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交的數據合法,請繼續! 性別人權協會:文章評論

同志人權
性別文化
情慾解放
跨性別
性工作
愛滋
個人資料保護
女性自主
社運結盟

 

 

首頁文章評論性別文化
 
黃道明 評論徵性伴侶被起訴 2008十大違反性權事件記者會(2009-01-13)

2008十大違反性權事件記者會──台灣性權倒退嚕!

評論徵性伴侶被起訴

國立中央大學英文系助理教授 黃道明 2009/1/9

去年八月看到這則徵性伴侶而被判刑的新聞時,心中有著無比深沈的憤怒與感慨。一個自羽民主自由的政體裡,竟然行使著如此蠻橫的法西斯國家暴力。在這個新聞裡,我們再次看到公權力如何藉由兒少29條和刑法235條,冷血踐踏情慾人權與言論自由。眾所皆知的,這兩條惡法層疊交織出的矩陣,近幾年來在檢警濫權操作和司法與之同聲氣的情形下,在網路上廣興文字獄,使得情慾白色恐怖瀰漫於網際,而成千上萬的網民也已經在這兩條惡法的淫威下,成為國家保護兒少純真、維護潔淨中產性秩序的祭品。

在刺青師傅阿森的案例裡,他的網路找伴留言被檢警視為猥褻文字,並以欺騙手段用刑法235條將他起訴,而後台北地方法院竟改以兒少29條「散佈暗示性交易訊息」將他羅織入罪。這個事件的恐怖之處在於,「猥褻文字」和「暗示性交易訊息」被檢警和司法無限上綱,使得任何有關「性」的言說和慾望的陳述,通通在公權力監視下的網路世界裡成為違法的禁忌。於是,觀察近幾年來的案例,兩相情願、不涉及金錢交易的性邀約,不論是露骨如性器官尺寸的描述、SM 族徵求奴主的性幻想,或是含蓄如阿森的留言,一概都被視為猥褻。而令人深思的是,從阿森案例的報導我們得知,在法官的邏輯裡,猥褻一夜情訊息的散佈,使得原來被假設為沒有性交易需要的一般正常人,產生了性交易的慾望。換句話說,性交易虞犯/嫌疑犯主體,在這裡被無所不在的猥褻召喚出來了。弔詭的是,兒少法所生產出的性交易慾望主體,既是易受性刺激興奮的,又同時是受色情威脅而瀕臨絕種的無性動物。

我認為,阿森案件裡這個性交易虞犯/嫌疑犯主體的生產,可能標誌了一個當下台灣社會深刻性規訓的新面貌。從歷史的角度來看,台灣政府自戒嚴時期以來對同性戀和女人情慾的管制,從來就是以對賣淫的禁制來進行的。例如,以往警察對玻璃圈的掃蕩,總是在懷疑其媒介色情的基礎上進行,而以往警察臨檢查房間也總是把女人當作娼妓嫌疑犯。而近10年來兒少法29條的運作,則在反性交易的前提下,把所有成人男女都幼童化來管制流竄於網路的慾望。阿森事件的嚴重性,不但在於公權力對猥褻和暗示性交易訊息認定的任意專斷,更在於這兩者的連結,使得寄生於網路空間的非正典異性戀社群,尤其容易淪為公權力的刀上俎。晚近大法官釋憲對於兒少29條、刑235條不違憲的解釋,以及235條被擴大運用支援兒少29條,這些性部署和管制的邏輯都在阿森的案子裡具體展現。

所以,我們要對這個以保護兒少純真,淨化社會為名而汲汲於製造猥褻、性交易虞犯主體的公權力,提出嚴正深沈的抗議。阿森的司法迫害,讓我們看到你我,尤其是身處邊緣的性主體,都無法置身事外於這兩惡法合流下所驅動,對情慾人權與言論自由的寒蟬效應。今天不對這兩個惡法以及支撐這個保守性道德的兒少保護集團說不,那麼你就可能成為下一個被公權力迫害的對象。國家沒有權力進入我們的私領域,更沒資格干預我們循著自己的慾望追求性/幸福。


順心 說道:其實目前在台灣,不論什麼活動只能靠自己的思維和一些志同道合的人去開闢,時間當然是久,如要廣泛要國人接受是更難,因為偽君子太多,但也不要太多論述,應集中大家思維,興趣集結努力,否則只是一場空談。。(2009-02-13 14:2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