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交的數據合法,請繼續! 性別人權協會:文章評論

同志人權
性別文化
情慾解放
跨性別
性工作
愛滋
個人資料保護
女性自主
社運結盟

 

 

首頁文章評論同志人權
 
國民中小學實施性別平等教育課綱公聽會 陳俞容發言稿(2011-07-15)

2011/7/15(北區)
國民中小學實施性別平等教育課綱公聽會
性別人權協會陳俞容 發言稿

有社會大眾反對學校教育認識同志,因為同志=愛滋=亡國滅種。其實對於同志的恐懼,「愛滋病」算什麼呢?口蹄疫、狂牛症、颶風、地震、海嘯、暴雨、水災、土石流、溫室效應、地球暖化、SARS,都有人把它算到同性戀頭上。沒有根據嗎?不會啊,大家回想一下,當同性戀開始爭取尊嚴、爭取民權的時候,是不是我們便開始強烈的感覺到天災不斷、末日近了。你也許想說,嘿姐妹啊,你扯的太荒謬了,誰都知道同性戀跟愛滋的關係。但是我要說,同性戀跟這些大災難的關聯,真的只是某些牧師妖言惑眾、是不科學、不理性、是為了惡意中傷同性戀族群的嗎?並不是,這些話語在某些信仰基督宗教的地方很有說服力,就跟同性戀和愛滋病之間的關係對一些台灣社會大眾一樣非常有說服力,而且它們理性、科學的程度,也是一樣的!什麼意思呢?就是它們不理性、不科學的程度是一樣的。

要去除不理智的恐慌,沒有第二個辦法,唯一的辦法,就是教育,就是讓我們得到理智的、科學的、智識的教育。治好我們對不了解的事物的恐懼、恐慌,唯有教育!因此,正是因為我們看到社會對同志的恐懼、對愛滋的恐慌,這是為何一定要儘早開始我們的教育的原因。

而我們的社會中,貶抑同性戀、企圖對多元性別的消音,到底有什麼不對?從二十多年前開始,許多台灣同志開始打破沈默、說自己的故事,關於痛、傷害、以及感覺被家庭、社會、學校排除/孤立的故事。我不懂現在還在堅持同性戀應該要矯治、悔改的人,到底要如何才能讓你看見,你在別人生命中樹立的悲慘。

很多人把霸凌跟暴力混為一談,其實不對,霸凌是所謂的「恃強凌弱」,自以為多數、主流的人,不把他人生存權利當一回事的行為。而校園霸凌最大宗的,正是與性別氣質、性別表現相關的霸凌。

孩子是什麼時候開始問跟性、性別有關的問題?媽媽是怎麼懷孕生寶寶的?我們是幾歲開始被要求男女有別,男生要有男生的樣子、女生不可以這樣那樣?什麼時候開始聽王子公主的故事?那就是性教育、多元性別/性傾向教育應該開始的時候。

有家庭做不到、有家長不認同,沒關係,這正是學校教育的任務和存在的目的。因為社會是由眾人組成的,家庭可以繼續堅持門戶之見、堅持男尊女卑、堅持種族/國族主義,但教育有義務傳達:台灣社會中「仇恨、排擠,是不對、不受歡迎的」,因為社會不是由「多數人」構成的,而是由各色各樣、很多很多的各種少數人所組合成的。所以認識不同性傾向、從小開始多元性別教育,不只是在教導性與性別,更是由每個人從很小便開始意識這個和認知的差異點起步,認識多元、尊重與平等的社會正義教育。

開始認識性取向、認識差異的多元性別教育,小學開始,已經太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