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12-27 非常歧視、人權倒退-朱偉誠發言稿
 

七、朱偉誠發言稿

2003十大違反性權事件記者會
發言稿◎朱偉誠 台大外文系助理教授

   我在今年五月有發表一篇學術論文,談台灣同志運動的公民轉向,也就是台灣同運轉向以公民權為主要訴求的這個2000年以來的新趨向。主要看到的現象,一方面是台北市政府以公預算支持的「台北同玩節:同志公民運動」活動,另一方面則是傳出陳水扁政府有意將同志伴侶與領養子女權,明文列入人權保障基本法草案中;我認為這兩個新的發展十分重要,因為這代表著台灣同運正式邁向以同志作為一個公民的身份,所應享有的權利保障這個極其重要的面向。不過我當時做的一個重要的觀察是,這個新的發展趨向,並不是同志運動本身實力積累造成足夠的壓力有以致之(像婦女運動那樣),而是由於台灣的主流政治視支持同志為一具有進步象徵意義的形象塑造,所以才樂於支持;但儘管如此,我也認為,同志應該把握這樣的契機,朝公民權的方向發展。

   回顧去年一年相關性權(其實也就是人權)方面受到侵害的發展,我覺得那一方面證實我在那篇論文中的基本看法,但卻也為公民權的行動方向提供了急迫性。我的意思是說,前面提及的相關發展,尤其是扁政府所宣稱要積極立法的部分,經過三年來的不斷放出消息,但又毫無下文來看,才發現到現在連一個草案都還沒有擬成,幾乎已經確定要跳票。而整個事件,已經很清楚是作為一個媒體炒作的宣傳技倆來運作,希望喊得大聲一些,多喊幾次,大家就覺得同志已經獲得了那些權利。所以侯水盛立法委員才會有那樣的反應,好像同志已經可以或即將可以合法結婚一樣;事實上,據我所知,扁政府也常在國外宣傳時造成這樣的錯覺,許多國外關心同志處境的友人也誤以為台灣已經如此進步。

   但事實上,台灣同志的處境,或相關性弱勢社群的處境,在這一年中卻暴露了其殘酷的實狀:舊的偏見顯然並未消除,而且變本加厲,可以由公眾人物公開宣說而不知悔改(如副總統呂秀蓮的例子)。而更嚴重的是,這些壓迫已經採取國家法律的形式造成了迫害,我要特別提到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何春蕤教授因為網站超連接而受到起訴,以及晶晶書庫因為販賣所謂的「猥褻」書刊而即將遭到起訴的這兩個案例:一個是對於網路這個新興媒體的不了解與恐慌,另一個則是我們這個社會始終未曾解決的,對於情色限制的標準不定與言行不一。

   在這些方面,司法不但不能幫助大家釐清一些基本的問題,反而淪為整個社會尋找代罪羔羊或鬥爭的工具,實在令人非常地失望。我想最明顯的例子,就是一方面放縱明顯更違反相關法律規定的狀況,一方面卻又高度選擇性的、針對性弱勢的對象來開刀。這種種狀況,已經對於相關人民的基本人權,造成了相當的侵害,所以儘管我是應該就這些現象的社會意義發表意見,但我想要指出的是,相關問題已經不是一個可以慢慢改造的社會觀念問題,而是具有迫切性的,在法律方面亟待釐清及立法保障相關基本公民權利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