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交的數據合法,請繼續! 性別人權協會:文章評論

同志人權
性別文化
情慾解放
跨性別
性工作
愛滋
個人資料保護
女性自主
社運結盟

 

 

首頁文章評論性別文化
 
【書序】愛她也愛他:20位雙性戀者的生命故事(2011-04-05)
書序愛她也愛他:20位雙性戀者的生命故事

擁抱每個當下的自己

王蘋 性別人權協會秘書長

2007年,台灣第一個雙性戀團體Bi the Way誕生,出發雖晚,但至今,雙性戀團體不但積極參與各個公眾活動,也翻譯兩本國外雙性戀專書。終於,第一本立基本土的雙性戀經驗「愛她也愛他:20位雙性戀者的生命故事」上市。

在此書裡,我們確切地看到,對於雙性戀被主流社會以及同志運動所囊括、排除、否認的具體事例;也讓我們看到,雙性戀,這個讓世人傷腦筋的選項,如何挑戰著單性戀的思惟,成為同性戀、異性戀之外的存在。

為何恐懼雙性戀﹖究其原因,是我們對於特定的事物的執著吧,總是不是白就是黑,不是一就是二,哪能又這樣又那樣,沒有定點,沒有規律。

不過,我們自己可能面對矛盾卻不自知。當我們講同性戀,似乎很清楚,就是男愛男,女愛女,但追究到底,這個愛男的男,似乎也有愛女的經驗,反之,那個愛女的女也有愛男的經驗,甚至她所愛的女,也曾經欲望著男。

但我們在同性戀的圈子從不說這些,因為那似乎不是我們關切的,那不是重點。但是,對於愛男的女,當她愛女的時候,這就得大書特書了。

所以,好像是只要進同性戀圈子,就跟「我們」有關,離開同性戀圈子,那就跟我們沒關了。問題是,如何能成為社群的一份子,如果我們一下把他視為是回歸的自己人一下又是叛逃的外人﹖

內與外,圈子的劃分,也就成為限制與問題了。

我算是個雙性戀吧,我愛斯文男,更愛帥帥女,我以前愛戀過男的,但因為我現在愛戀女的,於是我一直被視為女同性戀。不過,如果要把我劃歸於雙性戀,我應該也不反對。

我相信,很多過去認識我的人會論斷我是雙性戀,但是現在認識我的人,就會把我看成女同性戀。所以,雙性戀到底是從一個人的情慾歷史去看,還是現在當下的經驗/認同﹖是別人的論斷,還是自我的定位﹖

交往過的女友中,有交過男友的,也有欣賞男人的,但卻不見得能敞開明白講。

接觸跨性,我更清楚意識到,男、女,不必然那麼截然的要分開,我認識的跨性T,是多麼的想做個男的。這個強烈的慾望,為了追求、為了實踐,是拼了命的不辭辛苦。面對這樣強烈的慾望,我們是不能迴避,不能視若無睹的。

所以,我其實不知道,愛上一個女的,算是女同性戀吧﹖但是愛上一個想當男的,也以男人自居,不認同女同性戀的生理女,這算是愛女人嗎﹖算是女同性戀嗎﹖對於對方而言,更貼近是異性戀,或是跨性戀吧。那麼同時愛上認同女人的女人以及認同男人的女人,這,豈不也就是雙性戀﹖!

性別,已不能用兩性統包涵括,再加上複雜的情愛關係,誰算是正港的異性戀?誰算是正港的同性戀﹖最重要的是,當我開啟了同志的生活,不表示我不愛我的過去。這種能夠不切割的意義是無比重要,因為不用跟自己的過去告別才能做現在的自己,因為,那都是自己。

我們應該可以期待,不論什麼認同,都不需要建立在否定過去之上。擁抱每個當下的自己,讓雙性戀成為可以自然呈現的可能。

最終,面對「既然有能力過『正常人』的生活,為何/怎麼可能做出偏離常規的選擇?」這樣的提問,雙性戀正是一個複雜現身的角度,翻轉這個性傾向歧視、性別歧視、性歧視的壓迫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