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交的數據合法,請繼續! 性別人權協會:文章評論

同志人權
性別文化
情慾解放
跨性別
性工作
愛滋
個人資料保護
女性自主
社運結盟

 

 

首頁文章評論同志人權
 
被出賣的彩虹旗(羅承宗教授)(2010-09-01)

當代雜誌9月號
被出賣的彩虹旗

羅承宗
崇右技術學院財經法律系專任助理教授
輔仁大學法律學系法學博士

LGBTLesbian, gay, bisexual, transgender)是當下國際談論廣義同志族群時慣用的用語,廣泛涵蓋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及跨性別社群。至於LGBT權益(LGBT rights),顧名思義,則是即是涉及同志法律權益的保障,諸如:同性婚姻、同居或其他種類伴侶關係的承認、收養制度、兵役問題、反歧視法…等內容。

在藍綠高度對峙的台灣,在很多議題上往往顯得壁壘分明。然而在西方民主國家政治上往往吵翻天的LGBT權益相關議題,縱使也攸關成千上萬台灣公民的權益(200910月「同志愛很大」遊行約25,000人參與),然而藍綠兩陣營對此議題的關心程度卻依舊稀薄。其實翻開台灣現代政治史,公部門對同志權益的回應並非純然空白,本文爰就同志權益為中心,首先針對馬市府、扁政府到今日的馬政府及郝市府近10年間的相關施政作為進行概略回顧與分析,並試圖對欲角逐2012年總統大位者,提出建言。

馬市府的同志公民運動

在維基百科網站裡落落長的馬英九辭條裡,於公眾形象方面,記載著馬英九步入政壇之初即常被媒體報導為「年輕俊秀的政治明星」,在一些針對女性與同志的票選活動,馬英九曾被選為政治人物類的「夢中情人」。馬市長曾公開表示,同性戀的傾向是天生的,並非後天所能矯治,毫不畏懼被貼上「反基督教」標籤,同時宣稱為基於尊重人權及包容多元文化立場,馬市府更於1999年開始由民政局以公務預算舉辦「同志公民運動」,在當時看來算是台灣公部門對同志社群有史以來最友善的支持舉動。馬市府1999年時舉辦的同志公民運動的英文是Lesbian and Gay Civil Rights Movement,但是自2003年起,更進一步將英文名稱替換成LGBT Civil Rights Movement,藉以廣泛涵蓋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及跨性別社群。從這些發言與市府支持性作為,當可窺知當時馬市府對於同志議題下了不小的功夫。

綜觀馬市府對同志議題的操作,可謂是個成功加分的項目。這部分又可分別從國際上與市政上兩方面來談。首先在國際上,「北市為世界第一個編列公務預算舉辦同性戀活動的城市」、「亞太地區第一面在市政府升起的彩虹旗」、「市府主動提供為員工佩戴彩虹絲帶」…等這些藉由同志公民運動所堆砌的「第一」榮銜,常常被馬市長於出訪外國時看場合向國際人士提及,並往往博得肯定。譬如,馬市長於參加「國際城市論壇」會議時,即曾因為此系列活動而引起身為同志的德國柏林市長的關注與讚許。其次在市政上,當有若干在野黨議員有勇無謀地攻擊馬市府用公帑支援同志運動不當時,社會指摘的對象,反倒轉移至監督政府施政的在野黨身上。最值得一提的實例當推2004年民進黨籍王世堅議員於質詢時表示:「同志公民運動舉行大遊行,極盡噁心之能事、教壞囡仔大小,傷風敗俗到極點」、「市民99.9%絕大多數都是異性戀,這些極少中的極少數,汙染了多數的空間」、「市府贊助同志活動,又編列宣導防治愛滋病預算,根本是神經病」…..這些敵視同志族群的偏頗發言,與國際上強調同志權益保障的方向背道而馳,此言一出,立即遭受同志與人權團體圍剿,一向標榜支持民主人權、反抗威權出身的民進黨,在這個議題上看起來反而像是極端右派的宗教保守主義份子;反倒是威權時期殘害人權記錄罄竹難書的國民黨,此時儼然化身為倡議同志權益的前衛人權關懷者。

