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交的數據合法,請繼續! 性別人權協會:文章評論

同志人權
性別文化
情慾解放
跨性別
性工作
愛滋
個人資料保護
女性自主
社運結盟

 

 

首頁文章評論情慾解放
 
2011十大違反性權事件記者會:王顥中【愛看人妖、猛男的好女人】(2011-12-23)

2011十大違反性權事件記者會
2011/12/23
發言稿

愛看人妖、猛男的好女人

王顥中 ALL MY GAY成員
     苦勞網特約記者


邱毅在政論節目上爆料洪恆珠看「猛男秀」、「人妖秀」
...

我這裡想談一談這個月初國民黨立委邱毅爆料民進黨副總統候選人蘇嘉全的老婆洪恆珠看「猛男秀」、「人妖秀」所引發的事件。

很多人在批判這個事件的時候,用「藍綠惡鬥」、或「性別不平等」的角度來看,不過,我想要指出的是,這兩個角度,其實都無法充分完整地解釋洪恆珠的事件。

首先──是「藍綠惡鬥」,有人認為問題的癥結在於兩黨互相攻堅、批判,所以「猛男秀」、「人妖秀」其實本來也沒什麼,但是在這種惡質的政治環境底下,任何小事情都可能被激化擴大,拿來變成謾罵的素材──的確,我認為這個事件有「藍綠惡鬥」的成份在,然而,藍綠要「惡鬥」還需要其它社會基礎,光是「藍綠惡鬥」本身無法造成這次的事件跟話題。舉例來講,今天如果洪恆珠是去水族館看魚、或者生日派對去看林懷民的雲門舞集,我想再怎麼惡化的「藍綠惡鬥」都很難藉此批評什麼。

第二──是「性別不平等」,這個點特別有趣,特別是,很多人找出邱毅過去曾經反對NCC管制A片的主張(相關報導),認為兩相對照之下,顯示出男人的情慾被肯定、女人的情慾被壓抑(男人可以看A片、女人不能看猛男秀),然而,我認為這個論點在洪恆珠的事件仍然有些失焦,因為,如果今天換作是蘇嘉全跑去看「鋼管辣妹秀」,我們大概很難想像邱毅不開罵。

所以,這是為什麼今天「性權」記者會上,我想重提洪恆珠的事件,因為它很尖銳地指出了一個關於「性」的議題。


該集政論節目的處理充斥了馬賽克,彷彿這些畫面真的非常恐怖
...

不過是一件藍色的內褲
...

我們可以回顧一下1217號的〈2100全民開講〉,去看看該集節目是怎麼處理的,首先,完全不必感到意外的是,「人妖」跟「猛男」都被打上馬賽克,好像被觀眾看到是很可怕的事一樣,這件事情我們已經很習以為常,因為近年來我們的媒體早已經充斥著大量的馬賽克──這也不能看、那也不能看──我自己印象特別深刻的是,情人節同性戀團體舉辦街頭親吻活動,竟然也能被打上馬賽克。

從這裡,我們至少可以可見──媒體跟社會對於不同的「性」是差別待遇的,例如喜歡林志玲、迷戀柯鎮東就可以被善意接受;但是,你公開迷戀人妖、猛男,就會被污名化,覺得你噁心變態不知道自制等等…。或者,在家中得到情慾滿足、性滿足,可以被接受(就連邱毅都同意你有在家看A片的自由),但是若膽敢「公然猥褻」甚至「聚眾淫亂」,即便沒有侵犯任何人的權利自由,還是觸犯這些假開明派的大忌。

上面我是在批判對「猛男秀」、「人妖秀」大驚小怪的邱毅、李濤,以及隨之起舞的許多藍營政客名嘴。因為我們肯定每個無論是對「猛男」、「人妖」、「林志玲」、「柯鎮東」的迷戀、情慾,都應該被平等看待、對待。

後面我想談一談勞動的的部份,也就是從事「猛男秀」、「人妖秀」的工作者。我想舉一個例子,洪恆珠的事情過後,按照過去的經驗來講,應該立刻就會有很多婦女團體跳出來抨擊邱毅是沙文、沙豬等等的;但很有意思的是,台灣婦女團體竟然隔了很久很久都沒有動作,我自己認為因為這涉及了情慾消費的議題,所以讓這些長期打壓情慾工作、性產業的婦女團體角色非常尷尬。

1213號,婦女新知的黃長玲教授在中國時報投書〈猛男不行,辣妹可以?〉,這個文章大致上講了兩個部分,第一部分就是批判邱毅等人的偽善(男人看展場辣妹可以、女人看猛男秀不行?),針對這類論點應用在洪恆珠事件中的缺陷我前面已經談過了;黃長玲的第二個論點是──「女人看猛男秀」仍然複製了父權邏輯,因為它「與男性消費者(消費女性)所習見的場景,並沒太大不同。」

這個論點顯示台灣部分主流女性主義者的盲點──如果追求「性別平等」,過去都是男人消費女人,今天換作女人可以消費男人了,女性主義者應該非常支持才對,就好像,我們如果不滿性工作普遍是女人服務男人,我們就應該花更多力氣去鼓勵男人從娼。

一廂情願把在情慾展演的正當勞動,看成是被支配的、缺乏沒有自主性的(所以回過頭來說「消費」因此也是不正當的),過去這類人反對娼妓,說妓女都是在「龐大父權體制」底下「被迫」賣淫;那麼,難道猛男販賣情慾也是受同一個「龐大父權體制」支配囉?這道理顯然是說不通的。

這種偏見跟狹隘的視野、對正當情慾勞動的打壓,我們會發現在藍綠兩大陣營中都經常出現,除了這次洪恆珠遭打壓;這次總統選舉中國民黨的「讚妹團」、民進黨的「小英女孩」;或者去年五都選舉時台中胡志強的「Hu's Girl」,不也都被說是什麼「物化女性」嗎?婦女團體及部分女性主義者甚至還經常樂得幫腔呢!

黃長玲在文章中提到「情慾實踐,只要不是異性戀的情慾實踐,對於主流社會而言,最好都是眼不見為淨。」事實上,這句話剛好就指向了她自己,因為主流社會就是看不慣「異性戀正典親密關係」之外的的所有情慾實踐,包含非親密關係中的性、以及情慾勞動的販賣與消費,所以都是「眼不見為淨」,欲除之而後快。cable 电线电缆 wire

因此,這件事情,我希望能夠給政壇帶來一個好的反省,每個人不同的關於性的選擇、偏好、表達、傾向、行為,都應該被保障而且平等對待。民進黨內部一堆政客,平時長期就打壓情慾消費跟性產業,所以這次他們想挺洪恆珠但是自己挺得都心虛,只好拐彎抹角,顧左右而言它;但是我們不會這樣,站在性權的立場,我們要說,看人妖、愛猛男,不只「沒什麼」,甚至是值得鼓勵的好休閒。电线 电缆 铜价格 好女人楷模可以有很多種──不管你要像周美青,為了先生辭去工作,一心一意為丈夫付出,溫良恭儉、勤儉自愛的女人;或者要像洪恆珠,誠實展現自己慾望,嘗試探索各種不同新奇可能,都可以是好女人!

【相關文章】
 黃長玲:猛男不行,辣妹可以?2011/12/13中國時報)
 王顥中:人妖與猛男得罪了誰?2011/12/09苦勞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