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交的數據合法,請繼續! 性別人權協會:文章評論

同志人權
性別文化
情慾解放
跨性別
性工作
愛滋
個人資料保護
女性自主
社運結盟

 

 

首頁文章評論性別文化
 
廢道德立法「刑法235條」運動 絕不中止(2006-10-27)

廢道德立法「刑法235條」運動 絕不中止

台灣性別人權協會 陳俞容

  有一部在美國被列為「普通級」的電影「性愛巴士」,即將在金馬影展放映,在媒體的討論中,這部被描寫為「真槍實彈、不避重點」的片子,大家都認為不太可能在台灣的電檢尺度找到通融的可能性,因此應該會變成「限定專業人士觀賞」的「超限級」。相同的,為何香港這個不見得在性和身體觀念上比台灣開放的地方,可以堂而皇之販售的同志男體雜誌,竟然成為違反刑法235條的「禁書」。這只能說,台灣在面對性言論自由的剝奪上,太隨意了!

  「猥褻罪」強勢地介入和規範,正是在框限和型塑大眾對於性、性行為、性對象、裸露身體的部位的觀感和態度,也造就了遮遮掩掩、猥猥瑣瑣、說一套作一套的偽善性道德。因此我們看電影,只在意它露了幾點;我們想到天體營、譚崔瑜珈,就想到沒有羞恥心的男女;我們想到畫會、攝影會要進行裸畫、裸拍,馬上質疑那必定是假借藝術之名發洩變態性慾望。

  台灣解嚴後,言論解禁,人人都知道,在不傷害他人的情況下,我們享有言論自由。當然,我們仍需面對當自己的言論並非「主流」時,必須承擔輿論的圍剿、和異樣眼光帶來的壓力;但也沒人可以用強暴脅迫的方式危害身體、性命或造成財物的損失。我們不但不用擔心警察會衝入家門逮捕,相反的我們知道公權力應該站在保護我們身家安全、維護那個「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保護你說話的權利」的立場。

  為何言論自由需要被保障?那是為了預留了人類對於未知事物的理解和社會發展的空間,為此,我們對於可能超越我們理解甚至難以接受的事物,所造成心理不安全感,作出容忍和讓步。在性的領域也是這樣。因此我們不可能任由法官在沒有受害人的情況下,判決什麼是合宜的性道德、什麼是藝術、什麼是醫學、什麼是教育,甚至,什麼是軟蕊、什麼是硬蕊,什麼又是需要「採取適當之安全隔絕措施」的軟蕊、什麼又是即使「採取適當之安全隔絕措施」也不行的硬蕊。

  但是很不幸的我必須說,即使到了昨天大法官第617號釋憲文出爐,通篇「性言論表現或性資訊流通」大家仍困惑:大法官的意思是,出版品有分級、有分區、有上膠膜,就不再有警察因部分號稱主流大眾的人檢舉、或是治安積分業績,而上門騷擾找麻煩嗎?大法官的意思是,網路貼圖有標明限制級、需要加入會員才可以瀏覽,檢察官就不會要求捐錢買贖罪券來彌補我們傷害了「性價值秩序」的所作所為嗎?

  我完全感覺不到未來台灣對於「性言論自由」有什麼保障的意思。

  對比於我剛剛所提的「言論自由」,這些在體現自己的性慾望、性認同與性主張的所謂「猥褻品」創作、發行、流通、持有,反倒是因為國家制定的刑法235條猥褻罪,每年2000人以上的人格、財物、或身體自由被具體危害,造成眾多「夠格或不夠格」稱得上藝術、醫學或教育的工作者,隨時提心吊膽、自我設限、或陷入官司纏身的境地,更影響不計其數的大眾選擇閱聽材料、選擇性觀念的權利,所有的人都具體的被剝奪了自由,而非所稱「社會多數共通之性價值秩序」被維護。

  大法官617號解釋破天荒的出現了明確化「性少數(非為維持男女生活中之性道德感情與社會風化[註])」以及「性態樣(含有暴力、性虐待或人獸性交)」,但實在看不出有如其宣稱的保障「少數性文化族群依其性道德感情與對社會風化之認知而形諸為性言論表現或性資訊流通者」,反倒是確立了「為維護社會多數共通之性價值秩序所必要而得以法律加以限制」。