對於馬市府以「辦活動」支持同志社群的作法,雖不乏學者指摘其不足之處,在於欠缺任何具體的反歧視法制,讓同志社群能免於排拒與壓迫。然而從法制體系而論,諸多涉及同志權益的課題,如婚姻、收養、代理孕母、繼承、家庭暴力…等,大抵都牽動到中央法令的修正。縱使北市為台灣資源最充沛、政治地位最重要的地方自治團體,要非地方政府能夠處理的課題。總之在馬市府職權所及範圍內,僅用了區區每年不到新台幣百萬的贊助,已讓馬市府對同志社群友善的好名聲傳遍世界,政治加分效果斐然,是個深謀遠慮的高招。鳄鱼皮带厂家直销 蛇皮工厂 生产鳄鱼皮带 鳄鱼皮女包 鳄鱼皮包批发

扁政府的人權基本法草案

人權立國理念乃2000年政權輪替時陳水扁總統宣示的施政規臬。基此,法務部及外交部遂於20014月研擬完成「人權保障基本法草案」陳報行政院。該草案當時曾將同志權益納入,一倘若完成立法,同志雖不被賦予婚姻地位保障,但可依法組成家庭、收養子女。上開草案在亞洲圈國家算是相當先進前衛的立法,國內外媒體大致正面看待,對當時接掌中央政權不久的扁政府來說,應是個加分項目。不過由於各方意見紛歧,上開2001年法務部人權基本法草案並未順利送入立法院審議,而是又經過了總統府人權諮詢小組歷經3年的研議修正後,才於20037月又推出新版本的「人權基本法」草案。就內容而言,新版草案一方面高舉平等原則,不因出生、性別、性傾向….或其他身分,而有所歧視,另一方面更明文確保同性男女所組織的家庭得依法收養子女。

承前所述,同志權益的保障有賴中央法令的整備與配合。相較於馬市府只能用救國團式的活動對同志社群表達友善,取得中央執政地位的扁政府理論上更有寬廣的揮灑開拓空間,即便面臨國會朝小野大的困境,但至少研擬法案並送立法院審議這個環節是掌握在行政權手上,無法用國會杯葛作為卸責的理由。從20014月到20037月,不管草案條文如何調整,被綁入人權基本法草案的同志權益保障條款,儘管報章媒體已多次拿來當作重要新聞標頭處理,事實上依舊是沒能出行政院大門的紙上高調而已。但是另一方面,陳總統當時屢次接見外賓時,卻又拿人權基本法草案裡的同志人權作為誇耀台灣人權進步的指標政績,看在同志社群眼裡,隨著2004年總統大選時程接近,同志權益被扁政府拿來利用的不愉快感已隨長期立法延宕而醞釀提升,再加上200312月民進黨籍「三寶連線」的立法委員侯水盛又公然高唱「同志亡國論」,此言一出,引爆十幾個同志社群團體扛起彩虹旗趕赴民進黨中央黨部前抗議,高喊「人權法案空包彈,立委一直在唬爛」口號,呼籲扁政府儘速訂出立法時間表,不要再唬弄社運團體和國際視聽。演變至此,扁政府猶如山上放羊的小孩,再難博取山下同志村民的信賴。20045月扁政府續掌中央政權後,不管是人權法草案還是同志權益保障條款,於經歷諸多諮詢小組開會、討論、報院審查後,最終20071月行政院決議將人權法草案予以「暫緩推動」結案。

綜觀扁政府執政8年期間,對同志權益射出幾枚出不了行政院大門的空包彈而已,可謂一事無成。反倒是在朝小野大的艱困下,若干民進黨籍立委的零星努力仍值讚許。如蕭美琴曾於20063月舉行同志婚姻合法化公聽會,匯集同志社群意見,不但並對修法策略提出具體建議,更進而於同年10月邀集數位民進黨立委共同提出「同性婚姻法」,跨過連署門檻進入程序委員會,不過在內政委員會進行一讀審查時,因聯手被國民黨與若干民進黨籍立委阻擋而失敗。總之,拿同時期的馬市府勇於以公帑支持同志公民運動的表現,作為扁政府同志人權施政的對照組,平心而論,原本能因取得中央執政高度而得以在此課題輕易取分的扁政府,表現得荒腔走板,成為失分的包袱。

馬總統候選人2008年選舉辯論的發言

馬市長一向以同志社群的友善支持者自居,一但馬市長躍升成為馬總統,又能為同志社群權益的保障帶來什麼更重大貢獻呢?這是在2008年總統大選時同志心理最想問的,而當時「同志諮詢熱線」鄭智偉秘書長也順利取得寶貴的提問機會,因此要求兩位候選人就相關問題回應,成為台灣選舉史上首次將同志議題提升至總統選舉層次。對此,馬總統候選人回應全文如下(底線部分為筆者所加)1

問:任內是否推動同志婚姻法?將如何推動?

