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交的數據合法,請繼續! 性別人權協會:文章評論

同志人權
性別文化
情慾解放
跨性別
性工作
愛滋
個人資料保護
女性自主
社運結盟

 

 

首頁文章評論性別文化
 
高旭寬2008十大違反性權事件記者會(2009-01-13)

2008十大違反性權事件記者會──台灣性權倒退嚕!

台灣TG蝶園 高旭寬 2009/1/9

2008下半年發生兩起引起眾多討論的跨性別新聞事件:
  我的性別我決定 學子爭褲權
  有屌沒屌一樣屌 變性人爭一階手術換身份

希望學校允許中小學女生穿褲子進校門上學的心聲,第一次由北一女中學生清楚明白地說出來,這不是新新人類特立獨行的要求,自從有校規規定女生以裙子為制服開始至今,校園裡頭總是隱藏許多不願意穿裙子上學、終日為性別規訓所苦、無法安心求學的女學生。這也不是北一女中的獨特現象,幾年前金歐女中處罰陽剛、不穿裙子的女學生抄經文、服勞務,以及爆發其他學校因為女生不願意穿裙子上學而記過,甚至被迫休學、退學的事件亦層出不窮。

學校總是強調男女有別的制服在就學期間是培養學生紀律和端莊儀容的必要規範,清楚點出多數台灣的中小學校仍然以造就「陽剛的紳士和陰柔的淑女」為宗旨,對於教育部大力宣導的性別多元教育,大多只是輔導室辦幾場演講、老師們修幾個學分,消耗一些預算向教育部交差所做的表面功夫,不想看見學生的性別需求和差異,更無心在實際生活中落實多元性別教育,甚至有教會學校(包括大學)聲明性別平等教育法和宗教教義牴觸,學校決議不在校園內推動該法,然而,更令人失望的是,教育部面對學校違反性平法只是以口頭勸導,並沒有積極介入處理,反而以校園自治為由,交由校方和學生自己去協商,我們非常懷疑教育部推廣性別主流化的決心,更不知道教育部制定性別平等教育法究竟對性別弱勢的學生有何保障?

不只有教育界,醫療界和法律界也如出一轍,九月份爆發去年底開始內政部行文各戶籍機關要求未完成全部手術的女變男變性人不得更改性別身分,雖然最後由衛生署召集各科醫療專業、內政部代表和民間性別人權團體開會決議更改這項不合理的規定,然而,各界的共識竟然只是因為變性手術太貴,體諒變性人負擔不起,所以才退一步同意只摘除性腺和性徵就可以更改身分,在協商的過程中,我們聽到醫療專業質疑變性人「不想做完手術」的動機,例如:「你們不想做完手術是為後悔做準備!想將來有一天還可以變回來!」,我們也看到醫療專業人士如何用自己狹隘的性別觀來決定變性人的身體和生活,例如:「變性就是應該完全、徹底的變過去,要不然怎麼定義男女?」,政府官員和法律界人士也強調變性應該符合現今的性別制度,不應該違反倫理和社會觀感。

我們以為醫療應該站在減少病人痛苦、改善生活品質的立場,沒想到竟然是要求變性人付出重大的健康代價和生活風險,去符合狹隘的、以生理器官為主的性別概念?我們以為手術應該符合當事人的需求,沒想到竟然是符合醫療人員和社會大眾的需求?讓人不禁懷疑變性制度究竟有多少成分是屬於當事人本質的慾望?又有多少成分是在社會壓力下不得不做的妥協?

職場上也是如此,政府宣導性別平等工作法,完全沒有保障跨性人穿著異性服裝的需求,更不尊重還處於性別轉換時期的變性人,今年TG蝶園接獲很多職場上被同事刁難的投訴者,即便全公司都了解當事人有變性的打算(男變女),她也正依照變性醫療的程序練習以女性的身分生活,但是公司的女同事就是無法忍受讓跨性別朋友上女廁,要求當事人得完成手術、變更身分才可以使用女性空間,要不然就是要求跨性別朋友去上遙遠偏僻的專用廁所,變相處罰跨性別者不男不女的表現,用尊重多數人觀感為由,剝奪性別弱勢的生存空間。

我們期望在2009新的一年開始,社會各界能夠真正落實尊重差異,用開闊的心胸和眼睛看見性別弱勢者的處境和需求,不要再用各種泛道德的理由走回頭路,踐踏弱勢者的人權。


David 說道:旭寬兄:您好,想請問,協會是否能再再為需要動"變性手術"獲得醫治的朋友,向立法院的委員們來請託,修正為經由專業醫師認定證明,可由健保給付醫療手術費用的提案,直到成功為止.謝謝您.。(2009-01-20 13:3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