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交的數據合法,請繼續! 性別人權協會:文章評論

同志人權
性別文化
情慾解放
跨性別
性工作
愛滋
個人資料保護
女性自主
社運結盟

 

 

首頁文章評論性別文化
 
「晶晶案聲請非常上訴救濟記者會」高涌誠律師現場發言(2007-01-11)

追究檢警法官責任 期待轉型正義

◎高涌誠 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常務執行委員

釋字617號解釋剛出爐的時候,我們開了記者會對它表示失望,那時覺得,除了許玉秀大法官林子儀大法官的不同意見書,是真正以理性思考的結論以外,剩下這617號解釋我們是失望多於鼓勵。不過沒想到接下來釋字618號解釋、以及廢除死刑聯盟訴求的解釋,更令人失望。說實在,這一屆大法官任期到今年(2007)九月的13個大法官裡,應該有7位要換掉,對於這屆大法官,我們覺得學界背景的觀念基本上沒有什麼問題,實務界的則趨向於保守。民間司改會到時會推出一個監督聯盟,像這樣比較理性思考、自由主義的大法官,應該是我們選擇的標準,如果不符合這標準,我們應該呼籲立法院,勇敢的把他們否決掉,不要等到像617號這樣的解釋出來。

為什麼會有釋字617號解釋,其實從釋字407號解釋開始,不要說一般人看不懂,連法官都看不懂;什麼叫猥褻出版品?「客觀上足以刺激或滿足性慾」,有標準等於沒標準,617號有進步──真的嗎?區分為「硬蕊」、「軟蕊」,什麼叫「硬蕊」什麼叫「軟蕊」呀?「硬蕊」就是「含有暴力、性虐待、人獸性交等而無藝術性、醫學性或教育性價值之猥褻資訊或物品」,講了還是沒講,這跟407號解釋比起來有何進步!

民間司改會長期在觀察整個司法的狀況,我必須說,整個司法本身態度還是趨於保守,這個保守可以從很多層面看得出來;我們不是只強調「保障被告人權」,譬如說之前一個竹子性侵女童的傷害案,幾次無罪,最近高院又判有罪,我對案情本身不作評論,而是高院法官顯現一個態度令人恐懼:他說「這個案子,要判有罪證據不足,可是要判無罪又違背他自己的正義良心。」我就不知道我們憲法所揭示的「無罪推定」,在這些法官腦袋裡到底是有還沒有?我不曉得憲法對人民權力的保障──我不要講「被告」的保障──國家認為它對你有刑罰權的時候,當然要保障你在程序上的權利;像剛剛所提,高院對「無罪推定」不在他腦袋裡,對人民來說應該是一件讓人恐懼的事情。

另外,我們在座多數團體也有參加的「廢除集會遊行惡法聯盟」,我昨天收到一個判決書,一位反高學費聯盟的成員在教育部前被逮捕,看到也是令人非常驚異,我不知道這些法官的學術素養不知道到哪裡去了!我看了真的覺得很失望,它顯現出司法體系的保守,他就認為,反正你這樣子就是有罪!我詫異在於,檢察官起訴的事實,法官竟然認為這起訴事實不對,「更正」!他竟然不用「無罪」,而用「更正」,然後判有罪。我不知道人民的防禦權在哪裡?法官認為檢察官寫的起訴事實不對,我予以更正然後判有罪,那以後我們要檢察官幹麻?讓法官直接來起訴、審判就好了!我不曉得現在21世紀了,司法改革走了十年了,我們這些法官改多少了?

法律的理論、觀念,完全置之不論,原因在哪?

再插一句題外話,這三天立法院在作檢察總長的審查,某位立法委員來跟我要一份資料,我也翻了半天發現這資料竟然不太好找,就是:檢察官起訴案件中定罪和無罪的比例是多少?我發現這應該是垂手可得的資料,但法務部、或說司法院會盡量不讓它明示公開,我想想原因也很簡單,他們要規避掉檢察官的責任哪!他不願意讓社會大眾、一般人民知道說,檢察官起訴的100個案件裡,有15件是無罪的,那這15件的檢察官要不要處分?

