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交的數據合法,請繼續! 性別人權協會:文章評論

同志人權
性別文化
情慾解放
跨性別
性工作
愛滋
個人資料保護
女性自主
社運結盟

 

 

首頁文章評論性工作
 
2011十大違反性權事件記者會:周志文、鍾君竺【評社維法修法 性交易專區沒著落 除罪不成娼嫖皆罰】(2011-12-23)

2011十大違反性權事件記者會
2011/12/23
發言稿

評社維法修法 性交易專區沒著落 除罪不成娼嫖皆罰

君竺 日日春協會執行長
 周志文 日日春協會「身心障礙親密關係」小組召集人

君竺:

剛聽灝中評論蘇嘉全老婆看猛男的事情,再來看性交易政策,真是覺得相當荒謬。讓我想到去找國民兩黨立委時,明明這些立委自己對性產業熟悉的很,有的喝花酒、有的藉著非法向業者索賄,但是卻還要通過「娼嫖都罰,特區除外」的法令,真是相當諷刺!

當這個社會不能誠實面對性時,其實會發生很多扭曲的後果。我想起前一陣子在活動中,碰到一位退休的國中女老師,跟我說她非常不同意娼嫖皆罰的法令,我很好奇作為一位女性,為什麼這麼堅定的認為性交易應該合法?她說,因為她曾有一段17年的婚姻,但後來她發現老公是同志,兩人因此分手了,她講這段話時表情非常的平靜,對她老公沒有半點愿懟,她說,因為她認為是這個社會沒法面對性、面對同性戀,才會需要假結婚。同樣的,當這個社會無法誠實面對性交易時,我想起單親媽媽去摸自己兒子性器的新聞,恐怕也是性道德的壓抑、加上法律的打壓入罪,會讓許多人在情慾沒出口時而衍生更多地下化的後果。

所以今天我想邀志文來談,因為當娼嫖都罰時,不僅是底層的性工作者生存被打壓,弱勢性消費者的性權也被剝奪。日日春這兩三年和身心障礙團體開始討論性與親密等主題,志文是日日春「身心障礙親密關係小組」的召集人,請他來和大家分享。

周志文:

大家好,像我這樣的重度障礙者也很想擁有親密關係,可是當我連出家門都無法時我們連接觸人的機會都沒有,想要有穩定的工作來維持我的基本生存時,我發現現實的勞動環境根本就讓我們無法進入,政府沒有提供這些基本的人力支持和穩定的就業時,我們怎麼有機會去追求親密關係?也就是說,當政策沒有對身心障礙者提供足夠支持時,要追求愛情實在太不容易了。

我有一個朋友,因為沒有親密關係但他又有性需求時,他就去找性工作者解決他的需求。以前罰娼,他每次要去解決他的性需求時都要在凌晨1-2點時才敢去,因為他從事賣口香糖的工作,他很怕被警察抓到或萬一被他的客戶看到時,他的客戶會如何看待他這個人呢?社會對嫖客的污名讓他只能在半夜偷偷摸摸的去解決他的需求,而現在新法上路、娼嫖皆罰,讓他解決性需求的管道都被剝奪了,萬一被警察抓到的罰款他可能賣2個月的口香糖都付不起,但真的需要時他還是只能去找性工作者,只是次數變低但不代表他的需要減少了,因為政策逼迫著他們犯法,我覺得很不公平。

在修社維法的過程中我和日日春拜訪了藍綠兩黨,國民黨提出「專區外娼嫖皆罰」,但根本沒有合法的專區。民進黨提出「罰嫖不罰娼」、但又說「身心障礙者其情可憫,可以減免處罰」,這不公平,因為性交易不應該是身心障礙者的特權,而是所有人的人權才對!

大法官釋憲給了政府兩年修法時間,但政府從來沒有邀請性工作者和性消費者、社會大眾共同參與討論政策的制定;就像土徵法修法引起的爭議,當政府為了財團開發,強制徵收土地時,農民連表達反對的權力和空間都沒有。這也是我為什麼要出來推動人民民主參選,因為應該讓人民親身參與切身的政策討論,我希望推動把政策/政治的權力還給人民,不要再讓少數的政客決定多數人的生死,所以我決定要以人民民主的方式參與這一次的立委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