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交的數據合法,請繼續! 性別人權協會:文章評論

同志人權
性別文化
情慾解放
跨性別
性工作
愛滋
個人資料保護
女性自主
社運結盟

 

 

首頁文章評論性別文化
 
2011十大違反性權事件記者會:何春蕤【挾「天(之驕)子」以令全民:兒少立法,全民遭殃】(2011-12-23)

2011十大違反性權事件記者會
2011/12/23
發言稿

挾「天(之驕)子」以令全民:兒少立法,全民遭殃

◎何春蕤 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

今年是我參加十大性權事件記者會滿10年,10年了,真的蠻不想聽起來像唱片跳針那樣不斷講到同樣的發展現象,但是擺在眼前的事實卻是:當無數勇敢的女性(從女少校到九歲女童)都用自己的身體和實踐來挑戰婦女團體對「身體自主權」的有限想像和嚴厲底線時,保守團體在這幾年中已經打造出新的弱勢想像,說白一點,兒少已經取代性別,成為今日保護主義最重要的一張王牌。

關於性別思考如何逐漸被兒少思考所取代,我今年發表了一篇很長的論文,從最近幾年台灣法律在性別議題上的論述變化追蹤這個取代的過程,細節大家可以參考論文。但是今天我倒想特別針對兒少法新的變化說一說。大家都知道兒少法改名,從「福利」擴張到「權益」,這是很大的一個轉變。過去兒少法主要的法益是兒少的「安全」和「保護」,針對的是兒少個體的特定違法行為,或者傷害兒少的特定人和物應如何懲罰處理;但是新的法律是以兒少全面的日常生活內容(甚至包括休閒!)作為細部規範的領域,同時也以兒少周遭整體社會空間(而非個別家庭而已)作為監控管理的對象,因而對媒體網路成人世界形成全面的淨化。

兒少雖然被描述為「社會準公民」,但事實上並沒有因為新擴充的法條而獲得更多自主空間;相反的,他們日常的休閒空間、時間、活動都被新法嚴密規劃管理,愛看的漫畫動漫言情小說不能看了,愛玩的Game也不能玩了,更別說談情說愛身體探索。在這個被掏空的「兒少自主」之下,兒少對性只能說不,只能保持距離,她們所經歷的任何性接觸都被定義為性侵害性騷擾,反而嚴重限縮了兒少的情慾發展和經驗機會。如果還有任何不馴的兒少主體堅持其情慾自主,主動與人發生關係,這類越界的兒少和與她們接觸的人都被嚴厲處理,不是送入矯治機構,就是拉進懲戒法院。

值得注意的是,這樣的全面規劃最終肥了號稱兒少權益的代言團體。大陸有個名詞──「兒童權利保護事業」──籠統的指稱所有和兒童權利相關的努力。但是在台灣,「兒童權利保護」事實上是一個有利可圖的「事業」(Business),因為在這些倡議團體的操作上很清楚的看到企業經營的積極特質及其擴充爭利的動力。(這裡的「利」不僅止於財務,而更是權力和影響力。)兒少立法的倡議團體們一方面把兒少高舉為社會準公民,美化各種名為「充權」(empower)的措施,以便有正當理由可以去瓜分國家預算;但是實際上,兒少卻總是被她們描述為心智未開、無力區分好壞、無法表達自我意願、沒有任何可能同意而且全然無力抗拒的極端弱勢主體,也因此給予倡議團體正當理由代言和引領。兒少因此被徹底「奪權」(dis-empower),不但不能有權,連力量都被否定。

我們反對兒少至上的狹隘立法,不但是因為社會不能繼續被「幼兒化」,成人的自由和權利不能在兒少保護的名義下被剝奪,以致於基本人權被正正當當的大開倒車而不自覺;更重要的是,我們不能持續弱化兒少,監控兒少,剝奪兒少,侷限兒少的生活和想像,試驗和愉悅。這些監控淨化將培養出心靈情感都極度扭曲的兒少,也逐漸養成驚弓之鳥同時嚴峻刻薄的成人(就像今年許多和兒少相關的性事件都形成恐慌),難道這些就是台灣未來的公民嗎?

【相關剪報資料】
9歲女援交 20人出價 1少年得標
 http://gsrat.net/news/newsclipDetail.php?ncdata_id=7553
•就是爽露!女少校自拍豔照po
 http://gsrat.net/news/newsclipDetail.php?ncdata_id=7550
•兒少法三讀 許孩子一個乾淨安全社會
 http://gsrat.net/news/newsclipDetail.php?ncdata_id=8684
•兒少性交易防治條例修法
 http://gsrat.net/news/newsclipDetail.php?ncdata_id=7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