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交的數據合法,請繼續! 性別人權協會:文章評論

同志人權
性別文化
情慾解放
跨性別
性工作
愛滋
個人資料保護
女性自主
社運結盟

 

 

首頁文章評論同志人權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義工倫倫發言稿☉台灣首度同志處境調查發佈記者會(2012-04-17)

台灣首度同志處境調查發佈記者會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義工倫倫發言稿

大家好,我是倫倫,今年21歲,是個順利活下來的娘娘腔。

娘娘腔這個字,是我小學三年級的同學給我的稱呼,而這個字就跟著我到現在。在我的國中時期,大約是2002-2005年,是我最害怕去回想的歲月,每天一進到班上,男同學對我的稱呼不外乎是娘娘腔、死GAY、死人妖等等,有時候,我的桌子底下會被寫滿髒話跟嘲笑的話,我的東西被偷過、弄壞過,除此之外,當我每次進到廁所時,班上的男同學就會吆喝其他班的男同學一起到廁所外面觀賞我上廁所,在他們眼中,一個像女生的男生怎麼可能可以站著上廁所?於是我每天去上廁所,他們都會聚集在廁所外看我、笑我,後來我受不了,於是躲進了隔間廁所,這樣就可以避免他們的目光,可是,他們開始丟東西進來,起先是夾子、水桶、水,有一次,他們把清潔用的鹽酸潑進來,我真的嚇到了,所以之後我都不敢用教室附近的廁所,我不知道接下來會是甚麼東西潑進來,會不會有更嚴重的事情發生,所以我都盡量在午休時跑到禮堂地下室的廁所上,這樣就不會有人看著我上廁所,也不會有人再丟我東西。我還記得,那時候的課本有教要尊重不同的性別氣質,但教材的四格漫畫只淪落為同學嘲笑我的工具。這段日子,我只能一直裝著我很好、我不會被你們打敗的樣子,繼續過下去,但我真的很痛苦,我好不想上學,為什麼只是比較像女生,就得被笑、被潑鹽酸?而且其他同學也從來沒有挺身而出,只有沉默,全部的事情都只能靠自己去承受。

在去年的這個時候,我跟同學說說笑笑的從宿舍走出來,旁邊有一個大約小學四年級的學生騎腳踏車經過,狠狠的大罵我一聲”娘娘腔”,我選擇忽略他,但坐上公車,從沒因為被欺負而哭的我,回想起以前遭遇過的種種,加上剛剛的事件,我無法克制的大哭了。

我發現這世界並沒有變得更好,連一個不認識我的小學生,都可以肆意的罵我、笑我了,唯一改變的是我這個娘娘腔學會更能去忽略、去習慣這些言語,可是為什麼是我要去習慣這些東西?如果欺負我的人甚至是這個小學生,有因為課程而學會了解、尊重像我一樣的人,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這些事情了?

我很慶幸當初我沒有真的結束自己的生命,我靠我自己的力量活到現在,但是,有多少像我一樣的孩子,此時此刻還因為承受這些痛苦而流淚、甚至放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