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1-13 晶晶書庫要求公平審判-發言:朱偉誠 台大外文系助理教授
 
發言:朱偉誠 台大外文系助理教授

正常國家?
朱偉誠 台大外文系助理教授

   去年底性別人權協會等團體聯合發布「二○○三十大違反性權事件」,在吵得震天價響的總統大選新聞之中,媒體的報導十分有限,我因為受邀評論,才有機會接觸了解去年發生的這些在性方面人權造成重大侵害的事件整體的感想,只能以怵目驚心來加以形容。

   如果說以前的相關侵害是舊時代高壓統治心態的遺緒,最近這新一波的發展則儼然是新保守主義建制化的重要表徵:司法體系所代表的公權力明顯成為箝制相關言論自由的幫兇。何春蕤的案子以外,發生於晶晶書庫的查扣事件聽來更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去年八月底基隆警方以取締「猥褻刊物」為名,查扣了這家台灣著名同志書店內陳售的男體寫真雜誌五百多本,多為在香港合法出版且已妥善分級處理者,後來警方更持搜索票至負責人阿哲在基隆的戶籍處進行搜索,且出言羞辱其家人。整個過程的粗暴,讓為同運奮鬥多年的阿哲,憤怒地覺得是經歷了個人的美麗島事件。

   儘管晶晶書庫與阿哲慣常的媒體能見度不低,這事件發生至今,卻少見媒體報導,是不是因為類似的查抄事件其實是稀鬆平常時有所聞?這才發現,原來我們以為透過「圖書評議」分級制度已經解決了的、面對色情書刊理應採取的一種比較符合人性的現實主義態度,和性產業合法化一樣,竟然依舊遙不可及。因為對於香港所依循的英國相關標準略有所知的人都明白,如果連在那裡可以合法上市的裸露書刊都還算是違法猥褻的話,那基本上沒有任何色情刊物會是合法的,而所謂的圖書分級,不但無意義,同時更是懲罰合法商家的荒謬陷阱。

   而這個事件之所以不被視為有價值的新聞,所反映出來的另一個面向,是不是因為其中對於合法商家與公民個人權利的隨意侵犯,其實在台灣是司空見慣而且無人在意的呢?回顧去年的相關事件,看來正是如此:警方高層在屢受抨擊之後,對外公開宣佈「釣魚」的誘人入罪辦案模式不妥,將禁止採行,但實際上類似的辦案手法仍層出不窮,而且恐怕佔警方所破獲的相關「犯罪」中極大一部分,因為這實在是最不費力的辦案手法了。而高雄地方檢警打著查緝搖頭丸的名號鎖定突擊同志酒吧,還「順便」強迫大家驗血篩檢愛滋!真不知道這算哪門子的人權立國,而「臨檢」的法制化無非又是空話一場。更遑論警方持續將未確定起訴的嫌犯資料當作社會新聞發布給媒體,什麼偵查不公開啊!

   在最近由於總統大選炒得火熱的公投制憲以及台灣正名運動聲浪中,有人提出要藉此將台灣變做一個「正常國家」,言下之意是要解決台灣在國際上名實不符的種種窘境。儘管大家對於國際現實的理解並不相同,但如果不是只為了選舉操作的話,這確是一種可以理解的想望。但是回過頭來審視台灣在性方面人權(性其實就是一種人權)的諸種現狀:那整個社會所展現的、說一套做一套的道德偽善主義,不但未能隨著社會進化而逐步褪去,反而更進一步與公權力結合,透過象徵主義與媒體表演的施政手法,成為我們公領域中沾黏不去的一塊口香糖渣,而人們私生活的實際狀態則不啻是另一個星球的現實,這能說是正常嗎?還是這才是屬於我們的正常?