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交的數據合法,請繼續! 性別人權協會:文章評論

同志人權
性別文化
情慾解放
跨性別
性工作
愛滋
個人資料保護
女性自主
社運結盟

 

 

首頁文章評論情慾解放
 
有條件的人權(2005-12-30)


有條件的人權 ◎ 旭寬(台灣TG蝶園)

2005年10月1日,在台北市東區舉行的同志大遊行裡頭,跨性團體高舉著標語吶喊:「男扮女裝無罪!女扮男裝有理!」一個個跨性人安全自信地走在大馬路上,似乎是人權城市裡頭再自然不過的事情,可惜這個人權只限於穿著保守、從事非特種行業的人才能擁有的,如果你是穿著清涼、露出乳溝股溝、低腰褲露內褲的跨性人,又剛好在檳榔攤或酒店裡工作,對不起,你的不男不女就是違反社會善良風俗!

有幾位在酒店工作的跨性人爆料說,警察經常到他們工作的酒店臨檢,抓不到犯罪證據就拿他們的裝扮與性別不符來抓人:「明明就是男的,妝成這樣(女性妝扮)就是奇裝異服啊!.......你們沒犯罪?那是你自己說的,法律明明就有違反社會善良風俗這一條!.........什麼?什麼醫師診斷的變性慾症?我管你有什麼理由!違法就是違法!」走在路上被恐嚇威脅:「別讓我在萬X一帶看到你們,不然就請你們到警察局坐坐,要是你們在萬X被搶被欺負,就不要來報警!」,就連住所的房東也被警告最好別出租房子給他們,以至於他們得跨縣市找住的地方。跨性朋友當然知道警察故意找他們麻煩,但是他們敢反抗嗎?不敢!因為他們相信反抗的下場會更慘;他們敢據理力爭嗎?不敢!因為他們擔心惹毛警察的話,酒店的生意會做不下去;他們敢找律師與警方對簿公堂嗎?不敢!因為他們沒錢、沒閒、沒資源。

翻開「社會秩序維護法」來看,根本沒有任何一條法律可以將人以男扮女裝或女扮男裝入罪,為什麼警察能夠肆無忌憚地出言恐嚇呢?很簡單,因為警察也知道他們不敢反抗,任何受到污名壓迫的弱勢族群都有曝光的壓力,一但在意外的、公眾的、負面的情況下曝光,其工作、家庭、人際關係,甚至生命都有可能不保,除非你能量夠強、資源夠多、有十足的運動精神來為社會上的不公奮戰,要不然在台灣尚未破除對跨性人歧視的今天,絕大多數的跨性人面對惡質的執法人員,都會選擇息事寧人。

有人說:「什麼工作不做,偏偏去做那一行,如果他們不要從事特種行業,穿著不要這樣暴露,妝扮不要那麼妖艷,就不會被找麻煩了呀!」這句話乍聽之下很有道理,但是仔細想想,原來人權是有條件的呀!原來你得是個保守低調的人才有權利免於恐嚇威脅?原來你得有個被人看得起的職業才夠資格說自己無罪?這聽起來好像一個穿著性感的女人如果被強暴就是活該倒霉似的,這種有條件的人權只不過是多重污名的表現 (例如在酒店上班的跨性人有性變態的污名和情色的污名)、只不過是增加歧視的正當性而已(你跟色情沾上邊,我就可以正大光明打壓你的性別問題)!

警察的選擇性執法不只在跨性人身上看得到,在其他性別弱勢族群裡也是屢見不鮮,例如警察經常臨檢同志酒吧,強制酒吧裡的顧客驗尿驗血;跟一般大書店一樣販賣男同志寫真的晶晶書庫被起訴定罪。這些例子在在提醒我們看到迫害發生時,不能先拿起道德的放大鏡來檢視受害者,歧視就是歧視,人權不能有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