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交的數據合法,請繼續! 性別人權協會:文章評論

同志人權
性別文化
情慾解放
跨性別
性工作
愛滋
個人資料保護
女性自主
社運結盟

 

 

首頁文章評論性別文化
 
猥褻知多少?法眠不覺老(2006-10-27)

20061027對大法官617號釋憲文的回應

猥褻知多少?法眠不覺老

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召集人 何春蕤

首先我要對大法官許玉秀公開表達我個人最高的敬意。這次617號解釋文實在沒什麼好看的,但是許大法官寫的不同意見書卻令人耳目一新,擊節讚賞;其理路清晰、學養豐富,把解釋文的問題所在說得一清二楚,值得其他的大法官以及所有知識份子仔細拜讀。

憲法是保障基本人權還是維護多數霸權?

617號解釋文把「善良風俗」換成了「多數共通的性價值秩序」。單從文字上來看,這個概念就很可怕,因為本來透過人民的日常生活歷史沈澱形成的「風俗」,現在變成了「價值秩序」,而「秩序」就暗示:只要是偏離了它,世界就「亂」了,這樣,刑法235條就理直氣壯的被用來維護這個秩序。至於這個「多數共通的性價值秩序」到底是什麼呢?617解釋文沒有明說,但是許玉秀大法官指出,這個秩序其實就是「男女常態性價值秩序霸權」,凡不是多數的、共通的性價值和性行為,都可能危及秩序,因此都必須禁絕。這不是霸權是什麼?

問題是:什麼是「常態」?什麼是「多數」?是不是真的有這個「常態」「多數」?性學大師金賽在1950年代發表的人類性學研究報告之所以震驚世界,正是因為他顯示:常態只是假象,人們的性有著驚人的多樣性,所謂「常態」的文化其實有著各式各樣的經驗和實踐,而且往往最常態的人擁抱著最變態的慾望口味。617號對暴力、性虐待、人獸交特別規範完全不可流通資訊,就是根本漠視角色扮演在情色文化中的重要地位。如今,人們的性價值、性口味、性實踐,在刑法235條的淫威之下,根本就沒有交流討論探索反省的空間,大法官和檢警對於多數和常態的想像究竟來自何處呢?說穿了,617號解釋文只是假借多數和常態之名,強行維護某些人的性價值作為秩序、作為霸權而已。

多數意見的大法官們「忘了我是誰」嗎?

最令人跌破眼鏡的是,明明是釋憲的官司,大法官不去開闊的解釋憲法的人權理念,不去捍衛自由平等多元差異,反而自我降格去替刑法辯護,還宣示:「由民意機關以多數人普遍認同的性觀念和行為模式,來判定特定性觀念和行為模式是否屬於社會共通價值、構成社會秩序的一部分,這樣才有充分之民主正當性。」看到這種「忘了我是誰」的言論,真令人替大法官感到悲哀。他們連民主的真諦都不清楚:民主哪裡是少數服從多數?那叫做多數暴力!民主是相互尊重,面對差異,虛心包容,而不是「多數就是老大」,「異類言論就用刑法伺候」。我們把全民的福祉交在這樣的大法官手中,真是令人捏一把冷汗!難怪許玉秀大法官的不同意見書會寫得那樣慷慨陳詞,沈痛批判。

箝制性言論、性資訊,違反性別平等原則

性學家與女性主義者早有共見:性言論自由與性資訊自由,對於性人格、乃至於完整人格的形塑與發展,都是不可或缺的;對於破除性壓抑、性剝削、以致於性別不平等,更有其不可磨滅的重要性。換句話說,箝制性言論和性資訊的刑法235條,根本就違反了性別平等的原則。許玉秀大法官說得比我們一些主流女性主義者都清楚:性言論自由與性資訊流通自由,有助於性自主意識的養成與性自我決定權的實現。這才是大法官應該展現的眼界。

如果我們真的企望成為性別平等的國家社會,所有的女性都必須起來對抗刑法235條!我們要我們的性言論自由,我們要我們的性資訊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