我發現我們的政府、法務部,這個資訊是隱晦的,我不是說它完全隱藏起來,但它是隱晦的,讓你不好找,這個目的就是「責任」沒有非常的確立和區分。我們應該透過一些制度,讓檢警了解、貫徹、將這些責任扛起來;在日本,檢察官起訴你,結果你被判「無罪」,檢察官基本上是要切腹自殺的,台灣沒有這樣的觀念,反正我就起訴嘛,一審判我無罪我就繼續上訴,我就是死皮賴臉的,我們法務部的檢察官大多數都是沒有這樣的概念的,不會覺得責任在他身上。

釋字407號解釋不清楚,釋字617號出來,你叫我來區分硬蕊、軟蕊,我還是沒辦法區分!我們應該要呼籲的是,既然大法官沒辦法區分,或說大法官或許有這種睿智可以區分,但我們相信,基本上法官是沒辦法區分,在法官不能區分的情況下,檢警還是繼續取締的時候我們該怎麼作?我認為應該把上面這個硬蕊、軟蕊蓋掉。

我們確立一個制度來確立他的責任的時候,我們就讓他了解到,你沒有辦法去認定什麼叫猥褻物品的時候,你就不要去判斷,如果你提起類似阿哲的案子,地院法官、高院法官搞不懂,大法官好像有那麼一點點睿智把它搞懂了,非常上訴可以撤銷的時候,回去這些地院法官、高院法官是不是要懲戒、要負責任?檢察官跟警察是不是要負責任?社會要進步,一定要做這樣的責任追究。

如果有這樣一個追究制度在的時候,是不是這些檢警把硬蕊、軟蕊這些無法區別的標準拋開,只要做最後的這段就好──「有做一個安全適當的隔離措施」,適當安全的隔離措施其實就是我們一直在強調刑法235條違憲的理由,因為他把目的和手段搞混了。它的目的其實就是在保護未成年人,但在法條裡竟然沒有辦法顯現這樣的精神,反而是成年人之間的資訊流通,竟然也會卡到刑法235條的問題,這是我認為違憲的一個理由。應該要把釋字617號解釋前面硬蕊、軟蕊的區分遮掉。

我們呼籲,轉型正義應該是要像這樣子,侵害到人民權利——像阿哲這樣子,都應該要回頭去追究檢警法官的責任,社會的轉型正義、公平正義才會真正顯現。當你可以追究他們的責任的時候,以後檢警心裡就要曉得,會有被追究責任的一天,看不懂的東西,就不要去碰它,只要去管看得懂的——是不是有安全隔離措施,我覺得他只要去注意這點就好了,其他的,不要看到有人來檢舉,就覺得啊……反正只要是有人檢舉、即使是有膠膜,我就搬出釋字617號解釋。其實那天去警政署聽到的就是這樣,警察基本上就是不會學乖,覺得釋字617號還是說「我能做啊」,我要呼籲的是,釋字617號要用「你都不能做」來理解,因為只有大法官懂你不懂。

在這邊除了恭喜阿哲有非常上訴的機會外,真的也希望可以杜絕以後隨時被纏訟的可能性,這事實上是人民的基本自由,在基本自由地狀況下,只要做後面「做安全適當的隔離措施」的審查就好了,不要管前面的「硬蕊、軟蕊的區分」。


思索 說道:關於高律師定罪率的論點,令人難以苟同。 高律師說:「檢察官起訴的100個案件裡,有15件是無罪的,那這15件的檢察官要不要處分?」 我想問,難道定罪率百分之百才是好檢察官嗎? 試想,如果正如高律師所言,只要有一個案子未定罪,檢察官可能就要切腹謝罪,那麼的確檢察官會積極偵查案件,當自己有足夠自信讓被告定罪時才起訴,已達所謂的定罪率百分之百。 但我們明明知道法律是人所操作的,可能會有違背現實的情況(比如有罪判無罪),在這時候,該"懲罰"的或許是法官,而不是檢察官。 又為了達到所謂高定罪率,即使檢察官可能知道自己出現錯誤,卻礙於績效,而不行使"客觀性義務",讓檢察官更堅持將被告定罪,而不積極探索有利於被告之證據。 畢竟,人性難以考驗,否則若制定一部律師法,規定律師無法讓被告無罪釋放,或是律師幫原告提自訴一定要勝訴,否則則要處罰(扣點數,或是評比下降,罰錢之類的),相信律師一定也會不滿吧。 。(2007-11-29 09:34:44)