答:在8年台北市長任內,我每年都編列公務預算,協助同志市民辦活動。我一向認為,人的性情、性向是天生的,要讓大家尊重瞭解、包容欣賞,這個出發點是尊重人權,包容多元文化,包括不同性傾向者。同志婚姻問題涉及民法修改與社會共識。過去北市警方曾經多次取締同志活動,我採取的辦法為安排適當場合,讓警方與同志進行對話,產生共識和瞭解,逐步改變。對同志婚姻,我抱持審慎、尊重的態度,先進國家的法律判決、社會範例都值得參考。

問:兩政黨都曾發生歧視同志事件,如何說服同志公民與家庭投票支持?

答:擔任台北市長後,一直編列公務預算,讓同志有活動空間,德國漢堡市文化局長來訪時曾說,漢堡市自兩千年開始編相關預算,我跟他說,台北市在1999年即開始編列公務預算,台北市是亞洲最自由的城市。至於同志婚姻法全世界都在嘗試,同志若有需要,仍須繼續奮鬥,一步一步往前推動,未來才容易成功。

對於總統候選人,選民亟欲瞭解的,大抵是其對特定政策的態度與未來的施政方向。至於過去的豐功偉業,其實用Google查詢即可瞭解,無庸贅述。惟令人遺憾與不解的是,通觀馬總統候選人的發言,針對「未來」部分僅有底線註記的寥寥數語,其餘大部分不過是自我感覺良好的往事沈湎。基此,十餘個同志社群於會後發表「馬謝都不及格,只見實問虛答,不見前瞻性方向」的聯合聲明。尤其是馬總統候選人轉趨空泛曖昧的態度,開始讓同志社群對馬總統候選人一路支持立場的真實性,開始產生質疑。有論者即點出:如果台北是亞洲對同志最友善的城市之一,不知為何他不說當選總統後,要把台北的同志政策經驗推展到全國,讓台灣成為亞洲最同志最友善的國家?甚至更進一步擔憂,會不會以後的台北市長皆以台北同玩節為其同志友善政績,成為「政策樣板」,但同志仍然無法擁有應享的權利?2

1999年開始積極勇於編列公務預算一路支持同志公民活動的北市府首長,到2008年對同志權益問題實問虛答、消極保守的總統候選人,同志社群此時或許也開始警覺到,這位曾被同志票選的「夢中情人」未必是「自己人」。縱使其更上層樓成為總統,也未必能一廂情願地盼望會有更積極推進同志權益的作為。

20085月迄今馬政府的表現

馬政府上台後國事如麻,愛台12建設洋洋灑灑,可是卻無一能跟同志權益保障沾上邊。更可悲的是,馬總統在選前連張關於同志權益的選舉支票都懶得開,因此同志社群連批評總統「政策跳票」的當事人適格地位都沒有。倘若馬總統真的有心,在國民黨完全執政,在野黨又無力抗衡的政治現實下,攸關LGBT相關權益法案當能馬上實現,而社會共識根本不足以作為馬政府卸責的藉口,君不見在社會根本缺乏共識,且有百萬人主張應由公投決定的險峻中,馬政府對推動ECFA相關立法不也一路勇往直前、令國會強行通過嗎?誠如論者所擔憂的,馬政府上台後既未把馬市府對同志的政策經驗拓展到全國,重視程度反而遜於扁政府,連作作樣子的法案空包彈也沒有。總之,對照馬市府、馬政府對同志權益課題前恭後踞的態度,足以印證馬市府當年根本是「玩假的」,對同志社群的支持不過是博取聲望的樣版工具罷了。

