恐懼揭穿愛滋教育的落伍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 常務理事喀飛

1986年,田啟元因為感染而被台師大拒絕到校上課,被要求以函授方式學習;1994年,輸血感染的澎湖學童,因為媒體曝光遭到同學排擠,上課時教室內僅剩下老師與當事人。這兩個台灣愛滋人權歷史上著名的校園歧視案例,距今已經26年、18年。這次台北市國小老師被黑函檢舉感染愛滋的事件,一樣發生在校園,只是對象從學生轉移到老師,過去是感染者被歧視,現在則是被懷疑感染的人即遭到排擠。捕風捉影、無中生有的劇情竟然都可以製造出如此巨大的恐懼風波,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20年來恐懼不變 愛滋教育徹底失敗
這事件讓我們看到:十幾、廿幾年來,台灣社會、甚至校園裡,對愛滋的恐慌一點也沒有改變,愛滋治療的科技日新月異,醫學研究知識對愛滋的認識早已超過過去,但這個社會卻還停留在20年前,恐懼甚至更嚴重。這充分反映了台灣這20年來的愛滋教育徹底失敗。

學校當局、學生家長、家長團體、教育局,以「維護校園安全」、「憂心學生健康遭到威脅」,逼迫當事人篩檢進行自清、要求調離第一線教學改任行政人員遠離學生,這些荒腔走板、充滿無知與歧視的舉措,全是出自於「隔離就是安全」的思維,恐慌無限放大,卻是悖離愛滋基本常識、荒謬至極。

防疫論述是恐懼根源
「恐慌」是一種集體心態,不是口頭上說「不歧視」就能改變,如果不找出「恐慌」的根源,是不可能改變這種集體心態。

深入探究,包括媒體、警察、校園、社會大眾,整個社會對愛滋恐懼的根本源頭,就是國家衛生主管單位長年以來偏頗、刻板的防治論述-「愛滋很恐怖,感染後人生就完蛋」、「特定高危險族群容易感染愛滋」、「感染愛滋是因為性交氾濫」、「感染者必須懂得自愛,不應該害他人感染」。

當衛生主管機構持續不斷發佈這類思維的各種新聞稿、感染數據、衛教教材,根深蒂固建構了:把「愛滋」、「感染愛滋」、「感染者」視為「無望的絕症」、「道德敗壞者」、「不顧他人死活的復仇者」的刻板印象,連帶產生的對待方是就是「罪有應得」、「揪出害群之馬」、「隔離/遠離以策安全」。檢視現今存在的防疫政策與措施,都可以看見深受這類思維影響的痕跡。

錯誤的論述方向導致深遠且廣泛的影響:感染者變成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恐懼自己變成被唾棄的感染者),愛滋成為恐怖至極令人畏懼想要遠離的疾病(不想認識),社會大眾誤以為這是道德敗壞之人、他者的疾病(和我無關),傳播病毒的責任全在感染者(我不是所以防護責任不在我)……。在感染者和非感染者之間畫下一道深深壕溝,製造了感染者更艱困的社會處境,更把社會大眾推向遠離愛滋的防疫漏洞。

檢討教育 重新定位 以反歧視為目標
「加強愛滋教育」、「不得歧視感染者」是人人都會講的道理,這次連帶頭歧視、處置失當的台北市教育局,也在後來的新聞稿寫出這兩句「口號」。諷刺的是,如果這兩件事如此朗朗上口,怎麼還會發生這次荒腔走板、教育單位帶頭歧視的事件?到底過去的愛滋教育在教什麼?存在什麼問題?

不論是官方的宣導素材,或是學生製作的防治海報/影片,愛滋教育總是停留在「全程使用保險套」、「不要共用針頭」、「蚊蟲叮咬不會傳染愛滋」等最初階的常識卻沒有更多,或是,製造恐性/拒性、表現感染後悔不當初,這類訴求恐嚇威脅的警告劇情。此等衛教方式,無限上綱堆疊了對疾病的恐怖,把性活動道德污名化、空洞化,無視於性社交中複雜細緻的互動內涵,更是把感染者丟向多重污名的深淵。

更明白地說,過去以來的愛滋教育根本不是認識愛滋、認識感染者的反歧視教育,而是複製污名、加深歧視的錯誤教育。如果不檢討這些錯誤又偏頗的教育內涵,反歧視終究只是一句口號,恐慌依然會存在,對防治更是毫無助益。

1Y0-721 HP0-Y36 50-650 000-538 000-N13 SD0-401 C2040-440 LOT-986 70-410 AP0-001 LOT-802 646-588 TB0-119 1Z1-536 HP0-D06 000-879 642-983 000-215 020-222 GB0-363-ENGLISH

恐懼無法產生保護 教育者優先再教育
不論是為了自身或為了學生,恐懼無法產生保護,只會陷入更危險。愛滋教育的目的應該重新檢討、重新定位,以「瞭解感染者處境,看見污名、消除歧視」為教育目標,才有可能消除恐懼,回歸到正確且真實地瞭解愛滋的方向!而最應該優先接受「反歧視」教育的,就是負責主管愛滋防疫工作的衛生主管單位,還有教育主管單位和校園行政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