行者 說道:對於釋字第617號解釋,我認為那是大法官折衷之下之產物,若因為大法官"保守",而認為大法官們未經理性思考,難免有失偏頗。 的確出版的自由應受保護,但是如果出版的內容有可能引起"大多數人"的排斥、厭惡,甚者造成心智不成熟者(不泛指青少年,成人亦有可能)進而傚尤,豈不造成社會更大的危害。 大法官將"猥褻物品"之定義做限縮,其目的也在於考量台灣整體社會風俗,其實是偏向於保守,且容易受影響的,即使不同意見書中提出歐美等例,表示自由才是趨勢,但是我國國情與歐美明顯差異許多,豈可輕易移植歐美經驗?在歐美,性是開放的,是隨意的;在我國,性是偏於保守的,我們可以肯定追求性解放的想法,但是也要尊重保守一方的意志,因為對於性的想法本無對錯,端視當時國家風俗不同而言。 我覺得我們的國情反而比較像日本,日本為大宗色情輸出國,台灣很多色情書刊即是來自於日本,很多色情書刊,不乏子姦母、暗夜強姦夜歸婦女、醫師強姦病患、學生強姦老師等等,令一般人難以接受而排斥,並進而擔心這些書刊是不是會造成意志不堅者受影響,而模仿書刊內劇情。日本有案例即為長年無正常社交生活之男子,看完大量關於強姦幼童的色情書刊(或電玩動畫),而模仿,使幼童遭受蹂躪。因此日本也在反省其色情文化是否過於氾濫。 因此考量社會多數人之觀感(我還是認為社會大多數人士無法接受含有暴力、性虐待或人獸性交等內容)以及維護善良風俗(台灣人取得性的管道極少,生活較為壓抑,跟性生活開放之歐美人士不同,對於"性"的看法也不同),為了保護"保守"的多數人,而限制一些出版自由,這是可以接受的。 其實我常在想,很多所謂的"自由主義者"常想要把ㄧ些歐美制度移植到台灣,卻沒想到國情適不適合。例如台灣現在絕大多數人並沒有留美留德,沒有學過那一套性自主,性開放,依其傳統的觀點,當然認為那些暴力的強制的性侵犯為內容的色情書刊,是不應存在的,這是一種傳統的儒家思想,也是值得保護的,至於當過了數十年整體社會已經有如歐美般覺得"性沒什麼大不了的",而我們的國民也夠成熟不會去模仿色情書刊之內容,這時可能刑法就必須稍作修正。 因此釋字617僅是將猥褻物品限縮,而未將刑法235條廢除,即是考慮我國的社會風俗,以及人民的法感情,禁止人民販賣太具有煽動性(描述女生被強暴其實很高興!?)、違法性(暗夜尾行夜歸女子,再性侵害)、缺乏倫理性(母子相姦、兄妹相姦)內容的書刊,其實是妥當的。 至於釋字617兩位聲請人販賣之書刊,如因為不是猥褻物品而不違反刑法235條,這是裁判上的問題,而非刑法235條本身問題,這邊的麻煩處在於,我國未有德國違憲審查可以審查"裁判"的制度,而僅僅能審查"法律",所以在我國制度下似乎僅剩非常上訴一途。 晶晶書局我也是很支持的,我認為不應有罪,但是這是裁判上"適用法律"的問題,而不是"法律本身"的問題,刑法235條在我國現實上,還是有存在之必要。希望大家能多體諒大法官們,不要認為自由主義可以代表一切的價值觀。。(2007-11-29 09:5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