至於接替馬市府的郝市府今日又是如何?在國民黨的傳統文化裡,即便心理不支持,郝市長也不敢將馬市長引以為傲的政績喊卡,是以北市民政局主辦的同志公民運動依舊被傳承下來。日前民政局主辦第11年的「同志公民運動」,郝市長並親自到場,允諾將北市打造成全亞洲對同志最友善的「彩虹城市」。然而看在同志社群眼裡,這張空泛的選舉支票是非常大的諷刺,跟當年還經常出席發言的馬市長相較,大施口惠的郝市長事實上平時從未出席同志活動,到選前才開支票的嘴臉令人作嘔。同志團體更進一步指出,不過半年前,北市府教育局才公然發函至各級國高中職,以「維護學生健康適性發展」為由,要求各校加強監督、防止「假社團名義誘導吸收學生從事不合宜之同志交誼活動」。同志學生被迫陷入更不利處境,讓北市府長期以來對同志族群的「假善意,真歧視」原形畢露3

結語

回顧過去10年,同志社群既被昔日的扁政府出賣,也被今日的馬政府出賣。2012年總統選舉時,沒有人能擔保兩黨的總統候選人不會再被問到「任內是否推動同志婚姻法?如何推動?」這類問題。在同志權益保障施政上交了白卷的馬總統早被人看破手腳,倘若還敢繼續把「消費同志、美化政績」的市府經驗掛在嘴邊,定被嗤之以鼻。然而對在野黨候選人而言,屆時又要如何回應,恐怕此時不能不預作思量。當然,或許有人會建議為防止激怒特定宗教社群而承受流失選票的風險,這個議題應模糊處理,以求兩方面「不失分」。然而基於以下兩點理由,筆者認為倘若在野黨候選人採取曖昧立場,將是個嚴重的政治誤判。

首先,在長期面對社會壓力下,早已培養同志社群洞察政治人物「虛情假意」的能力,實問虛答、打高空的策略就是謝長廷先生於2008年總統選舉的態度,結果被打「不及格」,毫無「不失分」效果。其次,對於激怒特定宗教社群而流失選票的顧慮,在台灣這似乎是過度擔憂。美國歐巴馬總統在競選時支持同志的鮮明立場的確流失不少白人基督徒的選票,但最後勝出的還是歐巴馬。而台灣的宗教信仰結構與美國不同,特別是解嚴後各種宗教的自由多元的發展,遠非深受基督教信仰影響,在鈔票仍公然印上「IN GOD WE TRUST」的美國可相提並論。信徒龐大的佛教與道教,皆無明確將同志愛視為罪惡,一般社會上也對同志抱持開放寬容的立場,勇敢出櫃並仍廣受歡迎的同志作家兼電視節目主持人蔡康永就是最佳例證。舉重明輕,若鮮明支持同志權益的歐巴馬能成功當選美國總統,筆者殊難想像在宗教相對自由、多元與寬容的台灣,總統候選人會僅因支持同志權益而在選民心目中大量失分。

人權保障既是當代憲法的終極目標,也是所有民主政黨應服膺的核心價值。政治其實不用那麼多細緻的得失分算計,一言蔽之,政治人物應專心努力的,就是讓這塊土地上的人民,無論出生、財富、地位、階級、性別、性傾向….或其他身分差異,均能在符合人性尊嚴的環境裡自由、幸福地生活。本此意旨,筆者衷心期盼在野黨總統候選人對同志權益議題能有更鮮明堅定的立場與更具體的施政方針,以療癒同志社群先後被藍綠陣營出賣的歷史傷痕。再者,筆者一向認為,確保台灣不受極權專制統治的擔保並非先進武器,而是面向世界廣泛包容的海島國家胸襟,以及與時俱進的民主、自由與人權!

1:摘自:台灣性別人權協會網站,網址:http://gsrat.net/news/newsclipDetail.php?ncdata_id=5124(造訪日期:2010827)。
2:引自:台灣立報,〈同志婚姻不合法,教我如何愛台灣?〉,2008227,網址: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1166(造訪日期:2010829)。
3:引自:新同志公民運動聯盟〈市府假善意,同志明算帳〉新聞稿,2010827,網址:http://www.coolloud.org.tw/node/54099(造訪日期:2010829)。至於北市府該公文全文,可參見網址:http://littlewolfzooka.blogspot.com/2010/02/2010.html(造訪日期:2010829)。

--感謝本文作者羅承宗教授無償授權本會永久轉載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