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12-27 非常歧視、人權倒退-黑道大哥發言稿
 

八、黑道大哥發言稿

跨性別處境
黑道大哥 台灣TG蝶園

去年跨性別新聞事件當中,有一位法律系畢業生因為受不了家人嘲諷其女性化的裝扮而跳樓自殺,中央大學丁乃非老師氣憤地說:「這就是家庭暴力!」今年,台灣社會並沒有變得友善一些,反而讓跨性人林國華和蔡雅婷相繼選擇離開這個冷漠無情的世界,我們不得不憤怒地說:「這就是社會暴力!」

變性黑道大哥落網的消息一度成為各大媒體關注的焦點,但是大家關心的不是幫派暴力事件,而是大哥的性別,從逮捕歸案開始到確定安置在男監的單人牢房為止,鄭嫌戲劇性地從男性變成女性,之後發展出陰陽人的故事,最後終於在醫師鑑定之下判定為男性,執法機關結合媒體在全國觀眾面前揭露與犯罪無關的性別隱私,還自以為站在人道保護的立場審慎考慮該送往男監還是女監,絲毫不認為粗暴地檢查性別就是侵犯人權的行為!

「不男不女」這句輕蔑的話說明了跨性人被歧視的社會處境,在媒體的攝影機下,跨越兩性刻板表現的人是不正常的,雅婷臥軌自殺不是一個單純的社會事件,因為他有著男性性器官卻穿著女性內衣褲,阿兵哥援交不是單純的援交行為,因為他打扮成女人的樣子,黑道大哥犯罪更不是一般的犯罪,因為他動手術改變性別,就連大哥的女朋友也不是一般的女人,因為人們搞不清楚他們如何有親密關係。台灣警察惡意臨檢並結合媒體來突顯跨性人在性別方面不合常態的表現,如果有人為了避免「不正常」的污名而偽造證件的話,警察又可以正大光明地以偽造文書的罪名將他逮捕,媒體和執法機關陷人於罪的共犯結構就是最典型的社會暴力!

不管是林國華還是蔡雅婷離開人世,總有精神科醫師出來說:這是性別認同障礙合併情緒困擾。意思就是說,如果跨性人能夠回復正常就不會有困擾,或者是即便有性別認同障礙,如果能夠自信地生活下去也不會產生問題。說這些話的醫師把性別困擾歸因於個人的缺陷和能力不足,根本無視於我們的環境嚴格控管性別表現,惡劣對待跨性朋友的事實,如果跨性人在學校不會被欺負,在家庭裡不會被嘲諷,如果跨性人能夠得到溫暖的友誼,能夠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養活自己,也許他們的命運不會讓人如此感傷,真正需要被診斷、被治療的是大眾狹隘刻板的性別觀念和缺乏包容異己的胸襟。去年雅婷說2003年是跨性別元年,從此之後,每一年都會有跨性主體站出來說話,直到跨性人不再受到壓迫和歧視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