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交的數據合法,請繼續! 性別人權協會:文章評論

同志人權
性別文化
情慾解放
跨性別
性工作
愛滋
個人資料保護
女性自主
社運結盟

 

 

首頁文章評論同志人權
 
我是同志,我不噁心─拒投散佈性別歧視言論的候選人(2008-01-04)

2008-01-04【彩虹自主同志選舉行動】記者會
我是同志,我不噁心─拒投散佈性別歧視言論的候選人
同志遊行聯盟成員─基祐 晶晶書庫負責人─阿哲

李安導演揚名國際的電影「斷背山」,最叫同志族群們怵目驚心的一幕,莫過於男主角恩尼斯的童年,被家人拉到荒郊壕溝旁警告,親眼目睹同志牛仔被保守懷俄明州恐同者動用私刑整死的慘狀。那是仇恨犯罪,終極目標將非我族類趕盡殺絕的人類暴行。

斷背山的歷史在1963年美國夏天,一個保守西部鄉村的真人時事,時隔41年在2004年台灣的台北市議會,即使台灣的同志運動已有十餘年歷史,但同志們的恐懼再度被喚醒,散佈仇恨的語言再度被挑起。為杯葛台北市政府舉辦同志活動,時任台北市議員的王世堅發表歧視言論:「同志公民運動舉行大遊行,極盡噁心之能事、教壞囡仔大小,傷風敗俗到極點」。王世堅認為,「(市民)99.9%絕大多數都是異性戀」,這些「極少中的極少數,汙染了多數的空間」。王世堅接著「肯定」民政局2004年「沒有贊助大遊行」,而且預算也減少,但仍認為,「市府贊助同志活動,又編列宣導防治愛滋病的預算,根本是神經病」,他希望民政局承諾2004年是「最後一次編列同志公民運動的預算」。

作為一位民意代表,領納稅人繳的錢〈當然同志族群也是其中一份子。金賽性學博士統計同志人口約莫十分之一,而非當時王市議員說的99.9%絕大多數都是異性戀之數字〉,沒有盡責做到為每一族群權益服務,已算是愧對選民期許,卻還反過來大言不慚公開辱罵付錢頭家─同志族群及愛滋病感染者,在此,同志們不禁要問,到底誰的所作所為才是「極盡噁心之能事、教壞囡仔大小,傷風敗俗到極點」呢?

一位同志在這次選舉中,這麼語重心長表示:「隨口說出的一句話,在你看來可能覺得不痛不癢,但是聽在同志的耳裡,卻是如針一般扎心。同志平權運動一路走來歷經多少年載,是多少運動者披荊斬棘?為了能爭取自己權益,我們要遭受多少苛刻及無情冷眼側目?才能換來現今社會較為友善的支持。」「身為立法委員的你,難道忘記領的薪水是從何而來?是老百姓的血汗錢啊!這當中可是有相當比例是同志與直同志族群買單,你怎麼還能這麼口無遮攔?同志付錢買你的嘲笑謾罵嗎?你怎麼能這麼殘忍?」

而幾年後,我們也看到王委員否認情慾多元差異可能,自己卻與女助理上賓館的誹聞,滿口道德標準、道貌岸然的嘴臉。

另外,去年年底國防部為了消除新兵訓練的恐懼,新兵要先跟班長抱抱,立委李慶華曾質詢國防部長說:「李部長我現在跟你抱!請你現在出來,我跟你抱,我按照你們的標準圖來抱!」「你部長覺得噁心不敢抱,要士兵去抱?」林郁方說:「你們兩個示範一下好不好?如果你們兩個肢體上不敢作緊密結合,如何要求新兵和班長肢體上緊密結合呢?你們各位贊成不贊成?同仁們贊成的拍手一下!你兩個示範一下才行啊!」帥化民更說:「很娘!再抱抱上床那個大通舖,辦起事情來,我看你怎麼辦!」

雖然,上述言論並未直接歧視攻擊同志,但聽在社會大眾耳裡,都能清楚知道是在貶抑、暗指男同志斷背情誼的負面言語。多少年輕阿兵哥因不適應軍中男性沙文生活,而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國防部好意男男愛的抱抱,在這些男立委眼中,竟比不過此舉若能挽救一個珍貴生命的重要性。這些立委恐同、反性、反情慾自由的思想便昭然若揭。

最後,莊國榮秘書長說「馬太娘、郝是GAY」的性別特質歧視事件,去獻花鼓勵的王淑惠、高建智、蔡同榮、莊和子等立委,都做了最壞的鼓勵性別歧視示範,如同重重賞了台灣性別平等教育一巴掌。同志並不噁心,噁心的是散佈性別歧視仇恨言論的候選人,112請拒投這些阻礙台灣性別教育進步的候選人。


杜象 說道:我看了文章決定不選本區高建智 我要選綠黨。(2008-01-08 05:54:41)

tyhu kyu hj km 說道:Good Verey Good One More Time。(2008-06-08 08:2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