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交的數據合法,請繼續! 性別人權協會:文章評論

同志人權
性別文化
情慾解放
跨性別
性工作
愛滋
個人資料保護
女性自主
社運結盟

 

 

首頁文章評論同志人權
 
論身分的不理性捐血禁令 該被時代淘汰了(2005-09-23)

同志新聞通訊社2005-09-23週末評論
論身分的不理性捐血禁令 該被時代淘汰了

王蘋/性別人權協會秘書長
陳俞容/性別人權協會文宣主任

針對「同性戀」捐血禁令的荒謬,國際間已經討論不下十年了。

在愛滋剛被發現、卻仍對其完全未知的恐慌年代,宗教右派輕易地拿愛滋作為「同性戀天譴」的證明,給漸漸獲得社會認同的同志平權風潮一記重擊;愛滋恐懼結合了社會中的同性戀歧視,也反映在許多國家的捐血政策上,在《捐血登記表》上白紙黑字明訂男同性戀「永不得捐血」。在宗教勢力影響之下,許多國家也開始大力推行以「禁慾、忠貞」為最高指標的愛滋防治政策。

然而隨著對愛滋的認識,在歐洲許多國家早在一九九二年,就拿掉了規範器官和血液捐贈條文中對同性戀者的歧視性字眼,承認他們擁有和一般人一樣的權利和義務;而向來敵視同性戀的天主教國家義大利,也在二○○○年取消不准同性戀者捐血或捐贈器官的規定。南非的人權委員會在二○○○年判定,拒絕同性戀捐血是違反憲法的歧視行為,男同志有權捐血,捐血中心不得拒絕。

再談台灣衛生署馬首是瞻的美國。實際上,美國血液銀行公會以及採集及供應美國半數血液的美國血液中心,都支持修改同性戀捐血禁令;只有宗教背景的紅十字會,一直以來僅以不變的一句「確保血液安全」,拒絕改變。難道,這些支持修改同志捐血禁令的國家和機構,純粹是高舉同志人權、卻漠視受血者健康嗎?並不是,相反的,他們都是意識到,抹黑社會小眾,並無法過濾不安全的血液;真正的血液安全,應以科學方法界定某種情況是屬於高風險「行為」,例如不安全的性行為或共用針筒等傳染途徑,而不是針對捐血者的「身分」。

我們可以理解,宗教右派不肯輕易拿掉任何連結同性戀作為罪、疾病、天譴的標籤;然而各國逐漸開始承受過去以道德恫嚇、代替務實性教育所帶來的苦果,婦女、青少年、異性戀的比例不斷攀升,無知、蔑視人權、標籤化特殊族群,只成了愛滋防治的絆腳石。將同性戀和愛滋畫上等號的宣導,讓一般大眾低估了感染愛滋的風險;充分提供不帶道德恫嚇的愛滋防治資訊,才能讓民眾重視免於疾病威脅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權

一切的科學論證都可以不敵政治利益,美國在小布希當權領導下,大喇喇地違背民主國家最基本的政教分離的立場,一直以大量的國家資源介入科學研究、醫療、教育、公共衛生、社會福利工程,讓宗教右派教條貫徹於其政策之中;同時在第三世界貧困國家,以藥品、食物、醫療資源的援助方式,繼續推行基於宗教道德理念為目的的「禁慾式」愛滋防治策略,並要求這些國家的領袖,公開表態盛讚這些道德的防治方向,枉顧不切實際的政策使民眾掙扎於疾病與死亡的威脅中。

台灣衛生署不願解除同志捐血禁令的另一個理由是,男同性戀的愛滋感染比例過高。但台灣實際的狀況是,男同性戀愛滋感染比例和異性戀是幾乎一樣的,目前均都是29%左右,若以感染比例來作為限制捐血的理由,衛生署豈不更應禁止占愛滋感染比例40%的台北縣市民眾捐血?或禁止婦女感染比例55%的異性戀女性捐血?這實在是毫無根據的差別對待。

台灣的血荒是全民的危機,我們需要有愛心的人貢獻自己的血液,捐血一袋,救人一命是正義的號召。愛心不會因為身分、職業、性向而有等級之分。我們應該針對血液安全,在台灣展開科學、理性的對話;不需要站在美國和加拿大宗教勢力把持的紅十字會規定基礎上,制定以「身分」論資格的不理性捐血規定。


易珊 說道:我有過初次捐血(十七剛滿)就被質疑的經驗~心裡一整個o.s.難不成我熱心的去捐血還得說謊不成??太沒邏輯了!我不敢說是歧視,但肯定是太粗心or太沒腦,也許是太沒同理心~說是不是?我一整個覺得不行~就當場理論起來~她輸我就是最大ending~說不出的振奮人心!!那天我捐500cc喔~雖說我是女生~那又怎麼樣?我助人開心就好~ 有個聲音告訴我~AIDS只是個汙名手段~。(2007-11-24 06:5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