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12-27 非常歧視、人權倒退-王蘋發言稿
 
四、王蘋發言稿

歧視語言、鼓吹仇恨
王蘋 性別人權協會秘書長

   差異從來不應等同於不對等之對待,但是在人類歷史中,我們總是看見人們利用差異製造對立、排斥甚至打壓。在政治惡鬥下滋長的族群分裂已讓台灣四分五裂,台灣並不需要再增加新的仇恨,然而,我們卻看不見這樣的發展,一天一天,我們總看見新的仇恨被鼓吹、被製造、被散佈。

   我們回頭看看,在1966年通過的國際人權法典之一的「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其中第二十條第二項就提到禁止鼓吹歧視:任何鼓吹民族、種族或宗教仇恨的主張,構成煽動歧視、敵視或強暴者,應以法律加以禁止。這是36年前的人權思想,經過這些年,人權的內涵早已大幅擴張,涵蓋了包括性取向和身心障礙的歧視保障。在美國多數州均有仇恨犯罪的立法,聯邦調查局和地方警察的證據蒐集中,亦包含了犯罪人做出的涉及偏見的口頭言論,書面文件或行爲舉止。

   在三月底、四月初就有國民黨籍立委游月霞質詢蔡英文的「老處女風波」以及民進黨籍立委蔡啟芳的「乳房交際說」,一時之間,泛藍泛綠委員開始一場比爛攻防戰,互以「性道德污名」侮辱不同政黨女性,再以「女權」做文章為政黨利益互逼道歉。

   在12月連續兩件令人矚目的言論歧視事件,從副總統呂秀蓮的愛滋天譴論以及民進黨立委侯水盛的同志亡國論,都是非常典型符合仇恨犯罪的事例。而且他們透過公開表述,均已達到煽動歧視、鼓吹仇恨的程度,出於人權政府的成員口中,特別是呂副總統還身為總統府人權諮詢小組召集人,實在是非常諷刺。

   除了政治人物的歧視言論之外,身掌下一代教育大任的教育部亦成為歧視言論製造處。在其部編的國語辭典網路版中,充斥對同性戀、跨性別、性工作者和愛滋病、青少年的偏見;關於性和慾望,也都是負面解釋與例舉,流露對女性與青少年身體自主權的污蔑。不僅沒有將多元包容傳達給下一代,反而藉由暴力粗糙的文字灌輸下一代保守偏狹、不尊重他人的偏差思想。在多個性別與人權團體抗議,並提供修正版本後,教育部並未採納,立即將網路版的文字更換,僅回覆表示將開會討論修正;直到最近,八個月後,教育部才行文至各抗議團體,希望團體對其將修正為難懂的「古文」解釋提供意見,令人啞口無言。

   抗議侯水盛行動中,同志團體已提出具體訴求,包括要求民進黨應對侯水盛進行懲處,並在黨內宣示清楚的反歧視立場,然而民進黨至今未提出具體回應,泛藍也只趁機抨擊民進黨,亦未提出任何針對同志人權、反歧視的具體內涵。我們絕對拒絕弱勢性別議題淪為政黨口水鬥爭的工具,如果台灣的人權在政客眼中只停留在口號呼喊上,那麼作為弱勢的一群,就將以唾棄他們的方式表達我們的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