  難道我們看不見被司法程序折磨的這些苦主,在不斷的羞辱和挫折中,可能漸漸喪失鬥志;難道我們不能回頭想想,因為太辛苦、因為太孤絶、因為人性必然的軟弱,我們常常被迫逐漸忘記了為什麼要追求、捍衛性言論自由?國家當然不應該成為挫折性言論自由的打手!各種不同的性社群被太多的污名標籤孤立,而性資訊流通往往關乎性實踐的安全,這是為什麼對於性言論自由,我們無法退讓;只要還有人被刑法235條這種道德立法壓迫,就沒有人能夠宣稱已經解放、運動已經成功。

  我們鼓勵所有過去、現在、未來的刑法235條惡法受害人,繼續挑戰大法官。

不廢刑法235條,運動絶不中止!

[註]我相信大法官此處所指是「同性戀」,因若「男女」包含男男、女女,那麼民法對於婚姻的規定,也就適用在同性之間了。釋字617號解釋實為典型充斥傲慢且異性戀獨大思維的代表作


喵喵 說道:我昨天也才被高雄市警察局鼓山分局通知,說我是嫌妨害風化散佈猥褻文字。 刑法235真是惡法阿。林山田老師說本條因立法從嚴顧執法應從寬以符合社會現實,沒想到對於同志(我是在拓峰網嘴砲是非館發表短短三行文字就被鼓山分局的警務員約談)是立法從嚴,執法更嚴。我覺得我自己唸林山田老師黃榮堅老師以及釋字617許玉秀大法官的不同意見書也救不了我自己,我很無奈~~~。(2006-11-15 20:18:48)

喵喵 說道:還有阿,喵喵的右眼上眼皮從被約談后就一直跳~~~。(2006-11-15 20:44:20)

喵喵 說道:喵喵的案子已經進入檢察官階段(96年度偵字第697號) 喵喵會勇敢面對的!。(2007-01-10 03:27:35)

失望 說道:這法條直接套用在網路上發佈資訊的人是不妥的: 技術上 1。「散佈」應該是多次的,多對象的。但是送出資訊的人只送出一次。 2。散佈與播送的權力在網站、搜尋引擎、還有網路服務業者。發帖之人沒法預期到底有無人觀看,若無人觀看,「散佈」邏輯顯然不能成立。所以妨害風化之動機與範圍無法確認。 3。公然陳列的權力掌握在網站主手中,並非發帖人。 認知 1。目前沒有「猥褻」的定義。 2。「猥褻」妨害風化的邏輯就跟著難以證明。 3。網站上的資料龐大,法律不可能抑制增長。 4。因網站上資料而定罪人,幾乎可確定法條違反憲法(言論自由)比例原則。 目前的執行方式 1。按照「法條『文字』」直接起訴,只要「說得通」。而不追究發帖人的動機與實際影響風化的程度。 2。不論有沒有網站分級警告。 3。各地檢警調以及法官對這法律認知都不相同。。(2007-03-28 00:15:52)

kb 說道:刑法是用來節制政府的,確保政府不會用不對稱的手段對待人民;但這條不但沒達到該有的效果,還賦予行政機關虐待人民的權力. 猥褻是個不教而殺的工具,因此政府可以大大方方檢查人民的思想,號稱保護一個不知道是否需要保護的概念. 因為三行字被約談,還要開偵查庭,隨後還可能面對刑事庭.網路留言究竟有多少可罰性?刑法235到底有多寬的適用性? 大家理解了這事實,以後發言都要自我檢查,確保警察不會約談自己.這是不是達到恐怖的地步了? 他可以從ip查出誰是用戶,不管人是不是坐在電腦前. 知道嗎,isp必須保留六個月的上網紀錄. 我們不知道政府可以利用這條法律從上網紀錄得到多少東西.被監看的感覺怎麼樣呢? 莫輕看此條法律,請大家告訴大家,我們要好好保護自己. 關注,並支持加速立法院修改本法條的動作,並禁絕政府部門隨意監看個人用戶ip的可能性.。(2007-03-29 09:2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