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交的數據合法,請繼續! 性別人權協會:文章評論

同志人權
性別文化
情慾解放
跨性別
性工作
愛滋
個人資料保護
女性自主
社運結盟

 

 

首頁文章評論性別文化
 
革命和解放的小故事(丁乃非)(2011-06-05)

20110605日性權會募款餐會發言

革命和解放的小故事

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 丁乃非

 我們或許以為,只有二十世紀可怕獨裁的社會主義國家才會有像是「革命」和「解放」的用詞和嚮往。但是我們忘記了曾經有過好些故事,或許可以促發我們擺脫主流媒體所遵循的冷戰邏輯世界連線。

一、我們所處的全球新世界在不到五十年前還在冷戰,英美蘇說是冷戰,但是殃及亞洲、非洲、拉丁美洲的各式各樣人們之間的內戰,水深火熱。這種熱戰導致的新興反殖民獨立國家之間和之內的相互敵視和重大情感隔閡(非洲人恨非洲人,亞洲人鄙視亞洲人,更看不起非洲人),短時間內大概還不容易面對。可悲的是,這種上個世紀遺留的隨時備戰、敵我分明狀態,很容易轉向,投向自己人當中的各種邊緣污名的人、事、物。

二、自由和非自由的二元世界劃分,遵循著比二元性別還要刻板的想像,不自由的獨裁統治地區國家被說成:「他們」才需要也才會使用「解放」和「革命」。我們忘了自身經歷的(革命/解放後的國民政府的)獨裁統治解嚴也才二十年。獨裁統治可能早已經滲入家庭、工廠、學校、心性,有兩代經歷過獨裁的社會和教育的成年人(包括我這一代),正在管理社會、治理個人,企圖自我轉化,不斷聲稱要傾聽人民和弱勢的聲音主張,卻頻頻選擇與全球少數的經濟頂尖站在一起。

三、阿拉伯世界的人民起義,對象多是殖民後的、曾經反殖民的菁英統治第一代,這些菁英終至不肯下台,成為專制卻號稱民主的政權。西方媒體很多人於是才想起來,民主在所謂自由陣營裡本來就是政治革命的想像和運動,而性別和性的政治化主張和爭取權利,也關連到革命的想像和解放的運動,其中一環在文化領域裡,也堪稱一種文化的革命。

四、十八世紀的法國革命和緊接著的海地奴隸群起反殖民的革命,可以看成是美國的英國住民脫離英國獨立建國,以及二十世紀第三世界國家紛紛反殖民獨立運動的兩個重要源頭。法國革命啟動了法國國家治理方式的重大改變,廢除貴族家族寡頭政治經濟壟斷,創作也繁衍所謂的現代核心小家庭作為社會基本單位,進而積極介入勞動大眾當時很多為了經濟存活而自主組成的非血緣關係又經濟共產的大家庭模式。這是小家庭成為政治治理的基礎單位,也是現代一夫一妻男主外女主內的一則前身。現代小家庭和一夫一妻婚姻,一點都不天生自然恆久,而是革命歷史的國家政策介入協力製作的現代產物。

五、英國工業社會的相對寧靜文化革命其中一環是透過小說,打造新的文化價值和新的性別以及性別關係。文化上,讓貴族的交易婚姻改寫成為有利中產甚至無產的女性角色積極介入,造就性別(形式)平等的兩人感情新世界,以及男主外女主內的小家庭烏托邦,是社會關係和生理繁衍緊扣的文化工程。其中沒有預期到的壓迫效應就是快速遍佈全球的新性道德:性出軌的元配選擇做小三,從此成為各階級女性不道德心性的不法行為。

六、《簡愛》中,無產少女主角啟動性別的階級革命,感染了許多很快隨著工業革命和帝國文化遍佈全球的不限於生理女性的豪情壯志。經濟階級弱勢的女性可以不再油麻菜子「命」,但是,小三從此變成只能拒絕、不能說「我要」的一種性污點。勞動階級女性、準小三的社會經濟位置和感情,在小說裡透過簡愛得以積極自我運作轉化成為第一女主角。沒有人記得簡愛是準小三,頂多記得她拒絕做小三,拒絕小三(的命和性)從此成為人妻的必要新道德。人們忘記了小說裡有位元配來自西印度群島英屬殖民地,是奴隸主的後代,被小說情節和十九世紀英國的殖民帝國想像合力作廢,人妻在一場大火中跳樓身亡,成就簡愛作為英國的女性代言人。這是英國的弱勢女性別打造相對平等的婚姻家庭,從內改造國家的故事,文化腳本分化了不同弱勢女性之間的歷史的關係:外來新娘被本土中下階層女性排擠出局,她的消失,連同帶走了外來新娘對於新主子造家成國的經濟、性別和性勞動貢獻。

七、二十世紀後半,在美國這個號稱自由民主模範的新興帝國,也有(不只)一部重要性/別文化革命作品。《藍調石牆T》讓我們讀到五、六零年代正值冷戰的美國,性別壞份子和工人如何天天遭受民主國家用警察暴力對待,將這些人當主要的內部敵人對待。這是「反共」等於「反性」的肅殺年代,工廠的耳語不是哪個是T或婆,就是哪個是共產黨。警察竟然以性暴力對付藍領酒吧T婆跨性朋友,懲罰她們以身體和性慾挑戰對抗民主自由國度內的性別二元專制獨裁。小說再一次啟動對於二十世紀性別的主流分類,性別文化多元向度的文化革命。

八、和《簡愛》最不同的是,《藍調石牆T》主張,經濟弱勢不分性別界限,更必須跨越文化主流,建立的新的性別政治正確鴻溝。石牆T在美國六零年代的特殊歷史環節,遇上昂揚國家化的主流女性主義婦女運動,T們被集體踢出大學門外作成生理性別敵我二分之下生理男人的犧牲代打。飽受國家警察暴力的T婆伴侶們不可承受的新的政治正確污名,竟然是和敵人(男人婆)共枕。美國女性主義部份陣營正式落入國家的冷戰邏輯,頻頻劃分內部敵人,不斷尋找並攻堅新的國和家的危險目標。《藍調石牆T》則說:全球資本主義和國家警察暴力致使石牆T和藍領勞工不分性別有著共通的弱勢勞動屬性,他們之間的相似度大過同是生理女性別的許多婦運、白領專業人士。美國內部的經濟壓迫和性別之內的階級種族身心不平等,加上滋生全球不公義、貧富日益擴大的利益寡佔財團國家連體經濟制度,才是大夥兒同仇敵愾的對象。

九、二十一世紀的我們不要忘記,新的經濟政治性別困境逼使我們穿透也串連既有的各式身分認同範疇,造就新的跨越主流性別藩籬,打造屬於我們的弱勢連結意義和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